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要先說一聲,很感謝這次各位願意特意抽空,出面賞我一個面子,來參加這場飯局。」

  承當家舉起已經斟了半滿的高腳酒杯,「也希望這晚能讓我們之間變得更加親密。」

  承鷹和余品萱第一個舉起酒杯,其他人也依序舉起,承當家繼續用著一張嚴肅萬分的臉說:「既然在場的都是各大家的當家與成員,與我說話自然也不需要客氣,我雖年紀比各位大上許多,但是在我眼中,各位都與我無異,因此各位可以放輕鬆相待。」

  承當家第一個仰頭飲下杯中的酒,其他人也紛紛跟上。

  我想起今年八月去參加承當家的生日宴時,承玉琳帶我接見承當家時,他也是對我說過:『不用對我太客氣』等話,想來他和承玉琳一樣,都不是個喜歡客套的人。

  在承當家的手勢下,服務生開始端上前菜,並將剛剛喝完的酒杯再次斟上適量的紅酒。

  我拿起餐盤旁邊的銀叉,開始享用前菜。

  「我也不是一個喜歡說些委婉話的人,我這次就直說了,我這次邀請各位來,第一件事就是希望能解開各位之間的誤會。」

  我前菜還未吃完,承當家就再次開口,而此次就直奔正題,速度之快,連我都還未反應過來。

  承當家說:「至於是什麼誤會,我想在場的各位都明白。」

  荻黎曉率先開口,「承叔叔,你是針對余品嵐和子珣的事情來的?」

  比起直接,我都忘了我旁邊還有一個說話更直接的傢伙啊。

  而我另一邊的承玉琳也幫腔道:「爹迪就是這個意思啊!只是不知道邀請我們這些不相關的人幹嘛呀!」

  承當家聞風不動,絲毫沒有受剛剛的話影響,「我確實是想幫品嵐解開一些誤會。」

  接著他將目光放到我身上,「子珣,品嵐在招待會上說的話的確很不得體,也很傷人,這點就連我也認同,妳確實有資格生氣。但是品萱說過,她已經在現場代替品嵐向妳道歉過,也有意想表達她的歉意,所以妳其實也不需要特地藉此向黎璿們訴苦,讓他們幫妳針對余家。」

  沒想到承當家認為荻黎璿他們會針對余家,完全是受我唆使而來的!

  一想到此,我就忍不住開口,「不是的,我並沒有要黎璿、克優和悠久幫我做什麼!」

  余品嵐低聲說:「呵,沒有的話,他們又哪會處處針對我們余家?」

  承當家也接話道:「我剛的意思沒有說得很清楚,我知道子珣妳在招待會上受了委屈,回去跟黎璿他們說妳當時的心情,這是在所難免的。玉琳在外受了委屈,自然也會回來跟我訴苦。但是我不贊同的是,品嵐的那番話,並不代表余家就罪該萬死。」

  沒想到他還是誤解我,我著急的說,「那個我真的沒有要黎璿、克優、悠久幫我討公道什麼的,我也不知道他們會針對余家,我——」

  「子珣,雖然妳只是一個出身平凡的女孩子,但是我是很看好妳的,也知道妳和玉琳這麼好,一定有某方面是值得人欣賞的。」

  承當家不偏不倚打斷我的話,甚至語重心長的對我說起教來,只聽見他那略帶蒼老的嗓音在安靜無聲的餐廳中迴盪著,「只是妳若是想爬到和我們對等的位置,還是要具備應有的氣度和雅量。被人數落這種事情,任誰都發生過,妳不需要將此看得這麼重。更何況妳和幾位當家都很親密,本來就是眾所皆知的事情,品嵐身為外人,或許會有些誤解你們的內情,所以說了一些重話,妳聽聽就好,並不需要耿耿於懷。」

  看來不管我說什麼,在承當家的心中,我的形象都已經黑的發亮了,而會變成這樣,肯定也是因為余品萱事前跟他說了許多關於我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