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傑竟然在這時候問我,「因為?」

  我重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沒有因為什麼啦,我和他們的事情是我和他們的事情,就像我也不會去問你和哲叡,以及你和別的女人的事情。」

  「我沒有別的女人。」他的聲音頓時降了好幾度,冷冰冰的說。

  我說,「之後就會有了啊,所以我快點將我的東西收走,這樣你之後就可以帶別的女人回來過夜了——」

  「楊子珣,妳有完沒完?」瑛傑幾乎是用低吼的音量打斷我的話,「妳不會以為每個人都跟妳一樣,一天到晚跟這麼多男人廝混吧?」

  「什麼叫我一天到晚跟那麼多男人廝混啊?」我也被他這話給徹底激怒,「請問我是哪裡一天到晚跟男人廝混了,我和他們好幾個月才見一次面,每次見面也都清清白白的,我為什麼非得要被你說的這麼不堪?」

  如果扣除掉他們強吻我的話,我和荻黎璿、彌克優、梨悠久三人的的確確都 是清清白白的。

  瑛傑冷笑,「是不是清清白白的,妳自己最清楚。」

  「你——是哲叡跟你說的?」我敏銳的想到我家裡的那個哥哥,就是瑛傑放在我身邊的大眼線。

  他沒有回答我,我也下意識就認定是楊哲叡出賣了我。

  「就算我真的跟他們有什麼好了,那又關你什麼事啊?」

  我怒氣沖沖的說,「我喜歡讓克優在我脖子上留吻痕,我喜歡在黎璿前面醉到睡著,我喜歡讓悠久在我鎖骨上留下齒印又怎樣!」

  瑛傑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情,緊接著陰冷的說:「哲叡並不會跟我說這些事情。」

  該死的,是我自己白癡說出來的,楊子珣,妳怎麼會笨成這樣啊!

  他的聲音頓時冰冷到彷彿能讓人凍起來,「妳剛還敢說妳和他們是清白的?」

  「我、我和他們……」

  強忍著對他那活像是想直接拔槍將我射殺的恐怖表情的恐懼,我鼓起勇氣大聲的說,「當初說要分手的是你,你甚至拒絕哭求著挽留你的我,然後那天在車裡你也明確的拒絕我,甚至在媒體前面放話有喜歡的女人,所以和我分手。是你自己選擇不要我的,是你先拋棄我的,那你現在又憑什麼質問我?」

  那時候分手的每個場景,每個畫面,都像是一把把的利刃,在我的心上留下難以癒合的傷痕。

  他並沒有任何反應,但是我注意到他緊握的雙拳正顫抖著,似乎在克制著什麼。

  最後他沉默的轉身離開,留下我一人繼續待在房間裡。

  等他一走,我剛剛那突如其來的勇氣就像突然被抽離了一般,整個人跌坐到地上,但是卻發現自己怎麼樣也哭不出來。

  瑛傑他剛剛的沉默,等於是默認了我對他的指控,是他提的分手,是他選擇不要我的,這已經是既定的事實,再也不會改變。

  就算哭了,又能如何?

  我和他已經分手的事情,終究是不會改變。

  就這麼乾坐在地上將近十分鐘後,我才又讓自己打起精神繼續收拾梳妝台上的東西。

  收拾得差不多後,我想起去年生日時,荻黎璿、彌克優、梨悠久和荻黎曉他們送我的那些首飾。

  除去他們四人,我其他收到的生日禮物,如瑛傑送的鑽戒、楊哲叡送的性愛姿勢百科全書和梨悅熙送我的手錶,都早已經被我帶回家去。

  而明翰彥和承玉吟合送我的那組酒杯,以及明翰彥哥送的那瓶美酒,我都將它們留在瑛傑這裡。

  其他如明翰德送的太陽眼鏡,彌卓優送的羽絨短外套,明覦璇送的香水,承玉琳送的胸針,我在剛剛看到時,也順道收起來了。

  但是荻黎璿送的手鍊,彌克優都送的耳環,梨悠久送的項鍊,荻黎曉送的尾戒,我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

  這四樣東西,我從一拿到就沒有打開包裝使用過,也因此一直放在梳妝台的底下,並用一個大紙袋將它們裝起來,以防被瑛傑看到,使他多想些有的沒的。

  「妳在找這個?」

  不管我怎麼翻找梳妝台的四周就是沒看到那個大紙袋,沒想到在我彎下腰找第三輪時,身後又傳來瑛傑的聲音。

  我一轉身就看到他手上正提著那四個禮物的袋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