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最後的流亡】Vol.2夏之火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尹晞貞也知道自己打一開始拿到妖魔調和者力量,對全天下而言就是一件極其不公平的事情,她這不怎麼有名的調和者也因此一躍而上,成為全世間最受矚目的調和者。

  『貞貞,要是妳真的想坐上妖魔調和者一位,就一定得要想辦法解決妖魔鬼怪不願服妳的問題。』

  這點尹晞貞也知道,可是現在的她除了擁有力量外,根本什麼都沒有。沒有應當站在她身後的妖魔給她撐腰,沒有世間公會的支援,沒有任何正統性,她的地位說穿了,根本搖搖欲墜。

  「那些事情我會想辦法克服的,先解決眼前的這些吧。」

  她這將近四個月的逃亡,期間想的無非都是關於妖魔調和者一位的事情,李穆遙違反規定將力量交給她,不會全然沒有原因,這是史無前例的事情,也因此撼動了公會和世間萬物,引起前所未有的不滿,但他不是這麼衝動的人,他會這麼做肯定有自己的原因。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最終,厄喀德娜放棄掙扎,決定屈服。

  不僅是尹晞貞身上那耀眼的堅定光芒,更因為一旁有位混沌正虎視眈眈的瞪著自己,似乎只要自己一個不留意,混沌就樂意將祂這位古老的泰坦女神吞下肚。

  『可以。』

  尹晞貞早就知道像對方這種狡詐的女神最後肯定會迫於無奈,先答應她的要求,之後在見機行事,因此她走向前,「我們來立下使令的儀式吧。」

  若是答應成為調和者的使令,就得一生聽從調和者的命令,直到調和者死去才能獲得自由。這對很多被調和的對象而言,是很不願意的。而最後會甘願成為對方的使令,大都是因為能夠在對方死去後,獲得強大的調和者之力與調和者的屍體,使自己的力量比過去還要更為強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厄喀德娜沉默了半晌,『我不記得確切的時間,等我醒來時,才發現自己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朦朧中,我想起自己的過去和一切。』

  尹晞貞將後背包背好,一邊在心中思索,對方已經掙脫出地下洞穴,是否也代表著其他更可怕的神祇和妖魔鬼怪也能逃脫出來?那麼世界將會越來越亂,甚至有可能因此而走向滅亡之路。

  「嗯,我知道了。」她將用剩的繃帶收起來,「可是要去找提豐並不容易,我們必須要想辦法到歐洲去。而且說不定他也掙脫埃斯納火山——」

  『我能感覺他的力量。』厄喀德娜搖頭,『他的力量依然在那裡沉睡著,已經許久許久都不曾移動過。』

  當初厄喀德娜聯手提豐一起對抗宙斯等神時,它們曾經帶給眾神許多教訓,因而被宙斯等神視為大患,所以當提豐準備跨過西西里亞海時,宙斯把埃特納火山砸在它的身上,把它永遠鎮壓在火山腳下。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還真要多虧那些小妖們,它們以為我受了重傷,這次難逃一死。看我還沒死就爭相朝我撲來,想要得到我的調和者之力,真的是太天真了。」

  一邊包紮自己右腿上的傷口,坐在暗巷大垃圾桶上面的尹晞貞,一邊冷言道。

  混沌同樣坐在另一個大垃圾桶的桶蓋上,『妳要感謝上天保佑唷!還好這次都是些小妖小怪,要是下次是大妖魔想吃了妳,妳才逃不過哩。』

  「還好這次沒傷到動脈,不然我這幾天恐怕無法行走了。」尹晞貞將傷口上的繃帶大力綁緊,「我有你還擔心什麼?我死了你也不會好過的。」

  語畢,她抬起頭來注視眼前這位一般人都看不到的來者。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叛徒尹晞貞,請與我們回去公會。」兩位魔法師中的中年男子開口。

  尹晞貞冷漠地打量著兩人,「就憑你們?」

  「尹晞貞,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另一位較年輕的魔法師喝斥道:「公會是給妳面子,才不讓聖魔法師出面來——」

  刀光一閃,尹晞貞已經來到他們面前,一刀劃過說話的魔法師的脖頸,只見一道血痕出現,同時鮮血開始噴出。

  「別白費工夫了。」

  尹晞貞短刃抵在那位負責結界的中年男子下巴,「我大可直接將你們給殺了,但是你們只是公會的走狗,所以我連殺你們都覺得不值。」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通往哈薩克的中哈兩國交界處,尹晞貞看著自己手上僅存的十五元硬幣,這就連買個高檔一點的麵包都還嫌不夠。雖然身為永生不死的調和者,就算不吃食物也不要緊,但是她還是喜歡享受吃的樂趣。

  『貞貞,妳已經維持這個動作超過十分鐘了耶!』

  她抬眼,與坐在矮牆上的混沌視線對個正著,然後又深深的嘆了口氣。

  『幹麻一副愁雲慘霧、準備要捨身取義的表情,我們都離開這麼久了,還不是沒事。』

  「久嗎?」她苦笑:「我們不過離開兩個月,而且不管到哪個國家,護照都會出問題,就連提領戶頭裡面的現金也沒辦法,甚至得到處逃避妖魔們的追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