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千金革命曲】若迴交響曲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心中一窒,其實因為小時候的那場意外,讓我對夜晚充滿恐懼,在加上當時離開我前男友後,每個夜晚都是孤單一人度過,更是加深我對夜晚的害怕。

  直到數年前,因為夜晚中有若迴的陪伴,讓我開始不害怕夜晚,甚至在若迴的身邊的關係,令我更加喜歡夜晚,喜歡與他一同待在房中,一起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為什麼直到現在我才發現,總是陪在我身邊的人,不是別人,只有若迴。

  是他的不怨不悔,陪我走到現在。我才有辦法像現在這樣,開朗的面對人生,擺脫過去的陰影與痛苦。

  山上的風有些寒冷,讓我不禁抖了一下身子,注意到此的若迴,便將他身上的黑色外套脫下來,在他要蓋到我身上時,我躲了開來。

  「若迴……不要對我這麼好……」

  如秋葉般哆嗦的歎息聲,讓若迴拿著外套的手,就這麼僵在空中,「悅荫……妳……」

  「我們不是主僕關係,你忘了嗎?你是我父親收養的孩子之一,你算是我哥哥,既然是我哥哥,你就不該這樣對我……」

  「哥哥這樣對妹妹,不應該嗎?」

  因為衣服太薄的關係,我真的好冷,迫使我雙手抱胸,但我還是強忍著不要在他面前表現出寒冷的樣子,「你這個樣子,應該是要去對待你所愛的人……」

  話才剛說出口,我就後悔了。

  不久前,筱芙她才對我說,若迴愛的人是我,只是我不願意相信。如今我這麼說,是不是狠狠地傷到了他的心?

  「悅荫……為什麼妳總是忘不了他……」

  寒風吹起,順過我的臉頰,我的髮絲,以及我突然掉落的眼淚。

  「你……在說什麼?」

  若迴那雙本該是碧綠色的漂亮眼眸,在此時的夜晚,變得深邃、暗綠。

  「其實我都知道,妳根本忘不了他。在夜裡夢到他,還是會流淚。看到你們曾經一起去過的地方,總會心痛。當我不小心說起什麼與他有關的話,妳就會黯然不語。」

  為什麼若迴會這麼了解我……為什麼他什麼都知道……?

  「若迴……為什麼……」

  若迴低垂著頭,深深地凝視著我,「為什麼我會知道嗎?」

  有某種令我說不出來的曖昧氣圍環繞在我們身邊,讓我感到格外的緊張。

  如果若迴說他愛我,那我該怎麼辦?

  我真的忘得了他,與若迴在一起嗎?

  其實我都知道,那個他與我的世界已經越來越遙遠,從我放棄報仇,選擇留在這裡開始,我們的命運就已經不再相同。

  應該說,打從一開始,我們就不該相遇。

  夜越來越深,越來越冷,我的頭也越來越痛。

  現在,留在我世界中的,只有若迴,只有伊家兄弟們。他們代替我完成那些報仇,因為保護我而不願意讓我介入他們的世界。

  這是當初若迴所允諾我的。

  曾經將若迴當作最親密的家人,如今,每當我想起他可能會被別的女生搶走,我就會格外的心痛,每當他可能與我最要好的朋友筱芙在一起,我就會感到失落。每當若迴有我所無法預知的反應,例如獨自一人跑去夜店,我就會感到寂寞與恐懼。

  也許在我心底,我是如此的依賴他,無法缺少他的。只是我不斷壓抑、不斷的去否認那段感情……

  若迴突然捧起我冰涼的雙頰,「悅荫……因為我很注意妳,因為我在乎妳。」

  我的眼淚因為還無法從剛剛那段話中脫離,因此還靜靜地流著。

  「若迴……你為了我不惜傷害自己嗎?那天你因為淋雨而發高燒……」我有些哽咽:「從以前你就這樣,我不想要你這樣……」

  「那是因為妳總是在逃避。」

  短短一句話,將我震懾到說不出任何話來。

  「我去夜店是若綡哥設下的圈套,他故意讓我變成那樣,就是希望妳可以好好正視自己的感情。還有那封故意讓妳看到的曖昧簡訊,是若聖哥設計的。最後筱芙與我的關係,就是希望妳能發現……」

  我顫抖著開口,我不知道是因為天冷的關係,還是因為我內心的狂喜,若迴沒有背叛我,他現在沒有女朋友,他還是我的?

  「你希望……我發現什麼……」

  若迴突然將我緊緊抱住,他的擁抱好溫暖,在那瞬間我感覺不到任何寒氣與冷風。

  「發現妳也愛我……」

  無垠的黑暗與沉默,將我們給綁在一起。

  那瞬間,好似整個世界只剩下我們,沒有其他人,沒有那些吵雜繁亂的一切,就只有我們——

  「悅荫,我愛妳。」

  ——就只有我和若迴,直到永遠。


     若迴交響曲*完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漓說:(這次廢話特別多,真是對不起>"<)

  我知道各位看完這篇很想揍我吧,但是請手下留情啊QAQ 揍我就沒有剩下的正文可以看囉(竊笑
  回歸正題,從10年8月開始寫的交響曲,也終於在現在連載完畢了,這篇文本來是指定文,後來被我延伸成番外篇,因此字數也高達兩萬多字,不該是一篇幾千字的指定文該有的(抹汗
  還好最後我還是將它寫完了(笑) 總算放下心中的一顆大石頭,至於其他的番外篇,可能要等之後有空再來寫了@@
  畢竟小漓年紀增長,生活也越來越忙碌,會盡量同時進行正文與番外篇的,謝謝各位長久以來對若迴的支持(鞠躬
  雖然他在故事中已經去世,但是他還是長久的活在各位讀者與故事之中喔,實在很感激喜歡若迴的讀者,對他的不離不棄(擦淚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3) 人氣()

 


  「妳、妳不要亂說,」我不相信地將手從劉筱芙的手中抽走,「這種事情妳又不是他本人,怎麼知道?」

  「悅荫,妳還要自欺欺人多久?」劉筱芙氣到從床上爬起來,我一度以為她要當場賞我一個巴掌,但是最後她只是將她舉起的右手緩緩放下。

  我安靜地回望著她。

  「若迴他從多久以前就喜歡妳了,喜歡妳到,就算只能在旁邊靜靜地守護著妳,他也不在乎。」劉筱芙的聲音有點沙啞,「他為妳做了多少犧牲,他為妳做了多少事情,妳可有看見過嗎?」

  我的雙眼瞪地斗大。

  這時門外傳來另一個腳步聲,出現在我面前的是幾位身穿警察服裝的中年男子,「徐悅荫小姐在嗎?」

  我從床上站起身來,「是我。」

  「請跟我們到警局做個筆錄好嗎?」其中一位警察先生客氣地對我說道。

  我點點頭,想必他們是來逮捕那畜牲的吧?

  「悅荫,我會在妳家等妳。」劉筱芙的聲音從我身後傳進我耳裡。

  我沒有回頭也沒有回答,因為此刻我的腦中是一片混亂。

  當我跟著警察先生們走到這飯店的門口時,只見若迴正靠在走廊的牆壁上,碧綠色的雙眼帶著淡淡地憂鬱氣息。

  在我經過他時,他仰頭和我四目相對。

  我什麼話也沒說,靜靜地將視線移開。

  若迴則是突然伸手拉住我的右手。

  「我跟妳一起去。」若迴的聲音還是一如平常的溫和,彷彿剛剛的殘暴都不存在似的。

  我沉默不語,若迴他……真的是愛我的嗎……

  那天回家時,我坐在車內,旁邊的若迴安靜地開著車,看著車窗外那一幕幕飛逝而過的風景,以及車外、街道上的燈灑落進車內。

  我腦中浮現的是,過去這幾年來,若迴與我相處的那些日子。

  他的溫柔體貼,他的為我著想,甚至是他不顧一切的付出與犧牲……

  「悅荫?妳怎麼哭了?」

  因為身邊若迴那輕柔的聲音,才讓我回神過來,「啊……」將手往臉上一摸,才發現上面滿是清透的淚水。

  正在停紅燈的若迴擔憂地注視著我,「妳哪裡痛嗎?還是那個傢伙對妳做了什麼?妳——」

  「沒有,我沒事。」平靜且無波的打斷若迴那著急的問題,我試圖對他露出一抹虛弱的微笑,「什麼都沒有。」

  他踩下油門,眉頭卻輕輕地皺了起來。

  「若迴,對不起……」

  在車內那尷尬地氣氛下,我股起所有的勇氣才說出這句話。

  他先是一愣,隨後詫異地看著我。

  面對他那張有些驚訝的俊美臉孔,本來在我心中盤算許久的話,竟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他嘆了口氣,「妳可以不用勉強自己跟我說話。」

  一聽到若迴似乎誤會我的話,我便著急起來,伸手捉住他靠在旁邊的右手,「不是的!若迴,我跟你說話不是勉強!」

  他這次沒有像剛剛那樣驚訝,只是臉上帶有點陰鬱的表情,在外頭路燈的照射下,更顯迷濛。

  「悅荫,我帶妳去個地方吧……」

  沒想到他會說出這種話,在看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多了,他這麼晚要帶我去哪裡?

  經過半個多小時安靜無聲的車程,若迴總算將車子停住,與我一同下車。

  這裡算是半山腰,往下望去,是絢爛且光采耀眼的夜景,那一顆顆閃弱的光點,聚集在一起,飄邈且美麗。

  「好漂亮!」我忍不住驚叫出聲,在轉過頭來看著若迴,發現他臉上帶有淡淡的笑意。

  「嗯,我想妳看到這個會很高興。」他的聲音在夜晚之中,更顯其動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漓說:
  下一回,若迴交響曲最終回。
  雖然已經知道各位讀者看完會想揍我,但是還是請各位手下留情,我還有稿子沒寫完啊Q_____Q
  剩下的,等下一回再說>/////<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悅荫,妳何必再這樣裝矜持呢?就讓我上,其實妳心中也很甘願的不是嗎?」畜牲邪笑著注視著我。

  「嗚嗚……嗚嗚……」我趕緊將視線移開,眼淚幾乎要從我眼眶中流出,「嗚嗚……」

  「我會讓妳很舒服的,放心吧!我很清楚要怎樣將女人帶到高潮。」

  就在那畜牲要爬到我身上時,房間的門被用力的打開來。

  碰。

  我和那畜牲的視線都往門口望去,只見出現在門口的,正是滿臉憤怒的若迴。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衣衫不整的若迴,外加上他那張幾乎能將人給殺死的恐怖表情,我感到不寒而慄。

  「嗚嗚……」我想說的是若迴,可是我無法說出一個完整的字句。

  若迴衝進房間,一拳將那畜牲從床上揍倒在地,我從不知道瘦弱的若迴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氣。

  「靠,你做什──」那畜牲話還沒說完,若迴立刻又給了他紮實的一拳,他整個臉快速扭曲。

  「我們出來講。」說完,若迴直接將那畜牲的衣領提起,硬是將他從地上拉起來,往房外拖去。

  在他們經過我時,若迴連看我一眼也沒有,而那畜牲則是一臉詫異且驚恐地被拖了出去。

  看到如此殘暴的若迴,我的內心竟感到害怕,若迴他到底是怎麼了?剛剛的若迴好可怕,我從沒看過這樣子的若迴……

  「悅荫!」這時衝進房間裡來的竟然是劉筱芙,「天哪!妳怎麼會變成這樣?」

  劉筱芙她手忙腳亂地幫我鬆綁,並趕緊將我的衣服從地上撿起來遞給我,讓我穿上。

  「悅荫,妳沒事吧?」劉筱芙的臉色十分慘白,看起來嚇壞了,「妳沒有被他怎樣吧?我就說他不是個好人,妳還相信他,悅荫妳好蠢,真的好蠢。」

  「我沒有被他怎樣。」在我將衣服穿好,口中的毛巾丟到一旁的地上時,我淡淡地回答,「倒是妳,妳和若──伊若迴怎麼會在這裡?」

  劉筱芙一臉看起來快哭的樣子,雙手緊握著我的手,「悅荫,妳這個笨蛋,若迴他這麼愛妳,妳為什麼要這樣子傷害他?還這樣子傷害妳自己?」

  「妳在說什麼?」我困惑地看著劉筱芙那張快流出眼淚的臉龐,「妳不是喜歡伊若迴嗎?妳現在又在說什麼?」

  「悅荫,我才沒有喜歡若迴!妳這個天下無敵宇宙大白痴!」劉筱芙突然氣呼呼地喊道,那聲音高到我耳膜差點被衝破。

  我為了我的寶貝耳朵著想,只好趕緊安撫她,「好好好,我是天下無敵宇宙大白痴,拜託妳下次別再這樣子說話了好嗎?」

  「悅荫,我跟若迴只是假裝的!只是為了讓妳吃醋,讓妳自己知道妳其實喜歡的是若迴!」劉筱芙這番話突然讓我的世界天旋地轉起來。

  「妳、妳說什麼?」

  「悅荫,妳還不明白?」

  我睜著我的雙眼,沉默地盯著劉筱芙。

  「若迴他很愛很愛妳啊……」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身上有種感覺,有人正在把我的衣服脫掉,那雙手在我漸漸有感覺得身上摸來摸去,接著我感覺我的褲子也被脫掉,在那瞬間,我忽然覺得我有點冷。

  我緩緩張開雙眼,正好看見俊彥正光著上身,只穿著一件內褲,滿臉笑意地壓在我身上。

  「柯俊彥,你、你在做什麼?」那剎那我立刻清醒過來,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啊,妳醒啦?」俊彥仍一派悠閒地壓在我身上,我感覺到他的手正延著我的腰,摸到我的臀部。

  「住手!你的手在做什麼?滾開!不要壓在我身上!」我想推開他,卻發現我的雙手都被綁住,固定在床頭無法動彈,連我的雙腿也被繩子綁住,身體成大字型躺著。

  「呵呵,看來藥效給妳放太少了,應該讓妳一覺到天亮的。」柯俊彥笑瞇瞇地看著我。

  「你、你在我酒中下藥?」我驚恐地瞪大雙眼,我這麼機靈怎麼可能沒發現?那杯酒從上來到我喝之前,我都沒有讓它離開過我的視線之中啊!他怎麼有機會對我的酒下藥?

  「不是我下的,是酒保哦!別怪我!」他邊笑著對我說,邊將他的髒手放到我的身上。

  「你居然跟酒保串通好!太惡劣了!住手!你不要這樣!你到底在做什麼?」我的聲音越來越大聲,越來越刺耳,「不要!」

  「我到底在做什麼?妳看不出來嗎?我想上妳啊!」柯俊彥那人渣的視線停駐在我的鮮紅色胸罩上,「嘖嘖,穿鮮紅色的啊!還真騷耶!」他順手摸了一下我的胸部,「再來……」他的手放到我的內褲上。

  「不要!不要!放開我!放開我!」我大力地掙扎,卻發現這只是讓繩子不斷摩擦到我的手腕,讓我自己疼痛不已,「放開我!你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我不要,我不要這樣備受侮辱!

  「其實我早就想知道妳到底是不是處女了,看妳跟妳口中的那個若迴這麼親密,我想也不是了吧?」柯俊彥那畜牲的手離開我的內褲,放到我的腰上。

  「不要碰我!放開我!」儘管我的手腕疼痛不已,我仍是劇烈掙扎著,「放開我!」

  「妳還真的很吵耶!」那畜牲終於被我的聲音吵的受不了,便隨手將一旁的毛巾塞進我的口中,「這樣安靜多了。我本來還以為妳是個滿安靜的人,沒想到居然這麼吵。」

  「嗚嗚……」因為無法開口,我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嗚嗚嗚……」

  「妳之前還在校門口跟那個叫若迴的臭小子接吻,我就覺得妳八成也不會是個多乾淨的人了!」那個畜牲笑著盯著我的胸部看,「我想,等一下一試也會知道吧?」

  沒想到這個畜牲在這幾天親近我、突破我的心防,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這也太噁心了吧!我一直不相信他是大家傳聞中的那種人,卻沒想到我是自己被他給騙,自己投懷送抱,真的是愚蠢至極。

  我也真的很誇張,居然到現在這種地步才看清這種人,我只能說我自己活該了吧……

  「嗚嗚……」

  我不想要這樣!當那個畜牲用他那充滿邪念的雙眼注視著我的時候,我覺得很噁心,而且有種被侮辱的感覺。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此時我腦海中清楚的出現一個名字。

  若迴……若迴,對不起,拜託你快來救我……我閉上雙眼,在心中如此吶喊著,若迴!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妳今天心情不好?」俊彥在車上時,注意到我的沉默與憂鬱,笑著瞅著我。

  「嗯……」我很想說還好這兩個字,卻發現我根本說不出口。

  「那要不要我帶妳去吃點東西?反正妳今天本來就是要跟我一起唸書,我們就先去吃東西吧?」

  「呃……」老實說我真的不餓啊!但是看俊彥那張興奮的臉孔,我也不好意思潑他冷水。

  「妳不會在家吃過了吧?」

  「沒有。」

  「那麼妳會介意跟我吃早餐嗎?」

  「不會……」我小聲地回答,不知道為什麼,我甚至希望他沒聽到我這個回答。

  只是老天總是不順我意,俊彥他仍是聽到了我的回答,「那我們就走吧!」他的聲音顯得異常興奮,開車的速度也忽然加快。

  我還在納悶他到底在興奮什麼,他就帶我到了一間外型高雅的餐廳門口。

  「走吧!」他帶著爽朗的笑容牽起我的手。

  這間餐廳我之前從沒有來吃過,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沒進來過,也沒有特別注意過這間餐廳,等走進去時才發現,裡面的燈光昏暗,就連現在是早上,裡面也顯得陰暗許多,但是它的氣氛營造的滿溫馨的,橘黃色的燈光,木製的桌椅,一個個類似隔間的座位,一切顯得很特別。

  俊彥很熟悉地帶我坐到一個很裡面的陰暗角落,「這裡很安靜,不會有人打擾。」

  「打擾?打擾什麼?」我納悶的抬起頭來望著俊彥爽朗的笑臉,不解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這樣妳就可以盡情地將妳自己心中的話告訴我啦!」俊彥的笑臉依舊燦爛,「也可以在我面前盡情地流淚,我不會介意,而妳也不會被別人看到啊!」

  原來俊彥是這麼想的啊……從這刻開始,我覺得俊彥真的很貼心,想到貼心,我又不自覺地想到若迴,不行不行!我不能再想他了!他已經厭煩我了,他已經不再喜歡我了……我得要自己振作起來,不要再留念過去了!

  但是想是這麼想的,在喝了幾口俊彥特別推薦的本店招牌,而特別點給我的一杯酒後,我開始淚流不止,不斷說著連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的話。

  「嗚嗚……我們就算不是男女朋友……他也不該這樣對我啊……」我邊哭邊對原本坐在我對面,此時卻不知為什麼跑來我旁邊的俊彥哭訴道,「我又不討厭他……可、可是……他說他厭煩我了啊……他之前載我上下學整整四年……從不曾間斷……最後卻是斷在他跟女生跑去夜店玩……他跟女生去夜店玩哪……卻不顧我的心情……嗚嗚……」最後我的眼淚越流越兇,完全停不下來,甚至連看清楚俊彥的臉也困難萬分。

  「好了好了,別再哭了,再哭下去又要變醜囉!」俊彥一邊拍著我的背,一邊溫柔地安慰著我。

  「你說若迴是不是很過分?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好歹我們也相處四年了……四年哪……嗚嗚……整整四年了啊……」我繼續趴在桌上痛哭,「他跟我在這四年中是這麼親密……可是、可是……若迴他……他厭煩我了……厭煩我了啊……」

  俊彥忽然把我摟進懷裡,「悅荫,把妳的傷心事都告訴我吧!」

  「他這樣、這樣……好像他……好像他啊……」我在他懷中繼續哭訴著,「若迴他這樣……讓我忍不住想起……想起四年前……我和他分開的那一天……這是我的報應……這是我的報應……因為我害怕……所以我對他說……我厭煩你了……我對他說出……這麼傷人的話……所以報應來了……輪若迴對我說他厭煩我了啊……輪我嘗到那種痛徹心扉的痛了啊……」

  「悅荫,妳口中的他……究竟是誰?」俊彥的聲音好像離我很遙遠,我幾乎聽不清楚。

  「啊?你剛剛說了什麼……我剛剛口中的他……就是他啊……不是別人……就是他……」

  漸漸地,我開始覺得自己很疲倦,眼皮越來越沉重,最後我便在俊彥的懷中完全失去意識。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隔天一早,我從房間中走出來,正好撞見劉筱芙和若迴正在餐桌上享用早餐。

  我當作沒看到,自行走過他們兩個面前,筆直地往鞋櫃那裡走去。

  「悅荫,妳不吃早餐嗎?」劉筱芙突然開口把我叫住,雖然我實在不懂她的用意是什麼,因為她應該比較希望我不要留下來打擾他們兩人才對啊!

  「不用了。」我淡淡地回答,便坐下來開始穿起鞋子來。

  「可是若迴做的早餐很好吃啊!妳為什麼不要吃?」劉筱芙仍是不放棄,繼續對我說道。

  「我不餓。」我簡短地回答。

  「可是妳之前跟我說,不吃早餐會變笨,所以我才開始吃的,怎麼妳自己不吃?」

  「我今天不餓。」

  「那妳明天要吃嗎?我們可以三個人一起吃啊!」

  我的身子一僵,三個人……什麼時候開始,我跟若迴的兩人世界有了第三者的存在?

  「不用了。」我用平靜的語氣拒絕。

  「悅荫,妳還是吃點早餐吧!妳身子這麼虛,妳上禮拜不是才在學校昏倒嗎?」

  「我、我哪有——」我急著想解釋,畢竟這件事我完全沒跟若迴提過,現在劉筱芙竟然當著若迴的面說出來,可是我還來不及解釋,就被劉筱芙給打斷。

  「妳上課上到一半直接往地上倒去,真的是嚇壞所有人了,妳知道嗎?」

  框啷。

  我聽到某種東西碎掉的聲音。

  「啊,若迴,你的手沒事吧?」劉筱芙的聲音顯得十分驚訝。

  「嗯,沒事。」若迴的聲音低啞,還帶有點感冒的鼻音。

  「可是你的手流血了,你幹嘛把杯子弄破啊?」我聽到我身後的餐桌那邊正有人起身走動的聲音,「有沒有玻璃扎到你手裡啊?天哪,你的手流了好多的血呢!」

  聽到這裡,我有多想轉過身子去查看若迴的傷勢,可是只要一想到他現在身邊已經有劉筱芙了,那還需要我做什麼呢?再加上他上次說他討厭我啊……

  「我要出門了!」我將背包背好,準備離開這個令我傷心欲覺得傷心地。

  「悅荫,妳真的不吃早餐嗎?妳還想再昏倒一次嗎?」劉筱芙不知為什麼激動地叫著,真是莫名其妙,我吃不吃早餐她到底幹嘛這麼緊張激動啊?

  「我就說那次是因為意外好不好?」因為有人在我的午餐中下藥,所以我才會在下午全身無力昏倒啊!關於這件事我始終沒有勇氣跟若迴提起過,也沒有跟劉筱芙說的太祥細,只說因為身體虛弱。

  「所以吃個早餐吧?這樣才不會有意外啊!」

  「真的不用了,你們自己吃吧!俊彥的車子要到了。」我說完後便打開大門跨出去,在我將大門關上的同時,我又聽到熟悉的框啷聲。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半夜我睡的很心痛、很痛苦。

  曾經有若迴溫柔陪伴的我,此時卻恍如被若迴給狠狠拋棄了一般,那樣的狼狽,那樣的心酸。

  我知道我們從頭到尾都只有保鑣與主子的關係,但是我還是對若迴有不同於一般保鑣的感覺,我對他的好不只是因為他是我的保鑣,而是我把他當作比朋友更親密的親人,但是他終究不是這麼想的吧?

  為什麼我會這麼心痛?難道說我早就在不知不覺中,愛上若迴了?

  所以當我知道若迴交女友後,我知道若迴跟劉筱芙在我眼前這麼親密時,我才會這麼傷心,我才會有種心碎的痛楚……

  我緊閉著雙眼,任由眼淚一滴滴的滑落,我柔軟的枕頭幾乎完全沾濕,上面滿滿都是我的淚水。

  當初沒有注意的,如今開始注意。

  以前的我不會對若迴的事情多做留心,可是他會對我的事情多加注意,絕不會讓我受傷或是生病。

  現在的我卻突然變得好神經質,疑心病大起,我不喜歡這樣,這樣好像我很愛吃醋,這樣好像我很不通情理。

  我ㄧ直都知道,要愛上一個人很難,愛上一個人後更難,因為愛上一個人的那種心痛會讓人生不如死。

  若迴,我早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深深地愛上你了嗎?

  在我流淚不止的時候,在我心情五味雜陳的時候,在我幾乎要完全睡著的時候,在我幾乎沒有任何意識的時候,一個溫柔的吻輕落在我的唇上。

  我想張開雙眼看清楚究竟是誰,但是我卻發現我實在是太累了,我無法張開雙眼。

  那個吻又深又長,彷彿其中有滿滿的濃情密意,深深包圍著我,讓我如此熟悉、如此溫暖。

  吻了將近五分鐘,那個吻才緩緩離開我的唇,接著一隻冰冷的手輕拭著我臉龐上的淚水,一個低沉的歎息聲在我耳邊響起。

  他是若迴嗎?還是這只是我在作夢?可是這一切又是如此的清楚真實……

  可是若迴他不是已經不再關心我、不再愛我了嗎?

  他說他厭煩我了啊……那我何必在自己做這種夢,這樣只會讓我更傷心啊……

  我感覺到我的眼淚又流的更多了,在我頭下的枕頭整個溼成一片,冰冷地緊貼在我的臉頰。

  那隻冰冷的手繼續擦拭著我的淚水,不知為什麼,我竟感覺到溫暖。

  這個夢可不可以永遠不要醒過來?就這樣讓我永遠沉睡在只屬於我自己的美夢之中,這樣不是比較幸福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就說過了他對我只是朋友、親人的那種,妳不要再誤會了行不行?」我受不了她一直以這種質問我、責備我的口氣對我說話,我便繼續吼回去。

  「朋友?親人?妳倒是自己說說看,有哪個朋友會在校門口等妳將近七個鐘頭?還因為下雨而自己沒有傘,卻一直站在雨中淋雨就為了把妳安全的載回家?」筱芙憤怒地回吼過來,「這樣還是朋友嗎?然後把自己染上感冒,在睡夢中還嘀咕著妳有說有笑的上了別人的車子,一路開心的回到家中,這樣就算了。他因為妳而感冒了,妳也沒有發現,就這樣依然故我的坐上了別人的車子上學去,這樣子妳還說有這種朋友嗎?」

  我被這番話給震懾住,原來昨天若迴在我之後回到家的,原來他昨天疲憊不堪的出現在電梯中不是因為他跑去和別人玩,而是在校門口等我等了整整七個鐘頭。

  天哪!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悅荫……若迴愛妳啊……」筱芙沉重的開口說了如此令人心痛的一句話。

  愛……筱芙,妳自己可知道,這個字有多麼沉重嗎?

  「咳咳……別再說了,筱芙……咳咳……」若迴低沉虛弱的聲音響起,他虛弱的靠在門檻上,不斷地咳著嗽。

  「若迴。」我和筱芙同時喊出這個名字。

  「筱芙……咳咳……謝謝妳今天特地千里迢迢過來……咳咳……照顧我……」若迴在說這些話的同時,視線都停駐在筱芙身上,連看我一眼也沒有,「等我好了……咳咳……我會答應妳的要求……咳咳……時間不早了……妳也早點回去休息吧……咳咳……」

  「若迴……」筱芙走過去扶住虛弱的若迴,眼神中滿是對他的關心與不捨,「可是你生病發燒了啊!至少讓我今天留下來照顧你吧?」

  「不用了……咳咳……這樣子對女生不好……咳咳……而且太麻煩妳了……」若迴伸手摸了摸筱芙的髮絲,「我自己可以的……」

  「你這樣子怎麼可能自己可以?還是讓我留下來照顧你吧!」筱芙噘起嘴來,不悅地回道。

  現在是怎樣?完全被他們兩人徹底忽視的我只能站在一旁,傻眼地看著他們兩人上演的戲碼,兩人親密的互動好似一對熱戀中的情侶,讓我整個人就變得很多餘。

  而且最讓我生氣的就是若迴如此溫柔地對待筱芙,卻連看我一眼也沒有,好似我完全不存在一樣。

  「可是妳留下來照顧我……咳咳……我好了之後……咳咳……妳想要我怎麼回報妳?」儘管若迴感冒了,但是他的聲音依舊如此溫柔悅耳。

  「那……我要你每天載我上下學。」這個劉筱芙也毫不害臊,竟然就直接說出了這種要求,在我還在心中竊喜說若迴不可能答應時,若迴就語出驚人的答應了。

  「可以。」

  「哇!太好了!謝謝你,若迴。」筱芙緊貼著虛弱的若迴,滿臉燦爛的笑容。而若迴全身靠在門檻上,一手扶在筱芙的腰上,一手摸著她的髮絲。

  這樣親密的舉動讓我看的十分不自在,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兩人的感情變得這麼好了?

  是因為今天她照顧若迴,所以兩人才變得如此親密的嗎?

  我撇過頭去,當作沒看到一般默默地離開現場。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若迴生病了,我來照顧他,不行嗎?」筱芙平淡的回答我。

  「若迴生病了?什麼時候?我怎麼都不知道?」我震驚地盯著筱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到現在才知道?

  「妳當然不知道囉!妳跟我又不一樣,妳自己的室友發高燒還渾然不知的跑去上學,連問候一聲也沒有問候。這樣妳怎麼會知道呢?」筱芙說這番話時,異常的冷靜,彷彿我們的對話只是單純到在談論天氣一樣。

  「什麼啊?我看若迴今天早上還沒起床,想說是很累多睡一會兒,所以才沒有進去看他啊!」我不甘示弱的反駁,「怎麼說的好像我是故意不理會他的樣子?」

  「難道不是嗎?連我不是他的室友都知道他生病,那麼妳呢?好歹你們兩個也曾經要好過吧?」

  「筱芙,妳幹嘛這樣啊?」我對於今天筱芙的態度有點不知所措,「我只是沒注意到若迴生病,妳幹嘛這麼激動啊?」

  「幹嘛這樣激動?我不懂,妳為什麼連關心一下自己的室友也不願意?他對妳做了什麼虧欠於妳的事嗎?」

  「我又沒這樣說,只是我說過了,我今天以為他──」

  「那種藉口就別再說了吧?悅荫,妳到底把若迴當作什麼了?」筱芙在問我這句話時,臉色變得很凝重、嚴肅。

  「他、他……就我的……」我發現我說了半天,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見到我這樣的反應,筱芙忍不住笑了,輕蔑地笑了。

  「妳這麼傻、這麼蠢,還這麼任性,我真搞不懂,若迴做什麼對妳這麼好。」

  「筱芙……」我的唇角輕輕地顫抖著。

  「悅荫,我跟妳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對若迴這樣子,妳為什麼就是不聽?」筱芙的視線緊盯著我,好似對我有什麼深仇大恨一般,那樣的仇視,那樣的冷酷。

  「我對若迴怎樣子了?」我的聲音有點小聲,那瞬間我突然覺得有點心虛是怎麼一回事?

  「不要讓若迴傷心,不要讓若迴難過,妳為什麼就是不懂?」

  「我沒有讓他傷心難過啊!是他最近的態度讓我傷心難過好不好?」我不高興的反嘴。

  「哈哈,是妳傷心難過?所以妳就跑去找新歡了?要跟那個柯俊彥相親相愛,是這樣子嗎?反正若迴都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也已經玩夠了,所以就一腳踢開?」

  「我才沒有這樣想呢!妳不要亂說話!」

  「不是這樣想?可是妳做出來的事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啊!難道不是嗎?」

  「夠了,劉筱芙,我不想再跟妳吵了,若迴在哪裡?我要先看看他現在怎樣了。」我已異常嚴肅的口問對筱芙命令著。

  「他現在睡著了,妳別吵他。」筱芙冷哼一聲後回答我。

  「我進去看看他。」說完我就要走過筱芙,進到若迴房間去,卻沒想到筱芙一個側身,擋住了我的路。

  「妳還有臉要進去看他?」

  「劉筱芙,妳現在到底在玩哪一齣?」我不耐煩地對筱芙吼道,「妳到底有完沒完啊?」

  「徐悅荫,妳才有完沒完吧?妳明明知道若迴有多喜歡妳,妳卻還是這樣子對他,到底有沒有良心啊?」筱芙也突然對我大聲吼了起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天晚上,我獨自一個人在客廳趕著報告,若迴已經進去浴室洗澡了。

  這時若迴放在茶几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我抬頭,那是手機簡訊的震動聲。

  我好奇的走過去將手機拾起,並趁若迴還沒出來的時候打開簡訊來看,到底除了我和我們倆所一起認識的朋友外,還有誰會傳簡訊給若迴呢?

  『明天還是一樣吧!一起去夜店狂歡如何?放輕鬆點,你壓力太大了!別忘了,你還有我愛你啊! By黛凌』

  當我看到這封簡訊時,心跳彷彿停了幾拍。

  若迴有女朋友了,是嗎?難怪他最近這麼不正常,而幼稚的我還這樣任性的誤會他,希望他跟以前一樣對我,我明明不是他女朋友,他本來就沒必要對我好言相向了不是嗎?在我想通了這幾天所發生的事情後,我突然發現我心中似乎有某種東西靜靜地流失掉了。

  最後我把若迴的手機放回原位,一語不發地走進自己的房間去。

  隔天我打電話請俊彥來載我上學,在我走出房間要離開時,我發現若迴還沒有起床,但是我也不以為意,便這樣走了出去。

  從今天開始,我跟若迴之間,就只剩下一般的房客感情了吧……

  原本深厚的四年感情,竟在短短的幾天之中,消失殆盡……

  我在俊彥的車子上時,視線停駐在車窗外那一幕幕一閃而過的風景,內心充滿悲傷。

  「悅荫。」在我從俊彥的車子上下來時,一個我極為熟悉的聲音叫住了我。

  「嗯?」我轉過頭,是一臉擔憂神情的筱芙從停車場的另一邊跑向我。

  「妳昨天是怎麼回去的?」她跑到我旁邊,急急地抓住我的手肘,激動的問道。

  「我昨天?因為下雨,是俊彥載我回去的,怎麼了嗎?」我困惑地看著她的舉動,深深的覺得今天的筱芙有點不太正常。

  「那……妳沒有遇到若迴囉?」她用她那雙晶亮的大眼睛緊盯著我。

  「沒有,只有在大廈的電梯中遇到。」我搖搖頭,隨後用犀利的眼神盯著筱芙,「到底怎麼了?妳幹嘛突然問我這個?」

  「不,沒什麼……」筱芙輕輕地搖了搖頭,並緩緩地放下她緊抓著我的手,「原來如此……」

  「?」我還是一臉不解地看著筱芙離去的背影,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怎麼會問我昨天是怎麼回家去的?問完又問我有沒有遇到若迴?這是什麼蠢話啊?若迴都說不會來載我回家了,我又怎麼可能遇到他然後坐他的車子回家去呢?今天的筱芙到底在想什麼……

  當天下午我依照約定,坐俊彥的車子回家。

  在我進到玄關時,我發現這裡多了一雙鞋子。

  「若迴,有客人嗎?」我的反應便是向裡面喊道。

  「悅荫,是我。」

  一個女聲響起。

  我定眼一看,那個女聲不是別人,正是今天從大學中早退的筱芙。

  「妳、妳怎麼會在我家裡?」我震驚地盯著筱芙。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在將近夜晚十一點時,俊彥的車子停到了我和若迴所居住的大廈門口。

  雨還在下著,細細的雨絲從天而降,好似天空的眼淚,一滴滴的落下。

  「謝謝你今天載我回來。」我禮貌性地為今天他的幫忙做個簡短的道謝。

  「不會,不過妳家很遠呢!居然要開一個多鐘頭。」俊彥打量著我所居住的這棟大廈,口氣欽佩的說著,「妳一個人住嗎?」

  「不是,跟朋友。」若迴現在跟我還是朋友嗎?這連我自己也不確定了。

  「原來如此,時間不早了,妳趕快進去吧!」

  「今天真的很謝謝你。」我打開車門時,又再次說了一遍。

  「需要的話,我可以每天載妳回家。」他對我露出他的招牌笑容,「需要嗎?」

  「啊……」我站在車外,闔上車門,偏著頭想了想,「可以嗎?不會太麻煩你嗎?」

  「不會,妳願意的話,我反而很樂意呢!只是我這車子不是保時捷,可以嗎?」

  我笑了出來,「當然可以。那就麻煩你囉!司機先生。」

  「沒問題,那明天見囉!」俊彥對我點個頭,我則是對他揮揮手,揮完我就轉身往大廈走去。

  我一個人疲憊地走向電梯口,心中只希望電梯快點來,好把我送回房間去,讓我可以盡情的躺在我柔軟的床上好好休息休息。卻沒想到電梯從七樓下來後略過我這層樓,直接到達地下室去,看來有人在地下室叫電梯,看到這情況,我已經夠煩的心情變得更加煩躁不堪。

  叮。

  好不容易電梯門在我面前打開,我卻看到一臉倦容且衣服雜亂不堪的若迴正站在裡面。

  我強忍住我內心的震撼,當作不認識似的走了進去,靠在若迴對面的牆上。

  沉默在我們兩個之間流竄著。

  「給男生載回來這麼好玩嗎?」

  若迴突然發聲,而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把我給嚇著。

  「什麼?」我呆愣了幾秒。

  電梯的透明牆上有點點雨絲拍打在上面,發出微弱的雨聲。

  「呵,真沒想到我不載妳回家,妳馬上就有護花使者要載妳回家,妳可真厲害啊!」若迴輕笑道。

  「你又喝酒了嗎?胡說什麼啊?」我冷冷地對他翻了一個白眼。

  「我沒有喝酒,我很清醒。」若迴的臉色冰冷到一個極致。

  我哆嗦了一下。

  「悅荫,對妳來說,我到底是什麼呢……」

  若迴看到我的反應後,口氣變得稍稍緩和,但是當他問出這句話時,溫和的口氣中盡是悲傷與寂寞。

  「什麼你是什麼……?」我完全搞不懂若迴想要對我表達的是什麼,因此一臉茫然地注視著他。

  「我在妳心中到底佔有什麼樣的位置?妳自己清楚嗎?」若迴的眼神黯淡,消瘦的臉龐變得憔悴許多。

  「我──」我還來不及開口回答,電梯就到達了我們房間所在的樓層,電梯門叮的一聲敞開來。

  若迴繼續靠在電梯的牆上靜靜地注視著我。

  「到了呢……」我輕聲地說著,並把我的視線從若迴身上移開,跨步走出電梯,「你不出來嗎?」

  若迴什麼也沒說,靜靜地走出電梯,走過我身旁,直直走向我們的房間。

  我垂下眼瞼,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和若迴之間變成這樣的呢……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當夜晚的天空上出現幾顆少的可憐的星星時,我跟柯俊彥正在資料室裡整理著教授交待給我們的資料。

  「徐悅荫,這好像是我們兩個第一次獨處呢!」柯俊彥在我做到快睡著的時候,突然打破沉默,「我們一起做了這麼久的研究生,卻始終沒有機會好好說過話。」

  「嗯,是啊。」被他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奇怪,我們兩個說話的次數怎麼會如此少的可憐呢?

  「一年級時妳就很紅了妳知道嗎?」柯俊彥突然笑了起來。

  「怎麼說?」我記得我大一時很低調啊,除了教授跟筱芙外,幾乎是沒在跟其他人說話的。

  「那時候大家就謠傳說有一位大一女生很囂張,總是坐保時捷上下學呢!還有一個很帥氣的男孩子專人接送。」柯俊彥爽朗的聲音在空曠的資料室中迴響著。

  我聽了瞬間感到有點尷尬,「啊……原來大家都是這樣傳的啊!我都不知道呢!」

  「呵呵,妳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啦!因為沒有人會當面跟妳說啊!那時候全校可都是爭相跑去正對大門口的文學院看妳呢!大家都想看看那位傳說中的囂張大一女生到底有多了不起!」柯俊彥對著我燦爛一笑,「而且,可不是嗎?有這麼體貼的男朋友,當真羨煞不少學校的女生呢!害我們這些男生要追她們變得困難許多囉!」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鄭重的反駁道。

  「啊?」柯俊彥愣住。

  「他只是我的一個朋友而已。」

  「怎麼可能?朋友會這樣子對妳?我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這麼好的朋友。」

  「我說的是真的,我現在單身。」我一臉嚴肅,一點也沒有開玩笑的心情,「你不相信就算了。」

  柯俊彥看我這樣子也不像是在開玩笑,便順從地點了點頭,「我相信。」

  既然他都已經相信了,那也沒必要多在這個話題上打轉,我便把話題一轉,「你怎麼說你們這些男生要追我們學校女生變得困難許多?」

  「哦,那個啊!因為後來學校的女生們都要求我們男生至少要做到像妳那位朋友一樣,能每天接送自己上下學才願意考慮交往啊!」柯俊彥的牙齒潔白,當他露出笑容時,總是會露出許多牙面來,「這條件還真的很嚴苛呢!更何況還是要開保時捷這種名車才行,嘖嘖,讓我真想不透現在女生到底在想什麼呢!」

  聽到此我忍不住笑了出來,「這麼奢華啊?」

  「妳終於笑了,我看妳今天一整天都悶悶不樂的,還真不知道該不該關心妳呢!」柯俊彥一臉欣慰的看著我,彷彿我跟他是已經認識許久的好朋友一樣。

  「啊……」我有點驚訝他今天會注意到我心情不好,我當真沒想到他會這麼關心我,「謝謝你的關心,我收到了。」

  「徐悅荫妳還是笑起來比較好看。」他對我笑著,好像一個剛惡作劇完的大男孩,那樣的純真。

  「你叫我悅荫吧!叫全名好生疏。」我也對他微微一笑。

  「那妳也叫我俊彥吧!如何?」

  「嗯,好啊!」

  「從今天開始我們算是朋友了吧?」俊彥伸出他大且厚實的手,而我便順從地握上去。

  「算是吧!請多指教囉,新朋友。」我對他露出了我今天最燦爛的笑容。

  「啊,下雨了呢!」俊彥突然將視線轉移到我身後的窗戶上去。

  「真的呢!夏天本來就是個容易下雨的季節啊!」我輕笑道,不知道為什麼,和俊彥聊完天後心情變得格外愉快輕鬆,原本的煩惱都不見似的。

  「希望雨快停囉!」最後俊彥如此輕鬆地說著。

  「嗯,希望……」我望著窗外的綿綿細雨低聲道。



漓說*
   老天哪!看看上次若迴交響曲發表的日期,居然是三月!三月欸!

   我居然將我們可愛的若迴遺忘這麼久了(遭踹)嗚嗚~對不起啦!因為事情太多太雜,就忘記要發交響曲了咩QAQ 老實說要不是有寶貝說到很喜歡若迴,我根本就忘了還有這篇文的存在......我真的是太糟糕了......

   所以我就發文啦(雙眼閃著精光) 這樣應該沒關係了吧XD 那麼就請繼續期待下一次的若迴交響曲吧:D

   另外另外,因為現在發文了,所以禮拜一就不發文了。也就是6月21日沒有更文哦!可別又熬夜等文了啊QAQ這樣小漓好心疼好心疼 所以
千萬不要熬夜等文哦!!!!!!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不是的……我跟若迴不是男女朋友……」我低聲呢喃,彷彿在說給自己聽,要自己不要沉浸在若迴所說的那些話的打擊之中,又彷彿在說給他人聽,希望他人能夠暸解、分擔我心中的痛,「不是……」

  「悅荫……」坐在我身旁的筱芙一臉擔憂,她想安慰我,又不知道該安慰我什麼才好。

  「徐悅荫。」這時一個爽朗的聲音闖進我的世界之中。

  我茫然地抬起頭來,只見柯俊彥滿臉笑容的走向我。

  「妳今天要跟我一起留下來做教授交待給我們的工作哦!」他的笑容十分爽朗,明顯是個陽光型男,「別忘囉!我們同是教授的研究生啊!」

  「嗯,我記得,謝謝你提醒我。」我點點頭,雖然我最近跟若迴吵架,但是對於這種教授交待給我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忘記的。

  「記得就好,如果時間很晚了,需要我載妳回去嗎?」柯俊彥故作輕鬆地看著我,雙手插在他的口袋之中,身子傾靠在我和筱芙的這張桌子上。

  「很晚了?我們需要留到很晚?」我驚訝地反問。

  「教授說不一定,但是晚上九點之前是一定回不去的。」柯俊彥聳聳肩。

  「這樣啊……」

  「那麼妳需要我載妳回家嗎?還是妳有人要載妳了?」

  我想起若迴今早對我說的話,心中又是一陣疼痛,『我不會再接妳上下學了,妳自己上下學吧。』

  「沒有,沒有人要接我回家。」我輕輕地搖了搖頭。

  「妳不是有個男孩子會送妳嗎?怎麼今天沒有?」他有點驚訝我這個答案。

  「他只是我朋友啦!也不是一定每次都他載我回家啊!沒差的。」

  「那我載妳回去吧!畢竟晚上一個女孩子這樣很危險的。」柯俊彥的雙眼閃爍著光芒,一臉興奮地看著我。

  「嗯,也好。」我已經無所謂了,既然若迴已經不要再接我上下學,那麼,我讓別人送回家也沒關係了吧?反正他也叫我自己上下學的啊!

  這時我察覺到我身旁的筱芙正一臉不敢置信地瞪著我,她的唇角微微顫抖著,彷彿想說些什麼又暫時先忍住不說。

  果然,在柯俊彥一臉幸福的表情跟我說再見離開之後,筱芙立刻開口了。

  「悅荫,妳不知道他對妳有意思嗎?」筱芙激動地抓住我叫道。

  「他對我有意思?妳也想太多了吧?」

  「如果是我想太多,那他幹嘛這麼好心要送妳回家?」

  「只是因為研究生只有我們兩個啊!他想說我是女生,晚上很危險,所以才順便送我回家囉!」我聳肩,一臉不在意的表情。

  「傻瓜!當初一年級時他就很喜歡妳了好不好!要不是因為妳旁邊有若迴緊緊地保護住妳,我怕妳早就被他給追到手了呢!」

  又提若迴,又提若迴,做什麼一直對我提若迴?心情火爆的我這時忍不住對筱芙翻了一個白眼,但我還是隱忍下來,盡量用平穩的口氣說道,「那又怎樣?反正我跟他不會有事的,妳就別瞎操心、亂猜了啦!」

  「天哪!妳怎麼還是這麼固執,那若迴怎麼辦?」

  若迴怎麼辦?筱芙,妳都不知道,若迴已經說他厭煩我了啊!我又怎麼能死賴著他不放呢?

  我心中的苦,終究還是沒有人知道……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比平常早兩個鐘頭起床,為的就是不要遇到若迴,沒想到我才剛走出房間,就在客廳遇到了正在看報紙的若迴。

  「妳怎麼起的這麼早?」若迴驚訝地看著我,臉上充滿笑意,好似昨天我跟他的爭吵都不存在似的。

  我淡漠地看了他一眼,就將視線移開,一路往大門口走去。

  「怎麼了?」若迴愣住,「妳要去哪裡?」

  「我不想要管你了,你也別來管我。」我冷冷地背對著他說著這麼一句傷人的話。

  「幹嘛?口氣這麼衝?我做錯了什麼了嗎?」若迴急急忙忙地從沙發上跳起來,跑來正在穿鞋子的我身邊。

  「沒有,你什麼也沒有做錯,那全是我的問題。」

  「悅荫,如果是我昨天得罪了妳,請妳不要放在心上好嗎?」若迴抓住正要起身出門的我,口吻依舊是以前的溫和悅耳。

  我的動作因為他的話停頓了一下,「我沒有放在心上。」

  「那妳幹嘛這樣對我?」

  「我怎樣對你?」我有點不悅地反駁,「我只是要出門而已,我怎樣對你了?你說說看哪!」

  「悅荫……」若迴那瞬間的口氣突然變得很委屈很悲情,幾乎要讓我心軟下來,但是我還是忍住了。

  「放開我,我要去吃早餐了。」我用力地將我的手從他手中甩開,卻又馬上被他給抓住。

  「妳不吃我做的早餐嗎?」若迴表情驚訝地看著我,畢竟從我們認識以來,如果我在家,那麼我都是吃他做的早餐,從不吃外面的。

  「你要做?」我嘲諷的回道,「我看還是算了吧!我沒有這麼大的福氣吃你做的早餐。」

  「悅荫,妳幹嘛這樣?口氣這麼酸。」

  我也不想再多跟若迴浪費唇舌,用力的想把自己的手從若迴的手中擺脫掉。「放開我。」

  「我帶妳去吃早餐吧!」若迴仍是緊緊地抓著我的手肘,不肯讓我甩掉。

  「不用了,我不要坐你的車去,我可以開我自己的法拉利去。」

  「那太招搖了,而且我開車技術比妳好太多太多了。」若迴也不顧我的反對,就拿起掛在玄關鏡子旁的鑰匙,將雙腳穿進他的名牌鞋子裡,期間抓住我的力道完全沒有減輕半分。

  「你的保時捷就不招搖?放手,我要自己去!」我知道我這樣子很幼稚又很任性,可是我的自尊還是讓我無法從昨天的打擊中恢復過來,「我要自己去,我不要坐你的車!」

  「為什麼不坐我的車?」若迴正好把鞋子穿好,抬起頭來正視著我。

  「因為……因為……」若迴突然這麼認真的看著我反而讓我有點緊張,差點說不出話來,「因為我討厭你,這樣子可以嗎?」

  最後,我是撇開頭才將後面那兩句話給說完的,在我說完的同時,若迴的手也從我的手肘上移開。

  「是嗎……」若迴輕笑了起來,「我懂了,妳討厭我是嗎?」

  「若迴……」我被若迴這反應嚇到,當我轉過頭來看他時,若迴正好從我身邊走過去,朝客廳的方向走去。

  「老實跟妳說吧!我以後不會再接妳上下學了,妳自己上下學吧。」若迴背對著我,輕鬆地說著,好像完全不干他的事。

  「為什麼?」我被他這句話驚嚇到,從高中以來我們就是這樣不是嗎?整整四年多的事情,怎麼可以說放棄就放棄?

  「因為我厭煩每次都被別人誤會我們兩個是情侶,我厭煩我一直交不到女朋友,所以我不想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了。」若迴慢條斯里地說,說到此,他緩緩地轉過頭來注視著我,「反正妳也討厭我不是嗎?這樣豈不是剛好嗎?」

  在他說出這段話的同時,我彷彿聽到我的心,在那瞬間碎成一塊塊地,那樣的疼痛、那樣的悲傷。

  「知道了就快點出門吧!還賴在這裡做什麼?」若迴的口氣恢復到原本的輕鬆,可是我卻有種他的話越來越沉重的錯覺。

  「……」我什麼也沒說的轉過身子,離開這裡。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陽光明媚的早晨,陽光透過學校餐廳的玻璃照射下來,將餐廳照射的明亮舒爽。

  「我說悅荫,妳今天怎麼悶悶不樂的?」在我坐上學校餐廳的冷板凳上後,一個女孩子便湊到我身邊來,困惑地注視著我。

  「沒什麼啦!」我苦笑道。

  這女孩子是跟我同系所的好朋友,我都叫她筱芙。

  「跟男朋友吵架了?」她見我沒有要說的打算,便繼續追問下去。

  「我沒有男朋友。」說到這件事我就鬱卒,明明我條件不差,卻不知道為什麼從高一開始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男孩子追求過我。

  「妳沒有男朋友?」筱芙不敢相信地瞪大了她那雙圓亮的大眼。

  「嗯,是啊。幹嘛?聽妳的口氣好像見過我男朋友一樣呢!」我斜睨了她一眼。

  「是啊,不是若迴嗎?」

  「噗──」我口中的飯菜噴了一點出來。

  「啊!悅荫妳好髒哦!」筱芙手腳俐落快速,馬上將她自己的午餐移走。

  我拍了拍我自己的胸部,「我才沒有很髒呢!而且他不是我男朋友!」然後瞟了她一眼,這才伸手將自己噴出來的飯菜擦乾淨。

  「不是?好啦好啦!高中為了躲避老師所以否認,我不反對,可是現在是學風自由的大學耶!幹嘛不敢承認?」筱芙的臉上表情就清楚的對我呈現著,困惑。這兩個大字。

  「就真的不是啊!我們只是朋友,不是那種感覺。」我繼續慢條斯里的吃著我的午餐。

  筱芙斜睨著我一會兒,「好啦,不承認就算了,但是說認真的,妳跟若迴吵架啦?」她依舊不放棄,繼續追問著我。

  我說筱芙啊,如果妳唸書時也有像現在這樣機伶,那妳又何需在每次考試前都跑來要求我幫妳惡補呢?

  「怎麼不說話啦?悅荫,難道妳當真跟若迴吵架了?」筱芙圓滾滾的大眼驚訝地瞪著我。

  「我有這樣說嗎?」我悶悶不樂地撐著自己的頭,看著眼前這位外表可人的筱芙。

  筱芙跟我是從高中就一路上來的超級死黨,說她暸解我似乎也不算過份,但是說穿了,她也不是真的暸解我……

  「悅荫,妳別這樣,妳看起來真的很像被甩的悲慘小女人耶!」筱芙終於開始認真的擔憂起我來了。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我們沒有吵架啦!妳想太多了。」

  筱芙緊皺著眉頭,「真的嗎?」

  「妳覺得若迴是那種跟我吵起來的人嗎?」我繼續將我盤中的麵條用叉子叉起來享用。

  「是沒錯,看他那溫和的個性也不像是會跟妳吵架的人,所以是有誤會囉?」筱芙腦筋對於這方面好像都轉的特別快呢?

  「也不是啦!」

  「那到底是怎麼了?」

  我想起昨晚的事情,內心一陣煎熬,我們是有誤會嗎?還是我們之間真的變質了呢?

  在想到今天一早所發生的事情,內心又是一陣傷心……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怎麼一回事?你不是不喝酒嗎?」我緊張地抓著若迴的衣服問道,「你今天怎麼了?」

  「對,我喝酒了。」若迴口氣充滿不耐煩,並將我的手給打掉,「我很累,我想進去洗澡睡覺。」

  「你不是說你今天有急事所以才無法來接我的嗎?」我想起今天中午的那通電話內容,心情隨即繁亂了起來。

  若迴一臉不耐煩地瞪著我,似乎覺得我問的問題很可笑、很浪費他的時間,那表情是如此的讓我心寒。

  「我很累,拜託妳讓我進去洗澡睡覺。」

  「你不說你今天為什麼要跑去夜店喝酒,我就不讓你進去。」我指高氣昂地命令他,他今天不說清楚我絕對不會放過他的。

  「想就去了,欸,我說悅荫妳啊。」

  「嗯?」我聽他突然叫起我的名字,心跳彷彿停了半拍,我盯著他那雙碧綠的美麗眼眸等著他想說出口的話。

  若迴突然傾身,把我壓在牆上,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妳也管太多了吧?就算我是妳的保鑣,我想做什麼也不用非得跟妳報備吧?」

  我愣住,若迴平常才不會這樣子跟我說話,是他今天喝醉酒了才這樣,還是這是他──我還來不及細細思索,若迴又再次說話。

  「而且就算我帶女生去夜店,也不關妳的事吧?妳幹什麼這麼激動?」

  我再次被若迴這番話給嚇到,他帶女生去夜店,還喝酒喝的這麼醉……

  「妳當我主子也不是這樣子當的吧?」

  我垂下眼瞼,內心著實心酸不已,今天的若迴好奇怪、好殘忍。

  「拜託妳讓開好不好?我真的想進去洗澡睡覺了。很晚了。」

  「你也知道很晚了,那為什麼不早點回來?」我終於徹底被他的話給激怒,立刻伶牙俐齒的反駁,「你知道我在客廳這裡等你等多久嗎?」

  「我要幾點回來就關妳什麼事啊?」若迴臉上的表情帶有點溫怒,讓我有點嚇到,「妳可以自己先睡啊!又沒有人叫妳非得要等我。」

  「你怎麼這樣子說?你太過分了!」我瞪著我的大眼,惡狠狠地盯著儘管喝醉酒、衣衫不整,卻仍是帥氣無比的若迴,「我是關心你才等你的!」

  「又沒有人要妳關心我,悅荫,妳真的很煩人,妳知道嗎……」

  若迴的這句話著著實實地震撼了我的內心,我的眼淚也幾乎要奪眶而出。

  「夠了,我不要再跟你吵了,我要進去睡覺了,伊若迴,你今天太過分了。」

  我一個轉身就打開房門鑽了進去,一進去我立刻將房門反鎖,跌坐在門前。

  「欸!妳鎖住門我要怎麼洗澡啊?」

  「去用另一個浴室。」我摀住我的臉,努力遏止即將爆發的淚水。

  「那我怎麼進去睡覺?」門外的若迴似乎十分不耐煩。

  「你今天喝醉,我不要跟你睡!」我聲嘶力竭地回吼道。

  「呿。」接著我聽到若迴離開房門的腳步聲,是那樣的令人心碎,是那樣的令人傷心。

  難道我們的友誼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質了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平常都是若迴開他的保時捷來載我的,這次卻讓我自己搭車回家,我突然覺得這感覺,真的好奇怪,明明之前我還對若迴說過他這樣子好煩、好像我是他的小孩一樣煩人,如今卻是如此懷念他的車子,他的體貼溫柔,他車子的座椅是如此舒適,他車子裡的香氣比這計程車中的好聞太多太多了。

  唉……想到此,我忍不住深嘆了一口氣,當初視為理所當然而不去注意的事情,如今只是一天沒做,竟是如此的懷念。

  不知道若迴到家了沒有。

  就在我這麼想時,車窗外一台外型跟若迴那台保時捷一模一樣的保時捷從我眼前開過去,那速度之快讓人看不清楚駕駛者。

  欸?我愣住,隨後我便將視線放到車子的車牌上。

  當我看到那幾個熟悉的數字及英文字母後,我便知道了這個千真萬確的事實。

  那是若迴的車子。

  但是他為什麼會經過這條路?這條路不是只有我從大學回家才會走的嗎?照理來說他要從研究所回家開的應該是另外一條才對啊!

  心裡滿是疑惑的我,決定今天晚上向若迴問個清楚!

  「若迴,你怎麼這麼晚才回家?」

  當時針停在十一和十二這兩個數字之間,分針停在八這個數字上時,若迴才疲倦地從門口進來。

  「啊,有點事在處理。」若迴疲憊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就要往房間走去。

  我注意到若迴的衣服跟頭髮都好亂,而且身上還有種不同於平常若迴身上味道的氣味,看起來就像是……就像是……

  「若迴,你去夜店嗎?」我走過去擋在若迴跟房門之前,眼神犀利地看著他。

  「我有嗎?」若迴懶洋洋地反問我。

  「你這樣子──」我突然打住我要說的話,「若迴你喝酒?」

  平常若迴都是滴酒不沾的,還常常跟我說他不會喝酒所以不喝,甚至要我不要喝太多酒,這樣子對身體不好,可是如今他卻喝酒了,而且從他身上的酒氣味判斷,他喝了很多啊。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一年的夏天,我沒有回到梨家,選擇與若迴留在這裡,留在這個只專屬於我們兩個的家,也因此改變了我徐悅荫這傳奇的一生。
  那天中午,在我用完午餐正準備到我下一節課的教室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
  『悅荫哪,我是若迴。』若迴的聲音在手機的另一頭溫柔的迴響著,『今天下午我無法去接妳了,妳可以自己坐計程車回家嗎?』
  「啊?哦哦,沒關係啊,我當然可以自己回家囉!」我輕鬆地答話著,但是內心卻有一絲絲的失落,畢竟從我上高中以來,到現在大一要升大二了,沒有一天例外,都是若迴來載我上下學的,也因此從高中到現在羨煞了不少我的同班同學。

  『真的嗎?真的很抱歉。』若迴的聲音充滿歉意與不安,『我因為真的有急事,所以才無法去接妳。』
  「沒關係的啦!」急事?我心裡忍不住納悶了起來,之前就算若迴重感冒他仍是會堅持要載我上下學,怎麼一個急事就這樣放棄要接我上下學的堅持?

  『那妳路上小心囉!』若迴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恢復了輕快的模樣,讓我更加納悶。
  「嗯,你也──」原本的話還沒有說完,手機那頭一個清亮的女聲就打斷了我的話。
  『若迴,你好了沒啊!快一點啦!我在等你耶!』
  我心頭一顫,那個女聲好好聽,聽她跟若迴說話的口氣,好像很親密。

  『我就快好了,妳先到車子旁邊等我。』若迴在手機的那邊對那女聲喊道,接著又將注意力轉回來,對我繼續說著,『妳剛要說什麼嗎,悅荫?』
  「啊……沒有。」我也從閃神中回神過來,笑笑地回道。
  『那就好,那我先掛掉了,記得要坐計程車回家。』若迴再三叮嚀道。

  「我會啦!我都幾歲了?」我不悅地噘起我的嘴來,若迴就是喜歡把我當小孩子看待。
  等若迴掛掉手機後,我心裡的那塊大石頭仍沒有消失,究竟若迴無法來接我的急事是什麼?跟那個女聲有關嗎?為什麼我突然變得這麼在意了?之前明明就沒什麼感覺。我用力的搖了搖頭,試圖把專注力放回接下來的課堂上,但是後來事實證明,我還是很在意。

  整堂課我心裡想的都是若迴跟那女聲的事情,他們倆是要去約會嗎?還是有事要談而已?還是只是單純的朋友?啊──
  好不容易讓我熬過下午的兩節課,我立刻起身抓起我的背包,要往家裡衝。
  不知道若迴回家了沒有?他今天好像是去上碩士班的課,不過他下午似乎是沒有課……

  「徐悅荫。」一個聲音從我急急忙忙離開的身後叫住了我。
  我轉過頭來,是我們系上的系草柯俊彥,全校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風靡他風靡的要死,據之前校內的校草排行下來,他好像也有榮登前五名的寶座。
  「什麼事?」我愣住,我們平常是不常講話的,雖然同是系主任的研究生,但是真的說到話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啊。

  「妳要走了嗎?」他的皮膚有點黝黑,長相也算順眼,身材滿標準的,但是他就是給我一種說不出的風流氣質,讓我不是很喜歡他這個傢伙,畢竟外面對他的傳聞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他至今交過的女朋友數目,據說整整超過六十個,他很會劈腿、玩弄女孩子……等更多不堪的傳聞,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很多女孩子哈他。
  「嗯,我要回家了。」我點頭如搗蒜。

  「我怎麼沒看到那位平常來接妳的那個男孩子?」他走向我,視線往校門口飄去,我這才發現他真的有點高,他好像有一百八十幾公分。
  「你說若迴嗎?」我眨眨眼,有點窘困,他怎麼會知道平常都是若迴來載我上下學的?
  「他叫若迴嗎?我不知道。」他聳了聳肩。

  「對啊,他今天有急事,無法來接我,我得自己回家。」我嘆氣,想到這件事就讓我心煩。
  他偏著頭想了想,「那需要我載妳回家嗎?」他甩了甩手上的車鑰匙。
  「不用了,謝謝你,我可以自己回家的。」我對他微微一笑,「那就明天見囉!掰。」說完話,我立刻拔腿就離開現場。

  我之所以要跑這麼快,原因不外乎是因為我們在說話的同時,有幾個女孩子們停下來注視著我們,讓我感到有點不安,所以才這麼快地擺脫他離開。
  在我好不容易上到計程車上時,我才將我急促的呼吸順了順,讓它慢下來點。
  接著我將視線停在車窗外,發呆著。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未完的夢,總有一天,也要將它完成。


如果那一年的夏天,我沒有回到梨家,那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

 

 

 

 


    專屬若迴的指定文兼半番外篇,每個月連載一回,日期不確定。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