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珣?」

  發現我的恍神,荻黎璿伸手觸碰我,我這才發現此時我的腦子好像有些遲鈍,不知道是酒精作祟,還是我太累了。

  「我沒事。」

  我將他的手從我身上撥開,並一邊盤算著,等等要怎麼脫困,以及如何讓伊若帆和伊若聖知道目前的狀況,我知道只要我能逃出這台房車,荻黎璿就拿我沒轍。

  他並沒有逼問我任何事情,僅是沉默地注視著我。

  「幹嘛這樣看我?」我注意到他那沉思般的目光。

  他說:「我只是在想妳是不是在思考怎麼逃出這裡。」

  沒想到他會將我此時心中所想的事情給看穿,我勾了勾嘴角,「哈哈,我——」

  「妳現在已經有點醉了,而且不能跑步,我建議妳最好別做這種事。」

  又再次被他給看穿,我心虛地說,「我還沒有醉啊,我才喝兩杯酒呢。」

  「那酒的酒精濃度有百分之十五。」

  「那麼高?」我被那數字給驚住,我剛剛不只一口氣喝了兩杯,還喝得又快又急,更完全沒有加任何水或冰塊,「等等,你是故意讓我先喝酒的?」

  「如果不先讓妳喝酒,妳怎麼會這麼乖?」

  他露出一抹計謀達成的得意微笑,「妳肯定會直接就奪門而出。」

  難怪我今晚一直覺得自己的感覺很遲鈍,思考也不太靈活,甚至一直露出馬腳,原來都是因為他用酒精來影響我,「你、你太卑鄙了!」

  「我是卑鄙,但是妳就不卑鄙嗎?」他問,「妳離開之後又刻意出現在我們面前,甚至利用妳曾經帶給我的影響,傷害荻家,而我因為愛妳,所以連我想對妳出手也辦不到。」

  眼看他已經整個人幾乎壓在我身上,我有些心慌意亂,最後挑了一個最安全的話題,「荻家會分家不是我幹的。」

  「我知道。」

  我心一驚,他知道,那他知道那其實是荻黎曉幹的嗎?

  「那你知道是誰嗎?」

  我刻意主動拋出一個新的話題,趁他在思考時,無暇注意我,轉身就想逃開,打算沿著這個U型的椅子繞到另一邊去,好逃出車內,結果我才剛轉身,就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還好他搶先拉住我,接著從我身後將我整個人抱住。

  他的雙唇貼在我耳後,輕聲的說,「妳果然不曾讓我失望。」

  此時的我被他整個人抱在懷中,讓我十分不自在又尷尬,「放開我。」

  現在我們的姿勢變得很詭異,先是我雙腳跪在椅子上,而他從我身後將我環抱住,和我一同跪在椅墊上,只是他腿太長了,所以靠近外側的那隻腳是伸直著撐在地板上的。

  他的胸膛緊貼著我的後背,並在我耳邊低語,「妳還記得我們的第一次也是在酒醉下進行的嗎?」

  那是我的第一次,我當然記得。

  「我那時候很清醒,所以記得特別清楚。」他輕聲的說著:「那也成為了我這輩子最珍貴的回憶。」

  「……你隔天還騙我你前一天也喝醉了。」

  「難道妳要我說妳那一天非常主動,所以我招架不住只好答應妳?」

  我敢發誓我喝醉是不可能會主動的跟對方索取那種事情的,只是這時候不應該說出口,但是因為我腦袋政有些遲鈍的關係,有些話還是不小心脫口而出,「少來了,我喝醉才不會做那種事情,而且我過程又不記得,算得了什麼第一次啊。」

  他果不其然被我激怒,「那現在就讓還有意識的妳再跟我來一次?妳下次就無法再說妳不記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