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8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各位很久很久不見了。

從2014年7月告別到現在,轉眼間過了4年半。

而標題的10年,是我從2008年12月開始在網路上連載到現在,晃眼10年過去。

這次算是剛好到達一個小里程碑,所以上來發篇抒發文吧。

我不清楚有多少讀者還留在這裡,也不清楚有多少人會是抱持著看熱鬧的心情,或是真心想了解我現況而看到這篇閒聊,曾想過就這麼過去,不再回來,但想到那些仍留在這裡的讀者,除了感動與不捨外,最多的就是感激了,因此最終還是回來分享一下網路連載這10年的心境轉變。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這篇是過去曾經做過的五年內的回顧延伸而來的,自2008.12.28在網路上連載《千金》開始到現在,已經連載長達七年,在這七年的時間之中,《千金》也連載到八部曲了,距離結局也只剩下兩部曲了(預計九部曲完結)

  在這其中有許多劇情和片段,個人認為是十分值得懷念的,也想要將它紀錄下來,因此想要來跟各位分享這些角色們的點點滴滴,以及我認為屬於他們心情的歌曲。

 

文章標籤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這篇文是方便各位在部落格中找連載文看(若是知道文章名,也歡迎利用右側欄位的《文章標題搜尋器》這個功能),以及關於我未來的所有出書資訊,以後凡是有更改變動,這篇文也會順道更新,歡迎各位隨時注意這則置頂的小公告 

 

文章標籤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大家好。

本來沒打算發這篇閒聊文的,但是或許是太興奮了,今天在看《千金》的稿子,思考該如何進行與安排九部曲的內容時,在資料夾中翻到在2010年,我曾在冒天發表這篇故事時,有意外聽到一首很喜歡的歌曲,便一直將它拿來當作《千金》的主題曲(?),也多次與讀者們分享,或是放到無名小站當背景音樂。

但是因為始終不知道歌名,因此過去也只是用千金的歌當作歌名來分享,並期待著能有讀者們聽出來跟我分享,可惜轉眼間過了9年始終沒有人認出來。

直到今天意外看到這首在資料夾中的那首塵封已久的歌,就順手用之前朋友推薦很好用的APPsoundhound》來查詢,就得到了歌名了!(當下真的又驚又喜,因此就利用周日的午後,爬上來分享了這篇閒聊文XD

文章標籤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太偏激了吧?」荻黎曉不贊同的說,「大部分的男人雖然都有性慾,但都是很有自制力的,不然照妳這麼說,路上滿滿都是突然抓住路邊美女逞獸慾的變態了。」

  「這當然是有可能的啊!現在路上會沒有那麼多變態,只是因為現在的男人怕被法律懲罰,這也是愛自己勝過愛他人的最佳表現啊!」

  承玉琳反駁,「而且我才不相信克優哥、黎璿哥、悠久哥那天去找子珣姐卻什麼都沒做。」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

  我除了無言以對外,還真的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回應。

  承玉琳對我甜甜一笑,「所以子珣姐妳可千萬別告訴我家俊誼喔!」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出車禍的這個消息也不知道是怎麼傳出去的,隔天承玉琳竟然就在大半夜打電話過來,將我吵醒後,整通電話也只是為了問我車禍的事情,她的語氣很急也充滿擔憂的語氣,就怕我真的有什麼萬一。

  等我安撫她我真的沒事,現在在自己家裡靜養後,她才安心,並表示她幾天後會來義大利探望我。

  我並沒有告訴她我流產的事情,以防她又擔心不已。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完他的這串解釋,我還是有些疑問,「黎璿的部分我能接受,但是你怎麼肯定克優和悠久就一定知道徐悅荫的血型?」

  「克優哥曾經是妳未婚夫耶,怎麼可能不知道?」荻黎曉一副妳別裝笨的鄙視表情,「至於梨悠久嘛,他暗戀妳這麼久,也不會完全不知道吧?」

  「你知道悠久暗戀我的事情?」而且他還說梨悠久暗戀我很久,難道他早在我還在梨家時就知道了?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荻黎曉也看出我這面露難色的涵義,「妳在想要跟我說實話還是要隨便找個藉口騙我?」

  這傢伙是會讀心是不是?為什麼我在想什麼,他都能一眼看穿啊?

  「哈哈,你怎麼這樣說嘛。」我最後選了打哈哈這個一開始沒有的選項,「把我說得很壞一樣,我剛只是恍神了一下啦!」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妳的做點什麼,應該不是要讓余家為了這件事也付出代價的那種吧?」

  荻黎曉雙眼微瞇,一副就是完全看穿我的犀利模樣,「那個做點什麼,應該只是真的去幫孩子做點什麼,例如像東方人的傳統信仰,找人超渡他的那種吧?」

  「那個……」怪哉,明明我也沒做什麼壞事,為什麼現在的我要這麼心虛啊?「我想說的……是你剛說的第一個意思……」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次車禍,雖然嚴重到讓我流產,但也沒有嚴重到將我放在車後座的東西通通給毀了,有兩箱在這次車禍中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傷,而那兩箱中的其中一箱,就是裝有荻黎曉、荻黎璿、彌克優他們四人送我的首飾的箱子,而另一箱就是瑛傑曾經送我的東西。

  我拿起來時,只覺得這或許也是老天爺的安排,這麼的湊巧,這麼的讓人感到心酸。

  伊若帆在我車禍的幾天後,和我相約見面。

  在我和瑛傑分手的消息傳出去後,伊若帆和伊若聖就搬出藍家本邸了,之後我與他們兩人見面也都是以他們家附近的小店為主。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