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千金革命曲】首部曲 (6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去年年底,今年年初開始,在冒天上連載千金革命曲(原名:希望鐘聲),已經過了半年有餘,這半年來,也在冒天、天使帝國、無名累積了一些讀者,這是我之前從來沒想到的驚喜。

  對於這篇千金革命曲,原本我是沒信心的,因為它一開始是純羅曼史的小說,完全的文藝氣息,甚至有點太過,簡單的說,原本的千金設定是要在那邊親親我我、摟摟抱抱的單純故事。這種設定好像隨處可見,但是我當時就是想寫出這樣的一部小說。

  因為主題很氾濫而開始難過,也許我根本就不適合寫這種主題氾濫的文章,因為到處都是這種文章啊(囧)那麼,我寫跟不寫,又有什麼差別了呢?

  所以當時的我對這篇小說是沒有信心的(應該說到現在還是吧?

  這時,一位和我不錯的文評者在看完我最開始的第一章後,給了我這麼的一個建議:主題太油,沒有特色,很無聊又沒意義的一部小說。如果鬥爭的部份可以多於愛情,那會比較好。

  因為這句話,我回去深思了三天三夜,終於下定決心改變。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只有伊若迴能真正做到保護她的舉動,伊若迴對她很忠心,她自然也知道,所以帶著伊若迴對她而言,是很安全的。」

  「所以她不是真的很喜歡伊若迴囉?」

  「應該是滿喜歡的,因為伊若迴救她那裡,著實讓她吃了一驚。」

  「哈哈哈哈,可是就算是這樣,悅荫她可沒有吃驚很久啊!很快就振作起來了,雖然我為了勸她費了不少力。」荻黎曉的這番話在我耳裡聽起來,諷刺勝過讚美。

  「她一開始就知道會走到這一步,自然不需要多努力,自己就能振作起來了。」荻黎璿輕描淡寫地說著。

  「報仇啊……老實說,我還滿想看悅荫她報仇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就對了,那妳就不該再這樣垂頭喪氣的活著,該讓妳的生活,活出不一樣的味道了!」荻黎曉雙眼閃著晶光,興奮的對我說,「妳該好好的活著啊!」

  被荻黎曉這樣一說,我剛剛那種想死的念頭,真的顯得可笑極了。

  我沉默了一會兒,「對不起。」

  「嗯?」荻黎曉和在一旁不語的荻黎璿聽到都是一愣。

  「讓你們這麼擔心,我真的是太愚蠢了。」我垂下視線,望著我身上的白棉被,「謝謝你們,在這種時候陪在我身邊,我還差點忘了,最重要的事。」

  人不能一直沉浸在悲傷之中,若迴曾經這樣告訴過我,他曾說過,傷心也不要讓他人看到,只屬於自己的傷心就讓自己知道就好,終有一天,那些傷口會隨著時間而恢復的。

  荻黎璿淡淡地瞅了我一眼,「妳想開就好了。」

  我靜靜地望著窗外陰霾的天空,還有不斷稀疏落下的雨絲。

  病房中顯得安靜極了。微微能聽見手錶秒針滴答走動的聲音。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最後我又醒了過來,喃喃道,「荻黎璿你快告訴我,這是你和荻黎曉聯合起來騙我的!那天晚上,在我病房中的人,並不是你!是若迴本人啊!」

  荻黎璿那張冷漠的俊臉跟若迴幾乎一模一樣,他正垂著視線望著我,濃密的長睫毛輕輕地覆蓋在他黑色淡然的眸子上,過了半晌,他才緩緩地開口,「那天半夜,在妳房中的,是我沒錯。」

  其實在他進來的那刻,我就很清楚了,這一切都已成定局,我真的把若迴跟荻黎璿他們兩給認錯。

  我愣愣的露出自嘲的笑容,「搞了半天,原來若迴真的離開我了……」說著,眼淚已從眼眶中湧出。

  我一直不願醒過來,不願面對這殘酷的事實,就是因為我實在不想知道若迴他去世的消息啊!

  可是,現在的我又在做什麼?為什麼我非要醒過來面對這令人痛徹心扉的實情?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一大清早地,我隱約聽到窗外稀稀疏疏的雨聲,我這才緩緩地睜開雙眼。

  溫潤的燈光映入我的眼簾,緊接著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

  「悅荫,妳終於醒了!」一個爽朗的聲音出現在我床頭,「謝天謝地!」

  我往頭聲音的來源望去,只見荻黎曉那張雖略微消瘦卻仍是不減其半分帥氣的臉蛋正出現在我床旁邊。

  我突然感覺我好像很久沒有看到他似的,真是奇怪。

  「終於?」我聽出他話中的曉悉,困惑地問,「我睡了多久?」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深深地嘆了口氣,然後往我的病床邊坐下來,「妳的身體沒事了?」

  「嗯,跟你說話我就沒事了。」我對若迴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好嘛!陪我多聊點天嘛!」

  「妳不多休息嗎?妳都貧血了。」若迴的聲音有點淡淡地冷漠,不過我想是我多心了吧!

  「我不要休息,」我拼命搖頭,並緊緊握住若迴冰冷的手,「若迴你知道嗎?」

  若迴在黑暗中,那雙原本漂亮的碧色雙眼顯得十分迷濛,看起來竟跟黑色的無異。

  「知道什麼?」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不相信若迴離開我,我一直都不相信,這一定是他們其他人聯合起來騙我的!

  其實若迴還活著,還活生生的活著,還是會對我溫柔的笑著,還是會溫暖的抱著我,還是會用最輕柔的聲音跟我說話,還是會帶我去自助旅行,還是會……還是會……

  為什麼大家要騙我?為什麼荻黎曉要騙我說若迴死了?

  大家都好過份,今天是愚人節嗎?我什麼時候蠢到會被這種爛謊言給騙了?

  大家都把我當白癡耍,大家都以為我會受騙,哈,只可惜,我一點也沒被騙!真是可惜了,各位。

  我知道我現在只要睜開雙眼,就能在明亮的燈光下看到若迴,他笑著對我招手,然後溫柔地跟我說,「悅荫,我沒有走,妳不用擔心,我怎麼可能會對妳食言,獨自一人自己離開呢?」

  一定會這樣的,我相信若迴一定會這樣跟我說的,他還會輕輕地拍著我的頭,輕聲說道,「悅荫,妳真傻,總是這麼容易就相信他人。」

  而我只要偏著頭,露出淡淡地笑容說,「是啊,若迴,所以我沒有被大家給騙了。」

  一定的,一定會這樣的不是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唉……你這個保鑣擔心的也太多了吧!』

  「『她只是故作堅強,她並沒有你所想的這麼堅強,更何況她是個孤苦無依的孩子。』伊若迴說這話時,不知道是否是我聽錯,我總覺得他話中隱隱約約出現些許的恨意,『她是脆弱的。』

  「『那麼你呢?你在她身邊不就是為了要彌補她的不足,好幫助她嗎?』我揚眉,『這不就是你們兩個的互補定律嗎?』

  「『可是我無法一個人保護好她。』伊若迴墨黑的捲長睫毛輕輕地蓋在他的那雙碧綠眼睛上,嘴角自嘲地揚了起來。

  「『那你這個保鑣在做什麼的啊?』我碎道,我很清楚伊若迴有多優秀,如今卻在這裡喊自己無能,我真的搞不懂他在想什麼。

  「『如果是在來這裡之前,我是有自信可以一個人保護好她,可是現在在這種地方,我真的很無力。』伊若迴說的很沮喪,肩膀垂了下來。

  「我上下打量著伊若迴,其實他條件還滿好的,雖然比一般的保鑣還要瘦了一點,但是他還滿靈敏的,這是一個身為保鑣的該有的特質,而且看他對他主子那麼忠心,就讓我滿欣賞他的。只是他究竟要我做啥呢?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窗外陰霾的天空,沒有任何陽光的痕跡。在我目光不經意地掃過窗戶時,我的內心就又再次痛了一下。

  可是當我看見荻黎曉手搖著車鑰匙,一臉不怎麼在意的臉時,忍不住開口詢問,「你可以開車?你不是才十七歲嗎?」

  「這不用妳擔心,美國十七歲開車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而且妳只要知道我會開車就好了。」荻黎曉按下電梯按鈕,輕鬆的說,「那妳會開車嗎?」

  我聳聳肩,跟著他走進電梯裡,「我有法拉利卻不會開車,有可能嗎?」

  「誰知道,是妳說不定可能啊!」荻黎曉按下B1鍵,電梯開始下樓。

  我沒有說話,靜靜的望著透明電梯外的綠色風光。

  剛剛跟荻黎曉的對話有讓我心中的痛減輕不少,可是當沉默降臨時,我腦中又再次憶起剛剛若迴那悲傷的模樣。

  「在想什麼?」荻黎曉柔聲問道。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雨水緩緩地落到若迴俊美的臉上,清冷的身上,「妳當初願意……讓我這個沒有任何……經驗的新人……擔任妳的保鑣……謝謝妳……」

  若迴……都到了這種時候,為什麼心中仍是我?為什麼他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到底上輩子做了什麼,才有辦法遇到若迴?

  我失聲痛哭。

  我們當初說好的呢?若迴……你是愛我的嗎?

  「若迴,我好愛你,你不要走,不要離開我!」我喊道,聲音中盡是令人滿滿不捨的深邃感情。

  雨越下越大,彷彿一首圓舞曲正在進入最高潮。

  「悅荫……我也很愛很愛妳……」若迴逐漸黯淡的眼底,泛起一抹晶亮的光芒。

  我呆愣在原地,說不出任何一句話來。

  若迴,你果然也是愛我的嗎……

  為什麼要到了這個時候,我們彼此才能了解對方的心理呢……

  為什麼過去四年中,你不願意告訴我呢……

  若迴……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就像我昨晚所說的,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啊!妳原本不是不相信這句話嗎?現在想想,還真是符合妳們家的狀況啊!哈哈哈哈哈哈!」

  我轉身,淚水開始無聲地滑落,沿著我冰冷的臉龐一滴滴的流下,無法阻止。

  接著的這句話,深深地把我給擊垮。

  「如果世界上沒有妳這個人,也許大家會比較開心吧,不是嗎?」

  若迴伸手抓我,我用力的把它甩開,若迴驚訝地楞在原地。

  我往餐廳大門快步走去,我想離開這裡,我不想再這裡聽那些傷害我的殘忍語言,我不想再這裡自取其辱,我想回家,好想好想。

  「這個蠢蛋。」

  一個很小很小的聲音說道,可是我完全不想多加思索,只是筆直的往大門跑去,雙眼滿是淚水,我試圖在模糊的視線中找到路。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謊言更有趣了!妳明明有能力,卻不幫我們,還說做不到?妳現在這話是要騙誰啊?」

  「荻黎曉,你別再胡說八道了。」我平靜的把荻黎曉推開,「你真的該回房間去休息了!」

  「悅荫,為什麼妳就是不能幫幫我們……為什麼就是要假裝自己清高,把自己放在局外看世界呢……這樣比較快樂嗎……」荻黎曉的語氣接近哀求,那樣的淒涼,那樣的悲苦,深深地打動我的心,「這樣比較爽快嗎……」

  我先是不說話,任由無垠的沉默籠罩著我們,最後才又緩緩開口;

  「嗯,比較快樂,比較爽快。」

  「所以妳不願意幫我們……因為那樣不快樂、不爽快……哈哈……」他的語氣變得更加悽涼、寂寞。

  我微微愣住,隨後便反應過來,垂下視線不敢正視他那雙漆黑無助的眸子,「有些事……你是不會懂的……對不起……」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我震驚地問,「你要說清楚我才會知道啊!」

  「哼,妳不會是黎宏哥他們幾個派來的間諜吧!」荻黎曉帶著酒氣味又靠近我幾步,語氣冷漠至極,「還真是辛苦妳啊!還要假裝真有殺手要殺妳,真是可憐啊!」

  聽到這些攻擊我的話語讓我忍不住皺起眉頭,「你到底在胡說什麼!我連黎宏是誰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是他們派來的間諜!」

  「別裝了,這樣裝對妳有什麼好處嗎?反正我都知道了,就大方承認啊!勇敢承認有什麼好膽怯的?」荻黎曉不斷挑釁著我,眼中所散發出來的惡意更是直接往我身上襲來。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你先跟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什麼都不知道要怎麼幫自己辯白?他為什麼就是不肯說清楚背後的真相?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時的我,的確只是想要忘記過去那段悲傷的歲月,才會答應若迴的。

  但是後來我發現,我根本無法忘記那個男人,我還是愛著他,我無法真正接受若迴,無法接受他對我的好、他對我的愛。

  「妳只是把我當朋友,又或者只是單純的把我當作妳的保鑣,不過,本來就是這樣的吧!我本來就只是妳的保鑣,永遠不可能改變這個事實。」若迴自嘲的笑了。

  他的笑容使我的心更加疼痛,「若迴……」我伸手環抱住他,「對不起……對不起……如果我傷害了你,真的很抱歉,對我來說,你永遠都是比朋友還親密的人,都是比親人還重要的人啊……」

  若迴貼在我的胸口,疲倦的閉上雙眼,「我好累,我常常在想,什麼時候我才能跟妳一樣,從夢中醒過來……」

  我聽到此,我的眼淚竟悄悄地流了下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悅荫。」輕柔的男聲把我從過去喚了回來,接著一雙手開始撫摸我的臉蛋,「妳怎麼恍神了?」

  我迷糊的抬起頭來,正好對上若迴那雙晶亮的碧綠眸子,「嗯……沒什麼。」

  「想到過去不愉快的事了嗎?」若迴不愧是若迴,總能一猜就中。

  「有點。」我模糊的回答。

  「如果怕水的話,讓我牽著妳下水如何?」若迴溫柔地牽著我的左手,對我露出溫暖的笑容。

  我驚恐的盯著他,我剛剛才想起那段不美好的過去,現在卻要我下水,這實在有點強人所難吧!我害怕的往後退了幾步,左手卻被若迴緊緊的牽住,我看到若迴那堅定不已的眼神,就知道這次若迴是認真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現在不就穿在裡面了嗎?」若迴盯著我的白色襯衫,困惑地偏著頭。

  「是這樣沒錯,可是我身材那麼爛,如果只穿泳衣下水……」

  「這裡只有我。」若迴提醒道,「其他人已經被老桑遣走了。」

  我撇過頭,盯著泳池中那潾潾水波,陽光透過霧面玻璃照在水面上,閃閃發光十分漂亮,而且不會讓人感到炎熱、很舒服。

  「難道連我也變成外人了?」

  若迴說出這句話時,我彷彿聽見他語氣中強忍地顫抖,試著保持平穩的聲音和我說話。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你瘋了嗎?你明明知道我怕水啊!」我眉心皺在一起,但是我知道,此時我的心也整顆揪在一起。

  「那是因為妳不會游泳,所以才會怕水。」他仍是握著我的手放在他臉龐,平淡地說,「我會教會妳游泳,讓妳不再怕水。」

  「教會我游泳?這是不可能的。」我搖頭,「我學游泳這麼久、這麼多次了,都學不會啊!」

  「那是因為妳沒有遇到好老師。」若迴臉上出現淡淡的笑容,並對我俏皮地眨了眨眼。

  我無言地瞪著他,「你是指你是好老師嗎?」

  「是啊,我來教。」

  我還是用不相信的眼神看著若迴。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怎麼在這裡?」我蹙眉。

  「我等等要跟黎曉說話,在這裡等他跟妳結束。」

  「喔,那你現在可以進去了,我們聊完了。」我無奈地說,不知道剛剛我跟荻黎曉吵架的內容有沒有被他聽見。

  荻黎璿那淡靜且深邃的雙眸定定地注視著我。

  我愣住,隨後便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

  「為什麼不跟他去舞會呢?」

  他沉著聲問。

  果然還是被他聽見了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臉僵住,我面無表情的盯著眼前的透明餐盤,透過純白色餐盤,我在上面看到我雙眼黯淡的倒影,眼神中充滿悲傷與寂寞。

  「黎璿哥。」荻黎曉一下子從桌子上跳了起來,「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我繼續茫然地注視著桌面,不知該怎麼回應,也忘了我該對他打個招呼當做禮貌,可是如今我卻笑不出來,也許是因為剛剛聽到他說的那句話的關係,我的心此刻真的好痛。

  「沒什麼事就回來了。」荻黎璿淡淡地說,口氣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剛剛他那句話對我的傷害,「爺爺說,希望悅荫這陣子不要出去別墅,以策安全。」

  荻黎曉往我這裡瞄了一眼代替我回答,「嗯嗯,悅荫知道了。」

  荻黎璿點了點頭,「知道就好。」

  「黎璿哥,跟我們一起用晚餐吧!」荻黎曉熱切地說。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申請上大學了?你不是才十七歲嗎?不是才應該升上高三嗎?」

  「我跳級啊!怎麼?連我跳級妳也想要管喔?」

  這時有位女僕到我身邊,幫我擦拭掉剛剛潑出來的柳橙汁。

  「我哪有,我只是不知道所以很好奇而已。」

  荻黎曉懷疑的瞄了我一眼,接著用十分詭異地話接下去說,「不如……我們兩個一起玩怎樣?」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