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殺害悅荫的兇手,是我們一起將她逼死的,是我們聯手將她逼上絕路。』

  我不知道其他人在想什麼,但是此時此刻,手腳冰冷的我腦中卻是我和她最後一次見面的場景。

  當時的我們[1],站在陽台上,夜風吹拂下,她靜靜地說:

  「你知道我為什麼……從來都不曾選擇你嗎?」

  「因為我從不曾進入你心中。」

  望著那片同樣漆黑無邊,卻顯得清澈的夜空,我的內心因為她的話,而感到一陣心痛。

  「就算我們兩人相愛,你也不會把我放在心中的第一位,因為你的野心太大了……」

  我不發一語。

  原來我刻意用彌家最大的敵對公司牽制彌家的事情,她早知道了。

  「男人有野心不是壞事,可是你的野心已經遠遠超過一般人。你未來一定能夠成功,因為你的佈局太過完美,也太過殘忍。這樣的你,我要怎麼相信你會因為愛我,而真正保護我、寵我、信賴我?」

  我的聲音有些沙啞,這次更帶有點苦澀,「妳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位進入我心中的女人。」

  她輕笑,「我的確是。」接著一頓,「但是當我和你的野心,你的未來相牴觸時,你會犧牲我。」

  我沒有開口,而是直直地凝視著她,我想將她的面容永遠記在心裡。

  她深吸一口氣,夜晚的空氣有些清冷,「是你在去年年底,將我和伊家兄弟私下交談的對話內容與計畫,出賣給梨悠久的……對不對?」

  我依然沉默了許久許久,最後我才艱難的開口:「我是有提醒他,妳和伊家兄弟會面的地點與時間。」

  聽到我的証實,她苦笑,「你的野心,讓我成為搭起你與你看好的未來梨家當家之間,友誼橋樑的犧牲品。」

  我抓著她的手,深怕一個不小心,她就會在我面前消失不見。

  「你利用黎曉來監視我,而且製造出你們交惡的假象,只為了欺騙克優和梨悠久他們。」她越說,我越是感到一種窒息感直直沿著我的內心,蔓延到我全身,「我進入過你內心又如何?最後,我還是輸給了你內心深處的野心。」

  「如果我沒有那些野心,妳就會選擇我,是不是?」

  我嘶吼著問,我想知道,如果我只是個普通人,抑或是我像黎曉這樣,不是荻家的準當家,她是否會願意接受我。

  這次輪她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我幾乎都要放開她的手腕,她才輕聲說道;

  「如果你沒了野心,你就不是荻黎璿了……」

  是啊,如果我沒了野心,就不是我了。

  克優曾說過,悅荫就是因為了解他,所以在好幾年前,才一語不發的離開他。

  如今,她也是如此,她因為了解我,所以選擇離開我。

  「我願意補償妳一件我辦得到的事。」

  「什麼?」

  「我對曾經傷害過妳感到抱歉。」

  我將頭撇開,就是不願與她視線相交,但是我依然能感覺到她那停駐在我身上的灼熱視線。

  「妳提出要求,我會盡力去做到。」

  我補充。

  因為這是我對她的最後仁慈,也是因為我真的深愛過她。

  不論是十年前,還是現在。

  「保護我的家人。」

  她打斷我的思緒,「在我無法保護他們時,保護我的父母——」

  「可以。但是伊家兄弟我不能保證。」

  我快速的說,我知道伊家兄弟對我的威脅有多大,也知道伊家兄弟不可能為我服務,如此一來,我就不能保證自己會保護有可能威脅到自己未來的敵人。

  「我知道了……」

  當有人找我,而我準備離開陽台進到屋內時,我轉身,想將她最後的身影清楚的烙印在我腦海中,只見她一個人背對著我,眺望著遠方的夜景。

  「再見了,黎璿……」

  那是她生前,最後對我說的一句話。

  當時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有聽到她這句話,也不知道她是否預言到這是她最後對我說的一句話。

 



[1] 四部曲 Ch.11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