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多看幾眼的公告區塊
這裡是相思豆的小說連載部落格
  1.主要創作奇幻魔幻、愛情文藝,及浪漫奇幻等故事。
  2.歡迎留言搭訕,但是入內者請注意該有的 基本禮貌

  3.作者因私事關係短時間內不會上線,即日起由Emma管理此部落格!

■部落格的連載:
 每週一、三、五  《千金革命曲》Vol.7  
  不定時更新  《請王上座》Vol.4


最後修改.2017.01.25 Emma

  這篇是過去曾經做過的五年內的回顧延伸而來的,自2008.12.28在網路上連載《千金》開始到現在,已經連載長達七年,在這七年的時間之中,《千金》也連載到六部曲了,距離結局也只剩下三部曲了(預計九部曲完結)

  在這其中有許多劇情和片段,個人認為是十分值得懷念的,也想要將它紀錄下來,因此想要來跟各位分享這些角色們的點點滴滴,以及我認為屬於他們心情的歌曲。

文章標籤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這篇文是方便各位在部落格中找連載文看(若是知道文章名,也歡迎利用右側欄位的《文章標題搜尋器》這個功能),以及關於我未來的所有出書資訊,以後凡是有更改變動,這篇文也會順道更新,歡迎各位隨時注意這則置頂的小公告 

 

文章標籤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你這傢伙真的心機很重耶。」我刻意用著不怎麼小的音量說給梨悠久聽。

  他就像是不怎麼在乎一般,「妳快去洗,洗完我要用。」

  「唷,說得好像這是你家一樣。」

  「這裡的確是我家。」梨悠久挑眉的樣子充滿挑釁的意味,「快去洗。」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梨悠久位於深水灣的豪宅有著極好的視野,不僅能看到海面,還能看到山坡上的一片綠蔭。

  我下車時,已經有兩名身著制服的一男一女站在旁邊,不等梨悠久開口,那兩人已經自動幫我拉起行李來,讓還拿著鼎泰豐外帶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梨悠久將車子上鎖後,直接往電梯走去,「過來吧。」

  我趕緊跟上。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我上車後,梨悠久又重新發動車子,離開鼎泰豐店門口,「妳那一臉不甘願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我認真的回答他,「我只是在想我怎麼會蠢到被你用一只行李箱威脅而已。」

  「住我家有這麼糟嗎?我想我家和梨厲掗家比起來,應該差不多才對。」

  我背脊一凜,「你知道了?」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這是在威脅我?」

  老娘我平時最討厭別人威脅我了,尤其身邊偏偏多的是這種人。

  梨悠久仍是那副平靜如水的態度,「我只是提醒妳,不希望妳浪費無謂的力氣。」

  「那我睡路邊,總行了吧?」總不可能連馬路都是你們梨家開的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明覦璇醒來後,和她一起在香港逛了逛,並一起用了只有我們兩人的晚飯餐時間,等我回到我寄宿的酒店時,已經晚上十點多了。

  因為早上只有來確認房間,並沒有拿到鑰匙卡,因此我另外跟櫃台拿鑰匙卡時,卻被對方告知我的房間已經被取消了,令我震驚不已,只能一直追問:「為什麼會被取消?我不是已經提早來確認過了嗎?早上你們也讓我寄放行李啦!是你們的疏忽吧?我不管,我已經確認過也付款了,你們不能將我趕走!」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他,我想起多年前,那個在梨悠久等人面前,將我的犯行給承擔過去的他。

  『是我。』

  『是我強迫悅荫做的。』

  『梨厲掗……』

  『梨厲掗你發什麼瘋啊?你在胡言亂語什麼鬼東西啊?』

  『就如同我剛剛所說的,是我強迫悅荫做的,因為我私下發現了她的秘密,所以才這樣逼她的。所以那個光碟的聲音是她沒錯,可是背後的主謀是我。』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等等,梨先生你可能有點誤會,我並沒有你口中的那麼聰敏。」我起身拿距離我較遠的牛肉墨西哥捲,「我在和瑛傑交往前,也只是一個小護士而已。」

  「如果只是這樣,那梨悠久、荻黎璿和彌克優就不會這麼注意妳了。」梨厲掗怕我拿不到牛肉墨西哥捲,主動將那盤遞給我,「就像剛剛妳發現我給覦璇下藥的事情。」

  「呵呵,我就直說吧,梨當家他們會注意我,只是因為我這張臉,我想梨先生自己也很清楚吧?」

  梨厲掗一愣,我便繼續說下去,「你上次在梨家的告別式上見到我的臉時,也有露出驚訝的表情呢,想必是想到了誰吧?」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梨悠久和荻黎璿同年次,兩人都比梨厲掗大一歲,而梨厲掗又比我大一歲,若是一般的年齡排序,我是應該稱呼他們悠久哥和厲掗哥,但是因為我們三人當初為了爭當家一位,對彼此成見都很深,導致我們從沒這樣稱呼過彼此。

  「還是兩位其實關係並不怎麼好?」

  我假裝不知道他們兩人的恩恩怨怨,好奇的問。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珠寶不就只送那一次嗎?」我刻意隱瞞我生日時,他也曾經送我禮物的事情,「那只是因為我那天當他的女伴,他禮貌性的送我的。」

  「我們當家可不是會送女伴任何禮物的那種性子啊。」梨厲掗一語戳破我的謊言,「尤其還是那個貴重的珠寶。」

  「可能是梨當家那天特別神智不清吧?」我笑笑的回應,「而且要說送慰問品的話,很多人都有送我,就連梨先生你不也有和覦璇合送嗎?」

  我刻意不說是他單獨送的,無非就是不想讓明覦璇誤會。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