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短篇小說】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小漓的生日(四碼)
  • 請輸入密碼:

 

  魚的記憶,只有短暫的七秒。

  「你是誰?」

  我看著眼前這位男子,他外表很普通,但是有點娃娃臉,身上穿著一件隨性的T恤搭配直筒的牛仔褲,乍看之下好似二十幾歲的大學生。

  「妳男朋友。」

  他說。

  「我男朋友?」

  我充滿疑惑。

  「嗯。妳總是叫我小白。記得嗎?」

  我笑了,「因為你很白嗎?」

  他點頭。

  「那麼你都叫我什麼?」

  「小緒。」

  我眨眨眼,這麼名字好像有印象,卻又好像沒有印象。

  「妳剛睡醒,想吃什麼嗎?」

  「嗯……」我指向旁邊櫃子上的蘋果,「這個。」

  他起身拿起那顆蘋果,並拿著刀子離開,「等我。」

  在他離開的期間,我隨手拿起放在那個櫃子上的一本書,才翻了幾頁,就看到裡面夾著一張照片,那是一對男女的照片,女孩子笑得很燦爛,男孩子則是緊緊摟著她,眼神中充滿溺愛的神情。

  「他們是誰?」

  在那位男子回來時,我將照片拿給他看。

  「他們看起來好恩愛。」不等他回答,我就繼續說,「你看,這女生笑得好幸福,這男生好愛她啊!」

  他沉默的凝視著我。

  「他們現在應該過得很幸福吧?我看到右下角的日期是五年前的,哇,真是令人羨慕。」

  「妳相信童話故事中的美好結局?」

  「相信啊。」我笑了,「我們不是嗎?」

  他苦澀的笑了,我注意到他手上拿著一顆削好的蘋果,好奇的問:「你餓了,想吃蘋果呀?」

  他沒有回答我,只是將蘋果交到我手上,「給妳吃的。」

  「喔。」我恍然大悟,「可是我不喜歡吃蘋果耶!」

  他握著蘋果的手就這麼懸在半空之中。

  我揉了揉自己視線越來越模糊的雙眼,「我又想睡了。」

  他靜靜的注視著我,許久許久,最終他溫柔的摸了摸我的頭,「嗯,好好睡。」

  我回以他一抹微笑,然後又重新倒下,閉上眼。

  朦朧中,我聽到那個男生的聲音,『她剛又睡了。』

  他在跟誰說話呢?接下來出現的聲音全都是我沒聽過的男女聲。

  『唉,這幾個月總是這樣,睡又醒的,真是難為你了,小良。』

  『是啊,明明就是小緒的弟弟,要照顧她就算了,還要這樣假裝,真是對不起你啊。』

  那個男生並沒有說話,之後還是我從沒聽過的人聲們。

  『真的是可憐小緒了,她十年的青春都給了小白那個爛人。』

  『若不是那傢伙,她也不用過得這麼辛苦。』

  『對嘛,明明從大學就在一起,誰知道奮鬥十年當上了總裁後,竟然會愛上他的秘書?以為在演言情小說嗎?』

  『別說了,我永遠無法忘記的是那天小緒滿身是血的躺在房間裡。』

  『是啊,嗚嗚,說到這個我就難過,小緒明明就懷孕了,小白知道且悔婚就算了,居然還棄他們母子於不顧。』

  『而且小緒流產後變成這樣,他也一次都沒有來看過。』

  『現在就算小白來了,小緒也認不出他了啦!她連我們也忘了啊。』

  『真的是太過分了……本來好好的一段婚姻居然會變成這樣……』

  又是我聽不懂的話,這些人說的是誰的故事,誰的悲傷與痛苦?

  『醫生已經確定小緒以後都會這樣了,我看小良你以後也不用再這樣照顧她了。』

  『嘿啊,你每次都跟小緒說一樣的話,可是她每次醒來後又不記得你,我看了真的很不捨啊。』

  『真的,我看小良你還是去過自己的生活吧。小緒雖然名義上是你的姊姊,但是沒有血緣關係,你已經照顧她三個多月了,已經很足夠了。』

  『唉呀!這裡怎麼有小緒和小白的照片?小良,快將它拿去丟掉,我現在看到小白那個賤人就生氣。』

  那些人說的人是誰呢?

  小緒是誰?小白是誰?小良又是誰?

  接著,我感覺在深不見底的黑暗之中,四周又趨近於完全的靜默。

  『小緒,妳就像是魚。因為……』

  是那男生的聲音,我現在唯一有印象的聲音。

  『魚的記憶,只有短暫的七秒。』

  那是個沒有永恆的人生,只能一直重複循環。

  好悲哀啊。我想。然後我醒了過來。

  「咦?你是誰?」

  「妳男朋友。」

  「我男朋友?」

  「嗯,妳總是叫我小白。」


                         - - -全篇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漓說:
  這是國慶日的加更文。
  本來想加更千金,但在洗澡的三十分鐘裡頭快速的想到了另一篇短篇的題材,因此加更的文就變成了這篇【魚】,一篇普通的愛情類型短篇。
  也剛好我很早就想寫寫這類的題材,所以就順手將這句很久以前就聽過的話拿來使用了。
  不過,我想很多寶貝們還搞不懂這篇文到底在說什麼吧。(不懂可以問,亦或是不問就沉浸在這樣的一個韻味之中也是可以的)

  國慶日的加更文應該要是開心的文,但是很可惜,一直想不到開心歡樂的劇情,本想加更千金的小劇場,但是...超級沒用的想不到適合的主題,所以就放棄了。
  這篇【魚】這篇故事想說的很簡單,只是想諷刺愛情小說中的美好世界和現實的殘酷,然後用魚的記憶只有七秒的這個標題,來讓故事帶有點淡淡的哀傷。

  其實短篇就是這樣,不用想太多,也不用寫太長,讓它短短的,存在人心中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來吧!你說你想要實現什麼願望。」我仍坐在神桌上,雙腿垂下自然擺動。

  他見到這樣的我苦笑了一下,「祢還真不像是一般的神明啊!」

  我微微一笑,「我本來就不像了。」

  「祢為什麼要這樣子笑呢?」他突然口氣悲傷地用他那雙深邃烏黑的瞳孔注視著我。

  「什麼?」我愣住。

  「祢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嗎?」少年苦笑著。

  「啊?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茫然地盯著他,究竟他知道什麼?他到底想要告訴我什麼?

  他突然若有似無地將視線停駐到我脖頸上的黑色項圈上。

  「怎麼了?」我將手觸碰到那個黑色項圈上,蹙起眉頭。

  他痛苦地撇開視線,聲音有著些微地沙啞,「別碰,拜託。」

  「……」我將手移開我的黑色項圈。

  他沉默了一會兒才又開口說話,「祢說祢什麼都能做得到?」

  「沒錯。」我爽快的回答,「改變過去是我的擅長能力之一。就算不是改變過去,我也可以盡力幫
你實現那個願望。」

  「那麼我要許的願就是……」他吞了一口口水,頓了一下才又說,「我希望祢能打從心底的快樂。」

  「啥?」我瞪大了雙眼,「你說什麼?再說一次。」

  「我希望祢能打從心底的快樂。」他向我露出燦爛的笑容,「這就是我想請祢實現的願望。」

  我沉默了,我打從心底的被他感動到了。

  「祢要快樂喔!我看祢的笑容,一點都不快樂,祢其實很漂亮,只是為什麼祢的笑容總是沒有笑意呢?」他無奈的聳了聳肩,「祢是神明哪,應該要快樂一點啊!」

  我哭了,我之前的確是不快樂、很空虛,可是我此時此刻很快樂,因為他這個願望的緣故,將我內心的空虛全都填滿,將我的不快樂全部都趕跑。

  「喂!別哭啦!這樣好像我欺負祢欸!」他開玩笑的說,但是不知道是我的錯覺還是怎樣,他的聲音之中竟有種若有似無的悲傷與無奈,「我好像變成壞人一樣,把祢給惹哭。」

  我的淚珠不斷往下滴落,我當上神明幾百年的歲月之中,第一次有人對我許下這種願望,世上有多少人會許下希望神明快樂的願望呢?

  他微微一笑,注視著我的眼神充滿溫柔、憐憫的神情,「祢要實現這個願望喔!祢答應過我的。祢也該擁有屬於祢快樂的時候了,……」他最後那句話說的十分小聲,最後那兩個字我連聽都聽不清楚,就在他說完的瞬間,他便轉身離開這座廟。

  而我早已泣不成聲,還來不及跟他道謝,他就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隔天我拿著那個願望到比賽會場報名,其他神明也都拿著五花八門的願望前來報名,有『我要成為神明』、『我要統治世界』、『我要娶到一個神明』、『我要拿到獎金』、『我要打敗全天下的神明』……等諸如此類的搞怪願望。不過也有那種『國泰民安』、『停止戰爭』、『世界沒有災難』……等有大愛的願望。共計上百萬個願望參賽。

  歷經一段時間的激烈廝殺之後,總算到了要公佈得獎主的那天了。

  眾神們都忐忑不安的站在台下,緊緊盯著台上的天公爺爺。
  

  「這次比賽,得獎的願望是打動我內心的一個小小願望,也是我之前從沒看過的願望,」天

  
公爺爺大聲的宣布道,「雖然不偉大,卻很動人。」

  眾神一聽,無不興奮的互相揣測。

  「祢猜會是什麼願望?」站在我左邊的雅典娜興奮的問我和阿德。

  「我好想知道。」阿德也一臉興奮的說。
  

  我被祂們兩人擠在中間,害我有點想吐,「怎樣、樣都好,拜託……祢們、們別再擠我……了……」

  「啊,抱歉抱歉,我們太激動了嘛!」雅典娜滿臉歉意地往旁邊靠過去一點。

  阿德則是徹底忽略我,雙眼緊盯著台上的天公爺爺。

  「那個願望就是,」天公爺爺故意頓了一下吊吊大家的胃口,「『希望神明祢能打從心底的快
樂』,它就是這次的得獎願望。」

  此話一出,眾神立刻驚呼了起來,因為從來沒有神明聽說過有人會許下這種願望。

  是啊,這個世界上會有多少人許下這種跟自己毫不相干的願望呢……

  這個願望不止感動到我,也感動了所有的神明,那位少年究竟是何方神聖呢?

  我興奮地在天公爺爺喊到我名字的同時跑上台領獎,其他神明都用既崇拜又羨慕的眼神看著我,果然,就算是個低等的神,仍能有出頭的機會啊!

  在我拿到五百萬天幣的霎那,我忍不住在我的內心中吶喊,我拿到了,我拿到五百萬天幣了啊!我成功的打敗了其他神明了!

  我興奮的回到廟中,試圖在附近找到那個少年向他道謝,卻再也找不到了,在那天分離之後,他彷彿消失似的,使我再也沒看過他。但是他卻永遠活在我心中,帶給我快樂和支持我一切的力量。

  也許他真的知道什麼,但是如今我也沒有辦法再問他了,而我也就繼續過著我平常的生活,跟阿德打打鬧鬧,跟其他神明打屁聊天,偶爾聽聽來我廟許願的人的願望。

  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下去,過去的事情,等到有緣的那天,一切說不定就會水落石出了。

  我是一個神,地位十分十分低的神,卻是個快樂無比的神。


{願望__完}



漓說*
  這是一篇系列文的頭,原本只是一篇短篇,最後有打算將它變成系列文。
  但是因為礙於時間關係,這篇系列文的第二篇;可惜不是你。
  只動了個前頭的筆,無法繼續打下去,還希望各位讀者諒解。
  關於本篇那些尚未補充完畢的部份細節,還請各位先略過。
  也許有天,該篇的系列文會陸續出現,到時候一切也就真的能夠水落石出了(笑)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後天那個願望的比賽眼看就要截止了,我已經徹底絕望了。至今來對我許願的人們不是『要求身體健康』不然就是『要求財富』之類的,都是十分普通平凡的願望,根本無法拿去參賽,去參賽也拿不到獎金。

  我悠悠的嘆了一口氣,並雙腿盤起坐在神桌上,啃著前幾天人們拿來供奉我的蘋果,味道還不賴,只可惜有點怪味,可能是因為放了幾天,有點熟透了吧!

  我無聊的望了一眼廟的門口,一陣涼風呼呼呼的吹過,根本沒半個人經過,連平常喜歡來
跟我哈啦聊天的阿德、觀世音菩薩小咻、釋迦摩尼佛李子……等一大票神都沒有來半個,平常可不是這樣的啊!平常大家都是有事沒事就往我這裡跑,看來神明們為了這次的比賽,每天都卯起來坐在廟裡一一審核每個來求神問事的人們,認真程度前所未有。

  呵,我不禁想到,也許天公爺爺就是知道平常眾神都不怎麼認真,所以才會舉辦這個比賽的吧?真沒想到天公爺爺為了讓眾神乖乖回到工作崗位上,不惜花費五百萬天幣呢!

  說到五百萬天幣,我的心就痛了,我看我乾脆自暴自棄算了,從這將近三個月中,來向我祈求事情的三十五人中,隨便拿個願望去參賽吧!說不定還有參加獎呢!就在我邊想邊竊笑的同時,一個聲音從我身邊響了起來。

  「祢是神明怎麼還坐在神桌上邊吃東西邊竊笑?」

  「為什麼我是神明就不能坐在神桌上邊吃東西邊竊笑?」我反射性的反駁道,並不高興的轉過頭來看看到底是哪個臭神明敢這樣跟我說話。

  我一轉過頭便看到一個少年站在我前面盯著我看,他的年紀應該跟阿德的外表年齡一樣吧!長相還可以,身材還不賴,身高的話……太矮了一點,其他都還可以就是了,只是……他居然看得到我?

  我轉個念頭一想,可能他就是眾多神明口中,擁有特別體質,可以看到神明鬼怪的人吧!在人們之中總有幾個可以看到鬼神的特別例子存在。

  他眨了眨眼,臉上出現一抹嘲諷的笑容,「真悠哉啊,神明。」

  我的臉立刻脹紅了起來,「你怎麼知道我是神明不是鬼怪?」

  「祢有神明的証明啊,」他指了指我脖子上那一環黑色的項圈,「不過祢是我目前看過那麼多神明之中,唯一一位證明是黑色的傢伙。」

  我下意識用手摸了摸我的脖子上的項圈,其他神明的項圈都是純白色的,只有我唯一一個是黑色的,「哼,要你管!」我白了他一眼。

  他不以為意的聳了聳肩,順手把手中的香插到香爐裡。

  「你許了什麼願?」我把蘋果核往後一拋,丟進垃圾桶之中。

  他瞄了我一眼,「很一般的願望,反正神明也不會真的幫我實現。」

  我注視著他,好似他還算是個有趣的電視節目似的,「你希望媽媽生病趕快好(他母親已經住進安寧病房)?爸爸不要外遇快回家(他父親早已和他母親離婚)?奶奶不要過世(他奶奶已去世三年有餘)?妹妹不要因為車禍變成植物人(他妹妹已經躺在床上將近一年)?自己可以有能力多賺點錢(他自己並沒有謀生能力)?」

  「祢看得見我的過去與聽的見我剛剛許的願望?」他揚起一邊眉毛,似乎一點也不驚訝反而有點冷靜過了頭。

  我點了點頭,「這是神明的基本能力之一啊!好啦,你這些願望要實現不容易呢!」

  「每個神明都這樣說,」他臉色暗了下來,「不然就直接跟我說,那些願望是不可能實現的!」

  「你求過幾個神明了?」我邊剝香蕉邊問。

  「幾乎全部都求過了,不分大小神、不分東西方的神明,」他無奈又疲憊的說,「我累了,我想放棄了,我就算付出全部我所擁有的東西來交換實現其中的一個願望,神明們也說辦不到,我真的累了,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祢應該是我最後一個求助的神明了。我想結束這一切。」

  我聽到此把視線從香蕉轉移到他身上,「這樣啊……」我沉思了一會兒,緩緩的說道,「不要一味地將心願寄託在神,有能力實現的是人,不是神。」我說完後他陷入一陣沉默之中,我偏著頭打量著他,其實他人也不壞,這樣實在有點可憐,不如我來……

  「我可以幫你實現一個願望,就一個,不管是什麼都可以。」

  「什麼?」他被我的話嚇了一大跳,「什麼都可以?那些願望怎麼可能實現?再說祢只是個小神而已,怎麼可能有能力做到這種事?」

  「就因為我在這個鄉下的關係就認定我做不到嗎?」我輕輕的垂下眼瞼,「我的能力正是可以改變過去的能力啊(每個神明都有各自獨特擅長的能力,就像財神爺便是能使人有錢的能力)。我做得到,你不用擔心。」

  他用似乎看穿的我眼神打量著我,「一旦實現了,祢知道祢會變成怎樣嗎?」

  我一愣,那瞬間我似乎想起了些過去的事,盡管知道會變成怎樣我仍輕輕的點了點頭,「一個願望,你說吧!我會幫你實現它。」

  「為什麼要幫我?祢一旦改變那些過去,祢會受到懲罰的啊!祢將會改變祢現在的型態的啊!祢——」他尚未說完想說的話,我就冷靜地打斷了他。

  「因為你是唯一一個,願意真正且認真來求我事情的人哪!」

  我一直都很清楚,根本就沒有人願意認真的來求我事情,那些人們來拜我,不過就只是因為我是神明,而不是因為我可以實現他們的願望。

  看著眼前的他,他是那麼的特別又認真,他的那個樣子深深地打動了我。

  他沉默了一會兒,漆黑的髮絲垂在他的眼瞼上,他這才緩緩開口,「我明天再來告訴祢,行嗎?」

  「可以。」我允諾。

  他離開了。我的廟再次恢復一開始的安靜無聲。

  『一旦實現了,祢知道祢會變成怎樣嗎?』

  這句話深深地烙印在我腦海之中。

  我會變成怎樣我怎麼會不知道呢?第一個違反這個規矩的神明,正是我啊……

  只是我過去究竟是做了什麼,才會變成這樣的呢?為什麼我什麼都想不起來?我真的違反了那個規矩了嗎?那為什麼阿德祂們還能如此自然地跟我相處?那為什麼……那為什麼……

  我痛苦地低下頭,任由我雪白的長髮垂在我胸口,過去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少年他又知道什麼?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個神,一個地位十分十分低的神,在所有神明中,神職最低等的神,簡單的說,就像是在一間公司之中,職位和薪水都是最低的職員一樣,誰叫我才成為神明二百多年而已,算是一個菜鳥中的菜鳥。

  不過我有我自己的廟,一間在一個小到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鄉下之中的小廟,每個禮拜來參拜的人,我一隻手就夠數的出來了。雖然如此,我人過的還算可以,因為我沒什麼事好做嘛!整天不是坐著發呆就是到處晃晃。

  「嘿,祢還是一樣這麼悠閒啊!」我的直屬學長,XX廟中的福德正神,我都叫祂阿德,祂笑得十分詭異的走進我的小廟,「整天坐著沒事做,真好啊!」

  我冷冷的打量著祂,「幹嘛?祢不是大忙人嗎?怎麼有空來我這窮酸的小地方坐坐呢?」我邊說還不忘邊摳了摳我的鼻孔。

  不是我亂說,祂待的廟一個禮拜去參拜的人數是我這裡的一百倍之多,這叫我怎能平衡自己的心態呢?因為知道這件事之後,我幾乎不給祂好臉色看,也整整一個月不跟祂說話。

  「唉呦,祢可是我心愛的直屬學妹呢!我怎麼能不多來看看祢、關心祢呢?」阿德邊搓著自己的手邊笑嘻嘻的走到我身邊說,一副就是不懷好意的樣子。

    「祢到底有什麼事啦!」我不耐煩的一腳把祂踢離我的身邊。

    「嗚嗚,祢居然踢我……」阿德被我踢竟然假裝的哭了起來,「我從没被別的神踢過,不管怎樣,別的女神見到我不是倒貼就是拼命討好,而我最最心愛的徒弟兼學妹竟然踢了我,噢!祢傷了我那幼小且脆弱的心靈及自尊哪!」看吧看吧!像祂這種花心隨便又愛演的神明,一個禮拜去參拜的人數竟然是我的一百倍之多,這叫我怎能平衡呢?

    「我又不是眼睛不見了,看到祢這樣,誰敢靠近啊!」我不屑地撇了撇嘴。

    「喂!祢怎麼這樣跟我說話啊!」阿德重新把衣服整理好,一副高傲的樣子,「祢才是這樣呢,才會不管是誰都不想來這個小廟!祢到底有没有當神明的自覺啊!還摳!」

    最後那兩個字祂喊的特大聲,害正摳腳摳得正爽的我被嚇了一大跳,「祢没事叫這麼大聲做啥啊!」我不滿的吼道,「我聽得見好不好!」

    阿德揚起祂一邊的眉毛,「祢這菜鳥,要成為人們敬仰的神明第一步就是形像,你自己想想有哪個神明是没形像的?」

    我把頭偏了五度想了想之後說,「有啊!祢。」

    「夠了祢!」阿德一拳揍上我的頭,「我好歹在人們面前很有形像好不好!誰像祢一樣啊!還在人們面前掏耳屎呢!」

     我不悅的撇開頭「那又怎樣,反正我就是一個不討人喜歡的神明嘛!」

  阿德聽到這句話後微微頓了一下,「祢的官職是很低没錯,誰叫祢才當上神明二百多年呢!」祂不以為意的拍了拍我的頭,「時間久了就好了,任何神明都有過這樣的時光啦!」

    我用手撐著自己的頭,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嗯!我知道了啦!誰叫我是個論外表没外表,論形像没形像,又没力量没人愛的神明呢!」

    別看福德正神的神像都是副老頭子樣,其實阿德是個滿高挑帥氣的少年呢!要是我是正常神(就是類似正常人的用語)的話,應該也會被祂吸引吧!只可惜我在眾神眼中是個標準的怪胎,所以自然跟一般神不一樣囉!才不會因此愛上阿德呢!也可能就是因為如此,阿德在所有女神之中,就跟我最好,也跟我最沒有芥蒂。

  說那麼多,其實我的神像也不甚好看,每個神和神像的樣子其實都有一大段的差距,因為每個神長的都不一樣,那些做神像的師父卻總是喜歡把一樣官職的神像做的一模一樣,真搞不懂那些人在想什麼。就像我曾認識一個沒有大肚子的彌勒佛,他的耳垂也沒這麼大,反正就是跟神像差很多就是了。

  「祢明明知道不是這樣的。」阿德皺起眉頭回應我剛說的那句話。

  我回神過來,不在意的聳了聳肩,「話說祢到底來這裡找我幹嘛的啊?」

  「喔喔,和祢鬥嘴害我差點忘了來這裡的目的了呢!」阿德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就是啊……就是啊……祢也知道的嘛……就那個啊!」

  我瞇起雙眼,不屑的用眼神上下掃射祂,「有話快說有屁快放,本大小姐忙的很,沒空在這裡聽祢囉唆!」

  「嘻嘻,忙的很,廟裡又沒人,哪來的忙的很?」阿德嘲諷的說,「要是真的有那麼多人,祢就要高興的睡不著覺囉!」

  我又開始掏耳屎了,實在不想浪費時間跟祂說話。

  「好好好,我說我說,不鬧祢了,祢別再做那種不雅的動作了!」阿德高舉雙手,大聲的說,「我看不下去了!」
  唉……果然,一般的神明都無法忍受我這種不雅的行為,我把掏耳屎掏到一半的手放下來看著祂。

  「就天公爺爺說祂想要舉辦一個活動,正確來說是一個比賽,每個神都可以來參加,贏的神有──喂!祢到底有沒有在聽啊?」阿德瞇起雙眼瞪著一副快睡著樣子的我。

  「啊?有啊有啊!贏的神有什麼?」我打了自己一巴掌,讓自己清醒過來。

  「五百萬天幣。」阿德白了我幾眼。

  「什麼?五百萬天幣?」我的天哪!五百萬天幣可以讓我整整花上三百年耶!尤其像我這種小神,平常沒什麼人來給我上香的窮光蛋,五百萬天幣,Oh my God!我要我要啊!我缺錢啊!

  「是啊,很多吧!」阿德笑嘻嘻的說。

  「很多,真的很多!」我大叫,「怎樣才能得到?」

  「去比賽!」阿德眨了眨雙眼。

  「比什麼?」我吼道。廢話誰不知道去比賽啊?重點是要比什麼?

  「比人類的願望。」

  「啊?」我愣住了,「什麼東東?」

  「比人類的願望。」阿德說,「從來參拜祢、對祢許願的人們之中,選出一個人許的願望去參賽,天公爺爺覺得越特別越稀有的就是冠軍。不過願望一個是要對祢許的,不能是對別的神明許的。」

  「所以如果沒人來求我事情,我就沒有願望可以拿去參賽了?」

  「祢很聰明,沒錯。願望可以特別可以稀有可以感人,只要能打動天公爺爺的就可以了!不拘限是什麼。」

  我沉默了,一個禮拜來我廟裡的人不超過五人,我要怎麼從中選出一個足以打敗其他所有神明萬中選一出來的願望呢?

  「日期到三個月後截止,不要忘了!」阿德轉身準備要離開,「不過獎金我拿定了,祢好好加油吧!」

  我暈,看來這次我真的沒什麼希望了,五百萬天幣,bye-bye-我會想念你們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就算想阻止,也只是有如螳螂擋車一樣,沒有任何意義和力量,一切還是這樣演下去,彷彿是上帝一開始就決定好的了。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我明天要最後一次跟她見面,」哲川憂鬱的說道,「學姊有男朋友了,我明天要去祝福她幸福。」
  幸福啊……如果你祝福別人可以幸福,那麼誰來祝你幸福呢?
  「我也祝你幸福。」我說,說的很淡很淡。
  「我明天要去做告白的動作喔,」欣儒雀躍的說道,「學妹是單身,我明天會帶給她幸福。」
  幸福啊……如果你可以擁有所要幸福,那麼你還想要什麼呢?
  「我也祝你幸福。」我說,說的很淡很淡。
  不一樣的人,不一樣的想法,不一樣的路,不一樣的故事,不一樣的進行,不一樣的結局。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她出車禍了!」哲川頭髮零散的出現在我面前,「她昏迷不醒,現在仍在危險之中,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找她今天出門的……」
  我垂下眼瞼,「這並不是你的錯啊……」
  哲川的心,深深的受到了傷害。
  「她答應我了!」欣儒容光煥發的出現在我面前,「她十分開心的答應我了,太好了,她答應做我的女朋友呢!我實在太開心了!」
  我垂下視線,「這真的是太好了啊……」
  欣儒的心,深深的掉入了愛河。
  我知道,兩段故事有不同的劇情,不同的結局。
  現在這就是所謂的結局了嗎?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她醒了!」哲川一臉欣慰的說,「她跟她男友分手了,她選擇的人是我!」
  我看見哲川哭了,眼淚從他眼框流了出來,那是喜悅的眼淚。
  「恭喜你。」我的雙手被哲川緊緊抓住,一同分享哲川的喜悅。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我想,是會的吧!

  「她劈腿。」欣儒一臉悲傷的說,「她一開始就有男朋友了,她選擇的並不是我!」
  我看見欣儒哭了,淚水從他的臉頰滑落下來,那是悲傷的眼淚。
  「不要哭。」我的雙手被欣儒緊緊抓住,一同分擔欣儒的悲傷。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我想,也不會的吧!

  這就是結局,一開始的幸福,最後卻是悲劇;一開始的悲傷,最後卻是幸福。
  誰也預料不到最後的結局,誰也不知道最後的結局,因為預料不到,因為不知道,所以才更令人期待,所以才更令人沮喪。
  兩段故事,不同的人,不同的劇情,不同的走向,不同的結局,不同的感動。
  他們的幸福掌握在別人的手裡,最後的結局也是別人在控制,這樣的結局是幸福嗎?
  我想,很多東西在變,在消失,過去了的,就不會再回來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多東西在變,在消失,過去了的,就不再回來了……
  我相信幸福是掌握在自己的手裡,可是最後我發現,也許,事實並不是這樣,因為有時幸福,是掌握在別人的手裡。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從這個故事,看的出來嗎?

  「欸欸,妳知道嗎?」那天,哲川在樓梯間,對我說,「那個女生啊,總是這樣靜靜的,坐在校車最前面的那個位子,很靜很靜的那種。」
  「你喜歡她啊?」我偏著頭問。
  而哲川靦腆的笑著點了點頭。
  「欸欸,妳知道嗎?」有天,欣儒在位子上,對我說,「那個女生啊,每次投三分球都中耶!而且很喜歡笑喔!很開心很開心的那種。」
  「你喜歡她啊?」我撐著頭問。
  而欣儒裂開嘴笑著,開心的點了點頭。
  我知道他們兩個都各喜歡一個女生,哲川喜歡的是一位十分有氣質、長髮飄逸的學姊,而欣儒喜歡的是一位活潑、開朗的短髮學妹,(這些是我被他們倆拜託,調查出來的)哲川的鋼琴很厲害,欣儒的籃球很強,他們各有所長也各有所好。
  感覺是平行線的兩個人,因為一個機緣,成為好朋友,極端的兩個人,我恰似他們兩個之間的中點,為他們保持中間的平衡,我喜歡這樣的一個狀態,我不想打破,而他們也樂於這樣。
  這樣似乎就是永恆,我們彼此是朋友,不是戀人,之間只有友情,沒有愛情,因為愛情會破壞這樣的平衡,所以我們很有默契的,不讓愛情出現在我們之間,我想這樣就能到永遠,至少這樣的平衡維持了一年多,直到他們各自有了喜歡的人,話題開始繞著那兩個女生轉。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欸欸,妳知道嗎?」有天,哲川興高采烈的衝到我面前,大聲的說,「那個女生她跟我說話了耶!她說我彈的鋼前很好聽耶!」
  我笑了笑,輕聲的說了句,「恭喜。」
  「啊啊,妳知道嗎?」那天,欣儒一臉幸福的跑到我面前,口沫橫飛的說,「我主動跟那個女生說話了耶!我跟她說她打籃球打的很厲害!」
  我笑了笑,輕聲的說了句,「恭喜。」
  幸福好似就這樣出現在他們之間,我樂於看到他們倆對的幸福,樂於看到他們臉上的笑容。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學姊要邀我去水族館,我們可以改天再一起出去嗎?」哲川低著頭,不好意思的跟我說,「拜託,因為這是第一次嘛!」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算是答應了。
  「我邀學妹去動物園,我們可以改天再一起出去嗎?」欣儒渴望的看著我,滿臉期待的對我說,「好啦,這是我第一次約她出去耶!」
  我微笑的點了點頭,算是允許了。
  我希望他們幸福,也希望他們能自己掌握住自己的幸福,這樣身為他們最要好的朋友,也算是盡到一份義務了吧!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我們去水族館哪!她總是輕聲的跟我說話,」哲川坐在樓梯上,無奈的說,「好像很怕我一樣,我有那麼可怕嗎?」
  「你想太多囉!」我淡淡的回答,「你真的想太多囉!」後面又輕聲的補上一句。
  哲川沮喪的看了我一眼。
  「我們去動物園啊!她好像十分興奮一樣,」欣儒坐在位子上,開心的說,「一直跟我說東說西的,好像滿喜歡我似的。」
  「這樣太好囉!」我淡淡的回答,「這樣真的太好囉!」後面又輕聲的補上一句。
  欣儒興奮的看了我一眼。
  他們喜歡談論學姊和學妹的事,因為喜歡學姊和學妹,所以似乎十分整顆心都在學姊和學妹的身上,我願意傾聽朋友的煩惱,祝福他們幸福。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學姊似乎有男朋友了。」哲川一臉悲傷的跟我說,「我應該是沒希望了。」
  我沒有說話,我不希望這樣,我不希望他難過,我希望他可以擁有他所想要的幸福。
  「學妹好像沒有男朋友。」欣儒一臉興奮的對我說,「我搞不好有希望喔!」
  我沒有說話,我很喜歡這樣,我很希望他快樂,我希望他可以擁有他所想要的幸福。
  日復一日,月復一月,他們似乎因為學姊和學妹變了,可是,我並沒有變,我們之間的平衡,似乎開始崩潰了。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也許學姊真的不喜歡我,」哲川輕輕的說,「她很不喜歡和我說話,幾乎都不太開口說話,都我一個人在說,我覺得好累,我想放棄了。」
  我只能說,「不要放棄。」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還能說出什麼。
  「也許學妹真的喜歡我呢,」欣儒輕輕的說,「她很喜歡找我出去,然後一直黏著我,一直說話,好像我的話都被她搶走了一樣,我想會成功喔!」
  我只能說,「再加油吧。」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還能說出什麼。
  有時,幸福似乎近了;又有時,幸福似乎遠了。
  結局最後會是幸福嗎?
  
  故事進行到中間時,看不出結局,只能順水推舟,就這樣一路的走下去,而我站在局外人的角度,看這兩段故事,往我預料不到的結局發展。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能和妳一起來果然很棒!』諺鴻突然說出這句話,並轉過頭來對她微笑。
  歆羽感到十分的感動,『能和你一起來我也很高興。』
  她多麼希望時間就停駐在這一瞬間,永遠不要消失。

  這時有點點的水滴砸落到歆羽的臉上,歆羽一見下雨了,急急忙忙的從包包中找雨傘,但是諺鴻因為專注於看煙火,所以沒發現下雨而往前走了幾步,卻意外的跌了一跤,滾了幾圈,令歆羽大吃ㄧ驚。
  『啊!諺鴻!』歆羽忍不住大叫。
  『放心吧,歆羽!我不會受傷的。因為我已經沒有身體了。』
  諺鴻淡淡的笑著對歆羽說,並用短短的幾句話輕易的帶過這個殘酷的事實。

  這是歆羽第一次深切的體悟到,諺鴻是個已經去世的人了,再也不會是個真正的人了,他碰不到歆羽,而歆羽也碰不到他了,她跟他已經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了。
  無名的悲傷頓時爬上了她的身上,淚水和雨水也馬上爬滿了她的臉龐,她臉龐上的水,哪些是雨水哪些是淚水,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楚了,她只知道,當諺鴻說那話的時候,她的心正淌著血啊!

  後來幾天諺鴻請歆羽幫他寫封信給宇文,內容主要在說,感謝他這位知心的朋友,他帶給宇文很多麻煩,真的十分感謝他的包容與體諒。還有告訴宇文說,希望宇文他可以再去找別的朋友,忘了他,好好的過著屬於他自己的人生。還有他雖然在另一個世界可是還是會永遠記得他的,還有‧‧‧還有‧‧‧還有‧‧‧
  兩個人之間的深厚友情就這樣破碎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裡。

  他們兩個也一同去買了一件衣服要歆羽轉送給宇文。
  歆羽忍不住想到,兩個擁有如此深厚友誼的朋友,就這樣硬生生的被生與死給拆開了。想到就感到十分心酸。
  買完後歆羽要求幫諺鴻拍張照片,諺鴻也欣然答應了。
  當歆羽拿起相機對準諺鴻後,歆羽卻無法透過相機的鏡頭看見他,看過去只有背後的湖和天空,因此歆羽又將頭抬起來再看一次諺鴻站的地方。

  『怎麼了?』諺鴻困惑的看著歆羽的舉動不解的問。
  『沒什麼。』歆羽搖了搖頭說道,她不希望再次提起諺鴻已經去世的這件事。
  這次歆羽不管相機中有沒有諺鴻,歆羽還是照樣的給他拍了下去。
  將心中的悲傷緊緊的埋藏在看不見的地方。
  那天是諺鴻的頭七,歆羽、宇文和諺鴻都沒有前去參加。

  他們三個待在後山裡閒聊。
  『你為什麼不去參加你自己的頭七?』歆羽問諺鴻。
  『我不想要去參加,我想和你們在一起啊!』諺鴻一臉開心的樣子坐在歆羽和宇文的中間,『去參加那個有什麼好玩的?』
  頓時,歆羽忍不住心想,怎麼那麼無情?那麼多人爲了你哭泣,特地去參加你的喪禮,不去參加就算了,還一臉不在乎的樣子。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當諺鴻坐在地上時,他臉上充滿的卻是悲傷又無奈的表情。
  看到這個的宇文和歆羽頓時就瞭解了。
  這時,在諺鴻跑到湖邊去看魚時,他們兩個忍不住說道。
  『諺鴻他啊,其實是很悲傷的吧!所以才不想去參加自己的喪禮,怕看到那些因為他去世而哭泣的人們後,自己也會忍不住流淚。』宇文忍不住說道。
  『是啊!他雖然對我們表現出不在乎的樣子,但其實最悲傷的人莫過於他了吧!因為是他獨自離開了我們大家的啊!』歆羽也忍不住說道。

  『雖然,只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卻相隔了好遠好遠呢‧‧‧‧‧‧』宇文淡淡的說道。
  『好像天和海一樣,盡管遠看只相差了一條線,可是兩個世界卻離了好遠好遠‧‧‧‧‧‧』歆羽也有感而發的說。
  這時宇文和歆羽說到這裡都說不下去了。
  他們兩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悲傷思緒之中,無法自拔。

  到了隔天,歆羽按照諺鴻所說的,把那封信拿去給宇文。
  『我也有封信要給妳。』宇文在收下歆羽的信後說道。
  宇文也跟著拿出了一封信交給歆羽,『這也是諺鴻要我幫他寫的,在轉交給妳的。還有,』宇文往他的口袋摸了一陣子,『這是諺鴻要給妳的。』
  他拿出一條項鍊交給歆羽,歆羽接下時十分感動,也拿出一件諺鴻和她去挑的衣服來交給宇文。
  『這是諺鴻要給你的。』歆羽說道,宇文也伸手將那件衣服接下。

  『這樣好像在交換禮物啊!』宇文笑著說,雖然他笑著,不過歆羽從他的眼框中看到點點的淚水。

  歆羽打開那封信後,看到裡面諺鴻說認識她諺鴻自己感到很高興,要是他們可以早點認識一定可以更快樂,他很喜歡歆羽,希望可以一直在一起,永遠不要分離。諺鴻還說,所以,在這段時間內,他一直祈禱,他們在一起的時間能久一點,但這最終還是件不可能達成的事了!諺鴻還說,他希望在歆羽看完這封信後,可以忘了他,繼續去渡過她自己的人生,在未來一定有比他更好的男生適合歆羽。諺鴻還說,別忘了當初答應要實現夢想來報答他的約定。他還說‧‧‧他還說‧‧‧他還說‧‧‧
  無止盡的思念破碎在生與死的一線之間。

  歆羽看完後忍不住流下眼淚,她也看到宇文也流下了眼淚,她突然感到一絲絲的不安,『宇文,我們去找諺鴻!』
  說完,他們兩個快速的往後山跑去。
  但是卻再也找不到諺鴻的影子,無論他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在後山只有他們兩個熟悉的湖泊和蔚藍的天空,還有翠綠的樹木靜靜的佇立在一旁,就跟平常一樣,可是卻少了一個他們所熟悉的朋友,這時他們才了解到一件事:諺鴻已經永遠離開他們了,再也不會在回來了。

  所以他才挑這天將信交給宇文和歆羽。
  想到這裡,他們兩人忍不住哭了來,無法接受這感傷的事實。
  諺鴻離開之後,歆羽感覺心底空出了一塊,感覺格外的空虛寂寞,她無法接受諺鴻離開的事實,ㄧ直沉進在悲傷之中,整天無神就像行屍走肉一般再生活著,直到有一天,她意外的看到那封被她沉靜許久的信,那封當年諺鴻請宇文寫的信,她掙扎了許久還是拿起來重讀了一次,也下定決心要改變自己,因為她知道諺鴻絕不會想看到這樣的自己。

  之後,她變的積極去參予各種活動,也熱心去幫助別人,她的拍照技巧也深受大家歡迎,成為全校的名人之一。她努力的往她的夢想───成為世界頂尖攝影師而努力。
  這都是爲了做到當年諺鴻所提醒她的,去開始自己不一樣的人生。
  後來,那天歆羽爲諺鴻拍的那張照片洗了出來,照片中擁有一片純靜的湖泊和一片蔚藍的天空,還有一些翠綠的茂密樹木,但是卻沒有諺鴻的身影。

  歆羽稱那張照片為【蔚藍的世界】,雖然裡面沒有諺鴻的身影,但是她知道諺鴻的精神就在裡面,與她永遠在一起。因此她將那張照片放在桌子上,永遠思念著諺鴻,永遠注視著諺鴻最後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證據。
  當然,她也最懷念當年和諺鴻在一起的短短幾天。

  而她也了解到:就像天與海一樣,儘管都是蔚藍的,但是卻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她原先的心不空了,現在她將那裏裝滿著她和諺鴻在一起的美好回憶,而她現在仍不斷的再增加甜美的回憶到她心中。

                        全篇完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歆羽是一位存在感十分低的學生,許多同班同學連她的名字也叫不出來,但是她對此卻完全不在意。
  她對照相有著一種特別的執著和熱忱,她不敢主動去和別人接觸,所以總是一個人不斷的拍照,將她對事物的看法照進相片中,再將那些照片好好的保存起來,作為某些回憶的証明。她對其他事情卻毫不在乎,這也就是她為什麼會變的毫無存在感的原因了。

  她有一張去年到後山所拍的森林照,內有一片純靜的湖泊和一片蔚藍的天空,還有一些茂密的樹木也跟著入鏡。因為照的十分的好,有種特別的清淡美,所以她的那張照片被學校選中,因此被掛在玄關。盡管來來往往的人不少,但是真正注意到那張照片的人卻是少之又少,就好像歆羽她本人一樣,似乎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一樣。
  直到有一天她經過玄關時,見到一位男同學注意到她的那張照片,並對他旁邊的朋友說道:『我從之前就很喜歡這張照片呢!』

  就算只有這句話,對歆羽來說卻是十分可貴的一句話,也是第一次有她不認識的人真正注意到她的証明,所以從此她總是時時刻刻的注意那位男同學,就算沒說過話,她仍然一直默默的注意著他,因而知道他名字叫李諺鴻。
  後來,歆羽的父母因為工作的需要被迫全家搬離這個小鎮,過了兩年之久她和家人才又搬回到這裡。
  當她回到這裡之後,積極去尋找那位叫李諺鴻的男孩,因為在這兩年之間,她總是時時刻刻的惦記著諺鴻,但是她卻意外得知那少年在幾天前不幸病逝。

  這對歆羽而言,無疑是個晴天霹靂。
  一整天都無神的她,在下課後一個人往後山走去,那裏曾是她一個人時最喜歡待的地方,她實在無法相信那麼好的人為什麼會離開人世。
  當她在後山那片之前拍過照的湖面前時,她沉浸在她的思緒之中,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走到哪裡了。此時,不遠處有個說話聲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悄悄的走了過去,卻看到了她意想不到的景象。

  她看到諺鴻和他最要好的那位朋友在樹後方輕聲的說著話。
  過了兩年諺鴻長高許多了。歆羽看到時忍不住心想,不過轉一個彎她又想到,不對啊!諺鴻不是死了嗎?
  『怎麼會?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歆羽因為受到強烈打擊不小心的直接就把話給說了出來。平常的她並不會這樣說話的。
  他們兩人迅速的轉過頭來看著歆羽,似乎對歆羽為什麼會在這裡而感到驚訝。

  『所以說,他現在是靈魂囉!?』歆羽在他們倆解說完後指著諺鴻說道。
  『對。他是死了沒錯。』諺鴻的朋友,宇文聳了聳肩告訴歆羽。
  歆羽吃驚的看著諺鴻,說不出話來。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剛剛我們兩都說了我們的名字,妳呢?』諺鴻問道。
  『我叫歆羽。』歆羽小聲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歆羽?沒聽過。』宇文偏著頭想了想後說道。
  『歆羽?啊,我聽過,就是在幾年前拍了一張照片掛在玄關的人嘛!』諺鴻開心的對著歆羽說道。
  歆羽原本對他們兩人知道她不抱有任何期待,聽諺鴻這樣一說,感到十分的欣慰,對諺鴻的好感也跟著增加。
  之後他們三人談的十分的愉快,因為是歆羽第一次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所以一直聊到天黑了,才由宇文帶著歆羽回家。

  『好奇怪啊!』宇文在路上邊說邊走。
  『什麼好奇怪?』
  『就是我原本就有可以看到靈魂的能力,所以看的到諺鴻很自然。但是妳自己說過妳沒有那種能力吧!』宇文看著歆羽說道。
  『我也不知道耶!我就只看得見他。』

  『所以我才說很奇怪,也許你們兩人的緣份較深吧!』
  才不呢!歆羽忍不住心想,如果真的緣份深的話,那應該在他活著時就要認識了才對啊!歆羽想到這裡,忍不住心酸了起來。
  『對了,諺鴻是生了什麼病去世的?』
  『喔,那個啊!那是因為諺鴻從小心臟就有問題,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說到這裡宇文停了一下,『所以諺鴻每次都希望自己可以活過每一天,所以每天都很辛苦的活著。』

  歆羽聽了,也頓時感到無名的悲傷。
  隔天歆羽仍是一放學就跑到後山找他們兩個人,這也是歆羽第一次覺得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就這樣過了幾天,他們三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而她和宇文也說好他們兩個分時段過去,這樣諺鴻也比較不會感到寂寞,能隨時都有人在陪他說話。

  『妳長得又不差,怎麼感覺都畏畏縮縮的?』諺鴻第三天看到她時,這樣對她說。
  歆羽聽了感到十分感動,但是她仍小聲的說,『我就是這樣,改不掉。』
  『我倒覺得妳人很好啊!妳要主動去接納別人,這樣妳一定也可以遇到許許多多有趣的人和很多很多的好人。』諺鴻說,『這樣妳的人生也可以變的多采多姿的。』
  『我還是不敢啊!』歆羽將視線往別的地放飄過去,她心中此時心想,有諺鴻的陪伴就夠了啊,哪裡還需要別人。

  『哪有什麼不敢啊!?我相信妳一定可以做到的。』諺鴻對歆羽笑道,陽光透過諺鴻的身影,將諺鴻照的閃閃發光。
  歆羽看著諺鴻彷彿看見天使一般,心中感到十分感動。
  『不然我們去逛逛街好了,我來幫妳挑衣服,我眼光很好的歐!』諺鴻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說。
  『好啊,不過男生挑女生的衣服會怪怪的吧!』歆羽小聲的說。

  『不會啦!我對挑男生女生的衣服都很有眼光的。』諺鴻邊往前移動邊說道,『況且店員們也看不到我啊!』他隨後補上了一句。
  『說的也是。』他們兩個邊跑邊聊。
  『我未來的夢想就是成為造型師呢!』諺鴻笑著說。
  『好棒呢,有屬於自己的夢想。』歆羽看著諺鴻說。

  『是啊,不過這已經是不可能實現的夢了!』諺鴻淡淡的說,還帶有點苦笑。
  『‧‧‧‧‧‧』歆羽聽完不知道能說出什麼話來安慰他。
  『妳呢?妳的夢想是什麼?』諺鴻進到一間服飾店。
  『我?我還不知道我的夢想是什麼。』歆羽說。
  『是嗎?妳不是喜歡拍照嗎?』

  『喜歡。』歆羽毫不猶豫的說。
  『那就往這方面前進啊!成為頂尖的攝影師。』諺鴻一邊看衣服一邊打量歆羽。
  『這只是興趣而已,不是夢想啦!』歆羽聽他這樣說忍不住苦笑道。
  『為什麼?就是因為是興趣所以才能成為夢想啊!』諺鴻困惑的說。
  『可是‧‧‧‧‧‧』歆羽不知道要如何反駁只說出了兩個字就打住了。

  『妳先試穿這幾件吧!』諺鴻指了幾件衣服說道。
  『喔,好。』
  歆羽拿起那幾件衣服進到更衣間更衣,不久便走了出來。
  『怎樣?果然不錯吧!』諺鴻滿意的看著更衣完的歆羽。
  『恩‧‧‧』歆羽看著鏡中的自己,無法相信那就是她自己,真的跟之前的她差太多了。

  『真的很漂亮呢!妳長的那麼漂亮,妳要對自己有信心一點啊!去跟人群接觸吧!妳一定沒問題的!』
  因為聽到諺鴻的稱讚,歆羽的臉紅了起來。
  『這些衣服的價格也很公道,妳不覺得我很厲害嗎?讓妳穿不貴的衣服把妳改造成功!』諺鴻開心的說道。
  『謝謝你。』在結帳時歆羽對諺鴻說,『謝謝你今天幫我挑的衣服,還有,』歆羽頓了一下,『一直鼓勵我走入人群。』

  『那妳報答一下我吧!』諺鴻看著歆羽說道。
  『怎麼報答?』
  『我已經死了沒辦法實現夢想了,妳就努力實現妳的夢想來報答我吧!好不好?』諺鴻靠著牆對歆羽說道,『我想看到妳實現夢想的瞬間。』

  歆羽想了一會兒便點了點頭,『好。』
  諺鴻看她答應便露出燦爛的笑容。
  回家後歆羽深思了許久,最後她決定將她的夢想就定在成為頂尖的攝影師。她心中默默的發誓,ㄧ定要達到這個夢想然後回報諺鴻。

  『我們去遊樂園好不好?』隔天諺鴻突然這樣對歆羽說道。
  『為什麼?你怎麼會突然想去?』歆羽不解的問。
  『因為生前沒什麼機會去啊!所以死後才會想去玩玩看嘛!』
  『這樣啊,那叫宇文一起來吧!』

  『不用了,我們兩個去就可以了!跟之前去買衣服一樣就好了!』
  在他們兩個決定之後,立刻搭上了公車,往最近的遊樂園前進。
  在遊樂園中他們玩了大部分的遊樂器材,也一起度過了十分美好的時光。
  『好好玩喔,没想到遊樂園是那麼的好玩!』諺鴻開心的對歆羽說道。

  『嗯!』歆羽也有同樣的感受,也深深的覺得,能和諺鴻在一起真好。
  遠方的煙火開始在空中釋放,排出美麗耀眼的圖案。
  『好漂亮啊!』歆羽和諺鴻忍不住叫道。

  看著美麗的煙火稍縱即逝,歆羽忍不住想到人的生命也像煙火一樣,一瞬間就消失不見。想到這裡,她感到莫名的感傷,當她看見煙火再度釋放到空中發出耀眼的光芒時,多麼希望那光芒能牽引著她和諺鴻,到永遠‧‧‧‧‧‧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欸欸,輪妳發呆了嗎?」

  哥他那清爽的聲音把我從過去的沉思中拉了回來。

  我盯著那幾本相簿,裡面有好多好多妳的照片,我一直看著,似乎想為哥他把過去和妳遺失的時光找回來,我一直看著,似乎想為妳和哥之間找個過去的連繫。

  「別再看了啦!看的我都害羞了!」哥他笑了,可是我卻感覺不到他心中的笑。

  我的目光轉停留到那些沒有灰塵的小東西上,沒有灰塵,盡管過了幾年,那些小東西還是一塵不染的乾淨,似乎不像是已經放了好幾年的東西。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那時候的我都知道,當我看到哥拿著妳的照片掉淚時,我都知道,其實每個人都屬於自己的秘密,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些秘密有好也有壞,不管怎樣,那些都是只屬於個人自己的秘密,不能告人也不能讓人碰的秘密……

  記得那天,雲很多卻也帶有點陽光,是個十分舒服的天氣,哥他獨自一人在整理一箱箱的東西,他說,偶爾還是要整理一下才行哪!不能讓東西這樣一直堆一直堆,不要的東西要拿出去丟掉才行。

  我看到箱子中,有好多好多的小東西,哥他根本不會去買的那種女生的小東西,還有一本一本的相簿,我偏著頭困惑的盯著那些東西,想問哥卻不發一語的看著哥他整理東西。

  「怎麼了嗎?」哥他注意到我的視線,轉過來問我。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