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千金革命曲】二部曲 (6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很快地,千金已經要邁向三部曲了。在這連載的兩年來,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大事,很單純地和越來越多的讀者一起度過。無名也開了一年啦!累積人氣的數目讓我很感動QAQ

 

  想當初打千金時,從沒想過會走到這麼遠的地方。因為小漓常常棄坑,哦,不對,是常常會將幾個小坑合成一個大坑。會喜歡把一些設定不算龐大的故事融合成一個設定比較龐大的故事,而那些小坑就會沒有填了。

  當初沒想過會將千金打這麼久,去年八月中首部曲連載完畢,當時心裡有許許多多想法,希望能完成千金,希望千金可以越來越受大家的歡迎,希望千金可以越來越精采……很多很多念頭在心中竄升。

  過了一年,讀者增加了,總覺得自己的文筆也有所成長。(應該啦……)

  這一年中也打了很多小說,最主要還是在千金的進行。一路從一個沒有什麼動作的單純女孩,搖身一變,將要開始進行報仇。她的成長歷程似乎也透露著故事緩慢地推進著。

  另外也順利在歷經發文到現在的一年半後,登上首頁的點擊率排行榜上去。這是讓我十分開心也感到很幸福的事情。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我和黎璿坐在他的銀色富豪中時,黎璿緊繃著一張臉,什麼話也沒說,就這麼將車子開出荻家的專屬地下室。

  當我們開到外面的馬路上時,夜晚的波士頓天空沒有任何一顆星星,夜風帶有點冷酷的味道。

  我回頭望了身後的荻家本邸大樓最後一眼,看那棟閃爍著耀眼燈光的美麗大樓,在如此美麗虛幻的外觀之下,卻有著隱藏在底下的殘酷世界。

  世界上有多少人渴望能進到這棟大樓裡生活,而我如今卻是急著離開。

  那樣的生活,有多麼辛苦,有多麼痛苦,並沒有人知道。

  也許就是這樣的世界反而更令人著迷、更令人嚮往吧?

  我沉默地任由夜風將我的棕色長髮吹亂。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強忍著我滿腹的委屈,淡淡地解釋,「可是他們說我母親的壞話。」

  就在黎曉還想在開口安撫我什麼的時候,一個女聲刺耳的傳來,「看來荻黎曉選的是徐悅荫哪!」

  原本的那位女孩冷笑道,「那位被拋棄的千金。」

  我的心一痛。

  黎曉悲傷地用他那雙深邃的雙眼注視著我。

  「荻黎曉,你這樣跟雅婷交往,還劈腿,你這樣還算是個男人嗎?」

  我緊咬著下唇,什麼反駁的話也說不出口。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天晚上,我夢到雅婷那張美麗且無辜的臉孔,正對我流著眼淚,還對我控訴著我不該搶走她的男友。我還夢到黎璿那張冷漠沒有任何表情的臉孔,正用他那雙令人喘不過氣來的眼神,緊緊地盯著我。

  在我好不容易將他們兩人給擺脫掉時,我撿起地板的一本時尚雜誌,封面正是黎揚。只見黎揚突然從雜誌中跳出來,穿著西格里的最新T恤,用他特有的嗓音,對我訴說他失去我的痛苦。

  在我緊摀著雙耳的時候,一雙溫柔的手突然握住我的雙手。我順著那雙手的方向抬起頭來,就看到一雙溫柔又悲傷的碧綠色雙眸,那雙眼珠彷彿能將給緊緊纏住,讓我幾乎無法呼吸。

  誰快來救我!我不要這樣!快來救我!

  「悅荫。」

  我一回頭,看見的竟是梨家本邸,那棟照映著許多愛恨情仇與金錢權力的大樓。

  「梨家……」我喃喃自語,「我回來了……」

  「悅荫,妳可終於回來了啊!」

  這個聲音既蒼老又令人膽顫心驚,聲音的來源並不是別人,正是那位我恨之入骨的梨老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晚上時間,我去和我在荻家的好朋友之一,荻黎朔道別。

  「悅荫,妳要回去了,我還真不捨呢!」荻黎朔的房間就如同他給人的形象,有著許多奇奇怪怪的擺飾品,但是卻都高雅而不失水準,房間清新明亮,東西擺設位置有種獨特感,令整個房間看起來就像是個美術館一般。

  聽到荻黎朔這番爽朗的說詞,我忍不住楊起一抹微笑,「是啊,要離開你這位朋友,我也很捨不得。」

  「那就留下來吧!」這時坐在荻黎朔對面的一位棕色長髮女孩,睜著一雙杏色的鳳眼注視著我。

  我還在想她的聲音為什麼如此熟悉,此時我就回想到我第一次跟黎揚坐在荻家宴會中聊天那次,黎曉離開我去坐到女生那桌時,坐在他身旁那位有著較低沉聲音,並在當時還有推黎曉一把的那位女孩子。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今天晚上開始收拾我的東西,我原本空空如也的巨大行李箱,此時東西正在慢慢塞滿它。

  若迴去世後留下的錶。我輕嘆,隨後將它放到我的隨身包包之中。

  還有我的許多衣物,帶來消遣的小說,以及我的筆記型電腦等許多雜物。

  慢慢地,原本雜亂的房間變得乾淨許多。

  這時我撇到在桌子上正閃著亮光的東西,那是黎曉在一次外出的旅程中,從瑞士買來送我的手鍊。

  那條手鍊在燈光照射下閃閃發亮,我忍不住笑了出來,也許黎曉從沒真正調查過我,也或許他連調查也懶的調查,我從十年前離開梨家到上個月回到梨家之前,就是住在瑞士的。

  我怎麼也沒想到黎曉會這麼可愛,居然給我買了一個瑞士的手鍊回來,看那條手鍊上鑲有一顆顆的鑽石,我開始猜測它的價值。

  最後我放棄,將它收進我的行李箱裡頭。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妳為什麼要跟我說這種話?」黎曉的口吻變得輕鬆,甚至臉上出現笑意,「既然妳心思已經如此深沉,妳為什麼要如此的將心中的話告訴我?」

  我沉默了幾秒,偏著頭看似正在沉思,「我想,可能是因為你對我而言,是最沒有殺傷力的吧?」

  在我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我並不知道,最後這句話在之後的我耳裡聽來,竟是如此的諷刺。

  「所以妳是相信我的?」黎曉笑著眨了眨雙眼。

  我聳肩不語。

  黎曉見我不願意直接回答他的問題,他也不再繼續逼問,直接換了一個話題,「那麼妳回梨家去有什麼打算?」

  我起身伸了一個大懶腰,啊,坐了一陣子腰都痠了。

  「悅荫,妳……」

  我看向黎曉,黎曉此時的表情十分複雜,我沉默地等著他接下來所要說的話。

  「妳會離開我嗎……」

  微笑凝在我的臉上,「你會害怕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會記得的。也請你自己記清楚你曾說過的話。」說完我就轉身,在眾醫護人員將荻奶奶扶上救護用的摺疊床時,我注意到一旁荻家的眾人都在偷瞄我。

  我著實不想在餐廳之中跟大家鬼混,因此起步離開餐廳,「我先離開了。」

  「悅荫,晚點來和我聊聊。」荻老爺在我即將要消失在餐廳之前,說出了這句話。

  我不禁莞爾。

  該來的還是會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那麼你女朋友在過去為什麼會被梨家趕出去,你可清楚嗎?」荻黎修依舊用著他特有的慵懶語氣,一字一句地說著,「那件在十年前鬧的沸沸揚揚的事情真相,你可當真清楚嗎?」

  黎曉反應機警,避開問題軸心笑道:「十年前的事情現在還拿出來說,你跟那些荻家的長輩們一樣,都不害臊呢!」

  我依舊保持沉默。

  「十年前的事情為什麼不能提?她如今寄居我們荻家屋簷之下,總要把關於自己的事情始末說清楚吧?」荻黎修不以為然地反駁,「不然優兒被誤會掏空荻家資產豈不是很可憐?」

  黎曉一臉不悅地揚起眉毛,「掏空荻家資產的是楊優悠與荻黎深,證據確鑿。」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隔天我和黎曉一同前往樓下的餐廳用餐。

  我們並沒有像真正的情侶一樣牽手,只是並排走在一起。

  「都是真正的情侶了,不牽手嗎?」黎曉不太高興地走在我身旁,說完他不忘低聲抱怨,「昨天就讓我摟著。」

  他昨晚帶我回到荻家後,一句話也沒有問我關於那通電話的事情,我總有個預感,他似乎也猜到了我心中真正的想法。只是他選擇裝傻。

  「昨天是被你騙的,今天我才不會再被騙。」我偷瞄了他那張俊臉一眼,輕笑著說,「而且我聽說某人在真正交往時,是不會這樣在公開場合跟他人牽手的啊!也不會對他人宣稱要娶她啊!」

  「黎揚哥跟妳說的?」黎曉的記憶力不愧是非凡的好,馬上就想起之前的事情,「那是因為那些女孩子是為了別的目的啊,傻子。」

  「呵呵,傻子?是啊,我很傻。」我淡笑。

  黎曉聽到我這話,愣了半晌,「妳……」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黎曉打完電話,付完錢後,他順手將一個粉紅色的包包遞給我,「拿去,以後都給我帶著這個包包。老闆,其他的幫我寄到我寫的這個地址去。」

  「是是是。」老闆臉上堆滿笑容,看起來高興極了。

  「你要跟我用成對的包包?」我跟著他走出商店,一臉不解地瞪著手中的粉色包包。

  黎曉微微轉過頭來瞟了我一眼,「不然呢?我們不是情侶嗎?」

  我蹙著眉頭,將原本自己袋子中的東西放到那個新包包之中,並將原本的那個包包塞進我的新包包裡頭。

  「這樣就對了,以後上學也要記得背哦!」黎曉滿意地看著我將包包背到左肩,並繼續帶著我往前走著。

  雖然我對於他這種霸道的語氣感到不太滿意,但是就在我想反駁時,他已經拉著我跑到雲霄飛車前面了。

  我們一路上玩了超過十種遊戲器材,因為黎曉的身分比較特殊,所以我們兩個完全不用跟著他人排隊,可以擁有優先權。對此,我雖然有點對不起那些乖乖排隊的人,但是還是很高興自己可以插隊,節省那一脫拉庫的寶貴時間。

  途中黎曉也很貼心的帶我去吃午餐及晚餐,也不忘在半路上買飲料給我解渴,完全就像是個稱職的男朋友。

  等我發現我這麼想時,我才驚覺,原來我早就已經把黎曉當作是自己的男朋友了!

  此時黎曉站在我身旁,注視著漆黑的夜空,晚風輕輕吹拂著我們。

  我們的四周有種醉人的氣氛正在醞釀著。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天晚上我想起,初到黎曉別墅的那天,那時候的我可曾想過,我和黎曉會走到這樣的一個地步,可曾想過,我會和黎曉發展成現在這種關係。

  那時候的我,心中全是對梨家的恨意,來到黎曉的別墅只是為了來這裡稍作休息,為的就是要回去梨家展開報復。

  卻沒想到在跟黎曉的相處中,漸漸地放下對梨家的恨,全心全意地在跟他相處,直到若迴被暗殺身亡,黎曉對我所說的那番話,才將那些被我壓抑許久的恨意,在那瞬間又再次被挑起。

  來到荻家,我又再次被黎曉和黎璿對我的好與關心所感動,漸漸地開始幫他們爭當家一位。

  可是這次,我再也不會忘記我心中的恨,我再也不會忘記,我要幫若迴報仇。

  我靠在落地窗前,靜靜地注視著美國波士頓的夜景。

  一棟棟高樓大廈閃爍著渺小的光芒,在那一大片夜景中,就像夜空中閃爍的星星一般。

  黎曉他自己心中可清楚嗎?當我開始報仇,我得離開荻家,到時候我們兩個就是要見面也很難很難了啊……

  這樣的話,我們的交往又有什麼意義……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裡頭是一片黑暗。

  「啊?」我傻眼。

  黎曉拉著我走進去,「來。不要怕啦!」

  我走進去,裡頭依舊是一片漆黑。

  「抬頭看看。」黎曉輕柔的聲音在寬闊的空間中緩緩飄盪著。

  我依言抬頭,呈現在我眼前的是滿天的燦爛星空。

  「啊……」

  那片星空中的星星數量遠比在黎曉別墅中所看到的星星還要多好幾百倍,密密麻麻的,連銀河都清楚可見。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當我獨自一人佇立在陽台時,一個聲音從我後面響起。

  「悅荫。」

  我沒有回頭就知道是誰,因此繼續將手撐在陽台上,望著遙遠天際的那個火紅夕陽。

  今天真的是發生太多事情了,令我來不及消化。

  「你高燒退了?」

  「嗯。」我聽到他的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接著他的雙手突然環抱住我的腰,「黎璿哥已經前往彌家本邸,去參加會議了。」

  「你不去真的可以嗎?」我想將他的手打掉,可是他卻抱的非常緊。

  黎曉不在意我不斷拍打他手的舉動,只是笑著回答,「反正有霜琉姊,所以不用擔心啦!而且這都要感謝妳幫我作戲啊!」

  我聽到這句話,立刻感覺我的臉頰正在變紅,「你不要再提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就當作我們身為朋友的一個小報酬。」黎揚繼續說著,「我會為了妳爭取荻家當家一位,妳知道嗎?當初在我知道黎宏哥的股份到黎璿哥手上時,已經有想放棄的意思,可是我在聽到妳那句話時,我突然不想放棄了。」

  老天,我剛剛到底是說了什麼讓黎揚揚起希望的話啊?

  「呵,黎璿哥他什麼都擁有,他擁有荻家此時最多的股份,他擁有黎宏哥及黎曉這兩個天才,而我到底剩下什麼?」黎揚嘴角上揚,「可是妳還並不屬於他不是嗎?妳根本不是黎曉的女朋友,也不是黎璿哥的女朋友,我還有機會不是嗎?」

  我突然開始對黎揚感到恐懼,「你到底在說什麼?」

  「黎修他已經將他手中的股份轉交給我,再加上不久後我將併吞黎深哥的股份,我很快就能擁有足以跟黎璿哥匹敵的力量,悅荫,我是為了妳那句話而決定要放手一搏的。」黎揚抓我手腕的手,越來越大力。

  「哪句話?」我顫抖著問。

  「『我和黎曉是假的情侶關係,我來荻家,就只是為了利用黎曉。』」黎揚的臉上出現一抹奇異的笑容,令我看了不寒而慄。

  「你──」我話還尚未說完就被他給打斷。

  「我會為了妳而努力拿到荻家當家一位,請妳等我,到時候,我會跟妳告白,請妳至少到那時候,在回答我。」

  我的眼睛瞪大,無法相信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我之前所認識的那個荻黎揚。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秋天的感覺越來越接近,夏天的炎熱在美國已經漸漸接近尾聲,也提醒著我,在荻家的這一切都即將要落幕。

  「黎曉還沒醒嗎?」隔天一早,我離開房間時,並沒有發現令我感到熟悉的身影,因此轉過頭問向一旁的女僕們。

  「黎曉少爺還在睡。」女僕們恭敬的回答著我。

  我了解地點了點頭,這裡的女僕們比黎曉別墅的女僕還要溫順懂事,該說她們比較擅長隱藏,還是該說她們比較有規矩,就這點我也只是單純的在心中問問,從沒向黎曉提起過。

  「已經十點了,他平常不是八點就起床了嗎?」我拉了一下我的褲頭,讓我的牛仔褲往上提一些。

  女僕們臉色有點尷尬,「這我們也不清楚。」

  我揚了揚眉毛,「是嗎?好吧,那我先出門去囉。」說完見她們也沒有什麼話想說,便獨自一人領著包包離開。

  不同於昨天,今天我一個人在荻家的空中花園享用早餐。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到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黎曉將車速減慢,並開口說出這句話。

  黎曉的高中是很豪華的貴族高中,光是那所學校的校名我之前就有耳聞,據說它一學期的學費是幾十萬美金。

  看它奢華的建築物,每棟建築物的外型都光鮮亮麗,都看起來是建完沒超過三年的新建築。外加一扇扇使用電子鎖的教室門,都彰顯出這不是間普通人能念得起的高級學校。

  「下車吧。」在我還愣愣地想著這件事的同時,黎曉已經把車子停好,並走到我旁邊為我開門。

  「謝謝。」我趕緊從車中鑽出來,「我就知道你會唸這種貴族學校。」我撇撇嘴,並一邊四處張望。

  黎曉走在我前面,懶洋洋地開口,「那是爺爺他的意思。」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黎曉,我真的能……相信你嗎?

  「妳沒事吧?」黎曉低垂著頭,讓他些許的紅棕色頭髮垂在眼瞼旁,「爺爺他沒對妳做什麼吧?」

  「沒有。」我對黎曉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你今天看起來心情滿好的。」

  這時我注意到一旁的黎璿、荻黎揚的視線,全都停駐在我和黎曉身上。

  「妳真的沒事嗎?爺爺說了什麼?為什麼要把妳跟黎宏哥單獨留下來?」黎曉完全不顧四周那麼多雙眼睛的注視,繼續追問著我。

  我聳肩,「欸,我好餓,我想吃東西。」

  「吃吃吃,我問妳話,妳卻只知道吃。」黎曉滿臉不悅地撇撇嘴,「拿去,幫妳拿的餐盤。」

  「民以食為天啊,傻瓜。」

  「是啊,妳根本是以食為人生的全部了嘛!」

  「哪有!」

  「從妳的身材就知道。那句俗語還真的害慘了妳呢!」黎曉邊說邊聳肩地跟我走向吧檯。

  「哈,那還真的是謝謝你了蛤!」我口氣不屑地反諷道。

  說完,我走到吧檯旁邊,這是我第一次來一樓用早餐,所以這才發現吧檯真的不愧是荻家的專用吧檯,真的是豪華的要命啊!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不過妳放心,我們目前並沒有任何證據可以指控妳,或是證明妳當真做了這種事。」荻老爺緊繃的聲音出現一絲絲的疲倦,「所以就目前為止,妳是安全的。」

  「什麼意思?」我不懂荻老爺這話到底是想說什麼。

  「伊家七兄弟固然厲害,闖進我們荻家保護最為隱密的資料庫也能不被任何人給察覺,就連闖過後的所有線索也能斷的一乾二淨,這當真不容易。」荻老爺的雙眼仍是緊瞅著我,「這樣子的妳,做什麼還待在我們荻家呢?我想妳心中真正的目的不是待在我們這裡吧?」

  「我是黎曉的女友,來這裡暫住也不為過吧?」我揚起眉毛,淡定地答腔。

  「我知道這不是妳的本意,我會讓妳暫住,也是因為我知道目前梨家自己的情勢十分不穩,妳現在回去只會像是羊入虎口般的危險,所以我才會答應黎璿他們讓妳來此借住一個月,這樣妳懂了嗎?」

  原來荻老爺一開始就知道我心中真正的目的,所以才會如此爽快地讓我這個毫無關係的外人借住進來,只是我搞不懂的是,為什麼他要這樣幫我?

  我才剛要開口向他詢問我心中的這個問題,他就自己搶先開口。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如果有天,我能夠從這場噩夢中脫離,那該有多好?

  看著一臉驚訝的黎曉,我竟有些後悔告訴他這件事。畢竟他是這麼深愛著他養母,不惜放棄自己的荻家當家候選人一位來幫助黎璿。

  「我母親?」黎曉的口氣顯得很震驚,「她、她怎麼可能害妳?妳做了什麼嗎?」

  「不,我沒有做什麼,說穿了,我是這次來荻家,第一次見到她。」我冷靜地回答,眼瞼低垂著,「她究竟為什麼要害我,這我還要請你告訴我呢!」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會有這種事……」黎曉喃喃自語,神色緊張,「可是,妳究竟是怎麼將那個查出來的?」

  我嘆了口氣,「既然連你也不知道,那我想我也無法從你這裡得知任何消息了。」

  黎曉蹙起眉頭,「悅荫妳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什麼我誤會什麼了?」我反問,雙手搓揉著自己兩邊的太陽穴,今天發生太多事情令我來不及消化,有點不太舒服。

  「妳不會以為我跟我養母看似感情好,就該什麼都知道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