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傑的擔憂並不是沒有原因的,那次我和瑛傑在酒吧遇到荻黎璿和彌克優時,我二話不說就逃開了,也從沒想過要回去跟他們相認。

  見到這樣的我,笨蛋都知道,我就算過了這麼久,仍是無法面對他們。

  不光只是我對他們將伊家兄弟情報出賣給梨老爺的恨意,還有自己身體對他們的厭惡和排斥,才會使我還沒有仔細思考就自行逃離。

  「……為什麼要邀請他們?」我並不是在耍任性,也知道如果能順利將那些家族的當家請來,那麼將會使瑛傑的當家發表會更加引人注目,他也能趁機和那些當家們打好表面上的友好關係,只是我就是無法接受,「就算不邀請他們明明對藍家來說也沒有差別。」

  「因為他們也是我的客戶。」

  本來已經將頭撇開的我,因為他這句話我又轉過頭來,「你的客戶?」

  「在我成為煌達集團的首領後,也等於掌握了集團內部,從以前到現在的超過兩百名客戶名單,在那張名單上的全都是現今社會最頂尖的那些人,當然也包含那些家族的名人。」瑛傑說,「也因此藍老爺當初會畏懼我,恨不得妳盡快將我除掉,就是怕我時間一長,以這份名單當作威脅,和其他家族聯手。」

  「那名單上除了僱傭殺手的人外,也有將下手的目標資料囉?」

  「嗯。」

  「這麼重要?」瑛傑的話猛然打醒我,「咦?那當初煌達集團的首領沒有將這份資料先除掉?」

  他回給我一抹淺笑,「恐怕很難,畢竟他死得太突然。」

  也就是瑛傑將他殺得措手不及,所以對方才根本也無法將資料給消除。

  「那瑛傑我要請你幫我一個忙!」

  「嗯?」

  我離開瑛傑舒適的胸膛,雙手緊抓著他的手臂,「我想請你幫我查一個五年前的案件。」

  瑛傑一臉困惑,「五年前?」

  「五年前的八月我曾經到荻家去短暫作客過,然後在那時候,我半夜在客房遭到殺手入侵,差點死在那裡。」其實這件事我早就忘了,但是剛剛瑛傑提到他擁有那份從古至今的客戶名單,就讓我想起了這件事。「那時候荻家也有逮到那名殺手,只是最後對方留下一句話後,就自殺身亡了,所以我到現在還是不清楚那名殺手是誰派來的。」

  瑛傑問:「之後還有其他殺手追殺妳嗎?」

  我搖搖頭,「其實我也很懷疑那名殺手是不是煌達集團的。因為我後來有入侵荻家的資料庫,查出再更之前派殺手到荻家七號別墅殺我的人,正是荻黎璿的母親。可是我只有查到那筆資料,也就是那女人在我住進荻家本邸後,就不曾再有大筆的匯款紀錄和奇怪的通聯記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突然停手,卻在之後又出現殺手潛入荻家本邸暗殺我。」

  「妳在別墅和本邸時遇到的兩次殺手手段相同嗎?」

  我搖頭,「我在別墅的時候,他們都是趁我離開別墅時動手。我在本邸那次,卻是在半夜潛入我房間想殺了我。」

  瑛傑思索了一會兒,「聽起來是兩批完全不同的殺手,是同一個客戶雇用的機會不太高。」

  聽完他的判斷,我好奇問,「你怎麼知道?」

  「煌達在一般客戶雇用殺手前,就必須先繳納很大一筆的訂金,事成後再給剩下的部分。如果失敗,也不會退回訂金,所以一般客戶不會特地花兩次去聘請完全不同風格的殺手去殺同一個人。光是那些訂金就很驚人,更何況煌達內的殺手都不喜歡自己的客戶聘請了自己後,還去聘請組織內其他殺手和自己去暗殺同個目標,那會讓殺手有一種被小看的感覺,煌達內也嚴禁這種互搶客戶的行為。」

  聽完瑛傑的分析,讓我不得不佩服這位果然曾經混過煌達,且現在是煌達集團首領的男人。

  「其實我也覺得不是同一人的機會很高,當初派殺手到七號別墅殺我的,是荻黎璿的母親,她和我可以說是完全不認識,所以她要殺我的原因我百思不解。但是第二次雇用那名直接進到我在荻家本邸房間內暗殺我的殺手就不一樣了。」我說:「我剛說那個殺手在自殺前有留下一句話,聽那話的感覺,跟我滿熟的。」

  「對方說了什麼?」

  「『徐悅荫,這個可恨的女人,擅長隱藏的邪惡女人。』」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已經過了五年,這句話卻像是烙印在我腦中一樣,儘管我已經許久不曾想起這件事,「那時候我可能在別人眼中有隱藏了一些事情,可是我不懂對方指的是什麼,是我還未展開的報復,還是……」

  我還沒想透,瑛傑突然將我給緊緊抱住,「別想了。」

  「瑛傑?」

  「我會幫妳調查這件事,一旦有所結果就會立刻告訴妳。」

  「謝謝你。」這樣或許會將瑛傑給拖下水,讓他跟著我一起陷入那場難以掙脫的地獄之中,但是瑛傑對我的溫柔與包容,卻使我在這時候感到格外的安心,也許他就是那位能保護我的人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相思豆* 的頭像
相思豆*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