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莊主的女兒的確如傳聞中的美麗。」

  一個低沉悅耳的男聲從夏泉嫻身後的船上傳來,她和天宮煜轉頭一看,不知何時無聲地落在船上的梁透訨,手上的摺扇擋住他半邊俊美的面容。

  「可以將藍兒還給我了嗎?」他臉上淡笑道,不等對方說話,本來要直直往下墜的觴情藍突然從天而降,準確無比地掉入他伸出的左手上,他身子一轉,正巧摟住她的腰,她的身子便穩穩地貼在他側身。

  夏泉嫻緊抿著下唇,她知道自己絕不是梁透訨的對手,也知道現在天宮煜早已被他們洗腦,成為他們那邊的人,現在的處境對她而言,可說是危險萬分。

  梁透訨將摺扇一闔,臉上的笑容依舊絕美無雙。

  在他懷中的觴情藍緩緩睜開雙眼,「原來是你,放開我吧!」她一看到梁透訨,眼中閃過一抹嫌惡神情。

  梁透訨淺笑道:「果然是妳。」

  觴情藍見他力道變大,就是不讓她掙脫,身子更是在他懷中亂動,「放開我。」

  看到這樣景象的天宮煜在心中肯定,那女孩子一定不是觴情藍,她平常貼梁透訨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像現在這樣拼命想掙脫?要說眼神和氛圍改變,個性可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吧?

  但是如果她不是觴情藍本人,那麼她又是誰?

  「放開妳,然後讓妳傷害這個小女孩嗎?」梁透訨悠閒地將她放開。

  她惡狠狠地瞪了他幾眼,「怎麼?她剛想殺我,我就不能殺她嗎?」

  他淡笑:「妳還是火爆的性子,但是殺了她,恐怕阿鶇會很困擾吧!」

  一聽到阿鶇這兩個字,天宮煜清楚地捕捉到她臉上閃過一絲猶豫的神情。

  梁透訨看她已經沒有這麼衝動後,便帶著輕笑望向站在船梢的夏泉嫻,「離開吧!我不會傷妳的。」

  夏泉嫻臉上猶豫著,「煜哥哥……」

  沒想到她在這種攸關生命的情況下,心中惦記的竟是天宮煜。梁透訨不禁為她這樣的精神感到敬佩。

  「妳快離開吧!我不能讓天宮隨妳離開的。」梁透訨的紙扇輕輕地搖擺著。

  夏泉嫻聽到這句話,視線不自覺地落到天宮煜的身上,眼神像是在跟他求救,又像是在懇求著什麼。

  天宮煜則是望向正注視著遠方水面的觴情藍。

  「煜哥哥本來就是我們融鸝莊的人,」夏泉嫻看到這樣的他覺得絕望極了,「你們本來就該將他還給我們!」

  梁透訨微笑道:「那也要看他自己願不願意。」

  「就算他願意,你也不會放手的吧?」夏泉嫻雖年紀不大,但是也不是傻子。

  梁透訨左手一揮,一枚火球便飄浮到半空之中,「夏小姐,融鸝莊來迎接妳的船正在靠近,如果妳在不離開,別怪我不客氣。」

  只見遠方有三艘扁舟正往這裡靠過來,她知道自己非走不可,不然只會連累更多人,因此伸手握住正緊盯著觴情藍的天宮煜,哽咽道:「煜哥哥,我一定會將你帶回融鸝莊的。」

  天宮煜回神過來,看著她有些冰涼的手離開自己,「泉嫻……」

  她在抬腳要躍到另一個扁舟上時,聽到這句話後便露出美麗的笑容:「煜哥哥,你果然還記得怎麼稱呼我。」

  他不自覺地閃避掉她那柔情的視線。

  觴情藍凝視著她,「真的不殺?」

  站在她身旁的梁透訨搖頭,「妳剛殺了那個女孩子,也算是報仇了。」

  觴情藍哼了幾聲。

  直到夏泉嫻穩穩地站到融鸝莊的人所駕駛的扁舟上後,梁透訨才發出他那低沉悅耳的聲音:「融鸝莊,你們夏小姐傷我們的人,我們也殺了你們一個成員,就互不相欠,比賽場上見了。」

  語畢,一陣狂風刮了起來,連同舟下的水一同被捲了起來。

  待風歇後,天宮煜和梁透訨以及觴情藍已經站在岸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