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琳妳還真是懂事的孩子。」彌克優將我親手做的蛋糕交給一旁的保鑣,「不然我看這樣好了,妳在瑞士的這幾天,我請雅婷或是卓優招待妳吧!」

  「這……」我對彌家的小公主雅婷和已經有男友的彌卓優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啊!

  另一方面,我察覺到他似乎沒打算享用我的蛋糕,我急急地說:「已經這麼晚了,克優哥你工作一天也餓了,不吃一點我的蛋糕嗎?」

  「啊,抱歉,我今天腸胃不舒服,所以讓我留到明天再吃好嗎?」

  看他這充滿歉意的笑容,我也只能答應他,「我知道了。」儘管我口上答應,我內心還是覺得很失望,特地親自來送蛋糕給他,就是希望他能現場吃一塊,就算只是吃一口,然後對我笑著說這很好吃,我也很心滿意足了。

  「那麼現在也真的很晚了。」彌克優看了一下自己左手手腕的名錶,「我等等會打電話給雅婷或是卓優,讓他們抽空照顧妳,今晚就先——」

  「等一下。」

  我也不知道是哪來的勇氣,就這麼打斷他的話。

  面對彌克優那錯愕的表情,我小心翼翼地吞了一口口水,才用可憐兮兮的表情開口,「我、我比較想要克優哥親自招待我……」

  「這個嘛……」彌克優的笑容停在臉上,但是我卻發覺他眼神中正帶著另一種審視我的味道,「玉琳妳也知道,我接下來幾天真的很忙,無法特別招待妳。」

  「那我過些日子後過來瑞士,你可以招待我嗎?」

  不管了,乾脆豁出去吧!我大膽提出這提議,怕被打槍,我又補充,「我、我不會來玩很多天,只是想說瑞士這麼美,我也想多看看多玩玩嘛!」

  「如果妳要來玩我當然很歡迎。」他說,「只是怕妳覺得瑞士無聊而已。」

  「不會無聊的。」我大力的搖頭,「如果能和克優哥見面,我才不會覺得無聊呢!克優哥,我不會要求我來瑞士的那幾天都要你陪我,但只要一天就好,拜託你……」

  彌克優在這安靜無聲的奢華會客室中,靜靜的注視著我。

  「我——」不懂他這沉默是什麼意思的我,猛一抬頭又是想要再說一番說服他的話,眼神卻不經意落到了他毫不隱瞞的左手無名指上,「——那個是婚戒?」

  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問出這問題,尤其當我回神過來時,我真的是氣到想要咬掉自己的舌頭,什麼問題該問、什麼不該問,我早該知道的,我卻還是管不住剛剛我見到那婚戒的詫異心情,導致就這麼將問題問出口。

  「是。」

  彌克優毫不隱瞞地回答。

  我強忍著內心的震驚,又問:「克優哥,你要結婚了嗎?」

  這一年多來,我完全沒有接收到任何與彌克優婚訊有關的八卦新聞啊!我也不記得被封為最深情當家的他,自他前妻過世後,有和哪位女性走得很近。

  「這是我上一段婚姻的婚戒。」他說,口吻滿是深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漓 的頭像
小漓

相思豆的天空*

小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