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問兩位需要什麼酒?」一名推著滿是酒類飲品餐車的服務生來到我們身後。

  「給我一杯馬爹利(Martell)的白蘭地。」荻黎曉說,「年份要二十年前的。」

  服務生一邊幫他的酒杯倒滿半杯的白蘭地,一邊問我:「這位小姐呢?」

  「給我一杯紅酒就好了。」我說。

  「給她伊肯堡(Chateaud yquem)的。」荻黎曉自動幫我補了品牌名,「最好是兩千年前的年份。」

  「好的,這瓶是一九九八年的。」等服務生去詢問荻黎曉另一邊的客人時,我說:「幹嘛指定品牌啊?」

  「不然讓她給妳喝來路不明的酒嗎?」他說,「雖然我早知道妳不拘小節,但也不需要不拘到這種地步吧?」

  「我又不在乎。」對於喝哪個品牌的酒,我根本不在乎,因為我對酒類並沒有這麼講究。

  「子珣姊和黎曉哥在聊什麼呀?」承玉琳剛將香醋鯛魚生菜沙拉夾進自己盤中,就好奇的探頭過來詢問。

  荻黎曉說:「在聊子珣連馬爹利和伊肯堡的酒都不懂。」

  承玉琳想了想,「我也不懂,我只知道羅曼尼康帝(Romanee-conti)

  荻黎曉不屑的說:「那是最有名的葡萄酒品牌,我想沒人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誠實的說,「那個牌子的酒很好嗎?」

  荻黎曉放下手上的迷迭香馬鈴薯燒肉,「那牌子的酒是酒界的極品,它一年只產六千瓶,有錢還不一定買得到。」

  「這麼厲害啊!」我驚呼,「那一瓶要多少錢啊?」

  「一瓶要價幾十萬。」

  「幾十萬?」只是一瓶酒就要價幾十萬,我聽到了都忍不住為那幾十萬感到不值。

  「很多企業家、收藏家都喜歡他們家的酒。對了,我有幾瓶他們家的酒,下次就妳一支吧。」荻黎曉說,「畢竟妳連這牌子的葡萄酒都沒喝過,就不要說自己喝過葡萄酒。」

  「直接送我?」我驚訝的問,「不用吧?這麼高級的酒,你自己留著喝就好了。」

  「子珣姊妳就收下嘛!」承玉琳一邊享用著沙拉一邊說,「反正黎曉哥都說要送妳了,不收白不收啊!」

  怕承玉琳誤會我的意思,我趕緊說:「不是啦,我對品酒也沒啥研究,一下就給我喝那種酒界的極品,我哪喝得出一個所以然?」

  承玉琳笑吟吟的說:「我早就覺得子珣姊這種客氣的個性很討人喜歡,但有時候真的很讓人困擾耶。」

  我納悶的問:「哪裡讓人困擾了?」

  荻黎曉直接點明:「總是不接受別人的好意。」

  「是啊。」承玉琳大力的點頭,「就像上次黎璿哥讓妳去住他家,妳一開始也很抗拒,可是住過以後,其實也沒這麼糟吧?」

  「噗、咳咳咳咳。」

  承玉琳往旁邊閃,就怕被我噴出的酒給濺到,「都幾歲的人了,妳居然還會嗆到。」

  荻黎曉伸手將紙巾遞給我,「咳咳咳、謝謝、咳咳。」

  等好不容易止住咳後,我緊抓著承玉琳的手腕,「妳在胡說什麼啊?」

  「我哪有胡說什麼?」被我抓得很不舒服的她,皺著眉道:「我不只是說妳上次去住黎璿哥家的事情嗎?我都還沒問妳呢,孤男寡女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啊?像是黎璿哥終於受不了,將妳推倒在床上,然後——」

  「怎麼可能會有什麼事情啊!」承玉琳這高亢的語氣,幾乎要將我們四周的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了,「我們又沒有住同一間房間,我住客房,他住他的臥室,平常他去工作,我就自己去自助旅行,根本沒有見什麼面。」

  「是喔,怎麼這麼可惜啊?」承玉琳惋惜道,「愧我還期待你們兩個能有什麼進展呢。」

  「妳——」

  「子珣曾經住過黎璿哥家?」

  坐我對面的彌卓優用幾乎我們左右兩邊五個位子以內的人,都能聽到的音量問。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