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的!我雖然有住悠久家幾天,但是我們沒有發生關係,我們是清白的!」

  可惜現在說這種話,我想不管是誰都不會相信我,一個女孩子自己去住男生家,還用了他浴室的沐浴乳,要說兩人沒有睡過,如果是我,也不會相信啊!

  再加上前面我還去住過荻黎璿和彌克優家,或許原本旁人都不覺得我和他們之間有什麼,但現在一聽到我和梨悠久的事情這麼曖昧,大家肯定會轉而認定我和他們也有發生什麼,例如上床之類的。

  「楊小姐真是不簡單。」荻琉霜甜甜一笑,這也是她第一次對我說話,我錯愕的看向她,「啊?」

  荻琉霜繼續說,「我本來以為那些不過傳聞不過只是空穴來風的無稽之談,世界上不可能會那種女人存在,沒想到楊小姐還真有幾把刷子。」

  承玉琳感覺到荻琉霜來意不善,立刻幫我出聲,「那些傳聞可都是真的喔,荻琉霜。子珣姊是藍當家的女友,彌當家喜歡的女生,梨當家送過名貴珠寶的女伴,荻當家救過的女人,更是明當家的親密好友。」

  「玉琳……」老實說每次聽到別人以這些話來形容我時,我都覺得格外不舒服,「別說了。」

  「我又沒有說錯。」

  承玉琳微微揚起下巴,得意的說:「既然荻琉霜以為那些傳聞都是假的,我就告訴她,其實都是真的啊。」

  我微微皺眉,正想說些什麼,承玉琳又繼續說道:「荻琉霜,讓我告訴妳吧!黎璿哥可是在子珣姊中彈後,著急的逼急診室醫生一定要救她,甚至不惜包下整個急診室,讓所有醫生只救她喔!更不用說他還輸了很多血給子珣姊呢。」

  我怎麼幾個月沒聽到這些傳聞,故事內容就變得這麼浪漫又虛幻了?「黎璿他沒有逼急診室醫生救我啦!而且也沒有包下整個急診室。」

  可惜我的話在看到周圍的人那滿是驚訝又敬佩的眼神中,完全起不了作用。

  而荻琉霜則是冷著一張臉不吭一聲。

  「還有啊!」承玉琳就像是說上癮一般,「彌當家為了子珣姊,刻意將收禮物的過程變成賓客親自轉交給他,就是為了讓他能親自接觸子珣姊,他甚至拋下整個生日宴幾千人的客人,兩人手拉手到沒有人的甲板上約會,甚至不惜來個天雷勾動地火的熱吻,隔天一早在為了子珣姊和余芳誼撕破臉。」

  我又反駁:「那不是約會啊!也沒有天雷勾動地火的熱吻啊!」

  還是沒有人理會我的話,四周甚至有不少女賓客都安靜下來,全神貫注的將耳朵豎起來偷聽。

  而我能感覺到和我距離兩個位子之遠的余芳誼那不悅的視線正朝我這裡射過來。

  「梨當家邀請子珣姊當他的女伴後,更是直接在珠寶鑑定會上幫子珣姊教訓看不起她的女賓,還對她說,『妳喜歡什麼?我通通都買給妳。』接著一口氣買下現場價值天價的超頂級珠寶,送給她,後來怕她覺得不夠氣派,又送了另一個珠寶給她呢!」

  我虛弱的說:「他並沒有說那句話……」

  梨厲掗和梨悅熙在承玉琳繪聲繪影的描繪上述那段往事時,不住的往我這邊望過來。

  「藍當家是子珣姊的女友,這就不用多說啦!藍當家可是每次出席重要的公開場合,都會攜帶子珣姊一起,不只對她疼愛有加,甚至還不惜送她十克拉的頂尖鑽戒哩!」

  這恐怕是我認識承玉琳到現在以來,第一次聽她稱讚瑛傑,因此我驚訝到連應該反駁都忘了。

  眾人一聽瑛傑送了我十克拉的鑽戒,至少要價千萬元,立刻驚呼聲連連。

  「還有明當家啊,我說的是翰德哥。」像是深怕他人誤會,承玉琳補充了後面這句,以防被有心之人誤會我和已婚的明翰彥也有關係,「他可是子珣姊的超級好友呢!兩人甚至一起參加彌當家的生日宴,還一大清早的一起用早餐,多親密呀!」

  我總算找回我自己的聲音:「多親密那句是多的吧?」

  承玉琳對我吐了吐舌頭,看起來可愛到讓人無法狠心下來痛斥她,接著就又對荻琉霜說:「荻琉霜,我說完啦!妳要是不信我上面說的話,大可直接去問那些當家們,他們肯定會告訴妳那些都是真的,因為我早就都證實過了。」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