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以為平靜的日子應該可以先過上個一陣子,當然這當中是扣除掉每天從美國打一通電話給我的荻黎曉,以及每兩天一定要和我通一次電話,外加不能超過一個小時沒回他訊息的彌克優,才算得上是平靜的日子。

  卻沒想到彌克優來我家的三天後,半夜我被手機聲給吵醒,「唔,誰啊?這麼大半夜的打給我。喂?」

  『子珣,現在下來。』

  「啊?」我將手機拿開我的耳朵,確認上頭的名字,「下去?」

  『對,現在。』

  「什麼呀?為什麼要現在在下去?」我還是一頭霧水。

  『我在妳家樓下。』

  我頓時從床舖上跳起來,將窗簾拉開,發現底下有一個人站在一台銀色的豪華房車前面,而旁邊還有另外兩台車,我再往兩側的巷子口望去,發現兩邊的巷口也都停了另外兩台車,完全就是將這條巷子給包圍起來的氣勢。

  『快下來。』

  說完對方就將電話給掛了。

  我將窗簾又拉起來,匆匆忙忙的換上另外一件可以穿出門的衣服,再穿上一件昨天才穿過一次的牛仔短褲,並拿著手機就要出門,沒想到我一打開門就撞見楊哲叡站在門口,「哇!嚇死人了,你站在這裡幹嘛?」

  「妳要下去?」他光看我身上的穿著也知道我正準備出門。

  「不然讓他們繼續在樓下等嗎?」我說,對方那種氣勢,搞不好周圍的鄰居本來睡了,也被吵醒了,「我會快去快回的。」

  「喂,妳——」

  不等他繼續說下去,我就快速的下樓,穿好短靴走出門去。

  站在房車前面的他正低著頭滑著手機,看到我出來,對我露出一抹對一般人而言不算笑容,可對他絕對是笑容的淺笑,「我還以為妳已經睡了。」

  他那張酷似伊若迴的面容,總是會讓我感到格外懷念。

  但是他那雙深沉的墨黑色眼眸,有一種彷彿要將人吸進去的壓迫感,瞳孔中充滿冰冷的感覺,給人無法反抗、反駁他的壓迫感,再加上他那整身都是傲慢及自傲的冷漠氣息,使人不寒而慄。

  「是睡了,但是被你的電話吵醒了。」

  我看了看四周,發現有些房子的燈已經亮了,代表裡面的人也醒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剛好有時間,就過來了。」

  他這個回答根本不算是回答,「而且我也有事情想和妳談。」

  我遲疑了一下,「我們要在這裡談嗎?」

  雖然我並不想跟對方獨處,但是要是在這種眾目睽睽之下交談,我還不如和他一起進到房子裡面,至少有隱私多了。

  「進到我車子裡吧,還是妳認為到妳家裡,有楊哲叡在旁邊會比較好。」

  我敏銳的察覺到他這話中的意思是,我們接下來的話題是連楊哲叡都不知道的。

  看了他身後的那高級房車,我暗自思索,我要是真和他進去那種狹小又密閉的地方,我會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依照我對這人的了解,他應該是不會趁人之危才是。

  「好吧,那就先進你車裡談。」

  他幫我打開車門,讓我先進去,我不禁懷疑他是故意在這種時間點,開房車過來的,讓我就算不想在車上談也得答應他這個要求。

  在這房車裡面,就像是一個高級的房間一般。

  兩側是長條型的高級座椅,左側上面還有一台液晶螢幕,座椅的另一頭還有流理台,和兩張獨立的沙發與一張小桌子。

  寬敞的車內卻空無一人。

  我和他坐到兩側的長條型的座椅上,我坐下後,他並沒有坐到我身邊,而是坐到我對面,和我之間隔了一張桌子,在那張桌子上有放著一瓶酒和兩瓶酒杯。

  「喝一點嗎?」

  面對他的邀請,我強忍著內心的不安,微笑道,「不用了。」

  「喝點酒比較不緊張吧?」

  沒想到竟會被他看穿我此時的忐忑,「那就來一點好了。」

  他優雅的倒了一杯給我,「這是羅曼尼康帝(Romanee-conti)1985年出產的紅酒。

  我心驚,他為了我,特地開了一瓶號稱酒界最頂級品牌的美酒?

  接過他的給我的酒,搖了搖酒杯內的酒,我也不想再繼續這樣婉轉下去,因此直言道:「你應該不是大半夜的來找我喝酒的吧,黎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