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請王上座】Vol.2 (6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喀喀喀喀喀。

  戀慕和沐夏被身後突然傳出的聲音嚇到,一轉過頭,只見十三個身穿盔甲的英挺騎士站在他們面前。值得一提的是他們身上的盔甲,並不是在其他領域常見的那種閃閃發亮的銀白色,而是毫無光澤可言的暗灰色。

  「十三英靈。」戀慕警戒地站起身來,「小夏,你小心點。」

  「十三英靈……莫非是王之領域的……」

  戀慕點點頭,「印格利亞的歷史上,曾有位王因為痛恨上任王的王儲,強迫上任王的十三位兒子上吊自殺,就是他們。」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不可能!妳不可能是她!」沐夏不由得往後退了數步。

  「可是我知道所有關於你的一切,九王子沐夏。你的生日、血型,還有王族的力量和幽靈的血統!」老婆婆緩緩往前走去,但在沐夏看來卻更像是以滑動的方式向自己逼近。

  沐夏努力恢復冷靜,道:「那些上網都找得到,妳少騙我。」

  「咯咯咯咯咯,你還是不相信。那麼,你有一個妹妹,對不對?」

  那瞬間,沐夏似乎感覺不到四周的寒冷,也不再在乎這個世界的漆黑,他擁有一個雙胞胎妹妹這件事,只有他和父皇知道,就連聖爾斯、達斯、伊莉莎白……他們全都不知道,然而眼前這個老婦人卻知道得一清二楚……「妳真的是——」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關於幽靈領域的那個潛規則,確實不得不小心。她看著正將喝完的水杯交給侍女的沁蓮,看他那一派輕鬆的樣子,應該是知道那個規則的。轉眼看向臭著一張臉的沐夏,他肯定不會知道,即使知道,第一次去也不見得就能安然無恙。

  她小聲地嘆氣。幽靈領域的恐怖之處,要從真正進入後才算開始。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幽靈領域並沒有所謂的通關用星系,它就夾在眾神領域及魔法領域之間,和這兩個領域的相鄰,因此它完全沒有設置通關處,只有兩側的兩個領域為了防止領域內的居民誤闖該處,分別將兩個十分貼近幽靈領域的主星系當做通關處,因此只要出了眾神領域和魔法領域,要進入幽靈領域可說是非常順利。

  該領域的居民是由自殺的生物轉生而成,實際上並沒有任何真正的生物,有的只是無止境的淒涼和永生永世困在這裡的靈魂。

  「幽靈領域會是很大的戰力,我們最好去會見他們的族長一趟。」沁蓮身上穿著一件筆挺的西裝,那頭黑髮梳得十分整齊,與過去相比多了另一種成熟男子的無敵魅力。

  戀慕手上拿著還捲著義大利麵條的叉子,「不是還沒離開眾神領域嗎?你已經換好衣服囉?」

  沁蓮整理著自己的衣袖,「因為是幽靈領域,更應該做出誠意。」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戀慕盯著手上的手機螢幕。

  清流曾經是一位備受矚目的新星,數百年前他上任族長時,因容貌清麗脫俗,令領域內的許多女神都對他充滿嚮往,他那如花似玉的笑容,舉手投足間所流露出的氣質,都讓人深深著迷。尤其是他那頭柔順的銀白色長髮,更擄獲了數千女神的心。

  「什麼東西這麼好看?讓妳看得這麼入迷。」

  她轉過頭,發現是沁蓮微笑著走了進來。

  儘管她快速地將螢幕關掉,還是讓對方瞧出了端倪。

  「你——」

  「清流死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不及了!」沐夏抬手蓋住雙眼,以避免強光的傷害,「他們壓抑不了族長的力量!」

  沁蓮有些訝異,「怎麼會……清流的力量怎麼可能會這麼強大……」

  「再這樣下去我們也會死的!」沐夏才不管對方力量有多強,「可惡。」

  戀慕的雙眼同樣無法睜開,著急地問:「我們該怎麼辦?」

  「來了。」

  那道光束突然朝四面八方散開,轉瞬間,大量的白色光芒將他們眼前的世界給完全籠罩。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聖母這才發現,來者已將站在石台上的族長給團團包圍住,不禁驚叫道:「你們想做什麼?」

  「清流的力量過於強大,又失去控制,我們要弒神。」

  沁蓮趁他們起爭執之前,輕聲來到戀慕和沐夏的身邊,「我們得先走。」

  「嗯。」戀慕點點頭,趁亂跟著他們兩人離開。

  「靠,那個族長根本就是不定時炸彈吧?」

  沐夏此話一出,已經走出遺跡的戀慕和沁蓮都是一陣沉默。

  「清流他很可憐。」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才說完,戀慕感覺背部被猛力一推,整個人倏地跌出五公尺的粉筆線外。她很快地反應過來,這是沁蓮要她先走的意思,可見聖母的力量連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沁蓮也不得不正視。

  她才剛爬起來,前後不超過兩秒,十公尺的粉筆線就發出巨大的雷電,朝戀慕攻擊而來。她快速地轉變血統,雙手拋出數個魔法,勉強撐下雷電的攻擊,「看來魔法領域的力量還是輸給神祇啊……」

  沁蓮同時對尚未抽牌的聖母展開攻擊,後者訝異之餘,笑道:「還不轉變成妖魔之姿嗎?」

  眼見沁蓮的攻擊近在咫尺,聖母迅速地抽出一張牌,一股雷電之力瞬間從那張紙牌中衝出,逼得沁蓮無法隨意靠近。

  然而聖母的另一側卻被沐夏給偷襲得逞,他順利地趁著沁蓮分散對方注意力時來到她身邊,一爪擊中聖母的側腹。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流……」

  聖母在男子醒來時,立刻伸手將他的白髮撥至耳後,並幫助他從石台上坐起身。

  在他起身時,本來蓋在他身上的那件深藍色外衣跟著往下滑落。戀慕這才發現,族長上半身什麼都沒穿,趕緊往旁邊閃去,以防尷尬。

  剛醒過來的族長靜靜地直視著前方,完全不管圍在他身邊的聖母和沐夏。

  「清流……你終於醒了……」聖母擦拭掉臉上的淚水,湊向前去,伸手環抱住他的左手臂,「你可知道我有多擔心……」

  族長那雙毫無感情的眼珠是渾濁的深棕色,看得戀慕有些害怕,下意識地抓住距離自己最近的沁蓮的衣角。沁蓮卻將她的手給撥開,戀慕錯愕地看向他,然而沁蓮渾若未覺,只是全身緊繃地直盯著醒過來的族長。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失去族長的庇祐,整個領域就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衰敗到這種地步,我還真是大開了眼界啊。」沁蓮緩緩抬起頭,上頭是美麗到足以蠱惑人心的笑容:「即使聖母再怎麼想穩住這一切,恐怕都已於事無補了啊!」

  聖母緊握的雙拳因憤怒而顫抖著。

  戀慕小心翼翼地開口:「所以現任族長到底怎麼了?」

  沐夏則是毫不留情地說:「喂,我已經帶妳來見沁蓮了,妳得帶我們去看族長,不要忘記當初說好的。」

  聖母壓抑著聲音中的怒氣,道:「我沒有忘記,只是你們見到了族長,只會發現一點意義都沒有。」

  「為什麼?」戀慕不懂,「既然族長還在——」

  「族長名義上仍在,但實質上已經不存在了。」聖母的臉上滿是悲傷,一陣風自窗外吹入,那頭金色的長髮隨風飛揚而起。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沁蓮見到聖母時並未露出任何吃驚的表情,而是一如既往地客套地起身迎接。見識過聖母能耐的戀慕和沐夏都有些惴惴不安,搞不懂這位已經禪讓的族長到底想做什麼。

  「這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吧?」聖母優雅地坐到沁蓮對面的白色高腳椅上,「我是聖母。我知道所有關於你的一切,所以你不需要再自我介紹了。」

  沁蓮蓋上閱讀到一半的雜誌,道:「我聽過妳的事蹟。」

  聖母左手手指纏上自己的金色長髮,「這樣就好辦了,那麼我就直接表明我的立場吧。」

  沁蓮簡單地說了一個請字。

  聖母微微往前傾,像是要說什麼厲害的祕密似的,臉上露出小心翼翼的笑容道:「我不會幫助九王子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戀慕低垂著頭,卻在眨眼間就朝同樣剛躲過一劫,仍有些餘悸猶存的象頭神發動攻擊。對方沒料到她會偷襲,就被她施展的爪子型法術硬生生地擊傷。緊接著戀慕便出現在他的身前,一腳踹中他的側腹,將他往旁邊踢飛出去。

  「妳這妖魔下手可真狠。」

  穩住身子的戀慕,對著從地上爬起來的象頭神笑了笑,「妖魔和神仙本就是對立的關係啊!我動手傷你,你自然也會反擊,而且你的攻擊應該會比我還重吧?」

  象頭神冷哼:「算妳聰明。不過若非偷襲,妳是不可能得逞的。」

  站在距離對方約一公尺的戀慕,臉上並未顯露出任何情緒,然而心裡也正暗自煩惱著這一點。自己的實力和對方終究有一大段差距,時間拉長對她肯定不利。

  不知沐夏狀況如何?她一回頭,意外發現沐夏身前站了一位窈窕的白衫女子,不由得驚呼:「雪山仙女怎麼會——」

  一個分神,她就被一道宛如弓箭的法術刺穿左手臂。回頭就見象頭神咧齒一笑:「聖母正和濕婆戰鬥,她是顧不了妳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

  這聲回答打破了寂靜的現場,戀慕錯愕地看著回答的沐夏,本以為他說什麼都不會屈服呢,尤其聖母一開始的態度就給人高人一等的感覺,一向見不得自己矮人一截的沐夏,說什麼都不可能讓對方好過。

  「我們會帶妳去見沁蓮,可是妳得讓我們見族長,我還要知道其他繼承人的事情。」

  聖母臉上的笑容甜美可人:「九王子果然是識時務者呢!這點就讓你加個幾分吧!」

  沐夏臉上一點笑容都沒有,只是冷冷地仰視著站在遺跡高台上的對方,「哼,那妳自己將四周的傢伙解決掉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沐夏懶洋洋地揚起一邊的眉毛,「沁蓮是同性戀的事,我以為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戀慕的嘴巴張得斗大,結結巴巴地道:「我、我、我以為他只是不談戀愛,所以才沒有跟女性傳過緋聞,沒想到居然是……」

  沐夏怕她手一抖將自己的手機掉到地上,便搶了過來,「粉碎了妳的美夢真是不好意思。」

  「什麼我的美夢?」

  「妳跟沁蓮的美夢。」

  戀慕這才隱約明白沐夏說的是什麼,馬上反駁道:「我跟沁蓮才不是你想的那樣。」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時戀慕和沐夏剛好從外頭逛了一圈回來。

    「啊,是通知官耶。」戀慕道。

  沐夏手上提著戀慕買的兩包東西,默默地走在後面。                                       

  「我們可以進去了嗎?」

  沁蓮面對戀慕一臉愉悅的神情,微笑著搖頭,「要到明天中午才行。」

  戀慕露出失望的表情,「這顆星球都要逛到沒地方可去了呢。」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可是也有一些大明星是妖魔領域來的啊!」戀慕比他的手還小的雙手緊緊抓著他的左手手指,「就算你是從幽靈領域來的,一定也是最完美的!」

  沁蓮露出溫柔的微笑,「嗯,領域不是問題,但混血卻是。」

  戀慕張了張嘴,然後又閉上。

  混血是印格利亞最忌諱的存在,只有王族可以選擇和任何其他領域的人結婚生子,其他領域的居民除了領域內的同伴外,是不能和其他領域的人在一起的。一旦被發現,就得被流放到殞落區,等於是死罪難逃。

  「混血明明也有好人哪……」戀慕喃喃說:「為什麼大家都無法理解混血呢……」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崗,別再將無辜的戀慕牽扯進來了,拿走聖物的並不是她。」

  本來將戀慕等人團團包圍住的其他禁衛隊隊員,此時都在阿崗身後跪倒在族長面前。

  沐夏心想,若人的一生中能擁有一個這樣忠心、護著自己的人伴在身邊,將會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他不動聲色地瞄了身邊的沁蓮和戀慕一眼。他們是否也會這樣永遠陪在自己身邊?就算失去一切……

  族長在轉過身之前輕聲道:「九王子殿下,不知你是否還需要一個已經失去聖物的族長的支持?」

  沁蓮和戀慕同時看向被詢問的沐夏,只聽沐夏道:「當然。因為我登基之時,也將是妳重新拿回聖物之時。」

  族長嘴角往上勾起,「我看男人的眼光一向很準,相信九王子殿下不會讓我失望!」隨著她轉身的動作而飛揚起來的和服衣角,伴隨著如鈴鐺般清脆的笑聲,結束了沁蓮一行人在靈獸領域的旅程。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戀慕緊閉著雙眼,等著熾熱的火焰到來,沒想到預期並沒有成真,她張開雙眼時,發現沁蓮正站在自己身前。

  他那頭黑髮髮絲微揚,搭配英挺的背影,一時讓她看呆了。

  「怎麼可能?咆嘯之火是不可能被擋下來的!」阿崗怒吼。

  沁蓮身上並沒有任何傷痕,只淡淡地說:「你不可能贏過我的。」

  「你——是神?」

  對於阿崗的震驚,沁蓮優雅一笑:「不動手了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而這些事情阿崗通通都不能讓族長知道,因此他就假裝沒有這回事的繼續陪在族長身邊,沒想到十年過去,族長突然要開棺檢查屍體,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能將所有罪推到早就已經離開靈獸領域的戀慕身上,卻沒想到她居然又回來了。

  「真是沒想到啊……」戀慕喃喃說完,就因為自己不小心動了身體,而拉扯到背部的傷口而痛叫出聲。

  沐夏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緒,「所以隊長是叛徒?」

  「不。」沁蓮搖頭,「正好相反。禁衛隊隊長才是最力挺曉歌的人。他是為了搶回聖物才和曉夜聯手攻擊戀慕的。」

  「是啊。」戀慕點頭,「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暗戀著曉歌,甚至有次還被我逮到他在偷看曉歌的照片。也因為這樣所以什麼事情都以曉歌為主。」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說的都是真的?妳……沒有騙我?」

  戀慕不語,反倒是一旁的阿崗說:「她說的是真的,我到達的時候,正巧聽到她說了那句話。」

  既然阿崗已經證實了,族長自然就相信這就是事實。她此時只能既震驚又難過地瞪著戀慕,那些已經過去了十幾年的真相,總算在這時候水落石出,她從沒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也曾懷疑過最後是戀慕將聖物拿走的,可是真相卻遠比她當初所想的還要震撼人心。

  相較於族長被真相給震撼到說不出話,沐夏和沁蓮卻反而有心思靜下心來好好思考戀慕所說的話,她的話乍聽之下是沒有任何破綻的,可是兩人卻覺得戀慕有些話似乎隱藏了什麼玄機,有些事情她沒有說的很清楚,例如她承認自己殺了曉夜,真的只因為要阻止曉夜嗎?她善良的本性一直都很明顯,她有可能因此而痛下毒手,更何況戰爭已經爆發,根本就沒有必要殺了曉夜,也無法因此解決問題啊。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