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童話】(短篇)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篇不到一千字的短篇,其實是日本神話衍伸,並不算是童話,但是我依然把它分類到這類別裡面,因為是奇幻類型的短篇XD

  此故事取材日本神話內,日照大神與自己親弟弟月讀命之間發生過的一件小插曲。

  因為月讀命誤會來自葦原中國的保食神,對自己不敬而殺害,導致天照大神和月讀命起爭執的故事情節。

  總之,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小短篇!(Ps.寫短篇真的太不容易了,要控制字數不能爆字,偏偏我還是小小爆了一下QQ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原本看似純潔的少女臉上出現一抹邪惡的笑靨,「果然是蠢男人,居然自以為自己打敗我了。」

  說著少女蹲在霍爾的身子旁,用她潔白細長的手指輕輕地支起霍爾的下巴,「嗯,長得還挺不錯的呢!又得到一個極品啦!等身子虛弱再來用他吧!」

  她說完後便優雅的起身,原本身上那件潔白的長裙突然變成黑色的短裙,原本那位純潔美麗的公主,剎那間變成了一位妖嬌性感的魔女。

  「啊!真是無趣,又是一個蠢包。男人啊,果然都是膚淺又自大的動物。」魔女隨手一揮,霍爾的身子突然消失不見,只剩下一攤衣服留在地上,她伸手進到衣服裡面摸了一陣,摸出一隻昏昏欲睡的小鳥,她另一隻手出現一個銀色的鳥籠,她便將霍爾變成的那隻鳥放進鳥籠之中。

  隨後起身離開這個寬闊的明亮餐廳。

  她走過前幾天曾經跟霍爾一起走過的漫長走廊,腳上長靴的高跟在地上發出咖咖咖的清脆聲。

  月光依舊明亮,透過走廊上一扇扇的大窗戶照射進來,魔女的腳下出現一個長長的影子。

  「好無聊啊……」

  魔女邊走邊輕聲說道:「有沒有什麼事情能一掃我心中的憂鬱呢……」

  等她走到一扇潔白的大門前時,她的嘴角輕揚著。

  她想起昨天,霍爾曾經問她這扇門裡面有什麼,她說:這是魔女她的房間,我從沒進去過,也從沒看過魔女出來過。

  她將那扇純白色的大門打開,裡面是個天花板特別挑高的大房間,裡面有超過八千個鳥籠,每個鳥籠裡面都有一隻鳥在鳴叫著。大部分的鳥籠懸浮在空中,有部份的則是吊在房間四面牆壁上的藤蔓上。

  她將手中的鳥籠往上一拋,鳥籠就這樣飛向高空,跟其他鳥籠在一起。

  「又多了一個收藏品啦!」說完,魔女她格格的笑了起來,「等晚上再來找一個男人來玩玩。」

  也許自己真的是天才呢!想到此,她離開房間的腳步變得輕盈許多。

  城堡外面又出現韃韃韃的馬蹄聲。

  魔女往走廊的窗外望了一眼,臉上是迷濛的笑意:「又一個收藏品來啦!我得出去好好迎接迎接啊!」

  說完,她的黑色短裙再次變成純白色的長裙,腳上的鐵鍊又再次出現。

  單純美麗的公主被可怕的魔女幽禁在城堡之中。這種說詞,任哪個男人都會相信的。

  因為男人就是如此膚淺又自滿啊!

  從此,霍爾就這麼消失在西北大森林之中,在也沒有人看過他。

  而在霍爾離開數個月後,賽西亞被發現懷了身孕,從沒和未婚夫見過面的她懷孕,這種奇恥大辱,看在連續失去兩位寶貝兒子的國王眼中,更是罪不可赦,國王當下下令對賽西亞使用砍頭之刑,她也因此死於異鄉。

  克蘭斯王國和洛北大公國的戰爭因此開打。

 


              
【魔女】完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魔女】 (3)


  只見那位少女突然微微一笑,「你是哪裡來的?」

  這柔美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之中迴響著,令霍爾徹底心醉。
 
  「克蘭斯王國。」霍爾呆愣了許久才回神過來,「我是克蘭斯王國的二王子,霍爾。」
 
  少女往前走了幾步,「霍爾……」當她停在他面前時,她仰頭,眼眶中有著點點淚水,「你願意救我嗎?」
 
  「救妳?」霍爾好想就這樣伸手將她攬進懷裡,可是又怕她嚇著。
 
  少女突然撲進他的懷中,「這座城堡原本是我國家的,可是在幾年前,有位魔女將這個城堡占為己有,然後對我下了一個魔咒,除非有人可以破除魔法,否則我不能離開這個城堡一步,也無法和我的家人相聚。」
 
  霍爾抱著她溫暖的身子,強忍住男人的欲望,信誓旦旦的開口:「可惡的魔女!我願意救妳,告訴我,怎麼破除那個魔女的魔咒!」

  「真的嗎?」少女楚楚可憐的抬起頭來,晶瑩的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著,「那魔女的魔咒很可怕,你真的可以嗎?我腳上的鐵鍊就是那位魔女的傑作。」

  霍爾看著她那張姣好的面容,心裡真的好想親她,「我不怕。」

  少女緊緊抱住他,身子貼著他,「如果你真的能救我離開,我願意嫁給你。」

  「我絕對會救妳離開的。」

  當下霍爾已經忘記,他這趟來森林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只要你能三天三夜不要睡著,就可以破除魔女的詛咒。」

  少女將她有著甜美香氣的頭埋進霍爾的胸膛,他將她抱的更緊,「我知道了。這對我而言並不難。」
 
  她的嘴角勾起一個輕微的淺笑。
 
  那天晚上,這張長桌上在霍爾從他房間回來後,佈滿了許許多多豐盛的食物,裡頭還有霍爾最喜歡的濃郁的醇酒。

  霍爾因為肚子早就餓的受不了,馬上就開始用餐。但他隨即想到要破除魔咒一事,因此故意不吃的太飽,以免不小心睡著。

  第一天他安然度過。

  隔天清晨,少女帶他在城堡之中閒晃,兩人對彼此談心。

  霍爾因此發現對方是個善良單純的女孩子,心裡對她的喜歡又更加深了一點。

  她對許多外面的事情總是不了解,霍爾總會耐心的跟她說,許多關於他的英勇事蹟。例如在兩年前,他和哥哥領軍打敗英羅斯王國來犯的軍隊,但是他並沒有提到他有位失蹤的哥哥,而是只提自己的部份。他也告訴她,他曾經在滿十六歲的成年禮中,獨自一人打敗東方國家的一隻巨龍。或是曾經救過一船險遭溺斃的婦女。

  還有他在公國中有多受歡迎,因為外表帥氣,又是一個國家的王子,有多少女孩子渴望嫁給他,但是他說他至今都沒有結婚,也不願意跟其他女人太親近,為的是因為不想讓別人覺得他是位沒有責任心的花花公子。
  聽到此,少女眼中露出強烈的崇拜之意,她怯怯的說:「我還以為所有的國王王子們都是喜歡一夫多妻的呢!」

  霍爾此時得意洋洋的說:「我是不一樣的。嫁給我,我絕對會讓妳幸福的。」

  少女露出嬌羞的樣子。
 
  第二天也是如此。

  少女甚至提醒他不要再喝酒了,因為魔女會在酒中放令人容易昏睡的魔藥,這樣對他會極為不利。

  霍爾對這位少女的好感度因此不斷增加著,他總覺得她是位難得一見的善良女孩,全王國、不全世界都找不到這麼好的女孩。

  到了第三天,儘管他睡意強烈,仍是靠著他堅忍的意志力忍住。

  當夜晚降臨,長桌上再次出現許多豐盛的食物。

  「加油,霍爾。只要再撐過今晚,魔女的詛咒就可以破解了。」少女坐在他身旁,對他打氣道。

  霍爾點了點頭,「我知道,我會撐下去的。」

  撐過去了,這位少女就會變成自己的女人了。
 
  半夜十二點鐘的鐘響起,霍爾仍是清醒著。

  「恭喜你!」
 
  少女腳上的鐵鍊消失不見,她直接撲近他溫柔的懷抱之中。
 
  原本睡意濃厚的霍爾瞬間清醒過來,「我打敗魔女了!我破解魔咒了!」
 
  「是啊。」少女笑吟吟的緊抱住他,「我終於可以離開城堡了,我終於可以和我的家人相聚了!這都是你的功勞!」
 
  霍爾二話不說,就往少女的雙唇吻下去,那是一個深長又熱情的吻。
 
  當他們兩人的雙唇分開後,霍爾身子開始搖晃起來,最後竟倒在地上睡著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魔女】 (2)


  「妳怎麼會在這裡?」霍爾趕緊回神過來,低聲詢問,深怕被他人聽見。


  大嫂在自己房中這種事情,要是傳出去還得了?

  賽西亞低垂的面容嬌豔欲滴,令人不動心也難。

  「霍爾……別去森林……別去……」

  霍爾一聽她提的是此事,便溫柔地笑道:「怎麼了?妳擔心我嗎?」

  「霍爾……不要去……」說罷,她竟直接投入霍爾的懷裡,眼淚滴了下來,「我不要你也再裡面送命……」

  「嫂子我--」

  「別叫我嫂子,我又還沒嫁給你哥哥!」賽西亞突然將他推開,憤怒地說道。

  霍爾見賽西亞這樣子立刻驚愣住,「妳……」

  轉眼間,賽西亞又變回那楚楚可憐的模樣,「霍爾,留下來陪我……」

  「對不起,我是一定要救出哥哥的,我--」

  賽西亞的眼淚一直流著,沿著她的臉龐緩緩流下,「我一個人在這裡好害怕,你為什麼就不懂……」

  「這裡有父親大人,有他,沒人敢欺負妳的。」霍爾輕拍著她的背,溫柔地說道。

  「我不要國王陛下,我要的是你啊……」

  此話一說出口,霍爾恍如晴天霹靂一般震驚,「妳……」

  下一刻,賽西亞已經拉著霍爾的衣領,往他的雙唇吻去。不知是酒精的緣故,還是賽西亞的誘惑,霍爾當下竟鑄下一個驚人的錯誤;他伸手將賽西亞給緊緊抱住。

  這一個晚上,霍爾及賽西亞發展出一個不為人知的關係。

  隔天一早,霍爾醒來後才發現身旁躺著一絲不掛的賽西亞,才驚覺事情不好了。

  他匆匆忙忙將賽西亞叫醒,兩人趕緊將衣服穿好,在霍爾千交代萬交代後,他先離開一步,等過了近半個鐘頭,賽西亞才偷偷摸摸地離開房間。

  等她離開房間後,霍爾已經上馬,和二十位騎士們浩浩蕩蕩地離開城堡,往那座受詛咒的森林前進。

  他在心中暗暗發誓,一定要將哥哥給救出來,向他坦承他對賽西亞所做的事情。

  搭搭搭。

  馬蹄聲迴響在這座幽靜的森林之中。

  漸漸地,森林開始起霧。

  眾人的四周變得模糊不清。

  「眾人靠近一點!」霍爾趕緊下令,眾人的馬匹也都用繩索一個連著一個,這也是霍爾在出發時所做的防範措施。

  但不知道是繩索沒有拴緊,還是有什麼意外,慢慢地,騎士們一個接著一個消失不見。

  最後竟只剩下霍爾一人。

  霍爾慌亂地在森林裡面亂竄,最後至天黑時分,他仍是無法走出這座廣大的森林,更別提遇到當初
跟他一起進森林的護衛們了。

  最後他騎著馬停在一座雄偉的城堡面前,外觀雪白壯麗,水藍色的屋頂更令人感到夢幻的驚人,有高塔、有城池,是座連克蘭斯王國的城堡都自嘆不如的雄偉城堡。

  他在心中盤算著今晚是否就要進到這座城堡裡面借住,明天再繼續找哥哥及其他失蹤的人。

  最後他騎著馬進到那座城堡裡。

  他將馬匹栓好,進到城堡內部,他一路經過大廳,長長的走廊,詭異的是,裡面空盪至極,沒有半個人影,直到他停在一扇華麗的金色大門前面。

  有微弱的燈光從這扇大門的門縫中透出,裡面應該有人吧?他在心中這麼想著。

  這扇大門在他到達不到三秒,竟自己打開。

  霍爾愣了半晌,這是怎麼回事?有一種詭異的感覺。

  「有人嗎?」裡面有個甜美的聲音,儘管只是短短三個字的一句話,卻將這女聲的美妙完全表露出來。

  霍爾鼓起勇氣,往前走,走進這個寬闊的大房間之中。房間裡面有點類似他在克蘭斯王國的餐廳,有一張木製的長桌,上面鑲有許多精緻的花樣,看起來價值不斐。

  站在那張長桌前面的,是位有著一頭黑色大波浪捲的少女。她的面容精緻甜美,宛如天使一般無瑕,全身散發著柔美的氣質,直挺挺的身子,凹凸有致,雪白的肌膚白裡透紅,令人難以捉摸的迷濛眼神,更是將人的心給緊緊扣住。

  霍爾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位少女,她太漂亮了,簡直就是天使下凡。他無法將視線從她身上離開一分一秒,只能定定的注視著她。

  這時他發現那位少女的雙腳上拴有鐵鍊,那鐵鍊一路延伸到另一個房間去。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魔女】 (1)



  遙遠的克蘭斯王國與洛北大公國的交界處,有個佔地將近一個小型王國的巨大森林,是現今世上最大的一個森林。

  如此一個陰鬱茂盛的西北方大森林是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地方,因為裡面有個恐怖的詛咒。

  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凡是經過西北方大森林的商隊、王公貴族等,都會在裡面迷失方向,甚至會一個個人分開,找不到彼此的夥伴,儘管最後都能離開森林,但是他們隊中的重要人物都會消失不見,像是王子、國王、公爵、騎士等,更詭異的是,只有男性會消失不見,女性卻沒有任何損傷。

  像是今年初的克蘭斯王國的迎娶隊伍,在經過西北大森林後,該國的王子就這麼消失不見。但是今年年中時,和克蘭斯王國的大王子有婚約關係的,洛北大公國的賽西亞公主與她身旁的隨縱卻完好如初地經過這個森林,來到克蘭斯王國的境內。

  如此事件自千年前便層出不窮,最後大家給予這個西北大森林一個外號:『傲嬌的女人森林』一個只喜歡男性的女性森林。

  日子久了,大家能避開這森林就避開,但是如今克蘭斯王國卻仍有人對此傳言,十分不以為然。

  在克蘭斯王國的首都,聖彼得耶堡中,有位英挺的黑髮少年佇立在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面前,朗聲說道:「父親大人,哥哥他自年初進入森林後,便已經消失十個多月,讓我進去找他吧!」

  那位白髮蒼蒼的老人正是克蘭斯王國的一國之王,他眉頭緊蹙,失去一個引以為傲的大兒子對他而言,無疑是個強烈的打擊,如今二兒子居然也想進到那受詛咒的森林,啟不是要讓他接連失去兩個兒子嗎?

  這種事情……怎麼可以答允?

  「不行。我之前就跟你說過了,我嚴格禁止你進到那座森林!」

  那位英挺的少年一聽國王跟一個月前一樣堅持,心中的不快難免表現出來,「又來了,父親大人,您為什麼不願意相信我?賽西亞公主在經過那座森林後,不也沒事嗎?」

  話說到這裡,那位少年的視線轉移到一旁的賽西亞身上。

  賽西亞有著一頭燦爛的金色捲髮,她今年初失去未婚夫令她受到不小的震驚,如今看起來消瘦許多。她外表美麗,佇立在一旁看起來楚楚可憐,引人憐愛。

  她雙眼黯然地回望著眼前的這位黑髮少年。

  「你怎麼聽都聽不懂?那個森林只帶走男性,不帶走女性!你去無疑又是增加一位失蹤的人!」國王怒斥道。

  「我有自信進去裡面後依然能走的出來,而且我還能找到哥哥!」他不願意就此認輸,他為了能進到這座森林,這幾個月來不斷自我訓練,不論劍術、亦或是肉搏戰都有增長,就連認識植物、動物的特別訓練,他也做了許多,為的就是能進到森林中將哥哥帶出來。

  國王氣到全身顫抖,「你要是出不來呢?這樣子我們克蘭斯王國該怎麼辦?接連失去兩位王位繼承人,你要父親我該如何是好?」

  「父親大人,自幼我的運氣就是無比的好,我打賭、猜拳從沒輸過。過去如此,這次依然如此。」少年走到國王面前,溫柔地握住他的手,「如果我不去破解這個森林的詛咒,以後的受害者只會越來越多,至少讓我去試試。老天必會給予我無比的好運。我有自信能救出哥哥和其他失蹤的人,破除這個森林的詛咒!」

  國王眼眶泛淚,他早在幾個月前就看出他兒子的決心,也早知自己無法阻止他。只怕如果他現在繼續阻止他兒子,今後他兒子只會不吭一聲的獨自離開,這樣子只會令他更加傷心。

  「我知道了,」國王最後低下頭來妥協,他不願讓他兒子及他人看到他眼中的淚,「你什麼時候要出發?」

  「我明天一早就要出發。」少年毫不猶豫地說道,「我已經浪費很多很多時間了。」

  國王身子一僵,隨後肩膀垮了下來,「我會讓你帶上好的馬匹及武器去,也會派遣二十名的騎士跟著你同行,希望能帶給你更有利的條件。」

  「謝謝父親大人。」

  在他說完,愉快地轉身後,他的視線正好和一旁賽西亞的視線撞在一起。

  只見賽西亞的眼中除了悲傷,更含有更多更多的不捨與深情。

  那天晚上,王國舉辦了熱鬧非凡的餞別會,希望國家的二王子霍爾能平安歸來。

  當晚霍爾喝的爛醉,當他搖搖晃晃進到自己房中時,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這位女人。

  在月光的照映下,閃亮的金髮散發出微微光芒,皎潔美麗的臉孔,令人沉迷,凹凸有致的完美身材在床邊挺立著。

  她正是霍爾哥哥的未婚妻,賽西亞。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落花】 (下)


  隔天他們兩人再次碰面,依舊如以前那樣,談笑風生,沒有什麼不同。只是不同的,恐怕是柳黛茜她的心了。

  「你說,天上有幾朵雲哪?」柳黛茜靠在窗框上,遠望著蔚藍天空中,那朵朵飄渺的白雲。

  少年站在她的對面,一樣靠在窗框上,「不知道天上有幾隻鳥呢!」

  自知自己又被對方給擺了一道,柳黛茜笑出聲來,「過了一年多,我仍是贏不了你呢!」

  少年也對柳黛茜露出和煦的笑容,「小姐有小姐的優點啊!」

  柳黛茜一聽對方這樣叫自己,心裡就有氣:「別叫我小姐,我不是說過了麼?叫我黛茜就好了。」

  對方無奈地看著她,一時間不知該怎麼拒絕她。

  柳黛茜眼瞼輕垂,濃密地黑色睫毛在眼睛上映出一道陰影,「你呢?過了一年,你仍是不願讓我知道你的名字麼?」

  少年突然伸出手,溫柔地觸碰了柳黛茜冰冷的臉頰。柳黛茜身子一僵。

  「妳的身體還真的很虛弱呢!連臉頰也這麼冰。」動聽的男聲在這小小的房間中緩緩迴響著。

  柳黛茜的眼淚就這麼婆娑地流下來,「我母親在生我的時候去世,而大夫們總說,我活不過十八歲。如今我只剩下一年的壽命。」

  少年的手停在半空之中,他注視著眼前這位惹人憐愛的少女時,心中竟出現一絲絲不捨之情。

  「黛茜,妳想要什麼?」

  柳黛茜伸手反握住少年溫熱的手,仰頭,眼淚沿著她的臉頰滑落,「陪在我身邊好麼?至少在我死前,陪在我身邊……」

  少年從沒想過柳黛茜會提出這個要求,當下他遲疑了幾秒。

  柳黛茜眼神中透露出強烈的執著與深邃的感情,她一步步往他靠近,最後整個人撲倒在他身上,「拜託你……連我這個小小的心願,都不願意幫我達成麼?」

  說著,她的眼淚不斷流著,她緊抱著對方的右手正拿著昨晚的針,她將針小心地繫在少年腰間的衣裳上。

  「黛茜……我願意……」當少年也緊緊抱住她並回答出這句話時,那瞬間,她的心竟恍如被刀割了一般疼痛。

  自己到底在做什麼?竟然懷疑對方是妖怪,可是如果不這麼做,她爹是不會答應這門婚事的……那麼就只能這麼做了……

  眼淚將她受傷的心掩蓋過去,她試圖忽略心中那強烈的慚愧與不安,一切都會沒事的……他絕對不會是個妖怪……絕對不會……

  當天晚上,她爹立刻帶了眾多的人馬沿著那線的蹤跡,從柳黛茜的房間開始往外搜索,最後那線竟停在府第東北庭院中的一座假山後頭。

  她爹命人將假山移開,等外物除掉後,這才發現在假山的後面竟有株夾竹桃,花瓣並非一般夾竹桃的粉色,而是詭異的暗紅色。最令人驚訝的是,在這株夾竹桃的莖上,正別著那支銀針與線。

  嘩!一切真相大白。這株夾竹桃正是那位紅髮的少年,而這位少年果真是隻妖怪。

  最後柳黛茜的爹聽從道士的話,將那株桃竹夾與些許中藥一同熬成湯,給予柳黛茜喝。

  道士說,因為這隻妖怪有百年的道行,故能轉化為人身以此欺騙女人,吸食女人之氣,獲得力量。如果將它燉煮成湯,這樣柳黛茜她虛弱的身子就可以從中獲得不少能量,便能活過十八歲這個難關。她爹聽了心裡很開心,便依言照做。

  只是當柳黛茜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將那碗湯喝完後,她感到一口氣提不上來,胸口有個溫潤的東西在裡頭翻轉著,耳邊聽到一個熟悉的男聲如此說道:『黛茜……我們生生世世都在一起罷……』

  緊接著她竟吐出一口鮮血,自此撒手人寰。



                                 【落花】




漓說:
  哎呀,在此提醒各位一個小常識,夾竹桃它的莖、葉乃至花朵都有毒。它分泌的一種白色汁液含有一種夾竹桃毒,如誤食是會中毒的啊!請各位千注意萬注意。
  好了,第一篇童話走的是中國民間傳說,接下來這篇就是西方的童話故事啦,謝謝各位支持呢(笑)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落花】 (中)



  「好吧!那小姐妳出題吧!」他最後屈服了。

  柳黛茜回給他一個美麗如仙女般的笑靨,「那麼我問你,」說著她將桌上的杯子拿起,「我這是要喝水呢?還是要將水杯放回桌面呢?」

  少年沒有任何遲疑的表情,只是將桌上的那個水壺用兩手捧起,「敢問大小姐,我這是要用左手倒茶還是右手倒茶?」

  柳黛茜第一次被這樣反問,當場愣住,但是不甘心地她立刻起身,坐到床上,雙手扶在床邊,雙腿離地,「好,剛剛那題不算。現在我問你,我這是要上床,還是下床呢?」

  少年將門打開,一腳在外一腳在內,「敢問大小姐,我這是要出門,還是進門呢?」

  「罷了罷了。」柳黛茜知道對方比自己技高一籌,也不好再刁難人家,便離開床舖,走到他面前將他拉進來,「算你贏了罷。」

  少年笑道:「多謝大小姐的禮讓。」

  從那天起,他們兩人成了莫逆之交,無話不談。

  論下棋,少年比柳黛茜棋藝更高。論彈琴,柳黛茜勉強比對方厲害一丁點。論詩書,少年知識涵養是柳黛茜遠不可及的。論畫畫,柳黛茜的畫清高無比,少年的畫卻又真實萬分。兩人亦師亦友,彼此惺惺相惜。

  奇妙的是,少年來的時候,柳黛茜的房間總是沒人。服侍她的仕女總會剛好出去,或是因為別的原因不在。而當他在她房中時,她自然也不會讓第三者進來。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地過著。

  冬盡春來,自他們相識到現在也過了一年有餘。

  直至有一天晚上,柳黛茜主動對她爹提到這位少年的事情,當然她也再三發誓他們兩人之間並沒有什麼,只是純粹的朋友罷了。

  她爹露出驚訝地表情看著她,緊接著轉過頭去詢問:「總管,府中有哪位紅髮的少年?」

  她一臉期待地望向一旁的總管。

  那位總管也是一臉詫異地看著他們,「府中並沒有這樣的人。」

  柳黛茜心頭一緊。

  「他不會是來騙妳的吧?」她爹皺眉道:「最近山東很多妖怪橫行,黛茜妳--」

  「他才不會是妖怪呢!」柳黛茜激動地站起身來,但是緊接著她因為胸疼而彎下身子,「咳咳咳……咳咳……」

  她爹及一旁的侍女們趕緊上前扶住她,「黛茜,我沒說他是妖怪,只是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又從沒府中的人看過他,這實在是……」

  「咳咳……爹……請不要說他的壞話……這樣我會討厭您的……」

  「黛茜哪……」她爹無奈地看著她,緊接著他只好嘆口氣道:「不如這樣吧!這是幾年前一位道士給我的針與線,將線穿過針後,妳明天將這針繫在那少年的身上,線另一頭握在手上,等他離開後,我在沿著這線帶人去看看他到底住在哪裡,以及他是不是妖。」

  柳黛茜一臉震驚地看著她爹手中那帶有法術的針線,「爹……您要我背叛他麼?」

  「這不是背叛,這是為了保護妳。黛茜,乖,聽爹的話。」她爹柔聲安撫她,「只要他不是妖怪,甚至人品不錯,爹願意將妳嫁給他,如何?」

  一聽到後面的條件,柳黛茜興致都來了。也許將針繫在他身上,最後證明他並不如爹所說的那樣,是隻妖怪,那麼他們兩人就能永遠在一起了。想到此,她欣然地答應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柳黛茜是位年紀莫約十五、六歲的少女,她有著中國人特有的瓜子臉,明亮的幽黑大眼珠,一頭烏黑的長髮綁成辮子垂在腰間,粉色的薄唇總是帶著淺笑,她在這裡算是個漂亮的美人。

  她爹是中國山東當官的大戶,府第之大,在府中謀職的人也不少。她棋琴書畫樣樣精通,也是山東城中著名的才女。因此也有不少人來向柳黛茜提親,不過都被她回絕。

  她沒有一般千金大小姐該有的傲氣,也從不嚴厲的斥責他人,更不會隨便發脾氣,待人總是和和氣氣的,說話總是溫柔婉約,也因此在府中有不少小夥子在偷偷暗戀她。

  本應該是幸福完美的生活,卻又不如外表所見這麼完美,因為柳黛茜從來沒有出過這個府第一次過。

  柳黛茜自幼身體奇差,只是吹個風都會咳出血來,更不用論跑一下步,那包准昏倒無疑。從小她爹找了超過百位的大夫來給她看病,藥越吃,身體卻越差。漸漸地,她也不再吃藥了。而她爹也束手無策,最後放任她如此下去。

  從沒出去過府第的柳黛茜,生活相當孤獨。在府第中打雜的小夥子就算想上前跟她多說幾句話,也沒那個膽。因為被總管抓到,是會被趕出去的。孤獨的生活就這麼伴隨柳黛茜十幾年的歲月。

  久了,柳黛茜也習慣這樣子的生活。只是,女孩長大了,轉變成少女時,看著詩經及書中那一首首談情說愛的詩詞,心中的落寞感,不可言喻。

  直到有一天,這樣子的生活被他給打破。

  「哎呀。」

  一個陌生的少年將房門打開,當少年看到坐在裡頭,靠在桌前低頭看書的柳黛茜時,神情露出驚訝地表情。

  柳黛茜自然也因為開門聲,抬起頭來望向門口的那位少年。

  那位少年她從沒在府第中看過,也許是新來的吧?對方雖穿著頗舊的衣服,卻不掩他那不同於人的氣質,他面容姣好,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緊盯著她,帶有點肌肉的身子,看起來更加英挺。最特別的是,他那同不同於一般人黑髮的紅色頭髮。真是特別!

  柳黛茜自覺失禮便將視線從他那張迷人的臉孔上移開。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裡是大小姐的房間。」對方歉然一笑。

  柳黛茜愣了半晌,果然是府中新來的人麼?

  惡作劇心起的柳黛茜露出甜美的笑容:「既然不小心闖進來了,要離開恐怕沒這麼容易。」

  少年愣愣地看著她,「大小姐有什麼吩咐?」

  「你在府中是做什麼的?」柳黛茜對他招招手,要他坐到她的對面來,「很辛苦麼?」

  少年將門闔上,卻沒有走向前去。

  「打雜的。生活還過得去,不算辛苦。」

  柳黛茜不滿意他總是不願走過來,便一手撐著自己的頭,百般不悅地看著他,「只要你能回答我的問題,我就讓你來當我的貼身侍衛如何?」

  「什麼?」對方明顯吃了一驚,「可是我母親需要我回去陪她……」

  柳黛茜揚了揚眉,她都還沒出題,他就說這種好像自己一定會答對的話,還真令人討厭。

  「你可以白天來工作是在陪我,太陽下山後再回去啊!」她沒有表現出她的不高興,只是帶著淺笑凝望著他,「如果你不願意,我只好現在請外面的人將你給帶走了。私闖大小姐的房間被抓到是什麼下場,你應該自己心裡很清楚吧?」

  這絕對是個詭計!當下少年心裡立刻冒出這想法。但是現在被抓到私闖大小姐的房間,被打個半死然後趕出去是好運,最怕被當作自己不懷好意地闖進來,到時候可能會被移交官府,那可就慘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裡是小漓奇幻類型的短篇故事放置處。

因為是奇幻類型的短篇故事,所以也會包含浪漫奇幻的部分,希望大家喜歡~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