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上還拿著手機的荻黎曉見到來者,眼神一暗,「妳要道歉的對象是子珣,並不是我,而且該開口道歉的人是妳妹妹,不是妳吧?余當家。」

  我第一次看到荻黎曉會這樣高傲又諷刺的跟一個女人說話,尤其對方還是余家的當家。

  余品萱不理會他的嘲諷,對我露出溫和的笑容,「抱歉,楊小姐,是我們品嵐這次太過分了,希望妳別將她的話放在心上。」

  「不會,沒關係的。」我當然會將余品嵐的話放在心上,但我還是禮貌性地回了對方這個人情,「我不會介意的。」

  余品萱鬆口氣道,「那就好。之前就聽過楊小姐的名字,很高興能認識妳,我是余品萱。」

  我握住她伸過來的手,「妳好,我是楊子珣,妳可以直接叫我子珣就好。」

  「子珣,我年紀也不小了,妳就直接叫我品萱姐,沒關係的。」

  我還未答話,攬著我的荻黎曉就插話道,「這次的招待會也開始一陣子了,三位不先去招待其他更重要的人嗎?」

  在場誰聽不出他這是趕人的意思,余品萱微笑道,「黎曉你不需要這麼警戒我,我只是和子珣打聲招呼而已。」

  荻黎曉不說話。

  余品萱便帶著余品嵐和余芳誼,一同去和其他客人寒暄去了。

  因為在這場招待會中,我並沒有其他認識的人,因此只好站在牆壁邊,當起壁花來,並發現總會有人一邊竊竊私語,一邊朝我這裡看過來,想來都是為了看清楚那個將那麼多位當家迷得團團轉的女人,究竟長什麼樣子。

  荻黎曉倒是很貼心,整場招待會也沒放我一個人,幾乎都和我一同當壁紙。

  只是不同的是,不斷會有人上前來跟他攀談,且女孩子看他的眼神都充滿敬佩和迷戀,與看到我的那種鄙夷是截然不同的。

  「我剛剛吻妳,是為了讓余品嵐知道我是認真的。」

  從我們吻完到現在,也過了將近一個小時,他卻突然提起這件事。

  我說,「我知道。」

  他沉默了一陣子,又說:「我剛其實是說謊的。」

  「說什麼謊?」我腦中的舞台因為他這句話開始奔騰起來,難道他其實根本就不想娶我?只是為了不讓自己的女伴丟臉,影響到他,他才心不甘情不願的說那些話的?

  「我是自己想吻妳才吻妳的。」他用著低柔的嗓音說著,「因為我看到黎璿哥他們和妳的新聞,以及大家都只關注妳和他們的事情,我真的覺得很不甘心。明明最早發現妳身分的是我,和妳相處最多的也是我,一路上幫助妳的也是我。所以我真的很不開心,我不只想吻妳,也想讓妳就此來我家住,更想在妳身上留下我的痕跡。」

  我臉一紅,知道他最後一句說的是梨悠久在我鎖骨上留下的齒痕那件事。

  「我就是這麼孩子氣。」

  他以接下來這句話作結,「妳會討厭我嗎?」

  我沉默了許久,才輕聲的回答他,「……不會。」

  我之前一直以為他變了,他變得更加成熟,更加圓融,不會再發小孩子脾氣,不會再和我做無謂的爭執,甚至變得我難以捉摸,卻沒想到他其實仍是有些地方沒有改變。

  像是他喜歡吃醋。

  像是他很在乎我。

  像是他一直都喜歡著我。

  像是他還保留著當年的那種孩子氣。

  而這些,竟然都是我現在最懷念也最讓我心動的部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