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空白格】(完) (9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初因為一個想法而開始的《空白格》;

很久以前暗戀的男生同學加我臉書為好友,同時想到我們過去因為一些誤會而吵架,最後不歡而散的過往...因此興起『兩個許多年未曾碰面接觸過的人,在多年後見面會有怎樣的故事...』的念頭。

當時覺得這是一個有點浪漫的過程和劇情,好奇兩位許久未曾碰面的人,在多年後遇到,彼此空白的這幾年,會給人很大的改變,兩人碰面後又會發生怎樣的故事呢...

因此我心動了,難得會想要開這種現代愛情類的坑...沒有複雜的經濟鬥爭,沒有任何奇幻的元素,就是單純到人人都有可能遇到的單純情節...說是這麼說,寫到最後我還是覺得這好像不太像是一般人生活會遇到的事情,可還是寫了(汗顏

只能說最後我還是抱持著一貫的反骨,一邊諷刺許多不切實際的愛情故事,一邊懷抱著當初開坑的美好幻想,完成了這部遠超過當初預計只有五萬字,最後卻變成20萬字的愛情小說(但文友看完後表示這是一個應該可以寫到30萬到40萬字的小說,卻被我濃縮了Orz)

 

接下來同樣可能會劇透,入內的讀者最好先讀過正文再入內,若無讀過還請三思並謹慎小心而行,謝謝^_^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自從陳宇凡和自己開始交往後,梁意茹就發現陳宇凡還是會不經意的向自己詢問楊心頤的事情,或是視線總會落到楊心頤的身上,明明就是在教室外面等自己,卻沒發現她早就已經出來了,反而還盯著楊心頤一人靜靜的坐在教室裡面看書。

  她以為等楊心頤轉學後,陳宇凡就會將視線和心放在自己的身上,卻沒想到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你在想什麼?」

  早已停下筆的陳宇凡聞言抬起頭來,發現梁意茹正瞅著他,「沒有。」

  「那我們——」

  「意茹,以後我要補習又要念書,恐怕無法再陪妳出去或是一起念書了。」

  她錯愕的看著他,「連一起念書也不行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楊心頤和陳宇凡登記結婚後並沒有舉辦很盛大的婚禮,一開始只有邀請雙方家人一起吃頓豐盛的晚餐就想了事。但是陳宇凡的父親認識很多政商名流,陳宇凡自己又有不少各行各業的精英朋友,和當初他在醫院說出自己老婆昏倒的話後,也在醫院掀起不少風波,他的同事們都嚷嚷要去大鬧他的婚禮現場,搞的不辦好像是退縮一樣。另外又再加上陳宇凡他的哥哥是黑道老大,江湖上的朋友也不少,像這種陳宇凡要結婚的大事豈能只有一頓飯就結束了?

  因此經過陳宇凡他家財大氣粗的勢力,本來不想再麻煩的楊心頤一家只好同意舉辦正式的婚禮,至少給陳宇凡他們那邊做做面子,以免讓他父親、他和他哥哥的朋友們覺得怎麼結婚這種人生大事也這麼小氣。

  既然要舉辦婚禮宴客了,那麼許多事情根本不能馬虎,沒有工作的楊心頤便開始張羅這一切,陳宇凡心裡很高興的想著一直喊著自己懶惰不想做這些的她,在這種事情確定後還是願意負起所有責任處理這一切,減少他不少負擔。

  婚禮宴請的賓客數量超過五百人,搞的楊心頤這幕後的準備工作累的要命,連續三個月都在籌備婚禮,就連試穿禮服都沒有心情。

  「這件挺好的,嗯?妳怎麼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忘了告訴你,我是我們家人中唯一一個不害怕張凱鈞那混帳的人。」楊士恩轉過身去,輕輕的摸了摸楊心頤那有些冰冷的臉頰,「所以你別妄想我會對你有好臉色看。」

  陳宇凡無力的想著,當初他還以為他們倆的婚禮有著落了,畢竟雙方的家長都很喜歡彼此,可是現在這樣只怕……

  「姊!」

  楊士恩這聲讓陳宇凡再次回過神來,只見楊心頤已經醒過來了,「……嗯?士恩你怎麼會在這裡?」

  「姊妳在車站昏倒了,然後現在這裡是醫院,是醫院通知我來的。」楊士恩看楊心頤的眼神不同陳宇凡的那樣冰冷,而是充滿關切之情,「妳還好嗎?頭沒事吧?」

  「嗯。我沒什麼大礙。」楊心頤這才注意到站在旁邊默然不語的陳宇凡,「宇凡你也來了?你不是有門診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宇凡將一大早起來還有些茫然的楊心頤送去車站後,便回去醫院看診,結果看到一半他接到一通從醫院外頭打進來給他轉接的電話,「請問是陳先生嗎?」

  「是的。」

  陳宇凡心想怎麼會有人打醫院的電話給他。

  「我們這邊是XX醫院,一位楊心頤小姐因為早上陷入昏迷而被送進來,然後她的家人打你手機沒通,又聽說你在OO醫院工作所以——」

  「好,謝謝,我現在過去。」掛掉電話,陳宇凡很快跟護士以及另一位醫生調班,一開始眾人都搞不清楚他怎麼如此緊張,還要緊急調班,他卻只再離開前說了一句,「我老婆昏倒了。」

  「老婆?」

  護士們和特地來調班的男醫生都是一愣,接著面面相覷的叫道,「陳宇凡結婚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宇凡你、你先冷靜一點。」楊心頤從椅子上站起來,「我不是跟你客氣,我只是——」

  「妳沒有跟我客氣,那妳好好跟我解釋妳在我知道之前所做的一切是什麼?」還戴著黑框眼鏡的陳宇凡一臉怒氣,「妳沒告訴我離職了,也沒告訴我妳和同事鬧不合,妳一氣之下就離職代表受了委屈是不是?既然是又為什麼不跟我說?」

  「跟、跟你說有什麼用啊?」被罵得也很莫名奇妙的楊心頤無奈的解釋,「我只是不希望你這麼累,回來還要聽我抱怨這麼多工作上的無聊事,就像你跟我解釋工作上的事情,我也常常聽不懂一樣啊!」

  「那我跟妳分享的時候妳為什麼不說妳聽不懂,妳不要聽?」

  「因為我沒有不要聽啊,你要說我也很高興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宇凡結束了一天五個小時的手術回到家後,發現楊心頤已經在家了,他想也是,這陣子他在忙著進修和手術的事情,幾乎每天都是早出晚歸,幾乎有一整個月不曾和楊心頤一起好好吃頓飯了。

  他就要走過客廳時才發現楊心頤竟然沒有在房間睡覺,而是睡在客廳裡的沙發上,他走過去想要將她叫醒,才發現桌子上的蛋糕正插著三和零兩根蠟燭,他才想到今天是他的三十歲生日,兩人也在不知不覺中交往了一年半之久。

  發現蛋糕和旁邊的小禮物都是她準備的,他心裡充滿了高興,緊接著彎腰就要伸手觸碰她時,才發現在桌子的最邊邊放著一個小巧的盒子,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在意那個盒子,當他將那盒子拿起來時,裡面是空的,上頭卻寫著驗孕棒三個字。

  難道她懷孕了?陳宇凡錯愕的回想兩人上次的發生關係的日期,應該是一個月前,那次他有戴套嗎?好像因為保險套沒有了,他也就順勢進去,也沒有再跑出去買,難道是那次中的?

  還是先問問她比較準。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楊心頤九點半就到達家門口,她忐忑不安的進屋去,發現陳宇凡的房間燈還是亮著,下定決心後便先去洗澡,洗完她鼓起勇氣敲了敲還未熄燈的陳宇凡的房門,「進來。」

  得到他的允許,她才怯怯的打開門走進去,發現他正帶著黑框眼鏡,低著頭坐在床上看書。

  「我回來了。」她又想起什麼趕緊解釋,「我九點半就到家了!」

  「嗯。我有聽到聲音。」

  她看陳宇凡這樣子這麼平靜,一點也不像是在生氣的樣子,就更讓她覺得沒底,到底該怎麼開口才好。

  陳宇凡感覺到她爬上自己的床,不動聲色心裡卻想著,妳這傢伙只有這時候才會這麼主動。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禮拜六的下午,陳宇凡心想也好一陣子沒有帶楊心頤出去走走了,因此來到她房門前正要敲門,他面前的門就自己打開來,「妳要出去?」

  有些驚訝的看到已經換好衣服甚至穿上黑色大衣的她正一手拿著包包,一手握著手機和車鑰匙,出現在他面前。

  「嗯啊,我要跟幾個朋友去吃飯,怎麼了?」

  「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陳宇凡本來一整天的好心情都因此被打壞了。

  楊心頤正在檢查自己的袋子裡面有沒有衛生紙,「因為你很忙啊,我本來想說你要是早上的手術開比較晚,沒遇到我,我會傳Line給你。」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的一個多月,陳宇凡忙著處理官司的事情,因此沒有什麼時間和楊心頤相處,甚至一回到家就累得洗完澡就睡,連蔡雅芬那邊的小診所也因為實在是太過忙碌,無法去值班,惹得蔡雅芬一開始勃然大怒,後來還是原諒了他。

  時間飛逝,很快就快到了他和楊心頤交往滿一年的日子。

  「欸兄弟,你最近過得還好嗎?」

  難得有空,陳宇凡就被阿良等人約出來喝酒,這次的行程當然都只有男人才能參加,女伴通通都得在家休息。

  「唉。」陳宇凡嘆了口氣後,將他因為上次和楊心頤因為對婚姻沒有共識,而鬧得不是很愉快的事情告訴他這幫兄弟。

  後來他工作繁忙,也沒有時間和她再坐下來聊聊,兩人最近竟然都沒有什麼接觸和溝通,想到此他就又是一陣惆悵。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楊心頤穿著黑色的長板外套坐進副駕駛座時,她問:「所以你一個月前跟我約今天出去,我們到底是要去哪裡?」

  打好擋準備出發的陳宇凡有些尷尬,「嗯,我們醫院的聚餐。」

  楊心頤差點沒直接撞上旁邊的玻璃,「等等,我跟你去參加你醫院的聚餐做什麼?」

  「我同事們想知道我女朋友是誰,所以……」

  「你不會直接拿照片給他們看就好了嗎?」楊心頤有些生氣,一手繼續拿著鏡子,另一手則是塗抹起護唇膏來。

  「我想說帶妳去讓他們知道妳真的是我女朋友,也能不讓他們繼續懷疑我和蕭苑……」

  「懷疑你和蕭苑?」楊心頤塗抹到一半的手停在半空之中,「所以大家都覺得你們才是一對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去醫院後,陳宇凡意外的發現醫院正在流傳著自己和蕭苑的誹聞八卦,尤其前三天他都沒發現異狀,直到一次隔壁門診的女醫生用惋惜的表情看他時,他才發現最近護士們對他的反應好像比較冷淡了。

  仔細跟另一位同科的男醫生詢問,才知道大家都以為他和實習醫生蕭苑在一起了,所以同醫院愛慕他的女醫生和護士們,都無非開始死心。

  「可是我沒有跟蕭苑在一起啊!」

  不管他怎麼說,就是沒人相信,就連這個八卦製造者,科內主任都不相信,「唉,大半夜的你們同台車回去,還一起出車禍,這不是擺明此地無銀三百兩嗎?」

  陳宇凡無奈之餘,不禁佩服楊心頤的預感果然是對的,這種事情要是讓她知道,她不再跟自己發一頓脾氣她就不是楊心頤了。

  「我真的會被主任你害死啦……」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唉呀,宇凡你不等心頤起來跟她說一下嗎?」

  楊心頤的媽媽一臉擔憂的看著已經準備出門的陳宇凡。

  「沒關係,晚點我會傳簡訊跟她說的。」他將外套穿好,「下次有機會我會再來拜訪你們的。」

  「欸?你要走了?」剛好從樓梯上下來的楊心頤錯愕的看著手上拿著包包和車鑰匙的陳宇凡。

  「嗯,醫院有點糾紛,我可能需要去處理一下。」

  還穿著睡衣的楊心頤皺著眉走向前去,「什麼糾紛?你不是跟醫院請假了嗎?這樣應該不需要這麼急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楊心頤好不容易將早已醉到分不清楚東南西北的陳宇凡放到床舖上,一邊將他的拖鞋拿出房間,然後幫他用毛巾擦拭滿是酒氣味的臉和脖子,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醉成這樣,而罪魁禍首正是自己不分青紅皂白就拼命灌陳宇凡酒的大哥。

  「唉。」她又嘆了口氣,將剛剛洗過一輪的毛巾拿來,幫他擦拭上半身的其他部分,才剛準備將他衣服撩起來擦他上半身她就被他猛然一個施力推倒,「唔,小清……」

  頭被壓在對方胸部上的楊心頤只能無奈的說,「我在這裡,然後放開我,我等一下也想睡覺啊……」

  「我們結婚好不好?」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呃……」最後楊心頤決定自己跳出來解釋,「我們沒有談到這麼久遠的事情,所以我們——」

  「事實上我們有。」

  陳宇凡一手拿著筷子,一手拿著盛有白飯的碗,「我們之前討論過,也有想過要結婚和生孩子,只是達不到關於結婚年紀的共識。我認為三十歲很好,但是她無法接受。」

  「三十歲很適合啊。」楊心頤的大哥楊士叡好心解圍,「再晚下去,要生孩子就不容易了。」

  「哥。」楊心頤皺著眉要自己大哥別多嘴。

  楊心頤的父親則是直接將話題丟回她身上,「心頤自己怎麼看?」

  「啊?我、我啊……」楊心頤一邊在心裡暗罵陳宇凡拆自己的臺,一邊思索該怎麼回答好這個問題,「我覺得三十好像有點太早了……」

  「可是妳不是也想生孩子嗎?」楊心頤的母親插入話題,「我看如果你們之後穩定交往下去,三十歲並不早啊!」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就在陳宇凡打算用一個吻結束楊心頤的脾氣時,客廳那邊的牆壁後突然竄出一顆頭,「姊,你們合好了就來跟我們大家好好介紹一下姊夫吧。」

  「什麼姊夫啊?」楊心頤趕緊和陳宇凡拉開距離,「而且你和大哥不是知道了?」

  來者是那位一開始幫陳宇凡開門的清秀男孩子,「對啊,可是剛剛爸已經下來了,正坐在客廳和我們一起看電視等你們呢!」

  楊心頤立刻驚慌失措的尖叫,「他剛剛下樓為什麼沒有跟我說?」

  陳宇凡這才注意到樓梯就在他們剛剛爭執的正前方不遠處而已,也就是說他們剛剛的對話就算本來沒有被聽到,也可能在剛剛他人從那樓梯下來時聽的一清二楚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宇凡如五雷轟頂,原來十個月前的那個孩子,真的是張凱鈞的……

  「宇凡,你要相信我,我喜歡的是你。」楊心頤反手握住他纖細的手,「我這次去找張凱鈞就是不希望未來我們結婚,甚至有了孩子之後,他還出現介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所以我才去跟他說清楚。而不是像上次那樣傷害了他,也傷害了自己,我只是不想要讓我們彼此都有留有遺憾。」

  「那麼我呢?」

  楊心頤錯愕地看著他。

  「妳有想過我的心情嗎?妳去找他,我很擔心也很恐懼,妳有替我想過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黃小佩所說,楊心頤的家是兩棟臨近的透天厝打通而成的,並不算特別大間,但是也不小。

  因此當他隔天午後出現在楊心頤的老家面前時,心裡是有些忐忑不安的,要是她不在這裡呢?又或者她根本不想見他呢?

  叮咚。還未想好,手卻已經自己有了動作,直接按下了門鈴。

  過了一會兒,是一個看起來十分清秀的男孩子開的門,「嗯?你找誰?」

  陳宇凡想這個男孩子應該是楊心頤的弟弟吧?

  「我找心頤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天陳宇凡回去後並沒有看到楊心頤回家的蹤影,空蕩蕩的屋子一時間還讓他有點難以習慣,隔天一早他立刻親自打電話給門診主任,解釋了自己和蕭苑的事情與狀況,他需要休息一個禮拜,而蕭苑則是有一個半月無法上工。

  主任知道後也沒有刁難,很爽快的就放了他們兩人假,甚至在電話中調侃他們倆都這麼晚了還會在一起,是不是兩人偷偷交往了,也不管陳宇凡如何在電話中解釋,主任就是不相信,甚至揚言等他回來上班就知道後果,接著就爽快的掛掉了電話。

  昨晚根本不敢睡,以防隔天來不及打電話請假的陳宇凡在主任掛掉電話後,也終於鬆口氣,放鬆的倒在床上,沉沉的睡著,睡前還想著反正等他下午睡醒,說不定楊心頤就自己回來了。

  結果等他睡醒時已經過了晚餐時間,楊心頤還是沒有回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345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