阿玲露出歉然的表情,低垂著眼瞼,讓他自己看起來更加無辜,「學姊,對不起,我那天太沒神經了,我不應該問妳畫的事——」

  「我不是說過不要再跟我說話了嗎?」我想甩開他的手,可是他不但把我的手握得更緊,還走到我的下一階樓梯,讓本來就高我一顆頭多的他,與我視線變成平行的。

  「學姊,我很抱歉,我不知道那是妳男朋友畫給妳的……我居然還……」

  實在無法抵擋他的裝可憐攻勢,我只好放棄與他嘔氣,「算了,沒關係,是我自己不該發脾氣的。那沒有什麼,都已經過去了。」

  「那幅畫……果然是學姊的男朋友畫的吧?」

  本來以為他那怯怯態度想要問什麼重要的事情,沒想到是這種事。

  沉默了許久,我才緩緩開口:「……我們已經是過去式了。」

  一聽到我這麼說,阿玲就更加驚慌失措:「我提起學姊不想提起的事情了嗎?學姊不要罵我,不要討厭我,拜託。」

  「我沒有討厭你。」他這麼孩子氣的態度還真的讓我頗無奈,「只是那幅畫已經成為了我很傷心的過去,所以……」

  「學姊,讓我代替妳那已經過世的前男友照顧妳吧!我可是新好男——啊,學姊,妳為什麼要打我?」

  「你在胡說什麼?他才沒有死呢!」

  明明知道那個他已經再也不會對我說話,也不會愛我了,再也無法與我回到從前。本來以為我已經調適好,認清這個事實了,也一直說服自己,我並不愛他了,可是為什麼當我聽到阿玲或是其他人,說他已經死了,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我就會有種憤怒的情緒從心中蔓延到全身?

  就好像不願意承認他早已離開我的殘酷事實。

  「啊?他沒死?那他為什麼不把那幅畫給畫完?」

  阿玲還是抓著我的右手手腕,完全不顧這座樓梯有多少人從我們旁邊經過。

  「因為我討厭那幅畫,還有畫它的人。」

  「騙人。」

  阿玲露出溫柔的笑靨,「學姊如果真的討厭那幅畫,就不會將畫放在自己房間,而是會直接丟掉才對啊!學姊為什麼要說這種一下子就會被拆穿的謊?」

  「不是的,我……」

  每當我想解釋什麼,看到阿玲那彷彿看穿我過去的溫柔眼神,我內心的沉重就壓得我越發無法呼吸,「畫那幅畫的人,已經永遠不可能再幫我畫完它了……」

  「為什麼?學姊還喜歡他,且那麼在意那幅畫,而他又還在世上的話,為什麼不乾脆請他幫妳畫完呢?」

  我深吸一口氣,才冷靜的說出那早就埋藏在我內心超過兩年的答案。

  「因為他恨我。」

  阿玲抓著我的手的那隻手,很緊很暖,其實我很希望他能像現在這樣永遠抓著我,可是我知道,我沒有那個資格與權利。

  「啊,因為學姊甩了他,所以他惱羞成怒嗎?哈哈看不出學姊也是這麼狠心——」

  「我沒有甩了他。」

  我實在不懂,他為什麼有辦法這麼樂觀,為什麼要一直幫我找藉口:「你現在不懂,有天……」

  阿玲睜著那雙清澈的雙眸凝視著我:「有天我會懂嗎?」

  「有天,你懂了之後,就會恨我的。」

  那天下午,我不知道我最後是怎麼離開阿玲的,也不知道阿玲最後的低語是什麼,他好像在問我什麼問題,可是我沒有聽到,又也許是我根本不願意去聽。

  我想,以後知道我做了多麼過分的事情的阿玲,一定不願意再對我笑了,他會放棄我的吧?

  就算他真的能不在乎我那次表演的失聲,也不可能會對像我這樣繼續關心我了。

  我不怕他知道我過去的事,而是怕像他那種為了自己夢想而每天努力的人,在知道我在短短一夜間,拋棄掉自己過去的努力和夢想,他一定不會原諒像我這種人的。

  「學姊!」

  趴在床上的我,依然將整個房間弄的黑到伸手不見五指。

  「學姊,學姊!妳不要再睡了!」

  是什麼時候開始,連我躺在床上自怨自艾的時候,耳邊都會出現阿玲的聲音?我是在什麼時候開始,中了他的毒這麼深?

  「學姊!妳在不出來,我就要衝進去了喔!」

  啊,這聲音的幻覺還真是清楚到讓我覺得心酸。

  喀嚓,打開我房門的人是我妹妹:「喂,妳是耳聾嗎?妳趕快下去處理何玲霆好不好?吵死人了,妳不想睡,以為我也不想睡嗎?也不看看現在幾點了,真是的。」

  撐起頭,發現現在是半夜一點半,在瞬間清醒過來的我震驚的看著她:「妳、妳是說阿玲現在……在樓下?」

  「對,我說妳最好趕快下去叫他閉嘴,不然到時候不會是鄰居第一個報警,因為我會衝當第一個。」

  依照往例,說完這番凶狠的話,妹妹大力的關上房門,那力道震得我桌子上的東西都在晃動,看來本來就對我充滿敵意的她,因為阿玲的事情,對我可說是恨上加恨。

  「學姊,學姊,學姊~」

  「好了,你不要再叫了。」

  一打開門,我就看到站在我家門口的阿玲,穿著今天早上的白色T恤,深藍色的及膝短褲,「學姊,妳還沒睡吧?」

  「睡了。」

  「沒關係啦,既然都被我吵醒了,那就別睡了吧!」

  看他雙手插在口袋,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我就忍不住皺起眉來:「你到底要做什麼?我不是要你不要再管我了嗎?」

  「我怎麼可以不管學姊?」

  「我說,我年紀比你大,我不覺得你——」

  「可是學姊比我還脆弱啊!」

  我臉色一僵。

  「學姊,妳說妳前男友恨妳,那又怎樣?」他依然爽朗的笑著:「我前女友也恨我啊!因為我突然甩了她,她到現在還是不願意原諒我呢!」

  「你到底想說什麼?」

  如果他是要來說教的,那我真的很想現在就將門給關上,回去房間繼續睡我的覺,就算他最後因為鄰居報警,而被警察帶走也不關我的事。

  「學姊,如果妳前男友已經無法陪伴在妳身邊了,那就輪到我吧!」他突然上前抓住我的手,就跟過去那幾次抓住我一樣,緊緊握著我的手腕,「雖然我不是畫畫天才,可是我很會打籃球喔!我也很會死纏爛打,所以學姊我——」

  「夠了,不要再說了。」

  「學姊,讓我帶妳去一個地方吧!」

  「什麼?」

  「反正都被我吵醒了,如果只跟我在這裡說幾句話,妳一定也會很不甘心吧!那就乾脆一起走吧!」

  「欸欸,你!」我還沒來得及阻止他,就被他大力拉走,「你到底想幹嘛?」

  只見他硬塞給我一頂安全帽,並跨上他自己的機車,「學姊,只要這次就好,等今晚過去,我就不會再纏著妳,所以,拜託妳跟著我一起離開吧!」

  手上拿著半罩式的安全帽,看著他那真摯純真的眼神,我的心一顫,在想起過去他對我所做的事情,我就無法在這種時候拒絕他。

  「我知道了,你可要說話算話。」

  其實那時候我就該制止自己,就不該讓我因為心情而隨著他去,事情也不會朝我最不想的方向前進。

  因為聽到我的回答而雀躍的阿玲,並沒有注意到我臉色的變化,只是激動大喊著:「太好了!學姊,妳要抱緊我喔!雖然我載妳不會騎太快,可是我還是希望妳抱緊我!」

  我皺眉:「小聲點,你這樣會吵到鄰居的。」

  「嘿嘿嘿,抱緊我喔,學姊!」

  最後我選擇讓自己的手抓機車後面的桿子,我不希望他叫我抱他我就真的抱他,這樣我是否會變成大家口中的,沒有節操的女人?

  可是那又怎樣?現在學校裡面,早就將我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根本沒有人在乎過我的心情與我這個人的本質不是嗎?

  但是為什麼阿玲他要像現在這樣,不斷不斷的陪在我身邊,一直一直的陪我面對那些過去的傷口?

  最後阿玲停車的地方竟然是我們位在山坡上的學校,他一路牽著我走到學校一間早已廢棄許久的大樓頂樓,「學姊,我們躺下來吧!」

  看他先將自己的外套鋪在地上,才讓我躺下來,我就對他的貼心感到驚訝,他到底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們除了學姊和學弟的關係外,根本什麼都不是啊!

  「從這裡看天空,能看到很多很多的星星喔!」

  我才剛躺平,就發現在我們的上空,是墨色的夜空,不僅有帶著溫柔光芒的月光,還有許許多多閃爍著白色光芒的星星。

  「這個……」

  「我想說學姊一定很喜歡星空吧!所以就特別帶學姊來我的秘密基地喔!」躺在我身邊的阿玲,突然握住我的手,「這裡是我每次練球練到半夜的時候,來休息一下的充電所,在這裡躺一個小時在回家,隔天就又有滿滿的活力繼續努力,真的很棒。」

  嗯,我懂阿玲所說的那種感覺。

  以前當我還在和他交往時,他也曾經帶我去這棟大樓的頂樓看星星,可是到了兩年多前,我們分開後,我也再也不曾上過這棟大樓,也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用如此平靜的心情,看著我們上頭的星空。

  曾幾何時,我以前最愛的事物,一一的消失了,就連我內心的那種初衷,也不復存在了?

  「學姊,妳覺得那幾顆是不是北斗七星啊?然後我一直覺得那顆一定是北極星。我看很多個月了,我覺得它就是。」

  聽阿玲舉起手來指著星空,並一邊用那幼稚又肯定的語氣說這些話,我就忍不住笑出來。

  「啊,學姊笑了呢!我還擔心,學姊今天跟我一起看完星空後,就真的再也不理我了。」阿玲純真的笑了,直到現在我才明白,他的笑容總是有一種感染力,能夠讓身邊週遭的人也跟著打從心底感到開心,難怪他身邊總是有許多朋友,大家都能在他身邊找到快樂,得到溫暖。

  「阿玲,你想要成為籃球國手嗎?」

  「學、學姊!」

  面對阿玲突如其來的尖叫,我愣了半晌:「怎、怎麼了?」

  「妳叫我阿玲耶!妳終於叫我名字了!哇,怎麼辦?我都要哭了。」

  是啊,怎麼辦,我現在也好想對阿玲翻白眼啊……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蠢的傢伙?

  「對啊,我的夢想就是成為籃球巨星喔!就像美國那些球星一樣!那學姊呢?學姊的夢想是什麼?」

  我沉默不語。

  「啊,對不起,我忘了學姊——」

  「曾經,我的夢想,是成為世界上知名的女高音。」

  「好棒的夢想喔!」阿玲興高采烈的轉過身來正視著我,「學姊長得那麼漂亮,要是穿禮服在台上唱歌,哇,一定美的跟天使一樣。」

  「那是曾經。」我忍不住糾正他,可是我沒有轉過頭去看他那想必很錯愕的表情,而是繼續望著我過去最喜歡的星空,「我已經放棄那個夢想了。」

  果不出我所料,他馬上嚷嚷起來:「為什麼?因為那件事嗎?這樣很可惜耶!學姊明明——」

  「不是的。其實早在那件事發生之前,我就已經先放棄我自己了。」

  阿玲握住我手心的手,一直傳來溫暖的溫度,讓我感到安心。

  好像給我能量,讓我能坦然的將那段過去說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