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我以我要上廁所為理由,暫時從荻黎曉身邊逃了出來,等到上完廁所要從隔間內走出來時,我聽到外頭的洗手台邊傳來了幾個聲音。

  「姐,妳幹嘛對那個楊子珣那麼客氣?」

  這充滿不悅的嗓音,一聽就知道是剛剛對我大放厥詞的余品嵐,「她可是害芳誼和彌克優分開的原因耶!居然還有臉來芳誼的招待會,明明就知道當初芳誼和我們被她害得有多慘。害我現在只要看到她那模樣,就想作嘔。」

  「笨蛋,妳再討厭她,也要看她是誰帶來的人。」

  回話的果然是余品萱,她的嗓音還是那麼柔和,聽起來一點都不帶有任何特殊的情緒,「黎曉特地將她帶來,難道妳認為他會放任她被我們欺負嗎?」

  「可是荻黎曉說不定只是玩玩的,之前也是啊!他的新聞本來就都只是假的,他不會澄清謠言,可是也不會和任何人認真,像是他和明覦璇,還有愛蓮娜,不也都一下子就分手了?」

  「那妳看他今天的樣子,像是玩玩的嗎?」

  余品萱一句話就堵死余大刀余品嵐,後者嘀咕道,「我也沒想到他會就這樣在現場吻她嘛……」

  「就算妳不將黎曉放在眼裡,也該看看楊子珣背後的靠山吧?」

  「可是不是姐妳當初跟我說荻當家他們跟她只是玩玩的嗎?現在她又和藍當家分手了,哪有什麼靠山可言啊?」

  「我是說過,可是那個楊子珣既然能和那麼多位當家關係良好,就代表她這個人並不簡單。再說黎璿、克優、悠久這次對她如此執著,我也不敢肯定他們三人真的只是想和她玩玩的,畢竟過去他們從沒有放任過媒體這樣大肆的報導他們自己的事情。」

  在這三人之中,要屬荻黎璿最厭惡媒體,再加上他一向很潔身自愛,因此他們從來都只會出現在財金、商業相關的新聞版面上,絕不會和娛樂新聞扯上邊。這次他卻不斷放任那些媒體們,將他和我一同放上娛樂新聞上,懂得察言觀色的人都早就發現我在荻黎璿的心中地位不同凡響。

  余品萱說,「所以我們最好還是和她搞好關係,否則她回去和黎璿他們告狀,我們可是會很麻煩的,我再怎麼厲害,也不想一次跟三大家當家為敵,更何況還有一個黎曉呢。」

  余品嵐不甘心的說,「真搞不懂像她那種人,憑什麼讓彌克優他們對她這麼上心。」

  「那就是她的能耐了。」余品萱回答,「品嵐,以後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要自己搞清楚分寸,像妳這次就做得很不得體,再怎麼不喜歡人家,說得就算是事實,也不該將話說得這麼滿,妳這樣只會讓她記恨妳。」

  站在廁所隔間內的我冷笑,居然說余品嵐說的是事實?看來這個余品萱對我也是充滿偏見的,剛剛會對我這麼親切,其實也只是怕得罪我,會順道得罪我身後的那三位當家以及荻黎曉,否則才不屑和我說話呢。

  「我知道了。」

  余品嵐低著聲,「我只是不甘心,品萱姐妳和芳誼都這麼好,為什麼都爭不過楊子珣那個婊子。」

  余品萱無奈的笑了笑,「品嵐,別為我抱不平,我不會永遠都是這樣的。」

  等兩人離開後,我還故意在廁所內待一點時間,免得一出去就遇到她們兩人。

  同時在廁所回憶剛剛兩人說過的話,從她們姊妹倆的對話中,我聽不出來她們對藍家有敵意,反而敵意都是針對我來的。

  其次最後余品嵐說的那些話,讓我有些在意。

  如果是說余芳誼為什麼爭不過我,那我還能了解,因為她喜歡彌克優。

  但是余品萱呢?她哪裡爭不過我了?她身為堂堂五大家之一的余家當家,我卻只是一個剛被藍當家甩了的可憐女人,又哪裡爭過她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