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準備咬下叉子上的鬆餅,口氣有些遲疑:「梨厲掗身邊的人怎麼可能隨便就告訴覦璇這種事情?」

  「妳太天真了,這世界上多的是希望梨厲掗和明覦璇分手的人。」荻黎曉將雜誌移開,好讓他的餐點可以放到他面前來,「而且就算是梨厲掗身邊的人,也有可能其實是別人放在那邊的眼線。」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梨厲掗身邊安插眼線,然後利用那個眼線挑撥覦璇和梨厲掗?」

  「沒錯,這就是我的意思。」他以極其優雅的姿勢開始用餐。

  因為他的那番話,讓我震驚到久久難以回神。

  我從沒想過梨厲掗身邊可能有眼線這件事,但是又是誰會在他身邊埋下眼線,而那個眼線的目的是為了讓他跟明覦璇撕破臉,順道扳倒梨厲掗?

  現在我能想到會做這種事情的人,就只有一個。

  梨悠久。

  「妳再不吃,妳的鬆餅冷了就不好吃了。」

  荻黎曉好意提醒我,才將我從沉思中拉了回來,「妳也別想了,反正這件事也不關我們的事情。而且我還要感謝翰彥哥,讓妳跟瑛傑哥分手的消息上報。」

  「你怎麼……」我不記得我有說過是明翰彥用我和瑛傑分手的新聞來壓過明覦璇失控的消息的啊!

  「仔細想一想就知道了,妳和瑛傑哥分手的事情明明隱藏的這麼好,結果去一趟英國回來就被知道,肯定是明家三兄弟有湊一腳,不然不會有這麼剛好的事情。」荻黎曉簡略的跟我解釋,「明家三兄弟為什麼要這麼做,只要在聽到剛剛妳說覦璇的事情,其實也不難理解吧?至於三兄弟中有誰會做這種事情,就只剩下翰彥哥了。」

   「你還真是厲害……」我感嘆完後,注意到他的嘴角邊沾上了沙拉醬,提醒他:「你的嘴角沾到醬了。」

  「哪裡?」他拿著紙巾朝另一邊的嘴角抹去,我趕緊阻止他,「不是那邊,是另一邊。」

  他換邊擦拭,還是沒有擦到沾醬。

  我忍不住起身伸手幫他擦掉他嘴角的醬汁,而他立刻對我露出燦爛的笑容,「謝啦!」

  「你該不會是故意讓我幫你擦的吧?」我總覺得這傢伙這麼古靈精怪,一定一堆鬼點子。

  他壞笑著看我坐到椅子上,「怎麼會?我只是真的沒擦到嘛!誰知道妳會突然起身幫我擦?」

  我瞄了他一眼,「所以呢?我們一開始說的那個上週爆出來的明家八卦是什麼?」

  「哦,對,都忘了這件事啦!」他將吃完的沙拉碗放到一旁,「明家內部好像起了一些爭執,反正現在裡面一團亂,主因是因為翰彥哥和翰德哥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樣子。」

  「他們兩個竟然會不愉快……」

  我印象中明家三兄弟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是私底下的感情是非常好的,我從沒想過三人會起衝突。

  尤其現在我和瑛傑已經分手了,對於明家內部的狀況更是不清楚。

  「不過那也是他們自己裡頭的事情,跟我們也沒啥關係。」荻黎曉聳了聳肩,一派悠閒,「妳不吃了嗎?」

  「吃不太下。」最近這一個多月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沒什麼胃口,也不知道是受到的震驚太多了,導致吃不下,還是有其他原因的關係。

  他關心的問,「妳身體沒事吧?」

  我搖搖頭,「沒事啊,只是比較沒胃口而已。」

  「那就好。」他繼續將盤子內的食物一一吃進他的肚子裡,「真不知道明天黎璿哥他們見到妳今天和我出來的報導,心理會作何感想。」

  本來要拿起我那杯飲料的手,因為他這句話而頓住,「你該不會是為了讓他們看到才約我出來的吧?」

  「嘛,這點我也不打算否認。」他坦率的承認道,「畢竟看他們這樣挑釁,雖然目的不是在挑釁我,可我看了也有點不爽嘛。」

  我皺起眉頭,「他們才沒有挑釁。」

  「哪沒有?妳該不會真的以為是媒體這麼神通廣大,知道你們的事情吧?」荻黎曉笑得十分開懷,「除了妳鄰居爆料外,當然也是黎璿哥、克優哥他們刻意去找妳的時候,都以這麼大陣仗的讓人跟拍啊!不然都能沒有消息的入境義大利了,又怎麼會被發現他們去找妳?而且誰平時會帶這麼多保鑣在身邊啊?」

  他說的沒錯,平時連瑛傑都不會帶這麼多保鑣在身邊,更何況他們如果只是來找我談事情,更不需要以這麼誇張的陣仗來吧?

  「所以啦,我偶爾也是會想要報復他們一下的嘛!」

  我先是沒聽懂他最後一句話的意思,等我仔細又回想了一次他那句話後,我驚訝的問,「所以你故意挑窗邊這個位子該不會也是……」

  他笑而不答,但我已經能從他那笑容中得知明天我會在娛樂新聞上看到什麼關於我和他的新聞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