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日  《千金革命曲》星光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那一年的夏天,我沒有回到梨家,選擇與若迴留在這裡,留在這個只專屬於我們兩個的家,也因此改變了我徐悅荫這傳奇的一生。
  那天中午,在我用完午餐正準備到我下一節課的教室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喂?」
  『悅荫哪,我是若迴。』若迴的聲音在手機的另一頭溫柔的迴響著,『今天下午我無法去接妳了,妳可以自己坐計程車回家嗎?』
  「啊?哦哦,沒關係啊,我當然可以自己回家囉!」我輕鬆地答話著,但是內心卻有一絲絲的失落,畢竟從我上高中以來,到現在大一要升大二了,沒有一天例外,都是若迴來載我上下學的,也因此從高中到現在羨煞了不少我的同班同學。

  『真的嗎?真的很抱歉。』若迴的聲音充滿歉意與不安,『我因為真的有急事,所以才無法去接妳。』
  「沒關係的啦!」急事?我心裡忍不住納悶了起來,之前就算若迴重感冒他仍是會堅持要載我上下學,怎麼一個急事就這樣放棄要接我上下學的堅持?

  『那妳路上小心囉!』若迴的聲音不知道為什麼,恢復了輕快的模樣,讓我更加納悶。
  「嗯,你也──」原本的話還沒有說完,手機那頭一個清亮的女聲就打斷了我的話。
  『若迴,你好了沒啊!快一點啦!我在等你耶!』
  我心頭一顫,那個女聲好好聽,聽她跟若迴說話的口氣,好像很親密。

  『我就快好了,妳先到車子旁邊等我。』若迴在手機的那邊對那女聲喊道,接著又將注意力轉回來,對我繼續說著,『妳剛要說什麼嗎,悅荫?』
  「啊……沒有。」我也從閃神中回神過來,笑笑地回道。
  『那就好,那我先掛掉了,記得要坐計程車回家。』若迴再三叮嚀道。

  「我會啦!我都幾歲了?」我不悅地噘起我的嘴來,若迴就是喜歡把我當小孩子看待。
  等若迴掛掉手機後,我心裡的那塊大石頭仍沒有消失,究竟若迴無法來接我的急事是什麼?跟那個女聲有關嗎?為什麼我突然變得這麼在意了?之前明明就沒什麼感覺。我用力的搖了搖頭,試圖把專注力放回接下來的課堂上,但是後來事實證明,我還是很在意。

  整堂課我心裡想的都是若迴跟那女聲的事情,他們倆是要去約會嗎?還是有事要談而已?還是只是單純的朋友?啊──
  好不容易讓我熬過下午的兩節課,我立刻起身抓起我的背包,要往家裡衝。
  不知道若迴回家了沒有?他今天好像是去上碩士班的課,不過他下午似乎是沒有課……

  「徐悅荫。」一個聲音從我急急忙忙離開的身後叫住了我。
  我轉過頭來,是我們系上的系草柯俊彥,全校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風靡他風靡的要死,據之前校內的校草排行下來,他好像也有榮登前五名的寶座。
  「什麼事?」我愣住,我們平常是不常講話的,雖然同是系主任的研究生,但是真的說到話的機會幾乎是微乎其微啊。

  「妳要走了嗎?」他的皮膚有點黝黑,長相也算順眼,身材滿標準的,但是他就是給我一種說不出的風流氣質,讓我不是很喜歡他這個傢伙,畢竟外面對他的傳聞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他至今交過的女朋友數目,據說整整超過六十個,他很會劈腿、玩弄女孩子……等更多不堪的傳聞,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還是很多女孩子哈他。
  「嗯,我要回家了。」我點頭如搗蒜。

  「我怎麼沒看到那位平常來接妳的那個男孩子?」他走向我,視線往校門口飄去,我這才發現他真的有點高,他好像有一百八十幾公分。
  「你說若迴嗎?」我眨眨眼,有點窘困,他怎麼會知道平常都是若迴來載我上下學的?
  「他叫若迴嗎?我不知道。」他聳了聳肩。

  「對啊,他今天有急事,無法來接我,我得自己回家。」我嘆氣,想到這件事就讓我心煩。
  他偏著頭想了想,「那需要我載妳回家嗎?」他甩了甩手上的車鑰匙。
  「不用了,謝謝你,我可以自己回家的。」我對他微微一笑,「那就明天見囉!掰。」說完話,我立刻拔腿就離開現場。

  我之所以要跑這麼快,原因不外乎是因為我們在說話的同時,有幾個女孩子們停下來注視著我們,讓我感到有點不安,所以才這麼快地擺脫他離開。
  在我好不容易上到計程車上時,我才將我急促的呼吸順了順,讓它慢下來點。
  接著我將視線停在車窗外,發呆著。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未完的夢,總有一天,也要將它完成。


如果那一年的夏天,我沒有回到梨家,那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

 

 

 

 


    專屬若迴的指定文兼半番外篇,每個月連載一回,日期不確定。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來是該做下一步動作了。」我輕聲說道,隨後又用黎曉他聽的見的聲音說,「那荻老爺怎麼處置荻黎宏他們?」

  「爺爺似乎沒有因此發怒,可能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了吧!」黎曉惋惜地說,「不過爺爺倒是口氣不善的對他們說,要他們下次不要再這樣。我想他說的這樣,指的是把自己做的事推給別人吧!」

  「他沒有生氣?」

  「嗯,聽黎璿哥說,爺爺口氣很淡漠,似乎也很不高興我們拿這種小事去打擾他。」

  「看來荻老爺還真是個老狐狸。」我暗嘆,「想必他也是早就看穿荻黎宏的伎倆了吧!所以才會這樣不在意。」

  「誰知道。」黎曉在陰影處,不以為意的說,「但是爺爺或許已經有去查黎宏哥他們幾人的帳戶了,看有沒有可疑的大筆現金支出,畢竟如果他要用現金付薪水給那些為他做事的人,就要先提領現金啊!從這方面去查,也是可以查的到。」

  「這我倒是沒有想到。」

  「這點也是我看到他們拿出契約書,說要以現金付款時,我才想到這點的。」

  「沒想到荻老爺這麼快就找出他們計畫的破綻,真可怕。」

  如果當真如此,那麼接下來我的一舉一動都真的要十分小心了,在加上我那天推薦給荻黎璿的計畫,要股東掏空荻家,這種事要是一個沒做好,荻黎璿和黎曉可就真的翻不了身,這樣可慘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房間是如此的安靜,就連呼吸的聲音也細如蚊蠅。沒有人敢大口呼吸,就連那兩位哭泣的女僕也盡量隱藏自己的聲響。

  我的長髮垂在我的腰旁,我的視線靜靜地停在對方身上。

  「證據?」我緩緩地重複,「你別想騙我。你要是騙我,我會讓你更加痛不欲生。」

  「是真的!」他一聽我會對他做出更殘忍的事,急急忙忙地掏出一張紙,慌張地遞給我,「這是事後可以領錢的契約書,他怕事前被拆穿我們和他有關聯,因此都選擇事後給錢的方式,而且是用這種紙來做證明,領取現金。一旦用轉帳的,勢必很快就會被查出來,這是歐管家對我們說的。」

  我揚起眉毛,不屑地接過那張紙,「所以這一切都是那個歐管家叫你們做的?」

  「是的。」

  「歐管家是荻黎宏的專屬管家,你沒認錯吧?」黎曉優雅地起身詢問。

  在荻家每個人都擁有一個專屬管家,像是黎曉就是老桑負責。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對被我壓住頭的女僕說道,口氣盡是不屑與不悅:「快道歉啊!妳不想起來了嗎?還是我要妳去大門口跪給大家看妳才肯道歉?」

  她一直哭,而我也一直裝作沒看見,她全身微微顫抖,我則是笑的十分詭異,我就要看看這個女僕多能撐。

  「對、對不起……」出乎我意料的,她顫抖著說出這句話,「我、我下次……不會再犯了……」

  「哼。」我冷哼一聲,手仍是壓在她的頭上,「妳也會害怕啊?下次?妳如果對我敢有下次,我就不會只是這樣就原諒妳的。」我邊說邊對她的頭在施加力道,過了好一會兒才鬆開我的手。

  當那女僕抬起頭來時,她的額頭紅成一片,樣子慘不忍睹,眾人見狀都倒抽一口氣,震驚極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結論是什麼?」我才走到餐廳門口,就聽到荻黎揚那痞痞地聲音從餐廳傳了出來。

  我和黎曉若有所思地互望了彼此一眼,看來事情已經快要結束了。

  荻黎揚語氣不太和善的繼續說著,「既然是黎深哥做的,那又怎樣?他也不過是謹慎了些,進去查看那位身分不明的女子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傢伙啊!」

  他們那邊已經放棄反駁而是選擇承認了啊?真是可憐。不過這麼一來,荻黎揚的這番說詞也是說的通。

  我和黎曉緩步踏進餐廳,裡面有荻黎璿、站著對荻黎璿怒目相斥的荻黎揚、一臉溫和表情的坐在旁邊的荻黎深還有一位我從沒看過的男子,一臉莫不在乎的坐在荻黎璿的另一邊,還有幾位看起來明顯就是女僕、傭人的人們。

  「呦,各位哥哥在吵什麼啊?」黎曉見沒人注意到我們,立刻敞開笑容,大聲說道,「吵的這麼激烈。連在走廊都聽的見各位的聲音。」

  眾人這才將頭紛紛轉向我們這邊,黎曉快速且自然地將手掛到我的肩膀上。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只可惜他們錯估了我們,黎璿哥早警覺到房中的香味,自然留心很多,再加上又在妳房間附近布了些眼線,他們的舉動自然盡收我們眼底,所以這次他們的舉動,才沒有成功。」黎曉緊閉著雙眼,揉著自己的眉心,「黎璿哥巧用金蟬脫殼法,將琉汐留在裡面代替是妳,將妳連同妳的行李給掉包出來。所以昨天半夜他們的突襲自然是尷尬落幕。而今天黎璿哥便緊咬著這點,對著他們進行攻擊,所以樓下才會在吵架。」

  「真的好心機啊,我才來一天,之前我要來的消息也被你跟荻黎璿給壓了下去,知道我要來的人自然是極少,可是他們居然能在一天之內,取得我的簽名與章印,將我的簽名偽造的這麼相像,連我也險些被騙。要是這次他們成功了,你們定是永不得翻身了。」我的眼神中盡是憤怒,我當真沒想到,荻家是如此險惡的家族,居然在一天之內便動作頻頻,而且還是早在一天之前便打算好了,不然也不會在我房中放那種香氣。

  黎曉深吸一口氣,伸起懶腰來,「是啊。」

  「是誰做的你們知道嗎?那群闖進我房間搜查的人是哪一方?」

  黎曉露出淒苦的笑容,「那分明是黎宏哥的人,如今他卻推給了黎深哥,而黎深哥也賴不掉,只得乖乖背上這醜名了。」

  我詫異道:「荻黎宏這麼厲害?」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一早我醒過來時,已經不早了。

  沒想到我昨天會突然睡著。等等,我昨天突然睡著了?那現在這裡是哪裡?

  我立刻從床上爬起來,四處張望,這裡是荻黎璿房中的一個小房間內,印象中我昨天有逛過這個房間。

  我昨天是因為喝那杯水才睡著的,難、難道……我害怕的不敢想下去,可是事實已經這麼明顯了。

  荻黎璿昨天在水中加安眠藥害我!

  這究竟是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而且水還是一開始就給我的,如果是因為我提出那些方法對荻家太過危險,才打算加害我,那也該是之後才把水給我啊!所以他一開始就打算把我弄昏了,是這樣的嗎?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誰能來告訴我?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啊,到三十樓了。」接著荻黎璿就不顧我的反對,硬把我拖出電梯。

  就在我們直走一段要轉過這個轉角時,我到達3006房門口。

  「進去吧!不要隨便跑出來,在荻家不像在別墅,那麼安全、可以隨心所欲。」荻黎璿口氣淡靜地提醒我。

  「我知道了。」我把鑰匙卡刷下去,獨自一人走進明亮的房間。

  這房間還真是不錯,跟我以前的屋子一樣,有一面巨大的落地窗,視野景觀也十分良好,房間也很寬大,讓我開始喜歡這個房間了。

  我在房間巡了幾圈,順便散心兼運動,而木頭地板飄蕩著一種不錯的香味,更加令我心花怒放,心情極為舒爽。

  當我看到我的行李正堆在房門角落時,我決定開始整理行李,以免太晚想睡就麻煩了。

  就在我打開行李要開始收拾時,我的手機響了,上面是一封簡訊。

  『先出來一下,馬上。』

  並沒有寄信人姓名,也不是我認識的號碼,我困惑地猜想這是不是惡作劇,還是發錯簡訊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眼前突然出現一隻有點黝黑的手,穩穩地托住我那即將墜落到地面的漂亮花瓶。

  我抬眼,看見是坐在我身邊的黎揚,正一臉鬆了口氣的樣子,手中拿著的正是那個剛剛即將摔個粉碎的漂亮且價值不匪的花瓶。

  「好險好險,」黎揚邊假裝擦著根本沒有汗的額頭,邊鬆口氣地說著,「差一點就來不及了呢!」說完對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是啊,真的好險呢!」我也鬆一口氣,回給他親切的微笑:「要是我真的給它打破了,那我可沒錢還哪!」

  黎揚一臉驚訝的表情看著我,「妳可以叫黎曉幫妳還啊,妳是他女友,他可沒道理拒絕呢!」說著,眼神不住往黎曉那兒飄去。

  「自己闖的禍怎麼可以叫別人去收拾呢?」我邊說邊從他手中接過花瓶,把它放回到原來的小桌子上,「這樣子也未免太卒仔了吧!」

  「這樣子啊……」他眨了眨深邃的雙眼,好似我是個十分稀奇的東西。

  「好了好了,我累了,」那女人突然冷冷地大聲宣佈道,「小女孩妳和黎璿都給我先離開吧!我有話想和黎揚及黎曉說。」

  「啊、啊,好。」這很明顯是在趕我走吧?果然,我剛剛的那個舉動引來她的反感了,唉……

  我快步走到房門前,荻黎璿緊跟在我之後。

  「謝謝妳的招待。」我對那女人鞠了一個躬,禮貌地說完後才離開。

  而跟在我身後的荻黎璿仍是那張撲克臉,一點想開口說話的意思也沒有。連我看了也怪無言的,難怪他媽媽要生氣。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荻黎曉在我耳邊輕聲說道:「記得叫我黎曉啊,連姓一起叫未免太不熟了吧?」

  「不要,好噁心。」我嫌棄地說,「我連姓叫叫習慣了。」

  「那妳可能得改了,因為現在不容妳拒絕了,所有人都知道妳是我女友了!」

  「你這心機重的傢伙,怪不得一進到大廳,你就要把手掛到我身上。」我在他耳邊低聲吼道,早知道他心中打的是這樣的如意算盤,我就該早些把他的手從我肩上推開。

  「我這也是為了保護妳,好不好?」黎曉──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改這樣叫了──說的十分無辜,只可惜我是不會被騙的。

  就在我張口想反駁時,原本快被我遺忘的荻黎璿突然開口發聲。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