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證據如此確鑿的情況下,我就算再想要反駁也無法話可說,只能在心裡暗罵自己當初怎麼會這麼蠢,蠢到連不該說出口的話也說了。

  他瞅著我,「如果妳聽不清楚,我們可以再重播一次。」

  我趕緊阻止他,「不用了。」

  「不否認了嗎,悅荫?」

  他這明擺著諷刺我的話,只讓我此時顯得更加難堪,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後,我問,「你什麼時候開始懷疑我的?」

  他不可能是因為我接連幾次說錯話而察覺到我的身分的,如果不是一開始就懷疑我,那根本不可能費盡心思去注意我說的每一句話。

  「訂婚宴時就注意了。」

  我回以冷笑,「我當時可沒有做什麼不恰當的事情。」

  「但是世界上不可能有兩個如此相像的人,尤其我很清楚妳原本的髮色就是黑髮。」他將液晶螢幕關掉,又將遙控器放回桌子上,「而且從妳被綁架時的反應來看,並不像是一個普通小護士應該有的反應,反而是像一個已經經歷過很多這類事情的人。」

  那時候讓他跟著我一起被綁上車果然是錯誤的決定,讓我接下來再努力也功虧一簣。

  我問:「你是在輸血給我時確認我的身分的吧?」

  「嗯。」

  「你瘋了嗎?」我諷刺道,「你居然會記得我的血型,我們就算曾經有過婚約,也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你——」

  「我並不是從那時候就將妳的一切記在腦中的。」他面色平靜無波的打斷我,「在妳回到梨家,和我再次相逢開始,我才將妳一的一切記在腦中的,直到現在也無法忘記。」

  「我真的是搞不懂你。」我自嘲的笑了,「你這次說的跟上次我在你家看到那些照片時,你都說得好像曾經很在乎過我,可是你卻又不斷背叛我。」

  他沉默不語。

  「你剛剛說得沒錯,我真的很恨你。」

  我直直注視著他,努力想從他此時那漆黑無邊的眼珠中,看到一點情緒,「我說服自己接受你為了你自己,所以在我最需要荻家幫助的時候,將我趕出去。我也能接受你為了拉攏未來的梨家當家,所以將我出賣給梨悠久。但是我無法接受你在我死後,還和克優、悠久、梨老爺他們聯合起來,傷害我最愛的家人!傷害伊家兄弟!」

  我的話就像是利刃般,直直刺入荻黎璿的內心之中,他的眼底出現一絲絲動搖,「我知道,那些都是我的錯,是我為了我的野心,只能不斷犧牲妳。但是我會和梨老爺合作,是因為我不相信妳已經死了,我以為,只要我們這麼做,妳就會被逼出來,妳就不會繼續躲起來——」

  「我怎麼可能會被逼出來?」

  我厲聲打斷他的話,「我當時就是被逼著離開,被逼著自殺的,我已經一無所有,而你們甚至還狠狠地傷害我的家人!」

  荻黎璿對於我的這番話,感到驚訝萬分,「被逼著離開?妳是被誰逼的?」

  「很驚訝嗎?」我一點都不在乎他的感受,只是嘲諷著問,「我死後你認為我並不是真的死了,所以透過傷害伊家兄弟想將我逼出來,但是你明知道我可能假死,又為什麼不來找我?」

  「我有找過妳,我和克優、悠久,甚至黎曉都在找妳!」他不悅的反駁。

  我反問:「那麼你明明相信我沒死,卻還是傷害了伊家兄弟?」

  「悅荫,是誰逼妳走的?是誰逼妳自殺的?」

  荻黎璿不理會我的挑釁,質問著我,「我要知道真相!告訴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