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品萱和我都不懂荻黎曉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和他並沒有什麼好討論的,因為我根本不想原諒余家。

  相反於我的想法,余品萱似乎是認為事情有了迴轉的餘地,眼中閃過一絲驚喜的神色,其他表情卻還是剛剛的遺憾與傷感,「我知道了。」

  等她起身離開去到隔壁早已被荻黎曉包下的包廂內後,我忍不住抱怨,「我們有什麼好討論的?我又沒打算原諒余家。」

  「妳不考慮聽聽看她的說詞嗎?」

  「什麼說詞?余品嵐當著這麼多人的面這樣汙辱我,我還要聽什麼說詞?」更別提那晚我還在廁所親耳聽到余品萱和余品嵐的對話,她們打從心底厭惡我、瞧不起我,這次會道歉,也無非是因為荻黎璿他們不斷施壓的關係。

  荻黎曉若有所思的說:「我說的不是那件事,而是余家和藍家的事情。」

  「你要我直接問她為什麼要殺瑛傑?」我不敢置信的問,「她怎麼可能會承認?」

  「她也可能會承認。」荻黎曉提醒我,「而且我認為現在給余家的教訓也夠了,之後她不會再攻擊妳的。」

  「你錯了。」我說,「我現在停手她們不會感激我,只會怨恨我。如果我不一次就將她們擊倒,之後她們重新站起來,她們就會轉而對付我了。」

  「但是現在將她們余家給徹底擊垮,對妳也沒有什麼好處可言不是嗎?」

  余家畢竟和我沒有什麼太大的恩怨,與我也沒有任何利益關係,我此次會如此怨恨余家,全都是為了我那個流掉的孩子。

  「我不會停手的。」

  我斬釘截鐵的說,「而且如果你不支持我,我大可和黎璿他們繼續將余家給逼垮。」

  荻黎曉嘆氣,「妳怎麼這麼固執?」

  「是你太奇怪了。」我忍不住將我心底的疑問說出來,「之前我要對付黎璿、克優他們的時候,你反而不要我停手,要我將他們徹底擊垮,現在我對付余家,還未到最後關頭,你卻叫我停手。」

  「那是因為余家和妳並沒有這麼大的深仇大恨,我——」

  「他們害死了我的孩子啊。」我不悅的截斷他的話,「如果不是他們,我的孩子——」

  「就算不是那場車禍,妳那個孩子也保不住。」

  我震驚的瞪著他,「你為什麼這麼說?」

  「醫生那天有跟我和楊哲叡說了,妳的身子太弱,不適合生孩子。」他神色凝重,語氣緩慢的說,「所以就算不是車禍,那個孩子也不可能在妳體內待上三個月的。」

  「……騙人。」

  我不敢相信這個事實,「哲叡沒有跟我說過這件事,你在騙我!」

  「他當然不會跟妳說這種事情,因為一開始就是他叫我別跟妳說的。」荻黎曉無奈的說,「而且我幹嘛騙妳,騙妳這種事情對妳有什麼好處嗎?我只是看妳一直搞錯仇恨的對象,心有不捨而已。」

  「你說我搞錯仇恨的對象,所以我該恨的人是我自己嗎?」我刷的一下站了起來,「恨我自己體弱,恨我自己連一個孩子都保不住,恨我的無能為力,恨我——」

  「我不是那個意思!」隨著我音量的提高,荻黎曉也大聲的對我回吼,「子珣妳冷靜一點好不好,妳太在意那個已經失去的孩子了,既然已經失去了,妳就應該將重點放在其他地方,而不是一開始就跑來踏這趟渾水。」

  「……因為那是我的孩子。」

  我哽咽著說,「所以我無法不去在意。」

  我不給他挽留我的機會,直接就推開包廂的門離開餐廳,中途我的保鑣還和荻黎曉的保鑣纏鬥起來,我趁亂搭了計程車就回義大利,並直接將手機關掉,一個人沉浸在這份悲傷之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