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著本應該不可一世的余家當家余品萱,此時正語帶哽咽,低著頭向我懇求著。

  「我想妳可能誤會了。」

  等我開口時,余品萱一抬起頭來,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我會不會原諒余品嵐,是我的事情。而黎璿他們要不要原諒余品嵐,也是他們的事情,我不會因為原諒妳們,就去跟黎璿他們要求,讓他們也要原諒妳們。」

  「為什麼……」余品萱顫抖著說,「只要子珣妳去跟他們說,他們明明就會答應,不會再對余家出手,只要妳——」

  因為我其實我並不想原諒妳們余家啊。這句話在我心中吶喊,我卻說不出口。

  若是余家能順利垮台,當然是再好不過的。

  我明白依照我的能耐,我是不可能如此快速的重傷余家,因此只能靠荻黎璿、彌克優和梨悠久這三位當家的幫助。

  如今我沒有開口,他們就主動幫助我,我又何必去駁人家給我的這個面子?

  「……黎曉,我拜託你也不行嗎?」

  余品萱顯然是認定和我談判破裂,因此轉而向我身邊的荻黎曉請求,「我們余家不能因為品嵐的一席話而垮台,我們底下還有許許多多的人要靠我們支撐著,如果我們垮台,那麼那些人該怎麼辦?」

  荻黎曉冷冷的說,「品嵐是妳的親妹妹,妳這幾年放任她在余家掌大權,說話又不經大腦,到處仗勢欺人,早該想到會有踢到鐵板的一天。」

  余品萱說,「品嵐畢竟是我的親妹妹,她闖禍我也很心疼,可是這次她真的只是嘴巴壞了一點,並沒有惡意——」

  「沒有惡意?」荻黎曉打斷她的話,「她在招待會上,當著這麼多人、這麼多媒體的面前數落子珣,將她說得這麼難聽,難道妳當在場其他人都聾了,聽不出她話中的惡意了?要是真的沒有惡意,那些人這次會對你們余家下重手?」

  「他們這麼做是在將我們余家往死裡逼啊!」余品萱強壓著臉上悲痛的表情,語氣中滿是欲哭的情緒,「現在余家狀況如此糟糕,我們出產的電影、戲劇,旗下的藝人和各大品牌,都受到很多衝擊。」

  「我為了擋住這波財務危機,只好先去試著跟銀行周轉,結果黎璿用他的勢力使我根本無法再和銀行周轉。後來克優又用旗下的媒體公司大規模的夾傷我們余家的藝人。本來以為至少還能拍點廣告,或是找些電影、偶像劇的投資者、贊助商幫忙,結果那些贊助商多的是和梨家友好的企業公司,悠久這介入,又完全斷了我們余家的後路。」

  早從荻黎曉口中聽說荻黎璿、彌克優和梨悠久會對余家出手,也散發不少醜聞,卻怎麼也沒想到他們三人此次出手竟會如此之狠。

  「黎曉,子珣,算我懇求你們吧,這次就放過我們余家吧……」余品萱想必已經走投無路,只能來這裡拜託我和荻黎曉,「我們已經知錯了,下次絕對不會再這樣子了。」

  我沉默的看著這樣的她,內心卻是一片平靜,絲毫不覺得曾經在背後也放任媒體中傷我的余家有什麼好可憐的。

  余家和許多媒體、公關公司友好,我那時候的醜聞會不斷冒出來,和余家也絕對脫離不了關係,尤其那晚余芳誼和荻琉霜將我住過荻黎璿他們家的事情賣給新聞記者,更是成為了我厭惡余家的導火線。

  而最後將這顆炸彈徹底引爆的原因,就是他們為了殺害瑛傑,而意外導致我流產的這件事。

  「品萱妳先去隔壁的包廂冷靜冷靜。」

  荻黎曉打破這個無人說話的詭異氣氛,「我想和子珣稍微討論一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