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不願意給妳機會。」

  面對他這完全不給我情面的話,我努力強打起精神,「那是因為你不了解我,對我不夠熟悉,我相信只要給我時間,你就會知道,我雖然不是最好,但我相信我絕對有配得上你的信心,我——」

  「我不想給妳時間。」

  「你!你為什麼這麼固執?就算給我一點機會也不願意!」

  梨悠久這次乾脆完全漠視我的話。

  「梨當家,你這麼抗拒我,是因為有喜歡的人了嗎?」身為女人,該有的敏銳直覺還是有的,「所以才不願意給我一點機會。」

  「如果我說是呢?」他挑釁的問,「這樣妳是不是就會放棄?不要再纏著我?」

  「如果你只是有喜歡的人,還沒有正式交往的對象,那再給我一點機會也沒關係不是嗎?」我試圖換個方式說服他放下對我的警戒心,「我不會纏著你,我只是想要跟你多相處而已,我發誓,我說的都是真的!」

  這次的沉默,我不知道是願意跟我多加相處,還是像前面那樣,懶得跟我多說。

  我補充:「反正你未婚未娶,我也單身未嫁,我和那個人應該有公平競爭的機會。」

  「世界上哪有公平競爭的機會?」梨悠久終於在我不斷自說自話後開口,他的聲音又低又沙啞,語氣有些受傷,「有些事情打一開始就不公平,因為有些人從一開始就失去競爭的資格。」

  「你……」我被他的口氣給驚住,顫抖著說,「這是在暗示我嗎?我就算再怎麼努力也不行嗎?」

  他低垂著頭凝視著我的臉,這是他自我們認識到現在,第一次這樣正視我的臉,在他那漆黑無邊的眼神中,我看不出他此時此刻的情緒,只覺得頭頂上的燈光亮的刺眼。

  「我這是在說我自己。」

  我只能愣愣地看著他,「我再怎麼努力,也沒有資格靠近她一步。」

  最後,他將我的手鬆開,轉身闊步離開舞池,注視著他離去的背影,我的視線竟有些模糊,不知道是燈光太亮,還是我哭了,所以模糊了他的身影。

  我知道我是徹底沒戲唱了,不論我怎麼努力,他都和荻黎璿一樣,不會轉過頭來看我一眼的。

  雖然他沒有明確的說出自己有對象,但是從他剛剛那語氣聽來,我知道,在他內心深處一定有一個他所重視的人,而且他最後的那番話,明明應該是用來拒絕我的話,可我聽在耳裡卻覺得他說的痛徹心扉,連我都忍不住為他感到難過。

  或許在看似冷酷無情的梨悠久內心深處,也有一個很喜歡、很深愛的人,只是他沒有那個公平競爭的機會,所以自始至終都無法去爭取那段戀愛。

  因此他在這一段無果的戀愛之中,受到很重的傷,築起了這道城牆,不讓任何人靠近,只是獨自舔食著自己的傷口,試圖讓那道傷在沒有人見到的地方癒合。

  然後又只屬於他自己的方式,在愛著那個人。

  面對他這麼深愛的對象,我又能有什麼資格與對方公平競爭?我打從一開始,就已經失去了公平競爭的機會,從一開始,我就已經在這場戀愛的比賽中,失去資格。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