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用完午餐後搭計程車過去瑛傑家。

  這是我們自上次從明家回來後,也是我們分手的傳聞曝光後,第一次見面,這之間隔了半個多月。

  「嗨。」

  來幫我開門的竟是瑛傑,他穿著過去我早看膩的休閒服,掃視了我全身上下的裝扮一圈,我下意識也跟著他低下頭看我今天穿的有哪裡不妥,我穿的是很普通的白色雪紡紗的上衣,搭配一件緊身的七分褲,以及帶有點小跟的涼鞋。

  他掃視完我的裝扮後才開口,「妳不是有我家鑰匙?」

  「那鑰匙被哲叡拿去了,他今天開我的車上班嘛。」

  我走進門脫鞋子時順口說道,這才想到我剛那句話的意思不是,明明已經分手了,卻將前男友家裡的鑰匙繼續掛在鑰匙圈上的意思嗎?

  但是瑛傑似乎是沒有發現我這話的意思,只是自己走進屋內,發現我還在玄關脫鞋,又停下來等我。

  「這是送你的。」

  我將剛剛路上順道買的檸檬塔給他,「當作今天不好意思來打擾的謝禮。」

  「嗯。」瑛傑沒有什麼表情的接下提袋,「妳直接上去整理就可以了。」

  「好。」我還以為他至少會說個謝謝什麼的,畢竟我還特地挑了他最喜歡吃的甜點,卻沒想到他沒有任何反應。

  失望的我獨自上到我和瑛傑當初一起住的臥室隔壁,那裡有一間他特地留給我的房間,原本我是住在這裡,後來我和他在一起後,我們就一起睡了。

  在這個小房間裡面有我自己的衣櫃和雜物。

  我先收拾衣櫃內剩下的衣服,那時候我帶走的多是夏天和秋天的衣服,這次來收拾的則是接下來能穿到的冬天的衣服。

  瑛傑並沒有上樓,我將這個房間內的東西收拾得差不多後,想到我位於瑛傑臥室內的梳妝台,那裡還有一些我的保養品和首飾還未帶走。

  我因此起身進到我們兩個當初的臥室去,意外發現裡面沒有當初的清潔,而是有些雜亂,他的襯衫和褲子隨意的丟在床上,或是一旁的椅背上。

  過去他和我住的時候,一向喜歡將東西都物歸原處,並有點潔癖,無法忍受混亂,雖說他現在的房間還不到雜亂不堪的程度,但是看他衣服這樣隨意亂丟,還是讓我有些驚訝。

  我偷偷往樓下看去,發現他還是沒有上樓的傾向。

  因此自己進去臥室內,整理我梳妝台上的東西。

  「有了新對象,所以開始急著將東西搬走了嗎?」

  才剛開始收拾,身後突然出現的聲音嚇得我差點將手上的乳液掉到地上,「你幹嘛無聲無息的上來啊,嚇死我了。」

  瑛傑正靠在門檻上,面無表情的注視著我。

  「幹嘛呀?」被他這樣盯著瞧,我有些不悅,「而且我才不是因為有了新對象才開始急著將東西搬走。」

  「是嗎?」他嘲諷道,「看妳這陣子過得挺樂不思蜀的。」

  我明白他暗諷的是荻黎璿他們的事情,「他們來找我是因為……」

  現在我還有必要將我和他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瑛傑嗎?就算讓他知道,荻黎璿他們是因為發現我的身分才來找我的,那又有什麼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