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想到他竟然會看穿我剛剛的那句謊言。

  「妳一旦承認妳的身分,我不覺得他們會有辦法忍住不對妳做什麼。」

  他攬著我肩膀的手,隨著他說這些話時,有些顫抖,就像努力克制著什麼一般那樣壓抑。

  「他們……」我才說出兩個字,又下意識的陷入沉默之中,要我說出他們吻我這件事,也只是讓荻黎曉受傷而已,我還不如不說。

  「算了,妳不說也沒關係。」

  他放開我的肩膀,眼角卻注意到我領口內的尚未消退的咬痕,「妳的鎖骨……」

  我趕緊抓住我的領口,但是還是來不及。

  他直直盯著我瞧。

  「我、我那個……」我該找什麼理由?我完全無法在荻黎曉面前說出,那是我自己咬的這種可笑的藉口,也知道那種理由真說出口誰都不會相信的。

  他本是沉默的等著我的回答,最後輕輕笑了起來,「妳不需要跟我說什麼,因為我也沒有資格質問妳什麼。我們下車吧。」

  我傻眼的看著他就這樣放過我,逕自下車,等我下車時,他已經準備要推開咖啡店的門,「等等!」

  他停下手上的動作,困惑的轉過身來看我。

  我緊緊抓著自己上衣的下襬,「我和他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真的只是商談一些事情而已。」

  我自己也不知道對荻黎曉說這些又有什麼意義?我為什麼非要跟他解釋不可?但是我就是忍不住。

  「我知道了。」他回給我一抹淺淺的笑容,那笑容既是無奈,卻也是苦澀。

  我有些不安的跟著他一同進到了咖啡廳,裡面有許多空位,他率先選了一個靠近窗戶,有陽光的位子。

  依序點完餐後,我們各自拿起不同的雜誌來翻閱,我因為太久沒有翻八卦新聞了,因此找了一本娛樂性質的雜誌來看,而荻黎曉則是翻起另一本商業週刊。

  「原來你也有在拍雜誌啊。」

  才翻沒幾頁,就翻到荻黎曉和余俊誼一同拍攝的某知名品牌的照片,兩人的照片刊登的非常大,各自單人的頁數更高達五頁。

  照片中的荻黎曉依舊是那張我再熟悉不過的帥氣臉龐,搭配他那頭閃閃發亮的金髮,不時燦爛的微笑,不時呈現出憂鬱的模樣,亦或是認真嚴肅的神情,都十分惹人注意。

  「幹嘛?」照片中的主人,荻黎曉正一邊翻著自己手上的週刊,一邊隨口和我閒聊,「突然發現我的魅力了嗎?」

  「是真的很驚訝。」

  我很少注意荻黎曉在時尚圈的這一面,尤其他這類型的作品,我根本從未仔細看過,這次看過後就不難發現為什麼他能橫跨時尚圈了。

  他對我笑了笑,「不是驚艷而是驚訝啊?」

  「當然也很驚艷啊。啊,是余俊誼,他果然很帥啊。」

  順手翻到余俊誼的頁面,只見他那陰柔俊美的臉孔,完美的身材,對各式服裝的呈現方式都比荻黎曉來得更加純熟。

  聽到我那句稱讚余俊誼的話,對面的荻黎曉冷哼一聲。

  「沒想到他真的是玉琳的男友啊。」我假裝沒聽到他嘲諷似的冷哼,深深的感嘆著。

  荻黎曉說:「妳還說玉琳,她應該更想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妳吧?」

  「哪有很多人喜歡我啊?」我又翻了幾頁雜誌,接著想到他說的是荻黎璿他們,當然這之中還包括了荻黎曉自己,「比起玉琳的追求者,我的追求者恐怕只有她的百分之一而已呢。」

  「沒那麼誇張吧?妳的數目至少是她總數的百分之五吧。」

  「……我覺得這並沒有安慰到我。」我陰陰的說:「而且如果真的只是她的百分之五,那還一天到晚被報導也太慘了。」

  他自己也笑了,「誰叫黎璿哥他們完全都不想避嫌,去找妳都搞得好像是去迎娶一樣,陣仗這麼大,要不引起媒體注意也太難了。」

  我非常同意他的這番話,「我也覺得他們一直不懂得避嫌讓人很無奈,難道他們就不懂得低調嗎,唉。」

  這時他的熱咖啡先送了上來,「不過妳也不需要太擔心了,現在大家的焦點應該都還在上禮拜剛爆出來的八卦上。」

  「上禮拜有什麼八卦?」

  因為上禮拜我被彌克優、荻黎璿和梨悠久依序突襲,沒事做時,還要面對楊哲叡給我的壓力,導致我根本沒有閒暇時間去看娛樂新聞。

  他啜飲了一口他的熱咖啡,「是明家的八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