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很自私吧……」我貼在瑛傑的胸口上,聽著他規律的心跳聲,「如果你希望我身上能有一樣屬於你的東西,那……我們生個小孩吧?」

  這是我第一次主動說出要生孩子這種話,在過去我光是想到懷孕兩個字就覺得天要塌下來一樣可怕,甚至一直吃避孕藥,只為了不使自己懷孕,可是如今,我卻是打從心底的想要和瑛傑的孩子,一個我和所愛的人的愛的結晶。

  「不想要婚戒卻要我的孩子?」瑛傑的話帶著些許的懷疑語氣,我並不怪他覺得懷疑,因為要是我是他,肯定也會覺得我這些話不合邏輯極了。

  「我、我是說真的嘛……」我解釋,「與其戴著一枚一點用都沒有的婚戒,還不如有一個你的孩子。」

  「我總是搞不懂妳在想什麼。」瑛傑嘆了口氣,在我因為他語氣軟化的同時鬆口氣時,他接下來的話卻反而讓我錯愕不已,「但是我已經決定這輩子都不生孩子了。」

  「為什麼要做這種決定?」我驚愕地問,「因為你還沒認識我嗎?還是——」

  「妳對自己還真有信心啊!」瑛傑對我露出壞壞的笑容,「事實上就算遇到妳也一樣。只是妳已經害我破戒過一次,我會努力這次不破戒的。」

  「我哪有害你破戒過!我害你破戒什麼了?」

  瑛傑將我推開,「愛上一個人。」

  在我因為他的回答而失神時,他低頭吻了我的臉頰,並在我耳邊說,「所以如果你要我再為妳破戒一次,恐怕妳要多努力了。」

  聽出他話中的含意,我雙頰隨之變得緋紅無比。

  瑛傑倒是像沒事人般,環抱著我。

  「瑛傑。」

  「嗯?」

  「我打算將伊若帆救出來。」

  本以為我的話說完,瑛傑會因為震驚而身體僵硬,卻沒想到他依舊一動也不動,絲毫沒有受到我這話的影響,只是輕描淡寫地問:「那個被關在美國監獄的那位?」

  「嗯。」我說:「我需要他的力量,如果要擊倒那些人,我需要他。」

  瑛傑沉默著,就在我擔心他會說出什麼拒絕我的話時,他笑了:「妳還是第一次這樣跟我要求啊。」

  「你、你不拒絕我?」

  「為什麼要拒絕?」

  我抬起頭來端詳他那實在是看不出情緒的深邃表情:「因為……畢竟這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確實不容易。」他欣然同意。

  「那……」

  「當初將他送進去的是梨老爺?」

  沒想到瑛傑連這種事情都知道,我真好奇關於那些我過去的事情,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嗯,他聯絡美國聯邦調查局,設局讓他被抓到的。」

  「所以將他送出監獄也該瞞著梨老爺吧?」

  我點點頭,「如果可以瞞著他當然最好。」

  「我知道了。」

  瑛傑思索了半晌,「我會幫妳救出伊若帆,但是我有個條件。」

  「什麼?」

  瑛傑直直注視著我,「以後有什麼事情,最好都直接跟我說。」

  我被他這話搞得一頭霧水,我記得我自從上次騙他被抓到以後,一直都對他很坦誠啊。

  卻沒想到瑛傑接下來的話,讓我震驚不已。

  「就算這枚鑽戒和荻黎曉曾經送妳的是同款式這種事情,妳也可以直接說出口。」

  我猛然推開他,怒瞪著他:「你試探我?」

  他早就知道荻黎曉當年送我的鑽戒就是這款樣式,如今卻又拿這枚鑽戒來測試我!

  瑛傑站在原地,一手把玩著手上的鑽戒,「這枚鑽戒已經出好幾年了,我比較訝異的是,妳居然不懷疑我為什麼會拿款式這麼久遠的鑽戒給妳,妳的敏感度真讓人驚訝。」

  我不理他的顧左右而言他,質問他:「你為什麼要試探我?」

  「那麼妳為什麼又這麼容易動搖?」瑛傑淡淡地反問我:「當初在酒吧遇到荻黎璿和彌克優的時候,妳只是聽到他們的聲音就哭了,我還以為妳早就已經不在乎——」

  「我從來都沒有不在乎過。」

  我硬生打斷他的話:「我就是在乎,說實話我一直都很在乎,在乎到我這幾年來午夜夢迴的時候,我還是會因為想起他們忍不住痛哭!」

  瑛傑的表情明顯比剛剛還要陰沉許多。

  我不管他此時在想什麼,仍大聲說出我心裡的想法,「我之所以這麼在乎,就是因為我根本無法不去在乎當初那些曾經將我殺死,還有害死我兄弟的人!」

  瑛傑聽到我這番話,總算是停下把玩鑽戒的動作,抬眼注視著我那痛苦的表情。

  我不等他開口,轉身就離開這間練習房,甚至為了洩恨,將房門關得無比大聲,我知道我這樣很幼稚,可是我就是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