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8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目前分類:【千金革命曲】五部曲 (17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想與那些人視線接觸,我低下頭打量瑛傑的車子。

  他的車子跟同樣是豪門貴族出身的荻黎璿他們都不同,他的車子十分低調,用的也是很平易近人的義大利品牌,但是我猜想這車子看起來不怎麼值錢,可是肯定有防彈功能,甚至可能有更多比那些名車都還要好的功能附在裡面。

  不然依照瑛傑那種,這麼多人想要他死的路線,他不多想辦法保護自己也很難活到現在吧。

  「上車。」

  他已經回來了,並打開駕駛座那邊的車門,「不是後座。」

  本來要鑽進後座的我被抓到,只好關上後座的門,轉而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而他卻偏還不進去,在外頭等著我坐進副駕駛座,才跟著坐進車裡。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欸?」女孩子有些失望:「瑛傑哥哥不跟我們坐車嗎?」

  「我有請他們留一台車給我,我等一下會自己回去。」

  「可是——」

  「妳快去吧,不然到時候妳哥拋下妳就走,我可不會載妳。」

  「好啦!」說完,這位黑色長髮的女孩子又多看了我幾眼,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雖然我很想叫她別走,可是她還是和身邊的其他男男女女們,無情的拋下我和瑛傑自顧自的走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呃……我想我還是跟你們去逛逛好了,哲叡……」

  最後我顫抖地開口,楊哲叡不怕得罪瑛傑,我可是很怕啊嗚嗚。

  楊哲叡有些驚訝,「真的?可是妳不是沒有很喜歡他嗎?還有,是哲叡哥。」

  這次我還未來得及開口,瑛傑就說,「我事情處理完了,等一下可以載她回去。」

  我差點沒嚇到忘了將嘴巴合上,什麼時候瑛傑這麼閒了?身為藍家的一員又要帶領著這麼多殺手,我想他應該是忙得不可開交才是啊!尤其他的身體才剛好,應該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我一大早就被楊哲叡給挖起來,他還帶了兩個護士來幫我化妝,在我還睡眼惺忪的時候我連衣服都換好了,是一件連身的洋裝,是我來到這裡第一次穿裙子,一時間還有點難適應,後來他們還給了我一雙高跟鞋,因為過去時常需要穿的緣故,我並沒有想太多就穿上,穩穩的走到楊哲叡面前,然後一臉還未睡醒的問:「到底要多正式啊?」

  楊哲叡有些驚訝的打量著我,畢竟他沒看過我化妝又穿的如此正式的樣子,「嗯……看起來還滿像一回事的。」

  「是齁是齁。」我敷衍,「我好餓。」

  「等一下吃大餐,妳早餐就別吃了。」

  「離午餐還有段距離啊!」

  「妳少哀號,上車吧!」

  「嗚嗚,這一定是霸凌,是虐待。我不要去相親了,我不要去!」

  「小聲點,奶奶來了。」

  「多美好的一天啊!我還真是想去見見你朋友啊!」

  然後我沒有看到婆婆的身影,只看到楊哲叡偷笑的可惡嘴臉。

  最後我和被我惡狠狠瞪了好幾眼的楊哲叡一起在奶奶和那兩位護士的笑臉歡送下出發。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對了,妳過幾天就可以回去了。」

  「回去?回去哪啊?」

  「看妳很想一輩子跟著我。」

  「也還好啦呵呵。」本來要說出哪有這類的話,可是我知道我一說出口對方又要不高興了,只好趕緊改口,看來我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等級已經不斷升級了,不簡單啊,楊子珣。

  「楊院長和哲叡都很想妳,我看妳還是早點回去好。」

  原來他是要放我回去醫院了,雖然在這裡有薪水領又不用做什麼事情很輕鬆,但是一天到晚賴在這裡的確不好,「好。」

  看我回答的這麼快,瑛傑又不理我了,我還真有點納悶,看他時常損我,也常覺得我是個很煩人的傢伙,幹麻剛剛我回答的快也要生氣?

  得不到要領,我只好自己一人默默的吃起早餐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昨、昨晚謝謝你。」

  他將水杯放回桌子上去,「謝什麼?」

  「幫我撐傘還有把我帶回來。」我不好意思的說:「你的傷口沒事吧?這樣淋雨……」

  「妳還知道昨晚是我幫妳撐傘的?」

  他看起來真的在生氣,我小心翼翼的吞了口口水,「當然記得,我還記得我哭得很傷心,你還拍了拍我的背。還有那個傷口真的要小心點。」

  「嗯,我有醫生照顧怕什麼。那妳還記得什麼?」

  「還記得什麼啊……呃……」昨晚我的心思都在荻黎璿和彌克優身上,最後又因為哭得太傷心什麼都不記得了,可是看他那雙眼炯炯有神的盯著我,好像我再不說個他滿意的答案他又要掏槍出來斃了我,我只好努力回想,「我靠在你胸膛上哭,啊,說到這個你有在健身吧?」

  「嗯?」他揚眉。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他說,她沒有死,她一直都活在我的心中……』

  『是誰?』

  『荻黎曉。』

  我沒有自殺,我沒有割脕。

  我很堅強也很努力,可是最後我什麼都失去了,也什麼都沒有得到。

  我可曾經主動害過什麼人?

  『你們並不適合。悅荫,和他分手才是對你們倆都好的決定。

  『我們希望妳消失。

  猛然的,大雨嘩啦啦的從天而降,讓很多路上的行人錯愕尖叫,卻只有我一人繼續蹲在滂沱大雨之中,痛快大哭。

  風起,全身被雨水淋溼的我卻感覺不到身體的寒冷,內心的冷、回憶中的冷更是讓我感覺到要窒息,過去回憶中的利刃,正一刀一刀的劃開我的心,一刀一刀的刺進我的胸口。

  一把傘無聲地移到我上頭,擋住了所有的雨水。

  我不回頭也知道是誰,因為從我跑出酒吧時就聽到身後一路跟著的腳步聲,可是我沒有制止,瑛傑他也沒有追問我什麼,只是靜靜地拿著傘幫我擋雨。

  也許在這種時候,能有一人陪在自己身邊,陪著自己心碎,陪著自己落淚,也是幸福的……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無法再繼續將彌克優和荻黎璿的對話聽下去,一邊流淚一邊離開瑛傑的胸口,「我、我想去洗手間。」

  看著我臉上滿是淚水,第一次看到我在他面前落淚的他充滿驚訝,緊接著聯想到剛剛我要他別說話以及別讓身後的人看到我的樣子等等行為,似乎是理解過來,「妳現在出去可能會遇到他們的人。」

  我知道他是在擔心我,可是我真的不想在這邊崩潰大哭,「我還是要過去。」

  他最後還是讓出位置讓我跑出酒吧,我才剛跑出去就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一個人蹲在酒吧另一側的小巷子內痛哭失聲。

  我想到了很多很多和他們在一起的片段。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是啊,她不可能自殺,可是她已經死了。」彌克優總算開口,「這兩年我知道你和梨家都不斷想找到她,就連我們彌家也透過很多方式去找,就是沒有她的消息,我們彌家放棄了,她是真的死了。」

  「割腕……呵。」荻黎璿冷笑:「真是一個別出心裁的自殺方式,跳樓、服毒這麼多種,她卻偏偏選了最痛苦的割脕。」

  彌克優不語。

  「她選擇與你在一起,你最後卻讓她孤獨地死在浴室裡面,甚至沒看到她最後一面。」荻黎璿沉聲道:「這就是為什麼我這兩年不想再見到你的原因。」

  「黎璿哥,你對我有多恨就是我對自己有多恨。」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還有什麼不好的?」

  我屏氣凝神,就怕一個不小心錯過了他們交談的內容。

  「也是,他們分手也三年了,他是該走出來了。」我聽到彌克優那無可奈何的聲音,「不過我知道的,你和他都恨我。」

  荻黎璿還是一如我印象中的那樣冷漠:「我們沒有理由不恨你。」

  「你們也沒有理由恨我。」彌克優笑道:「我們在某方面利益是一致的,別忘了當初摧毀伊家兄弟就是你提議的,我們大家也都有份。還有黎曉那精心的傑作,因為他,你也得到了梨老爺的支持,否則哪可能打敗荻黎揚?」

  就在我因為他們談起伊家兄弟而感覺心臟一緊的時候,瑛傑突然開口,「妳不喝了?酒太烈了是不是?」

  我趕緊伸出手指抵在自己的雙唇上,「噓,別出聲。」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還真是可惜了。」我甜甜一笑,「我不恨你怎麼做為你賣命的保鑣?」

  他沒料到我會這樣回答,喝到一半的酒全都因為這句話而噴了出來,接著我眼角注意到昏暗的酒吧內包括那位坐在吧台上的金髮女子外,還有另外三人都有所動作,看來他們都是瑛傑的保鑣,被他剛剛嗆到的模樣給嚇到,以為發生什麼事情趕緊要起身處理,卻看到瑛傑噴出一口酒後開始大笑,他們四人才又坐回原本的位置上去。

  「妳啊,真的是很有趣的人。」

  我無奈的拿衛生紙給他,「我只是實話實說,雖然我根本搞不清楚他們恨你為什麼還要拼死保護你。」

  他不接過衛生紙,卻要我自己幫他擦他下巴剛剛噴出來而沾到的酒,我本不依,看他還是擺明不伸手,又不想讓他等等伸手是拿槍出來威脅我幫他擦,今天被槍口指過一次就夠了,不需要第二次,因此我只好靠近些幫他擦掉下巴的酒,並順手連他雙唇也一起擦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我總算知道當初他會對楊哲叡說出:『不會愛上他人也就不會受傷害了。』的原因了,愛上一個人確實很容易失去平時應有的理智,因為妳愛他,就會奮不顧身的去為對方好,什麼該有的知識與智慧都會被拋出腦後。

  他因為是殺手,所以不能輕易失去理智,更不能被私人的感情左右了任務,這是身為殺手的悲哀,也是殺手最痛苦的事情。

  瑛傑看似對什麼都不在乎、都不放在心上,是不是就是因為這樣,他才能成為最傑出的殺手,才能成為領導世界上最出色的殺手集團的領袖?

  「那麼妳呢?」

  我回神,發現他還是目不轉睛地瞅著我,「我?我什麼?」

  「妳會對妳深愛的對象開槍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可能很多人看了這篇公告後會很擔心千金連載的部分,目前可以肯定的是,千金雖然還未結局,但是在一年內都還是會持續在每週一進行連載直到五部曲結束的!因此各位可以放心地繼續追此文喔~
 

 

  我和瑛傑進到酒吧內,被帶到一桌靠牆且十分隱密的位置,本來我已經先坐進去,卻發現他沒有打算坐我對面的位子,直接要往我這邊擠,我隨即想想他現在可能被追殺,要是我們倆要坐同一邊,還是讓他坐裡面會安全點,「你坐裡面吧?」

  看我硬生停在桌椅之間,他有些驚訝,「為什麼?」

  「這樣比較安全啊!」

  聽到我的話,他笑了出來,「不要緊,這裡很多有勢力的人會來,沒有殺手敢動這裡,就算是煌達集團也沒那個膽。」

  顯然他不想坐裡面,不過後來我想想,裡面因為又貼牆,位子比較小,所以一般人的確是不會喜歡坐裡面,「好吧,你說這樣就是這樣吧。」

  等我坐定位後,因為椅子上長條型,並非一人一張的那種單人椅子,因此在坐好後,感覺到瑛傑刻意坐的離我很近,明明這條長椅沒有這麼擠。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因為上次與瑛傑一起出現在楊哲叡相親現場的金髮女子也跟著我們一起出發,而且還是她開車,最重要的是他們走在一起時,大家的目光都在他們身上,兩人又高挑又登對的長相讓外人都情不自禁的多看幾眼,就連好像是顆大電燈泡的我也忍不住多瞄了他們好幾眼。

  早知道我就穿好看些,也不用現在混在他們兩人裡面看起來格外突兀。

  又看了那金髮女子的姣好身材幾眼,嘖嘖那女人只有十九歲卻已經長成這副模樣,真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男人會為了她心碎,希望瑛傑不會。

  「她是我旗下的殺手,也是主要保護我的殺手之一。」

  在車子行駛一段距離後,瑛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跟我說。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將槍收起來,我帶妳出去晃晃。」

  「咦?要出去啊!」一聽到能出去我眼睛都亮了,這將近一個月來我天天都被關在這間房子裡面,不是和瑛傑說話就是一個人閒晃,沒想到瑛傑竟然主動要帶我出去,「可是你的傷沒問題嗎?」

  發現我關心他的傷口,他沉默了半晌,「那妳保護我。」

  「好啊!」答應完後我才發現不對,「不是啊,你開槍不管是距離多遠都能正中目標,我則是亂槍打鳥型的,開了十槍可能還沒有一槍打在敵人身上,還可能將那一槍打到你身上,這樣我怎麼保護你?」

  「妳神經真的很大條……」

  「什麼什麼?我剛的邏輯很有道理不是嗎?」我義正嚴詞的說,「我只是就事論事啊!該是你保護我吧!」

  「妳有什麼好保護的?」他好笑的瞅著我。

  我一愣,是啊,我已經不是梨家千金了,也不是梨老爺他們極力要剷除的對象了,又有誰會在乎我這個平凡人的性命?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將保護我耳朵的耳罩拿下來,看著一臉嚴肅盯著螢幕瞧的瑛傑,「怎、怎麼了?我準度還是很差嗎?」

  想我前兩天被瑛傑教導使用手槍時,射出去的子彈和目標根本差了十萬八千里,連靶紙都打不到。有時候我都還懷疑他怎麼有辦法用與平常沒有兩樣的表情繼續教我。

  「還可以。」他淡淡的抬起頭來,「勉強有進步。」

  「真的?」不過第四天就被一位帶領職業殺手的頭頭說我有進步,這應該算是上天賞臉吧?

  看我興沖沖的就想跑過來看螢幕內關於我靶被我射中的模樣,他就揚起右眉,「繼續練。」

  「可是我已經至少練了一個半小時了耶!」我露出一臉委屈的表情,「你也知道我就是準度差了點,沒天份嘛……」

  他還是揚著眉打量我,看得我全身發毛,「好、好吧,我看我就再練一下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妳可以直接叫我瑛傑沒關係。」

  「嚇!」我驚嚇的瞪著他,「可、可是那些來找你的人也都稱呼你為藍先生,或是老大欸,我、我叫你名字不好吧?」

  「我覺得沒關係其他人也不會意見。」他繼續認真的看著我,「子珣。」

  突然這樣直接稱呼對方的名字,雖然非常奇怪,可是我又不好意思拒絕他,「嗯,好、好吧。雖然我記得你之前都是直接跟哲叡說,你妹妹,指我。」

  他莞爾,「妳也很會記仇。」

  「沒有沒有,我才不敢呢!」

  他接下來將視線放到我的腿上,「妳的腿也不粗,不需要再瘦吧。」

  「肉可多著呢!你看看。」我直接將腿放到桌上,用手從自己的小腿肚抓起一攤肉,「反正在這裡閒著也是閒著,就乾脆來——」

  「妳會用槍嗎?」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藍瑛傑的真實身分被我知道,所以他對我感覺不再有那種若有似無的難捉摸感,而是比較親近一些。

  被他扣留在家中的第一週,他傷勢還是反反覆覆,儘管每天都有醫生來幫他檢查傷勢,也會有下人幫他換藥等等,他還是在三天後因為傷勢受到感染,發了一場頗嚴重的燒,等醒來時,我則是依舊在他家過著什麼都搞不清楚,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這裡幹麻的生活。

  他家收藏品不少,而且真的沒有什麼與財經有關的商業周刊和報章雜誌,他的生活該說單純又不是很單純,可真的很簡單。乾淨的家中真的沒有什麼過多的東西。

  直到一次我不小心撞到他放在門邊的鞋櫃,結果意外撞出一排隱藏在鞋櫃裡面,滿是大小長度不一的手槍抽屜,把我一開始對他生活很單純簡單的想法通通掃除乾淨。

  「妳在做什麼?」

  這一個禮拜雖然我也都會跟著溜進去看看藍瑛傑的狀況,但是大多時候他都沒有什麼心力理會我,或是因為身邊有其他人的關係,並不好說話。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何?」再次被他的話給驚住的我目瞪口呆的問,「哲、哲叡他、他會答應?」

  「嗯。」

  又是嗯。我默默的在心裡抱怨,藍瑛傑真的是個很不擅長聊天的人欸。

  「妳就只在乎哲叡會不會答應,而不是自己想離開嗎?」

  「自己想離開?為什麼?」

  「因為我。」

  我總算明白他話中的意思,一般人見到這麼危險的事情以及眼前認識有半年的人竟然擁有著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可怕身分,絕對都是想躲就躲,而不是冷靜的坐在客廳裡與剛死裡逃生的對方說話。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不知道一向對什麼都沒有特別感情的藍瑛傑為什麼會這樣對我說,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希望我留下來,畢竟認識的這將近十個月的日子,我們見面的次數並不算是非常多,也沒有特別深厚的感情,可是當我在這塊異地,在這個偏僻的地方上,還有一個人願意真心關心自己,挽留自己,是個多麼讓人覺得溫暖的事情。

  只因我想到的是將近兩年前,我被逼著離開彌家,然後被他們狠狠傷害背叛的過去。

  發現我默然不語,藍瑛傑繼續用平淡的嗓音說:「妳離開,我和哲叡會——」

  他的話最後並沒有說完,因為他昏過去了,我趕忙撲上去,才剛碰到他的手指就感覺到他的體溫有多高,我想試槍傷外加在寒冷的天氣中過久,導致他身體不舒服又發燒,我轉過身狂敲我們後座和前座的那個隔音板,著急的就像昏倒的是我的家人,我深愛的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