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了。」

  經過一番掙扎,我終於做出決定,緩緩放開管家的衣袖,「不好意思將你攔下來,已經沒事了,晚安。」

  管家雖然被我搞得一頭霧水,但還是客氣的跟我道別。

  我進到房間時,瑛傑已經將他的行李箱打開,蹲在那裡好從裡面拿出換洗的衣物。

  我貼在房門的門板上,將這個寬敞的房間掃過一遍,確認裡面只有一張雙人床,「只有一張床你要怎麼睡?」

  他起身朝浴室走去,「雙人床不是可以睡兩個人?」

  我被他的話搞迷糊了,「你要跟我一起睡?」

  他沒有回答我,就這麼進到浴室去了。

  我沉默的走到自己的行李箱旁邊,打開行李箱時,我忍不住朝他打開的行李箱看,突然覺得好懷念,曾經我對他是如此的熟悉,如今卻像兩個陌生人這樣生活著,讓我覺得好痛苦。

  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走出來?才能不再受到他的影響?怎樣才能忘掉一個曾經很愛很愛的人?

  我將自己的臉埋進彎起的雙膝間,卻哭不出來。

  浴室的門打開後,我聽到瑛傑的腳步聲從裡面走出來,我仍坐在我的行李箱旁邊。

  他並沒有理我,而是去清理他隨身攜帶的槍枝。

  等我洗完澡後,瑛傑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

  我將乳液擦好後,本想拿走我的那條被子去沙發那裡睡,卻發現從頭到尾床上都只有一條被子。

  我又去翻找又沒有厚一點的外套可以讓我充當棉被,最後實在是找不到,只好乖乖爬上床,盡量讓自己靠在床的邊緣,並背對著他,以防不小心碰觸到他。

  才剛躺好,瑛傑就突然將棉被往我身上蓋,面對他的這個舉動,我全身僵硬,不敢回過頭去看他此時的表情,房間內靜到能聽到窗外莊園內的蟲鳴聲,夜晚就在我這忐忑不安的心情中度過了。

  我醒來時,瑛傑已經離開了。

  睡醒第一件事,是確認瑛傑還在不在房間內,第二件事就是檢查我全身上下的衣服,發現都和睡前一樣完整後,我忍不住笑出來,「過去他從不會趁我睡覺時碰我,現在都分手了,他又怎麼可能會碰我?」

  我果然是仍無法放下對他的期待……

  等我梳妝打扮好下到餐廳時,瑛傑已經用完早餐,正繃著一張臉在和明翰德說話。

  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氛似乎有些微妙,我聰明的選了距離他們三個位子的空位坐下。

  身旁的女僕在為我送上早餐時,還體貼的為我送來一份新的報紙,簡直就是將我當作飯店的客人在招待,讓我感激不已,「謝謝。」

  我稍稍瀏覽了一下頭版與社會版的重要大事,隨後翻到娛樂版,不翻還好,一翻就愣住,娛樂版清楚的寫著:『藍當家和女友確定分手!原因是那四名男人?』

  「為什麼……」

  我和瑛傑並沒有將我們分手的事情公開給媒體,平時瑛傑也不會受訪,我更自上個月關於我的一連串報導爆出來後,我就刻意躲開記者,不讓他們有機會逮到我。

  而知道我和瑛傑分手的,除了楊哲叡外,就只有荻黎曉了。

  就在我拿起手機要來質問荻黎曉為什麼要將這件事告訴媒體時,明翰德激動的說:「真的不是我!瑛傑哥,我發誓,我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媒體!」

  「翰德哥也知道?」

  聽到我的聲音,明翰德嚇了一跳,「子珣妹妹……妳什麼時候來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