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傑依舊靠在門檻上,看到我那驚喜轉變成驚訝的表情,他揚起其中一邊的眉毛,以淡漠的語氣問:「這是他們送妳的吧?」

  「你說什麼啊?」我反應迅速的打起哈哈來,「那就只是一般的首飾而已嘛。」

  「這些首飾的價值和我送妳的那枚鑽戒差不多吧?」

  他似乎是不打算走過來將那些袋子交給我,而是繼續靠在門檻上跟我說話,「妳不是會花大錢買這些東西的人,之前梨當家送妳的珠寶,妳也一次都沒有拿出來用過。而且會買這種東西給妳的人,除了他們,也不會有其他人了。」

  一方面我驚訝瑛傑會注意到那些被我藏在大袋子底部的首飾,另一方面是我沒想到他會在這種時候質問我這件事。

  既然都已經被發現了,也只能坦然承認,「那是他們去年送我的生日禮物。」

  他得到我的回答,雙眼微瞇,「妳要帶走?」

  我被問的一頭霧水,「是啊,不然放在這裡也很怪吧?」

  「妳平時沒有在戴這種東西,帶走幹嘛?」

  真是怪了,平時他也沒有在管我有沒有戴首飾,這時候卻問起來了。

  「不然我放在這裡你要戴嗎?」我反問,「就算沒有要戴,我也應該帶走吧,畢竟是別人的心意。」

  「別人的心意。」他冷笑,「明知道妳有男友卻送妳這麼貴重的東西,這算什麼心意?」

  原來他在乎的是這件事嗎?

  可是如果他真的在乎,就應該知道當初我刻意將這些首飾藏起來,一次都不曾帶過就是因為我有男友,我不願他知道難過,才會這麼做的。

  「算了啦,反正我們也分手了。」想到此,我就覺得命運真的很有趣。

  他卻沒打算就這麼放過我,「算了?妳當時為什麼要收下這種東西?而且還不讓我知道。」

  「我不是故意不讓你知道的啊。」至於為什麼要收下這種東西,人家都親自來義大利送我生日禮物了,不收下也太不給對方面子了吧?但是我直接跳過第一個問題,從第二個問題開始回答,「只是我總不能哪天睡在你旁邊的時候,突然說欸你知道今天有人送我生日禮物嗎?還是名牌的珠寶耶!拜託,我怎麼可能這樣跟你說啊?再說我又沒打算要戴那些在身上。」

  「妳沒有要戴,那妳現在為什麼要帶走?」

  「因為我搬走了啊!」我實在是不懂瑛傑他現在到底是在發什麼神經,「我搬走了,東西當然就要帶走啊?不是你要我這麼做的嗎?」

  「我並沒有要妳將東西搬走。」

  我正想反駁,就發現他似乎真的沒有說過這種話,從頭到尾他都只說他會搬走,然後是我說不用,我自己會搬走,連同我在他這裡的東西一起搬走。

  「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我問,「我們已經分手了,你也同意讓我搬走,現在又說我的東西可以留在這裡?」

  瑛傑選擇默不吭聲的注視著我。

  我突然發現,這樣子的生活好累也好倦。

  「瑛傑,你如果不將話說清楚,我永遠也不會知道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仍坐在地上,仰頭對他說,「當初是你說的,說希望我們之間能無話不談,但是事實上,我們已經很久不曾無話不談了。」

  他默默的盯著我。

  「你懷疑我和黎璿、克優和悠久他們,我無話可說,但是我和你在一起的期間,我從沒有做出任何背叛你的事情。」我用著無比嚴肅也堅定的語氣說,「因為我不想辜負你對我的信任,也不想讓你難過。」

  「妳……」

  「只是我最後還是傷到你了。」我從地上站起來,走過去跟他拿過那幾個飾品,「給我吧。」

  我伸手過去要接,他卻緊緊抓著那幾個提袋。

  「怎麼了?」我困惑的問,「你就這麼想要這些首飾嗎?可是這些都是女用的耶。」

  他因為我的話狠瞪我好幾眼。

  「幹嘛呀?」被瞪得莫名其妙的我無辜的說,「我——」

  「如果妳不是徐悅荫,那該有多好。」

  瑛傑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是我僵在原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