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見到荻黎璿、彌克優、梨悠久和荻黎曉等人,是在荻爺爺的生日宴上,因為荻爺爺畢竟是叱吒一世的風雲人物,在荻黎璿正式接下荻家當家一位之前,一直暫代當家一職,因此不論是在五大家中,還是對整個全球經濟,都有著不可小覷的影響力。

  因此這次他的生日宴一樣吸引了許多名人前來。

  尤其五大家中,除了我爹迪請人送禮物過來外,另外四家的當家都賞臉出席這次的生日宴,更是讓許多平時和荻爺爺沒什麼交情的貴婦願意伴著自己的丈夫,順道攜帶自家公子或千金前來參加這場生日宴。

  其實我也不是不懂那些為人父母的心情,這四位當家目前都是未婚,而其中荻、彌、梨三家穩坐世界前三大企業的龍頭,如果不趁這個機會好好將自家的女兒推銷出去,那豈不是虧大了?而余家當家也同樣有著過人的身世地位,外加她是裡面唯一一位女當家,更因此備受矚目。

  只是我們承家雖然一向都和余家友好,我卻有點不喜歡余家當家,尤其討厭她那張笑臉背後的總是充滿算計她人的邪惡念頭,以及放任自己親妹妹余品嵐到處欺負人的個性。

  反正這也不是重點。

  此次荻爺爺的生日宴邀請卡只寄了三百張,現場賓客卻來了超過三千人,足以可見荻爺爺的勢力與人脈。

  我並沒有一直跟著荻爺爺,畢竟原本我就是跟著承鷹哥哥和姊姊玉吟一起來的,但是他們兩人後來都各自跑去和自己的朋友聊天去了,我只好自己一人到處晃。

  「呵呵,梨當家你客氣了,像你這樣的人沒有女伴才讓人驚訝呢!」

  無聊之餘,我剛拐過一個轉角,我就聽到一名貴婦正忙著介紹自己的女兒給眼前的梨悠久。

  這名富家千金的長相確實漂亮,舉手投足都散發出一種高雅的味道,也很明顯就對梨悠久有意思,可惜梨悠久還是那副冰冷至極的表情,將對方拒絕的體無完膚。

  「唉呀,梨當家,你小小年紀就喜歡板著臉孔,這樣可不好噢,何不和我們家小柳去哪裡走走呢?」

  只見那名貴婦說著說著,就硬是拉起梨悠久的手,要讓她自家女兒好將手勾到他的手臂上,我就忍不住偷笑起來,這婦女積極程度只比我差一點啊!

  梨悠久毫不猶豫的就將對方的手甩開,並用冷到不行的語氣說:「柳太太,妳的心意我就心領了,我最厭惡他人對我動手動——」

  「梨當家你這話就太客氣了!」被喚作柳太太的婦女一臉笑容的打斷梨悠久的話,也不知道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他後面的話,逕自說道:「只是去散個步,不要緊的。我和你爺爺可熟了,下次我再和小柳一起去你家坐坐吧!」

  我感覺到梨悠久的表情在聽到他爺爺的話語後,有些僵硬。

  「悠久哥!」

  最後,我決定上前去幫梨悠久一回,「原來你在這裡啊!我等你好久了啊!」

  說著我就順勢將他那隻被柳太太抓住的手硬生拉到我這邊,伴隨著甜美的笑容,勾起他的手臂,「我們剛不是說要去給荻爺爺敬酒嗎?咦?這兩位是誰?」

  我假裝剛剛才看到柳太太和這名柳千金,「是悠久哥你的熟人嗎?妳們好啊,我是玉琳,承玉琳。」

  當我說出我的名字時,那名柳太太和柳千金都是一頓。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