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句話,我終於明白瑛傑從剛剛到現在都在說什麼了,我急急忙忙的解釋:「不是的!我想去參加承家的宴會並不是因為他們,我只是好奇過去一直都很神秘的承家,第一次辦這種大型的招待會,我想知道他們會——」

  「這時候還要找藉口?」

  瑛傑幾乎是不帶感情的打斷我的話,「妳嘴上說是為了承家去的,但是私心不也是想見到他們嗎?我知道妳一直都背著我和他們聯絡,我只是不想管妳,妳卻越來越誇張!」

  「我沒有!」

  好吧,我的確是在有男友的情況下,去住了幾個單身男子的家,這很可惡,但是那三次都是在我不情願的情況下去的,並不是我自願去的。而且我和他們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啊!

  「妳沒有跟他們聯絡?」

  「……我有。」傳訊息就算了,我甚至曾和他們打過幾次電話,尤其荻黎曉,我們更是單獨出去見面了好幾次。

  瑛傑這次不再開口,表情從本來的憤怒至極,轉變成一種悲傷欲絕的表情,我抬起頭來想要解釋,他卻直接粗暴的將我甩開,我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被他給甩了出去,直接跌到一旁的地板,痛到我忍不住叫出聲,「好痛……」

  他並沒有上前來扶我,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注視我。

  我狼狽的自己從地上爬起來,因為剛剛跌倒時,撞到了左手手肘,導致我左手一時間無法使上力,因而在爬起來的途中滑了一下,又往前跌了一次。

  「我不會去的。」

  還坐在地上的我,仰起頭來看他。

  「這次我會拒絕掉承家的邀請。」

  我正要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時,他用著十分空洞的聲音說,「我無法帶妳一起去,所以我也不會去。」

  我們兩個就這麼凝望著對方許久許久。

  等到他轉身去將地上剛剛被自己丟出去的衣服撿起來時,我總算開口,「……我知道了,那我們就都不要去吧。」

  瑛傑將衣服拾起後,又回去房內拿出新的衣服,這才走向浴室。

  注視著他的背影,還坐在地上的我對他說:「瑛傑,我愛你。」

  瑛傑走進浴室,「地板會涼,不要再坐在地上了。」

  當瑛傑在隔天讓秘書幫他拒絕掉承家的邀請後,當天晚上我和瑛傑一起在楊哲叡家,與他以及婆婆一同用晚餐時,承玉琳就打電話過來了。

  『子珣姊,妳為什麼那天不來我爹迪的生日宴?』

  為了怕不禮貌,我只好先暫時離開餐桌,到飯廳外頭的走廊上講電話,「因為瑛傑不去啊,所以我也不會去。」

  『藍當家不來是他的事情,我問的是妳,誰理他了?』

  「瑛傑不去我又幹嘛去?」我說:「我也不是什麼大人物,頂多只是瑛傑的女友而已。」

  『可是我爹迪很想見妳啊!』

  我大驚,「妳爸為什麼要想見我?」

  過去我和承當家連一句話都沒說過,更不用說我們唯一一次見面是在一年半前的荻老爺投資的畫廊上。

  『因為妳是我的好朋友啊!』

  「這什麼理由啊?」我忍不住笑出來,「要是我是妳男友,妳爸想見我,那還有理由,我是妳好朋友是什麼理由啊?」

  『我不管!』承玉琳任性地說:『那我要跟我爹迪說妳是我女友。』

  「妳到底在胡說什麼呀?」

  『因為我想要妳來嘛!我們難得可以見面,妳為什麼不來?』

  「我們已經在一個多月前見過了啊!」

  『那已經隔很久了啊!』承玉琳說:『而且妳上次先從美國離開時,妳明明答應過我的!』

  「我答應了妳什麼?」

  『妳答應我,下次我邀妳出去玩,妳不能拒絕我啊!拒絕我的話,我會直接上門去跟妳吵,妳記得嗎?』

  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我吞吞吐吐地說:「……記得。」

 

創作者介紹

相思豆的天空*

相思豆*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