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請王上座】Vol.1 (7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以一光年的距離九點四六萬億公里來計算,王之領域的高度文明發展,讓這邊星球所擁有的航空艦,在穿越以每秒差距*為單位的距離時,所花的時間僅有半小時。而前往距離繁豔擁有百萬秒差距遠的爍酪星系,需要花上三個月的時間。

  這三個月中,戀慕和沐夏被沁蓮逼著跟一位武術老師練習,本就有功夫底子的兩人展現出完全不同的個性:戀慕愉快地表示願意配合練習,沐夏卻大發一頓脾氣,認為沁蓮小看他,然後將東西摔得滿地都是後,就轉身離開。

  後來只剩下戀慕會和那位武術老師一起練習,然後再與另一位老師上禮儀課,好為之後與各領域族長見面作準備。偶爾沐夏會來看她出糗,冷言冷語地嘲笑一番後,再心滿意足地離開,沁蓮則會在晚餐時柔聲關心一下她的狀況,一消她白天對沐夏的不滿。

  直到距離爍酪星球只剩下不到一天的路程,某天半夜,戀慕才剛入睡就被一個人給吵醒。她睡眼惺忪地睜開眼,發現是沁蓮,「怎、怎麼了?」

  「航空艦即將通過偽王鎮守的軍隊區,我需要妳。」

  戀慕雖然還搞不清楚要做什麼,仍點著頭起身,跟著他離開房間,「要做什麼?」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天後他們三人搭乘沁蓮的私人航空艦離開繁豔,前往他們這兩天討論好的第一個目的地,一個位在王之領域東北方的領域——人類領域。

  坐在航空艦中附設的吧台區,戀慕一邊喝著果汁,一邊用手玩著平板電腦上的小遊戲,而沐夏則是無聊地翻閱著手上的雜誌。

  「偽王在北方一連佔領了數顆星球,我們還羊入虎口。」

  沐夏一看到從房間內出來的沁蓮,立刻出聲諷刺。

  這兩天來,他們為了到底要往南方去還是往北方走而爭論不休,最後沁蓮以航空艦是我的為由,堅持要往北方,贏了和沐夏的爭執。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穿梭在各個領域之間,又是為什麼?」

  過去沁蓮從沒真正問過她這個問題,這次卻直截了當地直問,讓沒有準備的戀慕有些措手不及。

  「我沒有家,所以四處流浪。」

  沁蓮一手拿著酒杯,金色的雙眸緊盯著她,彷彿她是個有趣的電視節目般,「妳的親人呢?」

  她搖頭。

  沁蓮似乎看出了她搖頭的意思,因此沒有繼續追問,保持沉默。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晚戀慕洗完澡後,獨自站在房間的陽台上,默默地望著遠方的地平線。在繁豔這顆高科技且人口爆炸的星球上,要能看到如此一大片綠地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終於要離開了嗎……」

  戀慕對繁豔其實沒什麼懷念或感傷的情感,過去曾經居住於此的她,這次回來最出乎她意料的是,自己竟然能夠如此平靜地接受這件事。

  「果然都過去了……你說是不是……」

  想到自己的未來,即將留連在九大領域之中,只為了幫助沐夏爭取到更多的認同,她知道這是件萬分不容易的事情,旅途只會越來越辛苦,她能習慣那種辛苦,可是身為王子的沐夏可以嗎?又能順利完成沁蓮的目標與理想嗎?

  其他三位極具優勢的王子們,如果知道沐夏還未死,是不是也會像其他人那樣,嘲笑他們、瞧不起他們三人所做的一切?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們不會這麼做的。一方面是因為族長都不是很喜歡王族,而你因為有幽靈族的血統,王族的血脈不太明顯,進出各領域會比其他王族還要安全及更能被接受一點。另一方面是,已經擁有聲望、財富和軍隊的他們,現在會想盡辦法和支持自己的家族、勢力聯手,尋求更能擴充實力的最佳方法。」

  沁蓮愉快地分析著,「自然不會採取這種,尋求九大領域族長認同的苦差事,尤其這件事若真做了,對他們本身不見得會有益處,因此他們是不可能去做的。」

  沐夏靜下心來想,旅行在本就很排外的九大領域之中,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畢竟各領域間只有各自的居民可以自由進出,對於其他領域的居民要進入,都有非常嚴格的規定。所以他那些平時很出風頭的哥哥們,若是想隱密地進出並和族長見面,肯定有一定的難度。

  「更何況還有一個重點,他們認為王之領域由哪位王上任,族長們根本不在乎,既然如此,其他王儲又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地去尋求他們的認同,還可能被他們瞧不起?」

  「族長們的確不會介入王之領域的事情,可是這樣對我們也沒有實際上的好處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此趟回去,車上的三人都默然不語,各自想著不同的心事。

  尤其總是微笑待人的沁蓮,這次也難得沒有什麼笑容。而沐夏也不再翻閱腿上的那本經濟雜誌,安靜地注視著車窗外的風景。旁邊的戀慕帶著耳機,雙眼緊閉地昏睡著。

  車外滴滴答答的雨聲,成了車內唯一的聲響。

  「你有什麼話想說吧?」沁蓮突然出聲。

  「你很失望吧?」沐夏依舊盯著車外一片灰濛濛的景色。

  「失望什麼?」

  「我就是這樣的一個王子,沒人看好,也無法成功。」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初利爾亞多力保九王子,我就猜到這絕對不是身為太子派的柳燕的決定,而是這個家族的第二繼承人,也就是柳燕的弟弟,你所做的決定。」

  敦舜說這話的口氣不僅充滿自信,臉上的表情也是信心滿滿,「現在看到你沒死,就更加肯定九王子也沒死了。」

  那場遊戲,只要自己負責的繼承人沒死就能活下來。敦舜是用這點以及之前沁蓮保出沐夏的動作來判斷,對方擁有的繼承人是誰。

  沁蓮笑了起來,「真是有趣的想像力呢。怎麼你就不擔心,我之所以會力保九王子出來,為的是擾亂他人的判斷呢?」

  沐夏雖不懂沁蓮在說什麼,可也知道他在想辦法隱瞞自己還活著的事實。而另一方面,戀慕則是知道沁蓮這麼做的用意,他是想欺騙對方,好讓對方相信他們這組負責的繼承人並非九王子。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柳燕在戀慕思考的一分鐘後,開口道:「我掌握到魔法領域捎來的消息,四王子達斯帶領著自己的軍隊,居守在王之領域南方的星球上,也就是幽靈領域和魔法領域交界的北方。」

  聖爾斯沉穩地道:「很像小四的作風。他往南方的幽靈領域去,是很少人會做的選擇。」

  「嗯。」柳燕續道:「至於五王子梵比安,沒有意外的話應該也是向南方去,好躲避北方偽王的勢力。」

  敦瞬說:「南方有幽靈領域、眾神領域和魔法領域,要說平靜,眾神領域是最平靜也最和平的選擇吧?」

  「不。」柳燕說:「眾神領域最近有內亂,真要說的話,恐怕現在被偽王佔領的王之領域,才是最平靜的。」

  說完,除了聖爾斯外,柳燕和敦瞬、莉瑟都笑了起來,顯然他們都把這件事當作一個笑話在說。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是有趣的組合啊。不過聖爾斯,我們都是幾十年的交情了,你們特地冒險前來,是有什麼事情打算向我打聽的嗎?」沁蓮的哥哥將話題引到正題,「畢竟我們家族早在收下那把寶劍時,就向太子殿下表示忠誠了。不需要再來確認這種芝麻綠豆般的小事吧?」

  「確實是有事想要請教小柳。」聖爾斯莞爾,接著是沁蓮哥哥的笑聲,「你真的很喜歡用這種方式稱呼別人,像是小蘭。」

  「是啊。可惜小蘭已經死在這次的戰亂之中了。」

  沁蓮的哥哥惋惜道:「都怪他們家族選擇幫助六皇子殿下起義,才會被偽王給殺了。」

  「我抵達金流的時候,上面早已什麼都不剩了,就像一顆荒蕪的星球。」聖爾斯嘆息道:「偽王的手段實在太過殘忍了。」

  「我就知道聖爾斯你是最心軟之人。」沁蓮的哥哥喃喃道:「若是能讓你當上印格利亞之王,那該有多好。」

  戀慕沒想到沁蓮的哥哥會這麼說,小心翼翼地看向對這種話題一向很敏感的沐夏,只見他也正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三人跟著千婆來到最一開始進入房內的那條走道時,門口傳來一陣吵雜聲。千婆繼續往前走,沁蓮卻很快地在轉角處停下腳步,就連走在最後面的沐夏也伸手捉住戀慕的衣角。

  緊接著是本該在房內的沁蓮哥哥的聲音從大門口傳來,「我以為你打算後天才來,沒想到今天就到了。許多年不見了,太子。」

  沐夏緊咬著下唇,這時他感覺到站在前方的戀慕,竟全身僵硬起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過這個印格利亞的地圖好像有點粗糙。」戀慕轉身繼續研究起剛剛來不及看完的地圖,「有些星球的位置好像不太對。」

  本來提不起興趣的沐夏,也因為站在牆邊枯等太無趣,便跟著傾身細看,「有嗎?我看差不多啊。」

  「不不不,這一定不是標準的地圖。這顆星球和那顆星球應該再近一點,如果是這個比例的話。」

  「是嗎?妳這沒腦袋的傢伙哪來的信心啊?」

  「我是認真的!這地圖肯定不是專業人士畫的。」

  「沒錯。因為那是我養母繪製的。」

  沁蓮突然出現在兩人身後,讓戀慕嚇了一大跳,而沐夏則是處變不驚地看著拿到資料的對方。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他是真心想找回原本的主議員招開主議會,作為就會比現在積極。他只是想藉由利爾亞多家族來向全印格利亞證明,這個議會還是正常運作的,不會受到他的控制。」

  「那麼這樣他就不會找新的議員進去了啊!」

  「他無法僅為了幾個逃回去的議員,就公然向某個領域的族長開戰。偽王很聰明,他現在做的只是表面功夫,做給全印格利亞的居民看的。他先找了利爾亞多家族,接著議員開始進入主議會,乍看之下沒有問題,可是哪有人會知道那些議員根本不是原本那批?還以為是我們家族協調成功。」

  「原來這一切都只是場戲啊!」這次發出驚呼聲的是戀慕。

  男子看了戀慕一眼,就又回到一開始的話題,「我懂了。我晚點會讓千婆將資料交給你。」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面對男子的反應,沁蓮微笑道:「沐夏畢竟是正統的繼承人,雖然我已經沒有資格請求家族的幫忙,可是還是希望——」

  「我們利爾亞多家族,恐怕無法成為九王子殿下的靠山。」男子二話不說地打斷沁蓮的話,「沁蓮,你如果真為他著想,就去尋找其他家族吧。」

  沁蓮臉上的笑容還是那樣完美,卻沒有出聲回答。

  誰都知道其他印格利亞有名望的家族,早都有親近的王族繼承人,而沐夏由於最為孤癖、古怪,又極少現身公開場合,和貴族的接觸更是少之又少,又怎麼會有親信可以在這種危難的時候給予支持和依靠?

  「現在偽王大規模地掃蕩各星球,想找出尚未死亡的王儲,沁蓮你這些舉動是在玩火自焚。」男子一手靠在扶手上支著下顎,神色萬分嚴肅,「很多貴族為了自保都已主動出面澄清,至於那些比較安靜的家族,大多也都選定了立場,你現在帶著最不受重視的王子,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這些話深深刺進了沐夏的心中,可是對方說的句句屬實,根本無從反駁起。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還有這個臉回來!」

  一棟座落在都城外圍,由純木打造的建築物裡面,兩位身穿和服的女子,跪在離地約高四十公分的木製地板上,其中一位年紀較為年長的女人滿臉不悅。

  面對如此明顯的厭惡,沁蓮倒是不受影響地微笑著,「哥哥呢?」

  「當家早已在裡面久候了。」那位年長的女人不屑地上下打量著沁蓮,「看看你這身衣服,花花綠綠的,還戴了不少手飾,真是被帶壞了。」

  沁蓮脫下鞋子,率先踏上兩階簡單的階梯,來到和兩名女子所在位置相同的木頭地板上,「上來吧,小夏、戀慕。」

  他們點頭,開始脫鞋子,而那位年長的女人,就像是這時候才注意到有兩位客人般,尖聲叫了起來。

  「唷!還帶客人回來?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已經不屬於這個家族了?」年長的女子在接觸到戀慕的視線時,叫聲更是大了許多,「喲,這女孩子的臉是怎麼回事?」

  「她受過一點傷。梁姨,別這樣。」

  沁蓮伸手攔住一副就要準備起身,撲向戀慕的年長女人,「我們先進去見哥哥了。」

  「你可別忘了禮貌,他現在可是當家。」那女人又偷瞄了戀慕那張腐敗的臉一眼。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一直坐在床上不累嗎?」

  戀慕不知從哪蹦出來,好奇地站在門口,偷偷打量著依靠在窗戶上沉思的沐夏。

  「妳有事情找我?」

  面對沐夏冷漠的反應,戀慕笑著湊上來,「沒事情就不能來找你嗎?」

  他懶懶地掃了她一眼,「這裡是哪裡?」

  「是沁蓮位在鄉下的豪宅。」戀慕笑吟吟地瞅著他。

  「做什麼這樣看我?」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會不會裡面有人已經過世了,我們不知道?因為消息誤傳?」

  「有可能,或是有什麼我們沒注意到的參與者意外活下來了嗎?」沁蓮盯著桌面上的那張寫了四個名字的白紙,「我們之後再看看,或許這另外三個中會再有一位死亡。」

  「嗯,這樣說起來,其他人知道沐夏還活著嗎?」

  沁蓮搖頭,「我將沐夏安置在這棟鄉間別墅裡,就是想隱藏他的身分,也製造了九王子早已往生的風聲,希望能藉此為我們爭取到更多的時間。」

  本來就不受注目的沐夏,就算沒被找到屍體,想必也不會有人在意。戀慕一手點著桌面,一邊想著,真不知道單就這點來看,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也沒有什麼。」沁蓮隨手將那封信放到吧檯上,「我算是利爾亞多家族對外的一個窗口,他希望能透過我和利爾亞多家族連絡,進而安撫各領域推派出來的主議員們,穩定現在的政治。偽王痛恨王儲,想要奪取王位,卻又想得到各界的肯定。」

  「你要幫他嗎?」

  「我不是利爾亞多現今的主事者,當然沒那權利幫忙。」沁蓮坐到吧檯前面的一張高腳椅上,「也幫我倒杯水吧。」

  戀慕將倒好的水放到他面前,「那要婉拒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六王子起義了?」

  不同於戀慕的驚訝,沁蓮僅是帶著優雅的笑容說:「雖不在預期之內,但也算是知道後不會太驚訝的事情。是吧,沐夏?」

  沒什麼多餘表情的沐夏並沒有馬上回答,隨著鏡頭轉到站在軍隊前面,威風凜凜的華宮後,他才開口:「短短五天,太衝動了。」

  沁蓮說:「對他而言,五天或許正是打擊偽王的最佳時機,外面有很多風聲表示,偽王還沒將位子給坐熱,恐怕就要離開那張椅子了。」

  「華宮肯定會失敗的。」沐夏淡淡地掃了看不出有什麼緊張、特殊情緒的沁蓮一眼。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就是戰爭啊。偽王掌握了王之領域內最精銳的軍隊,也擁有絕對的人數及地理優勢,短時間內要推翻他恐怕不容易。」

  沐夏為了掩飾心中的震撼,隨手摸到了遙控器,乾脆挺起身子來看電視。

  一打開電視螢幕,就看到關於親王殺害王室、自立為王的相關報導。

  「親王發起政變,造成印格利亞人心惶惶,然而最讓人痛心的,是九大領域的族長都沒有在第一時間內派遣領域軍前往討伐,因而錯失最佳時機,讓親王坐上王位,進而有時間擴充其勢力。」

  主播刻意不提偽王這個名詞,無非是害怕受到牽連,失去性命。

  戀慕一手翻著腿上的書本,沐夏則是安靜地關上電視。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母親在生下我之前,因為過於痛苦,還沒將我生出來就自盡了,我也就連帶地受到影響。」他說完又趕緊伸手捂住自己的嘴,鮮血從他口中蔓延而出,更甚者還從指縫間流出。

  沒有注意到他狀況的戀慕,被他那番告白嚇得瞪大了雙眼,「哇,真是驚人的內幕。那麼你除了王族血統外,還有幽靈血統囉?真是世界上最神祕的事情了。」

  「和妳相比,差不多而已。」好不容易將口中的鮮血吐出來,沐夏只覺得疲倦至極,眼皮也越來越沉重,最後完全失去了意識。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