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果不出我所料,娛樂新聞以一個不算大卻也不小的篇幅,報導我和荻黎曉外出用餐的事情,其中有張照片是我起身幫他擦嘴角的沙拉醬,看起來感情十分甜蜜,儼然就是一對熱戀中的情侶。

  和荻黎曉一起上新聞是我最不想的事情,一方面是我的長相與徐悅荫太像,另一方面是因為徐悅荫和他交往的事情,曾經鬧得十分大,因此如果我和他一起上新聞,我總怕有一天會有記者將我和徐悅荫拿出來比較,到時候只怕會引來梨老爺他們對我的懷疑。

  也因為我和荻黎曉這次的互動被拍到,導致去年年底荻黎曉在明翰彥的婚禮上,演唱一首情歌的事情也再次被媒體挖出來報導,那時他說他是為了將自己的一個已經持續很多年的心理狀態唱出來,才特地選那天上台演唱的。

  那首歌的對象到底是誰?本來大家都沒有一個頭緒,如今矛頭全都一致的都指向了那天也在場的我身上來。

  隨著荻黎曉和我的版面越來越多,更是引起外界揣測我到底是情歸何處。

  尤其自從半個月前,我和瑛傑分手的消息一出,彌克優、荻黎璿、梨悠久三人依序和我見面,三人和我的互動都十分曖昧,再加上此次荻黎曉的事情,也讓人困惑,我到底現在是跟誰在一起,還是同時和他們四人在交往。

  但是如果我真的一口氣和四個人在交往,那他們四人哪有不知道的道理,我們的新聞都報得這麼大,彼此當然都很清楚,只是他們四人在面對記者的詢問時,都沒有針對此事多做回應,更是讓外界看得撲朔迷離。

  「妳今天要出門嗎?」

  本來已經出門的楊哲叡突然又跑進廚房,詢問正在享用早餐的我。

  「沒有,我今天打算在家整理東西。」之前從瑛傑家帶回來的東西,我還沒全部整理完畢,「怎麼了?」

  「那妳的車借我。」

  「好,不過你的車怎麼了?」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發不起來。」

  他從掛鑰匙的那個小架子上拿走我的汽車鑰匙,「妳的這台車是瑛傑送妳的嗎?」

  我沒想到他會提起這件事,先是遲疑了一下,才老實回答,「是。」

  他沒有再多說什麼,就這麼離開去醫院上班了,留下我一人看家。

  本來在和瑛傑分手後,我有想要將從他那裡得到的東西還給他,但是他的態度十分強硬,完全不想收那些東西,導致我只好繼續開著他送我的車,穿著他曾經買給我的衣服,以及留著他送我的那枚鑽戒。

  吃完早餐我回房間去整理東西,才發現我有很多東西都沒有從瑛傑家帶回來,想到已經分手這麼久的時間了,那些留在瑛傑家的東西也應該開始帶回來,而不是繼續堆放在自己前男友的家裡才是。

  我也不想瑛傑是否已經起床,隨手打了一通電話過去,本不抱有他會接的期待,卻沒想到他很快就接起來了,『喂?』

  「啊,瑛傑,我是子珣。」

  『我知道。』

  「咦?你怎麼知道?」

  『……手機上會顯示。』

  原來他還沒將我的電話給刪掉嗎?

  「我打給你是想問你我今天能不能去你家一趟?」怕他誤會我又補充,「因為我還有東西留在你家,想說去你家將那些東西搬回來。」

  他陷入一陣沉默之中。

  「還是你今天不太方便?」我怯怯的問,「要是不方便,我就下次再去吧?」

  『妳今天過來。』

  「今天隨時都行嗎?」

  『嗯。』

  「那我晚點就過去啦!」

  就在他要掛掉電話時,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哇!等等,等一下,你先別掛。」

  他的語氣有些不耐煩,『怎麼?』

  「那個……我的車子借哲叡開去上班了,所以今天沒有車,等等我搭計程車過去,你能借我一台車子將東西載回來嗎?」

  他又再次陷入沉默。

  「還是……不方便的話,我下次再去你家搬東西也可以。」等楊哲叡將車子還我後,我再自己開車載東西也是行的。

  『妳今天來吧。』說完他就喀嚓一聲,毫不留情的掛掉電話。

  「什麼呀。」我不悅的瞪著我手機那一片漆黑的螢幕,「就這麼不想見到我的話,也可以直說嘛,幹嘛一副很不爽,好像我欠他幾千萬的語氣。」

  雖然我確實欠了他不少錢,但我也是有心要還的,利用這幾年買股票和投資所賺的錢,我也存了一些錢,打算之後再將那筆錢依序還給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