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乾脆不理她,等著身為這場飯局主人的承當家開口。

  她察覺到我的冷漠,討好的說,「唉唷,子珣姐,我只是開個玩笑嘛,別認真別認真,這樣妳會老得快唷!妳最喜歡我了,才不會和我嘔氣的,對吧?」

  我還沒開口,倒是坐在承玉琳隔壁桌的余品嵐開口:「玉琳妳別鬧了,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孩子氣。」

  被指責的承玉琳對余品嵐扮了一個鬼臉,「妳才幼稚呢,上次故意在電影發表會上這樣數落子珣姐,大家都知道妳是為了幫余芳誼出口氣,結果現在聰明反被聰明誤了吧?」

  承玉琳的諷刺說得大聲,在場的眾人都聽得一清二楚,尤其余品嵐此時的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一旁的余芳誼臉色也好看不到哪裡,反倒是坐在承當家旁邊的余品萱神情還稱得上是鎮定,絲毫不因承玉琳的話而受影響。

  我在心中暗嘆,這女人不愧是當家,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大家都知道承當家主辦的這場飯局,就是想來作和事佬,讓那幾位當家們收手,不再處處針對余家。尤其他的女兒承玉琳雖然僅有二十一歲,但也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

  「玉琳,別說話這麼沒大沒小的。」

  本在和荻黎璿低聲交談的承當家總算出面控制場面,「品嵐是我邀請的客人,對她說話要有禮貌一點。」

  承玉琳不甘示弱,「可是爹迪,是她先說我孩子氣的啊!」

  承當家一臉嚴肅的說,「品嵐說這些話時並沒有惡意,是妳多心了。」

  承玉琳轉了轉眼珠子,那模樣我一看就知道她想要惡作劇,「是嗎?可是我常常搞不清楚別人說的話有沒有惡意耶!說一個女人骯髒無比,只想要爬上當家的床,這樣也是沒有惡意嗎?」

  她話中指的擺明就是當初余品嵐在電影招待會上攻擊我的話,果不其然,不僅我愣住,各桌上的眾人也都面色各異,本來就面無表情的荻黎璿眼神略沉了些。原本還帶著淺淺笑容的彌克優,此時笑容間已經見不到任何笑意。梨悠久身上那駭人的氣息更是明顯。明翰德臉上的表情是驚訝和不悅交雜。瑛傑則仍是讓人摸不清楚頭緒的深奧表情。荻黎曉的笑容則是沒有任何改變,只是看向余品嵐的眼神,多了些敵意。

  本來就長得一臉嚴肅的承當家,此時臉色比剛剛還要難看,儼然就要動怒的模樣,一旁的承鷹開口緩頰,「玉琳,別跟叔叔鬧脾氣了,等等回去妳再跟他撒嬌不就好了?不急著這時候啦。」

  承玉琳瞄了承鷹幾眼,聰明如她,自然知道場子現在有多尷尬,因此還是順勢下了台,「當然啦!我還沒跟爹迪生氣這場飯局的事情哩!回去當然會好好跟他撒嬌一下啦!」

  那個撒嬌兩字,她說得格外重,看來她真的對這場飯局真正的目的感到耿耿於懷。

  到底承當家打算以何種方法來讓荻黎璿他們放下對余家的怒氣,這點我可是感到十分好奇的啊!

  總不會只是將我們這些關鍵人物湊在一起將話說開,再順道讓像是明翰德、承鷹這種不相關的人說說情吧?

  我感興趣的看向已經準備發話的承當家,就讓我看看余品萱和承當家所主演的這場戲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