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慕其實是搞不懂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她只知道當沁蓮被當作殺害莉迪亞,陷害她使用會反噬自己性命的勾夢桿的兇手時,她不能讓沁蓮的未來就這樣毀了。

  一個大明星竟然陷害族長之女,不論再怎麼樣輕描淡寫的傳聞傳出去,沁蓮這生就等於毀了,因此她二話不說的就衝上去說是她忌妒莉迪亞,才會陷害她的。

  結果最後她和沁蓮都沒有逃過,一起被丟入大牢內關了起來。

  而這整個計畫的真正幕後黑手沐夏,依舊住在奢華的客房中,只因為他那高超的演技,讓在場的人都相信他因為痛失未婚妻而痛苦不已。

  兩人都坐在骯髒且低下的大牢中,他們被分在兩個對面的隔間內,可以透過鐵欄杆看到彼此,此時兩人都靠著牆壁坐,因此能清楚地看到彼此。

  在他們背部緊貼的牆壁上頭有個小窗口,從那裡可以看到外頭一整片的陰鬱天空,也彷彿呼應著因為失去莉迪亞而導致陷入一片哀戚的氛圍裡的宮殿。

  「他還真是好狠的心。」沁蓮冷笑。

  戀慕身子一僵,自從他們兩人一起被關入大牢內,沁蓮就不曾開口說話,只見他突然開口,她才發現連續數天不曾真正梳洗過的他,一頭黑髮雜亂地披在肩上,一隻腳直直的放著,另一隻則是弓起,臉上盡是冰冷的表情。

  「他其實只想要陷害我,卻沒想到妳會出面保我。」

  戀慕吞了口口水,緊抱著自己彎曲的雙腳,「沁蓮……你說的是誰?」

  「我還能說誰?妳很清楚我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沁蓮一抬眼,那金色的眼眸並不因為它們的主人落難而暗淡半分,依舊閃爍宛如烈火跳躍,「他設計我成為殺害莉迪亞的兇手,想將我除掉。而妳不出面保我,那就算妳幸運,逃過一劫。但是妳出面保我,事情就不一樣了。呵。」

  戀慕看到沁蓮突然輕笑起來,「不,他這麼聰明,怎麼會猜不到妳一定會幫我說話,一定會把罪攬到自己身上。他也算準了這點,當下就指責妳因為忌妒莉迪亞而利用我殺害她,變成我們兩人都有罪。我還真的是太小看這位九王子殿下了。」

  聽完這番話的戀慕也是很沮喪,她怎麼也沒想到沐夏會背叛他們,再仔細想想在結界內的沐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得到達尼爾的夢,以及逼死莉迪亞,否則不會一直注入鮮血,也不會畫出這麼粗糙且不安穩的魔法陣,更不會使特地建立的結界建得如此脆弱。

  「……我還是不相信小夏會這樣……」

  沁蓮知道戀慕一直是自己和沐夏之間的潤滑劑,也是他們能夠走到現在的真正原因,對她而言,自己與沐夏算是站在一樣的位子上,她都很重視。可是他不同,他本來就對沐夏沒有什麼好感,尤其對方一開始還是一個繼承權位居最末位的王子。若不是這場遊戲,他說什麼都不可能支持沐夏上位。就算隨著相處時間增多,他也沒有特別對沐夏有什麼感覺,對方對自己更是沒有什麼好感,因此老實說他在這次被沐夏這樣設計背叛,心情反而還稱得上是平靜。

  「妳之前有辦法闖進王的皇宮裡,這時候無法出去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