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的義大利已經開始下雪。

  那天我和荻黎曉不歡而散後,我再次打開手機,滿滿都是他打給我的未接來電,以及傳給我道歉的訊息。

  我趴在沙發的抱枕上,瞇著眼將那些訊息看過後就關了起來。

  儘管已經過了三天,我還是無法原諒那天他對我說過的話。

  喀嚓。

  我聽到大門打開的聲音,緊接著是楊哲叡的聲音,「咦?妳在家啊?」

  因為趴在沙發上的關係,我將頭埋在枕頭裡,悶悶的說,「不然我應該在哪?」

  「誰叫妳前陣子很忙,回家也看不到妳。」楊哲叡似乎是剛買東西回來,我聽到他走進廚房的聲音,「你也進來吧。」

  沒想到楊哲叡會帶朋友回來,還穿著睡衣的我趕緊從沙發上跳起來,「喂,哲叡你帶朋友回來都不用事先說的喔?我——」

  等他的朋友走到客廳門口時,我頓時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因為他的朋友就是瑛傑。

  自從我車禍後,楊哲叡就不曾帶瑛傑來我們家裡,卻沒想到這次楊哲叡又將他帶來了。

  瑛傑站在客廳門口,靜靜地注視著還坐在沙發上的我的穿著。

  我知道輸人不輸陣的道理,既然他盯著我看,我也瞪回去就是了。

  我們兩人就這樣你看我我看你好一會兒,直到我眼睛開始乾澀,我終於受不了,「我先上樓去了,你們慢慢聊。」

  還是趁亂滾回自己房間比較實在。

  沒想到本來已經進到廚房去收拾東西的楊哲叡,突然手上拿著削皮削到一半的馬鈴薯跑過來,「不可以,子珣妳給我過來幫忙。」

  「好啦!」我心不甘情不願的起身,跟著他到廚房,在他的指示下,開始切起洋蔥。

  而瑛傑不好好坐在客廳等,居然跑來廚房湊熱鬧,就這麼坐在餐桌上,看著我們兩個站在流理臺邊的忙碌背影。

  楊哲叡站在我旁邊削著馬鈴薯皮,「天氣最近變冷了,妳衣服夠嗎?」

  「夠吧,我之前買了很多冬衣啊。」只是有些在那次車禍中報銷了。

  他俐落的削完一顆馬鈴薯又換上一顆新的,「不夠記得跟我說,我再幫妳買。」

  我心一暖,嘴上卻不饒人,「你先幫你自己買吧,看你現在都沒有什麼衣服,這樣以後哪個女生敢嫁給你?」

  「我只要能穿去上班就好了,要這麼多衣服幹嘛?」

  「總要跟女生出去約會的時候穿啊!不然啊,嘖嘖嘖。」看他身上這件墨綠色的毛衣,我撇撇嘴,「你穿這樣去約會,哪個女生會看上你呀?」

  「哼,就知道妳是外貌協會的。」

  「我不是外貌協會的。」我慎重否認,「我是不能接受像你這種明明資質好又有能耐打扮卻不打扮的懶人。」

  「我又沒要妳接受我,我幹嘛改變?」他吐槽道,接著注意我一顆洋蔥已經快切完,好意關心我,「妳切的時候小心一點不要切到手指。」

  「我才沒有那麼笨手笨腳哩!」我雖然廚藝稱不上好,但是剛來義大利時,有受過婆婆的指導,因此廚藝免強放得上檯面。

  「……當初是誰連削皮都不會?」

  「我不是不會,是會削到手。」

  楊哲叡怎麼這麼喜歡誤會我,我橫了他一眼。

  「啊妳前陣子的新聞也很風光嘛!」

  果然,我還在想他這次和我的對話怎麼這麼平順,原來前面只是伏筆,是為了提起這個主題而準備的鋪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