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不需要跟任何人比,妳就是妳。」

  荻黎曉的聲音低低的,幾乎要讓今晚一整個挫敗的我哭出來,「沒有人能是誰的代替品。」

  我趕緊將眼角的淚水擦掉,一副沒發生什麼事情的安然表情,「唉呀你幹嘛這麼認真啊?我也只是說說的,我沒事的啦!」

  就怕他真的以為我陷的很深,那就尷尬了。

  話題到一個段落,我們倆都不吭聲。

  我偷偷看向他那張姣好的側臉,濃密的眼睫毛,比我的金髮還要耀眼的金色亂髮,以及身上那淡淡的香氣,我覺得腦袋有些昏沉,接著不經思索的問:「我今晚能跟你睡嗎?」

  他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我,只是好笑的看向我那滿是紅暈的雙頰,「妳醉了?」

  「沒有。」我搖頭,可是腦袋中那壓的我透不過氣的沉重感卻沒有隨之消失。

  他到最後還是沒有回答我那個問題,只是那晚我確實是睡在他的床上,我只穿了一件絲質的輕薄連身睡衣,下面除了內褲外什麼都沒穿,而睡在我身邊的他卻連碰我一下都沒有,就好像睡在他身邊的只是一個超大型的人偶。

  直到天明。

  我醒來時,荻黎曉背對著我熟睡著。

  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竟然就這麼從他身後將他給緊緊抱住。

  明明我是討厭他的,我們一開始的相遇也不算是多浪漫多美好,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無法真正討厭他。

  抱了好幾分鐘,荻黎曉仍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我知道,他早醒了,只是不願意回應我而已。

  緩緩鬆開緊抱的雙手,我突然覺得好累好累,不論是昨晚和荻黎璿的事情,還是荻黎曉對我的反應,都讓我的自尊心受到強烈的傷害。

  或許一開始我只是好玩才這麼做的,但是當他和荻黎璿都對我如此冷漠後,我才發現這場遊戲我比誰都還要陷的更深。

  我安靜的起身從地上拿起我昨晚睡前隨意亂丟的內衣與禮服,走進浴室內更換起來,等我出來時,荻黎曉還是背對著我一動也不動。

  我就這麼靠在牆壁邊,注視著他修長的背影好一會兒,知道他是沒打算跟我道別了,我這才苦笑著轉身拿著我的包包離開。

  這樣也好,如果他在此時開口說些什麼,我一定是無法承受的。

  「玉琳,妳別忘了我曾經跟妳說過的話。」

  在我準備將房門打開時,荻黎曉的話從我身後傳到我耳裡。

  一手握著冰冷的門把,我將頭靠在門板上,低聲的說:「你是真的將我當作你妹妹對不對?」

  他說,「我不想看妳受傷。」

  「我不會受傷的。」

  我倔降地說,「我只是失敗了一次,我會成功的。」

  說完,我轉動門把,大步的踏出這個房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