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我這桌對面的是彌卓優,他左手邊依序是梨厲掗、明覦璇、梨悅熙,右手邊是正巧坐在荻黎曉對面的荻琉霜,余俊誼的另一邊則是余芳誼。

  彌卓優一來見到我時,曾經對我打過招呼。梨厲掗和明覦璇一同前來時,前者對我的態度生疏禮貌,後者認情許多。梨悅熙則是對我微笑,就我對他的了解,他這微笑應該是別有含意,只是我看不出是什麼含意。荻琉霜因為不曾和我說過話,只是抵達時和荻黎曉閒聊個幾句,並偷偷瞄了我幾眼,就不再開口。

  而和我隔了兩個位子之遠的余芳誼,很顯然的一來就見到我與承玉琳,只是裝作沒看到,逕自和自己的哥哥余俊誼,以及另一邊的賓客聊天。

  我正後面,和我隔了一個走道的是彌克優,他的兩側分別是荻黎璿和梨悠久。坐在他們對面的則是明翰彥、承玉吟和瑛傑。明翰德與明翰均都因為有事而不克前來。

  我趕緊又將頭轉回來,就怕對上瑛傑的視線,或是被身後的彌克優他們發現。

  此時入口開始傳來大量的吵雜聲,我定眼一看,是承當家入場,他直接走到中間桌子正中間的位子上,也是那張紅色餐巾紙的座位上,坐在他兩側的是之前我在珠寶鑑定會上見過的承董,另一邊則是余家當家,三人一同入座。

  「咦?好怪的組合。」

  趁著眾人鼓掌時,我低聲說道。

  「什麼組合好怪?」荻黎曉鼓掌著問我。

  我說:「承當家旁邊坐的人,為什麼不是他太太或是他女兒之類的?而是承董和余當家啊?」

  「他太太已經在十年前過世了,至於左邊那位承鷹是下任的承家當家,大家都猜測他不出五年就會上任了。」荻黎曉等鼓掌完後,在我耳邊輕聲的說:「至於余當家嘛,他們本來關係就很好,當初余當家要上任時,如果不是承當家全力支持,恐怕也不會這麼順利。」

  此時承當家拿著一支麥克風開始致詞,我也靠近荻黎曉,向他詢問著,「這樣等承董上任後,梨家和承家的關係豈不也會變好了嗎?」

  荻黎曉聽到我的話,輕聲笑道:「妳也知道承鷹和梨悠久感情很好?」

  「我在那次珠寶鑑定會上見過承董,他們看起來感情挺好的。」

  「確實不錯,梨悠久在這兩年一直公開力挺承鷹的決策,承鷹在當初梨悠久爭取梨家當家時,也有表達自己的立場。」

  沒想到梨悠久在當時,除了荻黎璿暗中支持外,竟然還有承鷹這位未來的承家當家力挺。

  「承鷹是承當家現在最好的選擇了。」荻黎曉對我分析道,「承鷹雖然今年已經三十六歲了,但是不僅沒有娶妻,不需要擔心承家受到他妻子那邊的親戚控制。再加上他本身也是一個滿可靠又聰明的人,掌控承家部分公司也都做得有聲有色,自小又和玉琳、玉吟她們感情很好,除了他之外,我還不知道承家還有誰適合成為下任當家。」

  承家關於未來由誰當家一事,在這幾年中都吵得十分火熱,尤其去年承當家的掌上明珠承玉吟嫁人後,大家更是好奇,到底未來承家當家一位會不會淪落到承玉吟的夫婿,明翰彥的手上。亦或是承當家打算讓自己的第二個女兒繼承這個位子,只是礙於承玉琳年紀還太輕,因此不願過早表態。

  卻沒想到今天承當家竟然會利用自己的六十大壽,帶著承鷹公開宣布這個消息。儘管承當家並沒有將話說得太清楚,可是他這個攜帶承鷹和余當家的動作,無非是想讓外人知道,未來的承家當家,非承鷹莫屬。

  承當家最後致詞完畢,內容無非都是針對自己六十大壽,能有這麼多人願意賞臉給予他祝福,他感到格外感激,最後他以「那麼,就請各位先行用餐」這句話作結,結束了長達十五分鐘的感言。

  數十名的服務生推著餐車,穿梭於走道之間,一一為賓客們上菜,不過短短十分鐘,我面前的桌面都已經擺滿各式各樣的可口美食。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