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只有這種時候會叫我哥。」楊哲叡諷刺歸諷刺,還是伸手將我抱住,「以後一定要好好管管妳,別再讓妳突然昏倒了。」

  「我那是老毛病了。」

  從以前到現在我好像還真的昏倒過不少次,先不說氣喘發作,昏倒後被婆婆救起來那次,我以前曾經求完梨老爺救救我們家後,在飯店外頭昏倒,後來也曾經因為伊若迴為救我而死,大受打擊昏過去。更曾經在荻黎曉、彌克優他們面前昏倒過。

  「哪有什麼老毛病這種話?」楊哲叡語氣有些不屑,「既然發生過就要根治,不然妳下次再昏倒,我真的會被妳嚇死。」

  果然是醫生,馬上就發揮醫生的精神,要我好好正視我常昏倒的這件事。

  「好好好。」我和楊哲叡分開時,我才想到瑛傑始終都站在我們旁邊。

  他什麼話都沒說,只是沉默地注視著我和楊哲叡,就像是在守護我們一樣,那樣安靜,那樣令人心安。

  但是當我和他對上眼時,我仍會想起那天他在記者面前說過的話。

  我不敢去翻今天的報紙和網路新聞,就怕再次看到那句話,也怕我會在報導上看到更多我不想面對的事實。

  因此我很快就將視線從瑛傑身上避開,之後的幾天,瑛傑有空的時候就會來陪我們這對兄妹,但我和他從那天開始,就不曾再說過話。

  轉眼間就到了告別式的那天。

  看著曾經受過婆婆幫助的病人,醫院的的護士,婆婆的友人們,都一一上來弔念,我就覺得感外的感傷。

  尤其當我看到婆婆生前的照片放在會場的最前面時,我就深切的感受到,婆婆真的已經過世了,已經永遠的離開我了。

  當年伊若迴過世時,徐嘉祐和伊家兄弟並沒有幫他舉辦一個盛大的告別式,我也因為身體狀況的關係,並沒有參加到伊若迴的告別式。

  因此婆婆的告別式,是我親人中唯一真正參加的一次。

  坐在第一排,看著婆婆生前的照片,照片中的她流露出淡淡的溫柔笑容,就好像她生前,總是帶著這樣的笑容,用寵溺的語氣說,『子珣,妳這個乖孩子……』

  「哲叡……」

  坐我身邊的楊哲叡應了一聲,「怎麼了?」

  「你還記得嗎?」我輕聲的說,「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天,婆婆對我們說,『你們真的是我的孩子。』還說:『你們倆就像是兄妹,要好好相處、扶持,以後有什麼事情,就只能依靠彼此了。』」

  「嗯,記得。」

  「我那時候還想,婆婆那句話真的是太好笑了,以後的事情還這麼遠,幹嘛說得好像就要發生了一樣。」

  說到這裡我也笑不出來了,「可是沒想到,真的發生了,而且還好快就發生了,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婆婆說那些話都才只是昨天的事情。」

  楊哲叡也用感嘆的語氣說:「是啊,沒想到已經這麼多年過去了。」

  我很努力忍住眼眶中的淚水,不讓自己哭出來,「哲叡,我以後已經沒有婆婆可以依靠了啊,她不會再勸我們不要吵架了啊,她不會再你欺負我的時候出來幫我討公道了啊。」

  「笨蛋,妳忘了奶奶說過的話了嗎?」楊哲叡突然握住我放在大腿上的手,「以後有什麼事,我們就依靠彼此,所以妳還有我。」

  「你才是笨蛋,要是你哪天也走了,那我該怎麼辦?」我一副就要哭出來的可憐模樣,我不想再經歷那種失去身邊親人的痛了。

  「放心吧,我身體比妳還硬朗,我想我還比較需要擔心妳比我先走的這件事。」

  明明是這麼感人的場面,楊哲叡卻還是不忘吐槽我,讓我破涕為笑,「那我可要趕快先把我的財產花完,免得變成我的遺產,白白送給了你。」

  「拜託妳那窮到鬼看了都要哭的戶頭是能有多少財產?」楊哲叡一臉鄙視,「妳別為了要我的遺產將我毒死就好了。」

  「我怎麼會做那種事情?」我假裝驚訝的說,「婆婆可是交待我們以後要好好相互依靠呢!」

  「妳知道就好。還有,妳剛說錯了,是哲叡哥,不是哲叡。」

  碎,他到了這種時候都還記得要糾正我,真的是很會破壞氣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