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沐夏使用手上的刀刃割破自己的手臂,讓鮮血落在地上的魔法陣之中,魔法陣隨即產生作用,開始運作。

  「哇,小夏的血這麼厲害啊?」

  沁蓮全神貫注地看著房間中央的兩人,「王族的血能夠吸納任何力量,因此本身所擁有的力量也是最強的。居然需要動用到王族的血,看來這個寶物威力不小。」

  聽到他的碎念,戀慕一臉狐疑:「什麼意思?」

  「寶物的驅動和使用者自身有很大的關係,沐夏會特地畫下魔法陣和使用自己的鮮血,就是因為這個寶物需要很多能量才能趨動。可是如果是沐夏自己要使用,那就不需要特地做這些,他的力量也能驅動任何寶物才對。」才說完,沁蓮就看到施展完能力的莉迪亞已經張開雙眼,拿著勾夢桿進到魔法陣的中央。

  「難道是她要使用?」

  沁蓮大驚,同時也恍然大悟沐夏畫了魔法陣,甚至使用自己鮮血作為媒介,都是因為這位莉迪亞的力量根本不夠驅動勾夢桿,尤其對方才剛施展完能力,翻尋數年前曾經接近過自己的人的記憶和長相。

  「沐夏,你為什麼要讓她使用勾夢桿?」

  戀慕驚訝地看著進行到一半,沁蓮突然放開自己的手跑上前去,卻被沐夏一抹冷漠的眼神給攔下來,「因為只有莉迪亞才能最清楚知道那位達尼爾的長相,她就算搜尋到,請畫師來將長相畫下來也很可能會失準,而且我們也沒有這麼多時間可以浪費了。」

  沁蓮皺起眉來,本來英氣十足的臉孔充滿擔憂,「可是她的力量——」

  「我當然知道,她也知道。」沐夏打斷他,「不然我畫魔法陣還有供血是為了什麼?你還是乖乖去牆邊站好吧。」

  沁蓮沒有繼續和沐夏爭論,因為莉迪亞已經開始使用勾夢桿,他只好退回牆邊以防發生什麼意外。

  「小夏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連妳也知道這有多危險?」沁蓮失笑。

  「嗯。她看起來很緊張,不像是會使用勾夢桿的樣子。」戀慕視線直直勾著莉迪亞,接著想到什麼的問:「她不會是第一次用吧?」

  「應該是。」沁蓮也是全身緊繃,「沐夏太急了,應該是達斯得到王位的事情影響到他。」

  戀慕嘆氣,既然事情已經成了定局,也只能在旁邊看著他們兩人,要是莉迪亞有什麼萬一,自己和沁蓮肯定是難逃辭咎。

  莉迪亞使用勾夢桿前,曾經轉過頭去看沐夏,而後者僅是對她點點頭,要她放心,「我會保護妳,只要妳將他最近一次夢的位置撈出來給我就可以了。」

  莉迪亞點點頭,「那……沐夏哥哥你說話要算話喔!」

  「一定。只要成功,我就帶妳離開精靈領域。」

  「好!」

  戀慕在兩人對話結束後,拉了拉沁蓮的衣角,「小夏之後真的要帶莉迪亞一起走嗎?」

  沁蓮雙手環抱著胸部,靠在牆邊,「……這應該只是藉口才對。」明明事情乍看之下並沒有異狀,可是為什麼內心總有種不安的預感隱隱作痛著。

  魔法陣中央的莉迪亞開始使用勾夢桿,她將手中的桿子往前一揮,嘴巴上喃喃自語著,魔法陣隨著她的動作,開始劇烈震動。

  魔法陣旁邊的沐夏又將自己手臂劃了一刀,讓鮮血進去魔法陣中穩定,當魔法陣沒有震動那麼大後,他便又往後退開,讓莉迪亞自己在陣中使用勾夢桿。

  莉迪亞的長髮隨著魔法陣的啟動開始飛揚,她手上的勾夢桿在她緊握的同時開始搖動,幾度要脫離她的手上。

  戀慕看著莉迪亞那痛苦的表情,以及魔法陣的暴衝,她問:「莉迪亞是不是無法控制勾夢桿也無法掌控魔法陣?」

  「魔法陣輸給她的力量太強,導致她無法負荷。」沁蓮看到沐夏還在繼續滴血進去,趕緊上去阻止,「你不要再輸血了,這樣莉迪亞會很危險!」

  沐夏不悅地將對方的手撥開,「如果不這麼做,莉迪亞根本無法使用勾夢桿!」

  「可是你強迫莉迪亞,只會讓她承受不住魔法陣的力量,根本沒有益處。」

  「並不會好嗎?她也是碰過聖物的人,能夠承受的了!而且我現在不快點讓她徹底使用勾夢桿,這寶物催動過後就算是使用了,十年內只能使用過一次,下次使用就得在十年後,我們哪有這麼多時間等?」

  沁蓮被沐夏給大力推開,又想上前去阻攔他,沒想到反被對方拿刀給劃傷,沁蓮的鮮血也跟著滴入位在自己腳下的魔法陣中,「糟糕!」

  隨著沁蓮暗叫不好,魔法陣因為鮮血的獻祭產生衝突,在陣中的莉迪亞開始尖叫起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