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到是明家的八卦,我下意識的就想到是明覦璇精神狀況出問題的事情。

  明覦璇自從上次我去見過她後,我們就不曾再連絡。

  我也沒有主動和明翰德提起明覦璇的事情,明翰德也就索性避而不談,導致我到現在對明覦璇的狀況可以說是完全不清楚。

  「難道是覦璇那件事?」

  當初明翰彥不惜用我和瑛傑分手的消息來壓住明覦璇精神狀況不穩定的消息,這次難道還是被媒體翻出來了?

  荻黎曉的視線從雜誌上移向我身上,「覦璇怎麼了?」

  我一愣,難道這次明家的八卦指的不是明覦璇,「呃,不,沒什麼……我只是隨口說說的。」

  「覦璇怎麼了?」

  荻黎曉本來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一但被他盯上,他肯定緊迫盯人,逼妳說出實話。

  我自知要是不告訴他實話,我們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恐怕都要耗在這上面了,只好嘆了口氣,「覦璇現在精神狀況不太好,她有點自閉的傾向。」

  「嗯哼,不只有這樣吧?」

  我真的不知道他是會讀心還是我哪裡洩漏了我對他其實有所隱瞞。

  「你到底是怎麼知道不只有這樣的?」我納悶的問。

  「因為我愛妳,好了,覦璇現在除了自閉外,還有什麼狀況?」

  他就是那種能將我愛妳這句話隨口說出來的那種人,我理所當然的假裝沒聽到他的那句我愛妳,「她還有一點攻擊的傾向。」

  「哦?妳怎麼知道?」荻黎曉問。

  「明家三兄弟說的。」我隨口說了一個最像理由的理由。

  他嘆了一口氣,「妳說謊的技術真的應該要好好改進。」

  我故作不解,「我怎麼了?我哪裡說謊了?」

  「絕對不會是明家三兄弟跟妳說的。」他悠閒的翻了一頁雜誌,「翰彥哥那麼愛面子是不會跟妳說這種事情的,翰德哥就算和妳很要好,應該也不會說出自己妹妹會攻擊人這種話吧?至於翰均哥,他那麼陰沉,會和妳閒聊嗎?很難吧!所以妳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媒體可從沒有報導過喔!」

  我不得不承認荻黎曉的推理能力真的是一等一的厲害,每次我說謊他都能從我簡單的幾句話中,找出矛盾與問題所在。

  「我和瑛傑上次去明家本邸的時候,因為她現在都不離開她房間了,所以我有去她房間探望她。」我的餐點在這時送上來,我一邊拿起刀叉一邊說,「結果她突然攻擊我,還好瑛傑及時將她從我身上拉開,才沒有出大事。」

  「妳和瑛傑哥去明家本邸?」荻黎曉的重點顯然和我的重點完全不同,「是上次你們分手的傳聞爆出來的那次?」

  他過人的記憶力每次都在這種時候展現出來,著實讓我困擾至極啊!我只能有氣無力的說:「嗯……」

  他很快就將話題回到明覦璇身上,「那覦璇在攻擊妳之前有什麼徵兆嗎?」

  「談到梨厲掗算嗎?」我問,接著我一口咬下叉子上的食物,等將我口中的食物咀嚼吞下後,我才再次開口,「我想覦璇現在很恨我。」

  他沒有問我為什麼,顯然是發現就算他不問,我也會自己回答。

  「當初梨厲掗請她招待我到香港和他們見面的時候,梨厲掗為了讓我和他單獨見面,用安眠藥讓覦璇先睡著,好跟我討論對付梨悠久的事情。」

  說到此我用刀叉將鬆餅切下可以一口吞下的大小,「可是我想這件事梨厲掗應該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覺的,我不知道覦璇她到底是怎麼知道的,我不管怎麼想,都想不透。」

  「應該是覦璇自己去問梨厲掗身邊的人,然後他身邊的人告訴她的。」

  荻黎曉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就說了這句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