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這麼做?」我著實不解,「而且如果要隱瞞的話,那就全部隱瞞不就好了嗎?連她自殺的新聞也別報不就好了?」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涵嘆氣道:「這件事也困擾了我很久,我跟我上層的主管說這背後一定有什麼,我想去查,可他們也只叫我別管,感覺就是有人在暗中操縱這一切。」

  「誰會做這種事情啊?」我一臉狐疑,「而且徐悅荫這女人有那個能耐能讓各家媒體隱藏她的新聞?」

  能夠操控媒體將她所有的新聞抹滅掉,代表這背後肯定是很大的一股力量,而五大家是絕對牽扯在內的。

  「那是因為妳不知道她真正的身分。」

  可涵從自己的黑色包包中拿出一個資料袋,「她自殺的時候妳可能還小,或是妳雖然也是五大家的孩子,但因為不認識她,所以沒聽過她,不然像我這種長期追五大家八卦的娛樂記者,都絕對知道她。」

  我驚訝的問:「她這麼有名?」

  可涵邊點頭邊從資料夾中拿出一疊紙張,「當然了,不只她身世特別,她經歷的事情也足以寫成一篇長篇小說了。」

  這女人這麼厲害?我本來就對徐悅荫很感興趣,因她這麼說,我的好奇心更是被完全勾了起來,「快把妳所有知道的事情告訴我。」

  「我當然會說,不然我怎麼會答應和妳見面。」她說著將那疊資料放到我面前,我看到紙上最顯眼的是徐悅荫的照片,「她是『被拋棄的千金』。」

  「被拋棄的千金?」

  面對如此無知的我,可涵還是很盡責的跟我解釋,「她們家因為競爭梨家當家一位失敗,所以被梨家拋棄,趕出香港。而且徐悅荫她母親,也就是梨老爺的唯一女兒梨脩嬅,在十三年前突然瘋了。」

  有一個競爭當家失敗的父親和發瘋的母親,這個徐悅荫的家世還真的很驚人啊,我還以為她會是梨家出身的嬌嬌女呢。

  我直覺這個徐悅荫應該不只這點身世厲害,不然也不會讓這麼多男人都為她如此上心,「還有呢?」

  可涵將手上的資料又翻過一頁,「她們家在落敗前,她曾經和現在的荻當家荻黎璿有過婚約。」

  「這麼小就有婚約?」其實這也不是太奇怪,要不是爹迪他早就站穩當家一位,恐怕也會讓我和我姊姊為了一些原因,與其他家族的孩子聯姻。

  「嗯,但是那婚約只到徐悅荫她們家失勢前,失勢後,兩家似乎就沒有聯絡了。」

  荻黎璿他們一家還真是無情啊,我在心底感慨著。

  「之後徐悅荫一家搬到瑞士,在那邊就讀中學,還和那時候只是個小混混的彌當家,也就是彌克優是學長學妹的關係,據說也交往了至少兩年的時間,直到——」

  「啥?」我不是故意打斷她的話,只是我太驚訝了,「等等,克優哥以前是小混混?」

  「這其實是半公開的消息了。」可涵的眼神有些鄙視,就像在說妳居然連這都不知道,妳真的是五大家的孩子嗎?「彌當家那時候雖然是上任彌當家的親生兒子,但是誰都不看好,不只成績都是班上最後一名,還愛到處打架惹事生非。結果在那個時候他遇到徐悅荫,所以下定決心改變,後來彌當家成為彌家第三代中最受矚目的孩子後,徐悅荫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和他分手了。」

  「欸?」怎麼會有這麼傻的女人,選在這種時間點上離開像克優哥這麼完美的男人?

  如果是我,我是絕對不放下像彌克優這麼優秀又深情的男人的,我在心裡嘀咕,到底那個徐悅荫在想什麼?我怎麼也想不透。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