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他的默然不語,我追問:「等等,那個女人是什麼樣的人?為什麼荻當家你能說出一直都是這種篤定的話?」

  荻黎璿注視我的眼神,毫無溫度。

  我不怕死的繼續發問:「難道荻當家你就沒想過嗎?人心都是會變的,那個女人在你心中或許是特別的,但是未來都是會變的,你也可能因為一些事情改變對她的想法,然後——」

  「我有自信不會因為任何事情改變對她的感情。」

  我的話在他這近乎告白的話語中,被硬生截斷,而我也只能愣愣地看著還是一臉冷漠的對方,「不知道我這回答妳是否滿意。」

  他這酷似挑釁的回答擺明了並不想再回答我任何問題,也要我適可而止,所以我們此次的談話到此為止。

  我自然很明白事理,安靜地走過他身邊,與他一同走回生日宴的會場。

  當我們兩個走過走廊,就要回到熱鬧非凡的生日宴會場時,我總算開口,「荻當家。」

  他繼續向前走著。

  「我知道你對我一點意思都沒有,甚至連把我當妹妹的想法都沒有,我承認我一開始是對你很感興趣,不過既然你表現得這麼明白,那我也不想讓我有所誤會,所以以後我能叫你黎璿哥嗎?」我走在他身後差不多兩步距離的位子,對著他的背影問,「至少讓我能完全斷了這條心。」

  他走到生日宴的會場門口,在兩側的保全要幫他將房門推開時,他開口:「可以。」

  見著他進到會場,消失在我眼前的身影,我想他心裡很清楚的,就算稱呼他一聲黎璿哥,也不一定能完全讓人斷了對他的那種愛慕之心,因為荻琉霜就是如此。

  可是我跟荻琉霜不一樣的,我要對一個人死心,是很容易的事情。

  尤其荻黎璿自始至終對我都十分冷漠,完全沒有將我放在眼裡過,在他心中,只有那個對他而言很特別的女人存在,其他人包括我,都只是過眼雲煙罷了,就算繼續對他進攻,計畫再多,也只是在浪費時間,就像荻琉霜。

  我很清楚這道理,所以我選擇放棄。

  但是內心那種強烈的挫敗感,還是讓我疼的幾乎沒有勇氣踏進那絢麗的生日宴會場。

  荻黎璿剛剛對我說過的話,直到了現在還是在我耳邊盤旋著。

  『在我心中,有一個女人一直都是最特別的。』

  『我有自信不會因為任何事情改變對她的感情。』

  有一個人,能這麼深愛著自己,那是多麼讓人動容的感情。

  而那個女人又為什麼不願意接受他?要讓他這位當家,直到現在都還孤身一人?

  如果有一個人願意這樣愛我,願意對我說出這種誓言,我一定二話不說的撲進他的懷中,只要有一個人,是真心真意的愛我。

  不因為我的身分、不因為我的外表、不因為我所擁有的一切,是真正愛著我這個人的。

  此時我卻忘了,其實我會對荻黎璿有意思,只是因為他是當家,因為他長得好看,因為他所擁有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