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

  就算明覦璇再遲鈍,聽到我用的是梨悠久的沐浴乳,再加上今天早上是他載我來跟她會合的,也能明白我有住過他家的事實,「呵呵,覦璇我剛的意思是,我們用的是同一家的沐浴乳啦!」

  她雖然臉上完全沒有要相信的意思,但還是輕微的點了一下頭,表示了解,然後將手上的鈔票遞給我,「那下次見了,子珣姊姐。」

  看著她的背影逐漸遠去,我欲哭無淚的說,「完蛋了……她一定是知道了……」

  「不需要這麼在意吧。」梨悠久看著我虛弱的放開他的手臂,「到時候我們只要否認就可以了。」

  「你說得簡單,就怕她告訴別人,別人都只是用異樣的眼光看我們,而不是直接來問我們事實啊,到時候我們會連否認的機會都沒有……」

  他嘲諷的說:「我都不知道妳這麼在乎別人的眼光。」

  「你不懂啦!尤其現在瑛傑還在生我的氣,要是再被知道這種事情,他一定會氣炸的。」想到瑛傑已經不跟我說話將近一個半月了,要是他再得知我這段時間不只住過彌克優家,還住過荻黎璿家,現在連梨悠久家都住過了,他肯定會將我殺了。

  不知為什麼,心情看起來比剛剛還要好上許多的梨悠久,打開他車子的前門,用著輕快的語氣說:「要是藍當家真的知道了,那妳就承認吧。」

  「什麼?」

  「就直接承認啊,反正妳住我家也是事實,不是嗎?」

  「……我明明是被你逼的。」

  「藍當家才不會相信這種被逼的鬼話。」他要坐進車子前,不忘補了一句,「妳老實承認,男人都會原諒的。」

  我跟著他坐進車裡,「真的嗎?」

  「真的,妳最好回去就乖乖跟他坦承一切。」

  梨悠久用著前所未有的認真表情對我說:「然後將所有細節都說得一清二楚,以示清白。」

  「這樣瑛傑就真的不會生氣?」

  「嗯哼,記得還要誠心誠意的道歉。」梨悠久說:「如果藍當家真的愛妳,就會原諒妳外遇。」

  「他真會原諒我?等等,我沒有外遇啊!」

  「妳這行為誰看了都是外遇吧?」梨悠久鄙視的瞄了我好幾眼,「單獨去住一個單身的男性家,甚至使用他的浴室,這誰聽了都有鬼吧?」

  「你剛不是說我只要好好跟瑛傑說,他就會原諒我嗎?」

  「呵,哪個男人心胸這麼寬大啊?有的話,告訴我,我敢跟妳保證,那個男人胯下一定沒有那個東西。」

  「……所以你剛在耍我?」

  「我只是給妳意見,而且要是藍當家真愛妳,他就會原諒妳外遇。」

  「我沒有外遇!」

  「放心,你們要是分手了,總會有人要妳的。」

  我沒有問他口中的那個有人是誰,只是安靜的乘著他的車,前往餐廳。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