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置信的瞪著對方,「你居然威脅瑛傑?」

  荻黎曉將喝完的寶特瓶蓋子轉上,「這又沒有什麼。」

  「瑛傑要是生氣或是為了保護我,想殺了你怎麼辦?」

  依照瑛傑的個性,後者倒是很有可能,為了徹底隱藏我身分的秘密,他絕對會對荻黎曉出手。

  「妳這是在擔心我嗎?」荻黎曉本想開玩笑,但瞄到我那認真的表情,只好收起玩笑的態度,「放心啦,我有跟瑛傑哥說,要是他殺了我,或是讓我重傷到殘廢,我已經委託給律師的遺書就會公開,內容有提到妳身分的事情,所以他是不敢輕舉妄動的。」

  聽到此,我才安心下來,至少短時間內荻黎曉是不會有什麼生命安全的,至於我為什麼要有這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我也不知道。

  「當初不是你說不要將你已經知道我身分的事情,告訴瑛傑的嗎?」

  「現在無所謂了吧?我有跟他說,我們已經合作好一陣子的事情。」荻黎曉說:「反正現在荻梨彌三家的未來都令人堪慮,我們的報復也差不多了,我看下一季的財務報表出來,荻黎彌三家肯定會跌出掌握全球經濟前三名的地位啦!既然如此,就算讓瑛傑哥知道我們的事情也不會影響我們之後的計畫啦!」

  「……你這個笨蛋。」我頭痛的摀著自己的額頭,「你要是打算將這件事告訴瑛傑,就應該早點跟我說,讓我自己跟他說啊!現在你先跟他說了,他心裡會作何感想啊?」

  「哦?原來妳真的沒告訴他啊?」荻黎曉新奇的轉過身來打量我,眼神充滿玩味的味道,「我以為妳會跟他說,所以那天通電話時,我才會直接跟他提到我們合作的事情的,誰知道妳居然一直沒說。」

  「就說是你要我別說的啊!」

  「沒想到妳這麼聽話啊!」荻黎曉臉上的表情顯得充滿愉悅,「我以為我這樣跟妳說,妳還是會馬上跑去跟瑛傑哥說哩!」

  「我……」

  此時承玉琳已經回到車邊,手上拿著一杯瓶裝果汁,另一隻手將後座的車門打開,「你們倆在聊什麼啊?」

  「我們在聊——」

  「他和愛蓮娜的事情。」我快快的打斷荻黎曉的話,並刻意忽略他瞄向我的詫異眼神。

  承玉琳坐進車內,順手將車門關上,「愛蓮娜?他們不是上個月分手了嗎?」

  「什麼?」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我,猛然將頭抬起來。

  上個月不就是我和明覦璇去香港的那個月嗎?

  承玉琳說:「子珣姊妳都不知道啊?愛蓮娜還因此打電話給我大哭特哭呢!我早說黎曉哥不是個好人,她當初一頭栽進去也是活該啦!」

  話題的主人荻黎曉,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聳了聳肩。

  承玉琳將手上的玻璃瓶打開,「黎曉哥你都多大的年紀了,還這樣不定性,很糟糕喔!」

  荻黎曉無所謂的說:「我才二十五歲耶!還可以再玩很多年。」

  「你這樣最後只會孤老終生啦!」

  「那現在玉琳妳也是單身啊,乾脆和我在一起如何?」

  「我現在有男友了,抱歉啦!」

  又一個我從沒聽過的消息,「玉琳妳有男友了?」

  承玉琳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瞪著我:「是啊,我記得我上個月跟妳講電話時,有提過啊!」

  我心虛的想,每次她和我講電話,我都一邊在忙別的事情,也難怪會漏掉這麼重要的事情。

  「那妳男友會來這次承家的宴會嗎?」

  「會啊。」承玉琳咬著插在果汁瓶裡的吸管,「他是余家的人,余俊誼(音同義)。」

  「這名字好耳熟啊……」總覺得我時常在哪聽到這個名字,緊接著我突然恍然大悟,「啊,他是去年雜誌調查新一代五大家成員受女性歡迎的程度排行榜,第三名的那位?」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