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且看一位被拋棄的千金,如何在這個危險萬千的經濟鬥爭中,發起最動人心魄的革命,從此脫穎而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文章標籤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能和妳一起來果然很棒!』諺鴻突然說出這句話,並轉過頭來對她微笑。
  歆羽感到十分的感動,『能和你一起來我也很高興。』
  她多麼希望時間就停駐在這一瞬間,永遠不要消失。

  這時有點點的水滴砸落到歆羽的臉上,歆羽一見下雨了,急急忙忙的從包包中找雨傘,但是諺鴻因為專注於看煙火,所以沒發現下雨而往前走了幾步,卻意外的跌了一跤,滾了幾圈,令歆羽大吃ㄧ驚。
  『啊!諺鴻!』歆羽忍不住大叫。
  『放心吧,歆羽!我不會受傷的。因為我已經沒有身體了。』
  諺鴻淡淡的笑著對歆羽說,並用短短的幾句話輕易的帶過這個殘酷的事實。

  這是歆羽第一次深切的體悟到,諺鴻是個已經去世的人了,再也不會是個真正的人了,他碰不到歆羽,而歆羽也碰不到他了,她跟他已經是兩個不同世界的人了。
  無名的悲傷頓時爬上了她的身上,淚水和雨水也馬上爬滿了她的臉龐,她臉龐上的水,哪些是雨水哪些是淚水,連她自己也分不清楚了,她只知道,當諺鴻說那話的時候,她的心正淌著血啊!

  後來幾天諺鴻請歆羽幫他寫封信給宇文,內容主要在說,感謝他這位知心的朋友,他帶給宇文很多麻煩,真的十分感謝他的包容與體諒。還有告訴宇文說,希望宇文他可以再去找別的朋友,忘了他,好好的過著屬於他自己的人生。還有他雖然在另一個世界可是還是會永遠記得他的,還有‧‧‧還有‧‧‧還有‧‧‧
  兩個人之間的深厚友情就這樣破碎在兩個不同的世界裡。

  他們兩個也一同去買了一件衣服要歆羽轉送給宇文。
  歆羽忍不住想到,兩個擁有如此深厚友誼的朋友,就這樣硬生生的被生與死給拆開了。想到就感到十分心酸。
  買完後歆羽要求幫諺鴻拍張照片,諺鴻也欣然答應了。
  當歆羽拿起相機對準諺鴻後,歆羽卻無法透過相機的鏡頭看見他,看過去只有背後的湖和天空,因此歆羽又將頭抬起來再看一次諺鴻站的地方。

  『怎麼了?』諺鴻困惑的看著歆羽的舉動不解的問。
  『沒什麼。』歆羽搖了搖頭說道,她不希望再次提起諺鴻已經去世的這件事。
  這次歆羽不管相機中有沒有諺鴻,歆羽還是照樣的給他拍了下去。
  將心中的悲傷緊緊的埋藏在看不見的地方。
  那天是諺鴻的頭七,歆羽、宇文和諺鴻都沒有前去參加。

  他們三個待在後山裡閒聊。
  『你為什麼不去參加你自己的頭七?』歆羽問諺鴻。
  『我不想要去參加,我想和你們在一起啊!』諺鴻一臉開心的樣子坐在歆羽和宇文的中間,『去參加那個有什麼好玩的?』
  頓時,歆羽忍不住心想,怎麼那麼無情?那麼多人爲了你哭泣,特地去參加你的喪禮,不去參加就算了,還一臉不在乎的樣子。

  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當諺鴻坐在地上時,他臉上充滿的卻是悲傷又無奈的表情。
  看到這個的宇文和歆羽頓時就瞭解了。
  這時,在諺鴻跑到湖邊去看魚時,他們兩個忍不住說道。
  『諺鴻他啊,其實是很悲傷的吧!所以才不想去參加自己的喪禮,怕看到那些因為他去世而哭泣的人們後,自己也會忍不住流淚。』宇文忍不住說道。
  『是啊!他雖然對我們表現出不在乎的樣子,但其實最悲傷的人莫過於他了吧!因為是他獨自離開了我們大家的啊!』歆羽也忍不住說道。

  『雖然,只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卻相隔了好遠好遠呢‧‧‧‧‧‧』宇文淡淡的說道。
  『好像天和海一樣,盡管遠看只相差了一條線,可是兩個世界卻離了好遠好遠‧‧‧‧‧‧』歆羽也有感而發的說。
  這時宇文和歆羽說到這裡都說不下去了。
  他們兩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悲傷思緒之中,無法自拔。

  到了隔天,歆羽按照諺鴻所說的,把那封信拿去給宇文。
  『我也有封信要給妳。』宇文在收下歆羽的信後說道。
  宇文也跟著拿出了一封信交給歆羽,『這也是諺鴻要我幫他寫的,在轉交給妳的。還有,』宇文往他的口袋摸了一陣子,『這是諺鴻要給妳的。』
  他拿出一條項鍊交給歆羽,歆羽接下時十分感動,也拿出一件諺鴻和她去挑的衣服來交給宇文。
  『這是諺鴻要給你的。』歆羽說道,宇文也伸手將那件衣服接下。

  『這樣好像在交換禮物啊!』宇文笑著說,雖然他笑著,不過歆羽從他的眼框中看到點點的淚水。

  歆羽打開那封信後,看到裡面諺鴻說認識她諺鴻自己感到很高興,要是他們可以早點認識一定可以更快樂,他很喜歡歆羽,希望可以一直在一起,永遠不要分離。諺鴻還說,所以,在這段時間內,他一直祈禱,他們在一起的時間能久一點,但這最終還是件不可能達成的事了!諺鴻還說,他希望在歆羽看完這封信後,可以忘了他,繼續去渡過她自己的人生,在未來一定有比他更好的男生適合歆羽。諺鴻還說,別忘了當初答應要實現夢想來報答他的約定。他還說‧‧‧他還說‧‧‧他還說‧‧‧
  無止盡的思念破碎在生與死的一線之間。

  歆羽看完後忍不住流下眼淚,她也看到宇文也流下了眼淚,她突然感到一絲絲的不安,『宇文,我們去找諺鴻!』
  說完,他們兩個快速的往後山跑去。
  但是卻再也找不到諺鴻的影子,無論他們怎麼找就是找不到,在後山只有他們兩個熟悉的湖泊和蔚藍的天空,還有翠綠的樹木靜靜的佇立在一旁,就跟平常一樣,可是卻少了一個他們所熟悉的朋友,這時他們才了解到一件事:諺鴻已經永遠離開他們了,再也不會在回來了。

  所以他才挑這天將信交給宇文和歆羽。
  想到這裡,他們兩人忍不住哭了來,無法接受這感傷的事實。
  諺鴻離開之後,歆羽感覺心底空出了一塊,感覺格外的空虛寂寞,她無法接受諺鴻離開的事實,ㄧ直沉進在悲傷之中,整天無神就像行屍走肉一般再生活著,直到有一天,她意外的看到那封被她沉靜許久的信,那封當年諺鴻請宇文寫的信,她掙扎了許久還是拿起來重讀了一次,也下定決心要改變自己,因為她知道諺鴻絕不會想看到這樣的自己。

  之後,她變的積極去參予各種活動,也熱心去幫助別人,她的拍照技巧也深受大家歡迎,成為全校的名人之一。她努力的往她的夢想───成為世界頂尖攝影師而努力。
  這都是爲了做到當年諺鴻所提醒她的,去開始自己不一樣的人生。
  後來,那天歆羽爲諺鴻拍的那張照片洗了出來,照片中擁有一片純靜的湖泊和一片蔚藍的天空,還有一些翠綠的茂密樹木,但是卻沒有諺鴻的身影。

  歆羽稱那張照片為【蔚藍的世界】,雖然裡面沒有諺鴻的身影,但是她知道諺鴻的精神就在裡面,與她永遠在一起。因此她將那張照片放在桌子上,永遠思念著諺鴻,永遠注視著諺鴻最後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證據。
  當然,她也最懷念當年和諺鴻在一起的短短幾天。

  而她也了解到:就像天與海一樣,儘管都是蔚藍的,但是卻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她原先的心不空了,現在她將那裏裝滿著她和諺鴻在一起的美好回憶,而她現在仍不斷的再增加甜美的回憶到她心中。

                        全篇完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歆羽是一位存在感十分低的學生,許多同班同學連她的名字也叫不出來,但是她對此卻完全不在意。
  她對照相有著一種特別的執著和熱忱,她不敢主動去和別人接觸,所以總是一個人不斷的拍照,將她對事物的看法照進相片中,再將那些照片好好的保存起來,作為某些回憶的証明。她對其他事情卻毫不在乎,這也就是她為什麼會變的毫無存在感的原因了。

  她有一張去年到後山所拍的森林照,內有一片純靜的湖泊和一片蔚藍的天空,還有一些茂密的樹木也跟著入鏡。因為照的十分的好,有種特別的清淡美,所以她的那張照片被學校選中,因此被掛在玄關。盡管來來往往的人不少,但是真正注意到那張照片的人卻是少之又少,就好像歆羽她本人一樣,似乎不存在在這個世界上一樣。
  直到有一天她經過玄關時,見到一位男同學注意到她的那張照片,並對他旁邊的朋友說道:『我從之前就很喜歡這張照片呢!』

  就算只有這句話,對歆羽來說卻是十分可貴的一句話,也是第一次有她不認識的人真正注意到她的証明,所以從此她總是時時刻刻的注意那位男同學,就算沒說過話,她仍然一直默默的注意著他,因而知道他名字叫李諺鴻。
  後來,歆羽的父母因為工作的需要被迫全家搬離這個小鎮,過了兩年之久她和家人才又搬回到這裡。
  當她回到這裡之後,積極去尋找那位叫李諺鴻的男孩,因為在這兩年之間,她總是時時刻刻的惦記著諺鴻,但是她卻意外得知那少年在幾天前不幸病逝。

  這對歆羽而言,無疑是個晴天霹靂。
  一整天都無神的她,在下課後一個人往後山走去,那裏曾是她一個人時最喜歡待的地方,她實在無法相信那麼好的人為什麼會離開人世。
  當她在後山那片之前拍過照的湖面前時,她沉浸在她的思緒之中,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走到哪裡了。此時,不遠處有個說話聲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悄悄的走了過去,卻看到了她意想不到的景象。

  她看到諺鴻和他最要好的那位朋友在樹後方輕聲的說著話。
  過了兩年諺鴻長高許多了。歆羽看到時忍不住心想,不過轉一個彎她又想到,不對啊!諺鴻不是死了嗎?
  『怎麼會?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歆羽因為受到強烈打擊不小心的直接就把話給說了出來。平常的她並不會這樣說話的。
  他們兩人迅速的轉過頭來看著歆羽,似乎對歆羽為什麼會在這裡而感到驚訝。

  『所以說,他現在是靈魂囉!?』歆羽在他們倆解說完後指著諺鴻說道。
  『對。他是死了沒錯。』諺鴻的朋友,宇文聳了聳肩告訴歆羽。
  歆羽吃驚的看著諺鴻,說不出話來。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剛剛我們兩都說了我們的名字,妳呢?』諺鴻問道。
  『我叫歆羽。』歆羽小聲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歆羽?沒聽過。』宇文偏著頭想了想後說道。
  『歆羽?啊,我聽過,就是在幾年前拍了一張照片掛在玄關的人嘛!』諺鴻開心的對著歆羽說道。
  歆羽原本對他們兩人知道她不抱有任何期待,聽諺鴻這樣一說,感到十分的欣慰,對諺鴻的好感也跟著增加。
  之後他們三人談的十分的愉快,因為是歆羽第一次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所以一直聊到天黑了,才由宇文帶著歆羽回家。

  『好奇怪啊!』宇文在路上邊說邊走。
  『什麼好奇怪?』
  『就是我原本就有可以看到靈魂的能力,所以看的到諺鴻很自然。但是妳自己說過妳沒有那種能力吧!』宇文看著歆羽說道。
  『我也不知道耶!我就只看得見他。』

  『所以我才說很奇怪,也許你們兩人的緣份較深吧!』
  才不呢!歆羽忍不住心想,如果真的緣份深的話,那應該在他活著時就要認識了才對啊!歆羽想到這裡,忍不住心酸了起來。
  『對了,諺鴻是生了什麼病去世的?』
  『喔,那個啊!那是因為諺鴻從小心臟就有問題,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說到這裡宇文停了一下,『所以諺鴻每次都希望自己可以活過每一天,所以每天都很辛苦的活著。』

  歆羽聽了,也頓時感到無名的悲傷。
  隔天歆羽仍是一放學就跑到後山找他們兩個人,這也是歆羽第一次覺得有朋友的感覺真好。
  就這樣過了幾天,他們三人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而她和宇文也說好他們兩個分時段過去,這樣諺鴻也比較不會感到寂寞,能隨時都有人在陪他說話。

  『妳長得又不差,怎麼感覺都畏畏縮縮的?』諺鴻第三天看到她時,這樣對她說。
  歆羽聽了感到十分感動,但是她仍小聲的說,『我就是這樣,改不掉。』
  『我倒覺得妳人很好啊!妳要主動去接納別人,這樣妳一定也可以遇到許許多多有趣的人和很多很多的好人。』諺鴻說,『這樣妳的人生也可以變的多采多姿的。』
  『我還是不敢啊!』歆羽將視線往別的地放飄過去,她心中此時心想,有諺鴻的陪伴就夠了啊,哪裡還需要別人。

  『哪有什麼不敢啊!?我相信妳一定可以做到的。』諺鴻對歆羽笑道,陽光透過諺鴻的身影,將諺鴻照的閃閃發光。
  歆羽看著諺鴻彷彿看見天使一般,心中感到十分感動。
  『不然我們去逛逛街好了,我來幫妳挑衣服,我眼光很好的歐!』諺鴻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說。
  『好啊,不過男生挑女生的衣服會怪怪的吧!』歆羽小聲的說。

  『不會啦!我對挑男生女生的衣服都很有眼光的。』諺鴻邊往前移動邊說道,『況且店員們也看不到我啊!』他隨後補上了一句。
  『說的也是。』他們兩個邊跑邊聊。
  『我未來的夢想就是成為造型師呢!』諺鴻笑著說。
  『好棒呢,有屬於自己的夢想。』歆羽看著諺鴻說。

  『是啊,不過這已經是不可能實現的夢了!』諺鴻淡淡的說,還帶有點苦笑。
  『‧‧‧‧‧‧』歆羽聽完不知道能說出什麼話來安慰他。
  『妳呢?妳的夢想是什麼?』諺鴻進到一間服飾店。
  『我?我還不知道我的夢想是什麼。』歆羽說。
  『是嗎?妳不是喜歡拍照嗎?』

  『喜歡。』歆羽毫不猶豫的說。
  『那就往這方面前進啊!成為頂尖的攝影師。』諺鴻一邊看衣服一邊打量歆羽。
  『這只是興趣而已,不是夢想啦!』歆羽聽他這樣說忍不住苦笑道。
  『為什麼?就是因為是興趣所以才能成為夢想啊!』諺鴻困惑的說。
  『可是‧‧‧‧‧‧』歆羽不知道要如何反駁只說出了兩個字就打住了。

  『妳先試穿這幾件吧!』諺鴻指了幾件衣服說道。
  『喔,好。』
  歆羽拿起那幾件衣服進到更衣間更衣,不久便走了出來。
  『怎樣?果然不錯吧!』諺鴻滿意的看著更衣完的歆羽。
  『恩‧‧‧』歆羽看著鏡中的自己,無法相信那就是她自己,真的跟之前的她差太多了。

  『真的很漂亮呢!妳長的那麼漂亮,妳要對自己有信心一點啊!去跟人群接觸吧!妳一定沒問題的!』
  因為聽到諺鴻的稱讚,歆羽的臉紅了起來。
  『這些衣服的價格也很公道,妳不覺得我很厲害嗎?讓妳穿不貴的衣服把妳改造成功!』諺鴻開心的說道。
  『謝謝你。』在結帳時歆羽對諺鴻說,『謝謝你今天幫我挑的衣服,還有,』歆羽頓了一下,『一直鼓勵我走入人群。』

  『那妳報答一下我吧!』諺鴻看著歆羽說道。
  『怎麼報答?』
  『我已經死了沒辦法實現夢想了,妳就努力實現妳的夢想來報答我吧!好不好?』諺鴻靠著牆對歆羽說道,『我想看到妳實現夢想的瞬間。』

  歆羽想了一會兒便點了點頭,『好。』
  諺鴻看她答應便露出燦爛的笑容。
  回家後歆羽深思了許久,最後她決定將她的夢想就定在成為頂尖的攝影師。她心中默默的發誓,ㄧ定要達到這個夢想然後回報諺鴻。

  『我們去遊樂園好不好?』隔天諺鴻突然這樣對歆羽說道。
  『為什麼?你怎麼會突然想去?』歆羽不解的問。
  『因為生前沒什麼機會去啊!所以死後才會想去玩玩看嘛!』
  『這樣啊,那叫宇文一起來吧!』

  『不用了,我們兩個去就可以了!跟之前去買衣服一樣就好了!』
  在他們兩個決定之後,立刻搭上了公車,往最近的遊樂園前進。
  在遊樂園中他們玩了大部分的遊樂器材,也一起度過了十分美好的時光。
  『好好玩喔,没想到遊樂園是那麼的好玩!』諺鴻開心的對歆羽說道。

  『嗯!』歆羽也有同樣的感受,也深深的覺得,能和諺鴻在一起真好。
  遠方的煙火開始在空中釋放,排出美麗耀眼的圖案。
  『好漂亮啊!』歆羽和諺鴻忍不住叫道。

  看著美麗的煙火稍縱即逝,歆羽忍不住想到人的生命也像煙火一樣,一瞬間就消失不見。想到這裡,她感到莫名的感傷,當她看見煙火再度釋放到空中發出耀眼的光芒時,多麼希望那光芒能牽引著她和諺鴻,到永遠‧‧‧‧‧‧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欸欸,輪妳發呆了嗎?」

  哥他那清爽的聲音把我從過去的沉思中拉了回來。

  我盯著那幾本相簿,裡面有好多好多妳的照片,我一直看著,似乎想為哥他把過去和妳遺失的時光找回來,我一直看著,似乎想為妳和哥之間找個過去的連繫。

  「別再看了啦!看的我都害羞了!」哥他笑了,可是我卻感覺不到他心中的笑。

  我的目光轉停留到那些沒有灰塵的小東西上,沒有灰塵,盡管過了幾年,那些小東西還是一塵不染的乾淨,似乎不像是已經放了好幾年的東西。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那時候的我都知道,當我看到哥拿著妳的照片掉淚時,我都知道,其實每個人都屬於自己的秘密,不可告人的秘密,那些秘密有好也有壞,不管怎樣,那些都是只屬於個人自己的秘密,不能告人也不能讓人碰的秘密……

  記得那天,雲很多卻也帶有點陽光,是個十分舒服的天氣,哥他獨自一人在整理一箱箱的東西,他說,偶爾還是要整理一下才行哪!不能讓東西這樣一直堆一直堆,不要的東西要拿出去丟掉才行。

  我看到箱子中,有好多好多的小東西,哥他根本不會去買的那種女生的小東西,還有一本一本的相簿,我偏著頭困惑的盯著那些東西,想問哥卻不發一語的看著哥他整理東西。

  「怎麼了嗎?」哥他注意到我的視線,轉過來問我。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